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轮到我扮演白月光了[快穿] > 第9章 818那个戏弄俩兄弟的医生09

第9章 818那个戏弄俩兄弟的医生09


后来三四点将近的时候,他醒来了,医生还在睡觉中。医生基本全年无休,春节假期也没有,节假日照常上班,年假只能调休安排。一个星期里有四天会是夜班,即通勤一天一夜到第二天中午12点,12点后可以休息一两小时,接着是继续上班了,这就是夜班。

手背蹭了一下医生的下颌,碰了一下医生柔软的唇线。

埋头在他的耳边,解开了衣服。医生没有睡醒,惺忪的语气:“别闹。”汤谷亲了几口在医生的唇边,医生呢喃地回吻着。

几次下来,这回的医生温顺了很多。

医生醒了后,起来问他:“晚上想吃点什么?”

汤谷眨了一下眼睛,虽然生病,脸色如纸,可是他心情大好,拖着医生的手不愿意放:“你还会做什么?”

医生果然是他们俩兄弟看中的白月光,脾气很好,耐心极佳,长得一副美艳的外表,却是非常柔软的人。

“我看楼下有超市,可以做个凉瓜炒牛肉,虾仁蒸蛋,熘鸡丝,做个简易版的火腿丝、香菇、竹笋末、鳜鱼剔皮去骨的宋嫂鱼汤。”

汤谷问:“要多久,”

医生说:“你饿了的话,我30分钟做好。”

汤谷点头。

系统几乎哭丧的脸:“宿主,您告诉我,您刚才说的都是假的。”这个世界里,反派就该扮演一生凄惨的白月光。凭什么还能这样做任务的tt

反派吐气如兰:“假的。我哄你的。”

系统还是过于善良,选择想去相信反派:“我就说宿主人美心善,肯定不会让我丢饭碗的。”

眼看着系统就要破涕而笑,反派嘴角轻扬:“做系统这一行几年了?刚入门吧?”

这话就是变相说系统过于天真了!

系统:!!

医生做饭,干净利落,很快,买菜,洗凉瓜,煮水烫鸡肉,清理了鱼肉,一瓷锅烧着鸡汤,宋嫂鱼汤是鸡汤打底,鸡捞出来放凉再撕开,淋上香菜、热油、鸡粉、盐、酱油、葱搅拌的汁水即可。

烫一遍凉瓜,捞起来炒牛肉,同时把搅拌好的鸡蛋隔水,和虾仁,放了一丁点盐下去,裹上保鲜膜扎孔隔水蒸个几分钟就可以了。又鲜又嫩。

把处理好的火腿丝、香菇、竹笋末、鳜鱼依次放入鸡汤里,凉瓜炒牛肉可以上菜了,既香又滑嫩的牛肉。

汤谷喝汤,很慢的,本来他胃口奇差,家政做了一桌子他本来喜欢吃的菜肴,一口没有动。倒是苏雀做的炒饭,他一口一口被医生半哄带喂着,填了空荡、反胃、酸液倒流的胃。

吃了一口热菜的牛肉,很嫩,尝了一口虾仁蒸蛋,虾仁都是买回来的活虾,没有一丝冰冻的腥味。汤谷又觉得仿佛在梦中,不真实。

他看着一桌子热菜,眼前他平时要威逼利诱才能见着的医生。

他兀自说:“我能不能每天生病?”

医生说:“你每天都生病的话,你该待在住院部,而不是这里了。”

这时候才下午三点多一些。

医生的电话一直放在了房间里。直到了汤谷的电话响起来,对方是一个陌生的话语:“对不起,麻烦找一下苏雀苏医生。请问他在吗?”

汤谷下意识:“你哪位?”为什么知道苏雀在他这里。

“我有急事找苏医生,我是神经外科的小柯,麻烦您让苏医生接下电话,十万火急。”很显然,已经找过一通苏雀的身边人了。

下一句很符合汤谷的个性:“他没空。”说着就要挂断电话。

小柯险些要哭出来:“别别别,请——”电话传来了一阵无情的嘟嘟声。

不愧是汤谷。

在他跟苏雀相处的时间里,别人还想找苏雀,想都不要想。

平日他找上苏雀都难,还想他让出去,天方夜谭。

苏雀的电话不知道第几次在卧室响起,终于这次拿起电话的是苏擒,那边传来疑似要哭不哭的声音:“苏医生,你终于接通电话了。你快来救火,赵浩医生被大牛直接问哑火了在当常医院都要处罚咱们科室了,说您怎么不上常”

苏雀皱眉:“今天不是研讨会吗,赵浩医生怎么了?什么叫当场打假学术造假?”

