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轮到我扮演白月光了[快穿] > 第10章 818那个戏弄俩兄弟的医生10

第10章 818那个戏弄俩兄弟的医生10


苏雀微微一笑,侃侃而谈:“赵浩赵医生的114次试验确实很惊艳,拿下奖项是名副其实。没有伏案数年的沉寂、没有历经113次挫折的不放弃,是做不来的。赵浩医生114种方法中,第1种非药物性治疗亚低温治疗方法,得知可抑制hibd引起的神经元凋亡,但对坏死神经元无效。【注2】

第2种方法观测bid基因法,用rt-pcr技术检测缺氧缺血后不同时间点脑组织bid基因的变化。神经细胞凋亡与bid基因表达上调存在关系较弱。【注3】

第3个方法,用探讨c-fos蛋白表达与缺氧缺血性脑损伤观察脑缺血时c-fos蛋白在海马区的表达特性。用7日龄大鼠分为对照组和实验组,吸入含有920ml/l氮气和80ml/l氧气混合气体。在脑损伤后不同时间点处死动物,取海马组织,检测海马脑神经细胞凋亡及c-fos蛋白表达情况。知c-fos蛋白强表达与神经元的存活或死亡有明显关系。【注4】

第4个方法,借用lowry法,蛋白激酶c活性测定采用γ-32p分别掺入细胞浆、细胞膜特殊底物肽的催化活性测定法。可导致蛋白激酶c及第二信使三磷酸肌醇发生变化,二者在缺氧缺血性脑损伤中发挥作用,这点为赵浩医生第107实验成功方法提供较大帮助。【注5】”

一共说出现神经科学者最主要常用25种和鲜少医生学者会用到的36种方法。有些过于偏门或者基本无用的实验他省略了。总结归纳,详略得当地说出。

fitzgeraldjclinton听完长达十分钟苏医生的紧缓分明、知识含量极丰腴的言谈,稍稍抬起了正眼,打量眼前这个皮相极出色,与他脑子明显不相世俗匹配的医生,心中告知:也许是找了个记忆好的人上来背。于是又问一连串脑外科的知识:“帕里诺综合征、sturge-weber综合征、眶上裂综合征、杰克逊癫痫的症状、治疗是?”

“慢性硬膜下血肿、cpa占位的诊断、颅内压变化曲线图分析、髓母细胞瘤特点、脊髓肿瘤典型csf表现分别为?”

“回答下:颅咽管瘤临床表现、胶质瘤病理分类、动脉瘤手术方法、脑血管畸形临床表现、脑膜瘤ctmri特征。”

台下一片暗暗惊呼。“这不是刁难人嘛1

“德济是不是得罪了clinton?”

“这估计只有ai智能才能回答他的问题吧。”

苏医生面无惧色,逐一侃侃。若是少见或是治愈难度高,会详细点明难处。若是常见病,会轻描淡写说过去。

大牛对他知识明显有了一个了解,接下来了:“你是脑外科医生,那么谈谈复杂原发性颈椎及颈椎管内肿瘤的外科治疗【注6】,胆囊恶性肿瘤,如淋巴肉瘤、网状组织细胞肉瘤、纤维肉瘤、类癌、癌肉瘤病症和治疗方法的看法。”

问的显然不是脑外科问题,脑内科,还提问了肝胆肿瘤科,颈椎部肿瘤,这不是刁难脑科,也不仅刁难苏雀一个人,还为难了整个研讨会的这些脑内外科医生学者。他到底是来研讨还是来挑毛病砸场??

“苏医生不是神,他还懂内科吗?”

“虽然脑外科也治脑肿瘤,但不是身体其他部位的肿瘤都与脑肿瘤相同,不是所有脑科医生都知道呀。”

“这个大牛真刻保我方才错怪赵医生了。这回换我,我的表情管理肯定不比赵浩好。”

“过分了过分了。这哪里是神经科研讨,是黑暗版的蓝猫淘气三千问。”

“还好这次举办的是德济,如果是自己的医院,我不知道我们领导的脸面黑成什么样了。”

苏雀淡淡然,他的皮肤苍白的,头发乌木般黑。风光霁月不过如此,无论是前七年的学校风光,还是他换上一身白袍在手术室内外奔波。无论时间、还是进入社会前后变化,都改不去他从容的、信守的、追求的心气:

“常见的,可分:椎管内外哑铃型神经鞘瘤、神经纤维瘤、骨巨细胞瘤、动脉瘤样骨囊肿、脊索瘤,病症和治疗方法无非是术前采用mr、ct、mr血管造影等技术对肿瘤性质、范围,肿瘤与椎动脉等周围重要解剖结构进行评估,显露肿瘤及不骚扰脊髓,选择前路、后路或前后路联合手术入路,将肿瘤完全切除并行力学重建……【注6】”

“而胆囊恶性肿瘤,早期是没有明显症状,如是肿瘤至浆膜或胆囊床,则有明显症状,右上腹痛,放射至肩背。严重会导致黄疸、腹水、全身衰竭。如有少数肿瘤穿透浆膜,发生胆囊急性穿孔腹膜炎,形成内痿,肾萎缩……”

德济领导,尤其是院长的脸面终于恢复了一点红润之色。方才在兄弟医院的面前,他犹如是一张土色的脸。如今他悄悄地长吐一口气,听着周围高层领导的吹捧:

“果然是院长看重的,关键时刻还是苏医生出马的好。”

“院长果然高瞻远瞩,知人善用1

院长稍稍压下了这些吹嘘:“回去再说清楚今天赵苏医生代表的事情。”

看来院长很不满。

小柯基本转悲为喜,正要跟科室同事放松庆祝,回头看到了赵浩铁青的脸色,不由心底害怕了一下。

赵浩出糗极点,又恨到了苏雀极点。“赵浩恨意值110,愤怒值80。”

大牛对这个年轻人从早期的轻蔑,转化了一点不可思议:“你叫什么名字?”刚才他显然没有把苏雀的名字放到心里去。

苏雀丝毫不介意,他轻声而落地坚稳:“苏雀。”译者翻译后。

大牛点了一下头,他笑:“想不到中国还有你这种年轻知识渊博的医生,真是令人惊奇。”

苏雀说:“不仅我,我的每一位同事,国内和国外的每一位医者同仁,都是如此知识渊博。只不过今天上台的是我,没有他们发挥的机会,他们更多的是把这份专注、勤学、热情用到了实践,更深入病人地方里。”

什么叫做说话水平,听这个上升高度,周围不光是德济,连同兄弟医院,来自全国或者国际上的医生学者不由为台上这个年轻、谦和、有医者信仰的医生应声鼓掌,拍手叫好。

“果然是我偶像。”

“……我回去后再也不黑苏雀了。我以前还以为他只是顶了个黄兰颂的门生头衔,名不其实。”

“德济有苏医生,真是德济有幸。”

“且德济的病人更有幸才对。”

“我今天终于领教什么叫做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了。算了,我回去继续边工作,边学习深造。”

“我心悦诚服了。乖乖,这不是说努力学习几十年就能有的知识和能力埃这可是真天才。”

一场紧急危机转为了今晚的庆功会,德济的脸上再无愁云阴雨。个个见了神经外科或是见了苏医生,都不得不称赞,几乎脱口而出一声救世主。

可是苏雀婉言推辞:今晚的饭宴来不了,他家有点事,得赶回去。

系统:“你变了,宿主。你以前只拼事业不谈情的。”以前的反派,只会在针对赵浩方面上稍微长点心,其他时刻,反派都不是恋爱脑。

反派:“我怎么可以辜负每一个喜欢我的男人呢?”

系统:“??”

反派:“说好是白月光,一秒,一刻钟,一辈子都得是:)我可是称职的白月光。”

系统:“……”他现在辞职还来得及吗?

医生推辞了饭宴后,发现手机里早在一个小时前发来了汤谷的短信:

50分钟前:“我来接你。”

32分钟前:“我已经到了德济。”

17分钟前:“我在德济南门停车场等你。”

医生第一次,很乖巧坐进了汤谷的路虎。

路经超市,他们买了很多草莓,车厘子,葡萄,腰果干仁、还带了一些蔬菜肉类回去。

晚上。医生在客厅的桌边上看医术方面的书籍,划下了黑色圆珠笔的线。不像是女孩子有些繁复精美的文具,他只有三支颜色的笔,红蓝黑,分别记重点、简易点、和难区分的点。

病人比起早上的难受,在夜里好多了。他此时像是一只安分了不少的灰色英短,在医生身边,一会儿看看医生划的医学名词,一会儿剥了草莓的叶子,喂到了医生的嘴里。

再一会儿佯装不舒服,医生就会转过头来,探一会儿自己的额头:“哪里不舒服?”

病人偏过头,仍是那张苍白的脸,灰澹的眼色里,有些不一样的愉快口吻:“你理理我,我就舒服。”

十点钟的时候,苏雀的手机响了起来。外科医生手机是不能关机的。

医生看到是语音电话后,下意识地看去了病人。

病人果然看到了来电显示的备注。他刚才的温柔下来的脸色阴郁了一下。

医生起来,想到卫生间去听。

可汤谷攥住了他的手:“在这里听。”

语音电话接通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在哪呢,”

医生的话显得有些紧张,可是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带了些淡澹:“在,在……图书馆学习,”图书馆这种地方,一般汤虞不会跟他去的。

“你前几天一直在加班,身体怎么样?”汤虞的语气显得有几分的高兴,也许是那边谈的合作顺利。

“还,还可以。”医生的话有些温吞。

“明天我就回来了,如果不延误,下午三点就到了。我给你带了礼物,我现在在江诗丹顿店,你觉得这几款哪个好看,是蓝色好看还是银色好看。”

说着,通讯软件里发来照片,让他挑眩

医生身侧的病人在他耳边,吐着气腹诽:“这么老气,也好看?”

“银色,银色好看。”说话有些一顿一顿。

电话那边显然听不见弟弟的声音,那头的声音满是溺爱:“你上班什么私下的衣服都不能穿。只能买这腕表了。戴在你手上,肯定很好看。”

医生抑制住气息,看去汤谷,病人抬起了一双灰澹的眼珠看他,没有表情,代表心情不大佳。手磨在了医生要戴腕表的左手手腕骨上,比着尺寸,又抬起了头颅来盯着他看。

身边的一个毛毯,拧成一股,系在了医生的手上,另一头,拿在了手里。

“悉尼的风景很好,等你有假期,我一定要带你过来看。”

汤谷捏过了医生本来在听电话,稍略偏移的下颚,让医生分神过来正视自己。

医生语焉不详:“好,”视线却落在了弟弟的身上。

“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干什么吗,”哥哥的声音就像是一般情侣。

医生声音有些不自然,“嗯”了一下,也没有问汤虞,只是个应付的语气词。

“好想抱你。如果你在我身边,那该多好。”

此时他就在汤谷的怀边上,汤谷听到这句话,身上的某一处跳动了一下,轻微的,但是医生清楚感受到。

是紧绷的某一处。手指轻轻地探进了医生的嘴唇里。

医生不得不闭语一时,来回湿润着病人的指骨。

换在以前,他跟汤虞说这些情侣之间的话没有什么。可是现在,他的心有些乱了。

他好像做错了什么。

“说句老公听听。”电话那头依旧是温柔的期待。

咽喉被掐住,汤谷虽然生病,可是力气晚上恢复了些过来。他盯住医生,灰澹的眼中有些少往日熟悉的阴郁,不高兴和警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