小柯旁边脑内外科室的同事也赶紧插话:“苏医生,你再不来的话,德济的脑科名声就要被赵医生给砸了。领导也不会放过咱们俩科室。”

显然这是夸张的说辞。

顶多开个处分,可要处分也是先处分他们的科室主任和上级。

小柯明显被上级一顿狗血淋头过,声腔带着哭地说:“您快来,路上我跟您解释。医院高层现在很恼火,说咱们科室是不是没人了,院长指定要您来。千万记住了,在柏堂,您来了就行。”

苏雀还没听完,电话被汤谷收了过去,声线澹净,带了一点冷淡:“你们要让他救什么火?”

小柯口吻过于温柔,电话很快就被另一个医生抢过去:“本来今天是苏医生上台做代表的,可偏偏被那赵医生抢了,要是苏医生肯回来救火,领导一定对苏医生感谢得不行。”

想用这种话术来激汤谷让苏雀回医院的。

别人抢了你的名额,现在别人出糗了,这该是你大展拳脚、报复赵浩的发挥机会!

可是汤谷拧了下眉:“哦,既然是赵医生的任务,那就让赵医生救救你们吧。”

小柯&周围几个同事:“…………”

“别再打来了。”汤谷很自然的,“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有个别的同事很想不合时宜地问一句,还有啥比回医院消除处分还重要的事情??

可是挂断的速度比他开口还要快。

留下了基本是面面相觑、一副“等死”模样的神经内外科医生。

医生有些听不懂:“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汤谷:“陪我,照顾我。”哄我睡觉。

医生用手背探了了一下汤谷的额头,想知道他退烧没、还有没有复烧,可手没有探到汤谷的额头,就被他握住了。

“你今天答应照顾我的。你想上哪儿去?”

苏雀明知故问:“我不去的话,赵浩会怎么样?”

系统战栗:“他估计会丢了饭碗。”

反派反问:“那我为什么还要去呢?”

系统:“……”斩草除根,不愧是反派。可是,受欺凌、悲惨的一生这任务剧情怎么走tt系统成了第二个小柯要哭出来了。

可下一句,苏雀回心转意地说:“我总得去瞧瞧赵浩的惨状吧。再不济,他也是我同僚。同僚落难,我怎么不去道喜一句?”

系统:“??”反派的“日行一善(0/1)”、“慈悲为怀(0/1)”?

苏雀仿佛洞穿了系统的内心:“白月光当久了,是变得有点儿怜悯众生了。”

系统:“……”他悲催的系统生涯,要从反派手里开始了。

医生说:“我很快回来,回来陪你。”医生的职责、操守和信仰,全在他的心中和行动上。他的行为病人无法阻拦,也阻挡不了。

病人歪了下头,似乎思考了一下。抬起后,“你亲我一下。”我才答应。

系统:“……宿主,你该不会?”

医生真做出来了,偏过头,在汤谷脸侧了轻点一下。如同蜻蜓点水,可是汤谷拉着他,回了一个深吻。他歪着头,“你不回来,我就把你抓回来。”

系统:崩了,这个世界完全崩了!tt他不得不随着分值的变化报点:“汤谷恨意值10,愤怒值0,爱意值130。”

反派很满意。

德济医院,柏堂。

苏雀终于赶来,科室的同事看到救星般,差点就喊“救命”。

赵医生整个人有些浑浑噩噩,尤其是看到苏医生上台后。

苏医生轻声地安抚了两句赵医生,赵医生不知道那天他是怎么下台的。

fitzgeraldjclinton看到新上台,虽然已有德济的主持介绍过来者为代表身份,仍然挑眉问:“你哪位?”

苏雀的态度很温和,没有一丝被推上来硬着头皮的错觉:“我是德济脑外科医生,我叫苏雀。”

大牛听都没有听过,比起赵浩有拿过奖的资质,这个医生似乎寂寂无闻。不过这不代表这个医生素质差。他问了:“你对于你这种学术存在造假行为同事什么看法?”一来就刁难别人,如果不是大牛这个身份,生活中铁定招人恨。

兄弟医生在底下看热闹:“我就说了,苏雀来了结果也一样。还不是被怼得熄火?”

“我赌一顿米其林餐厅,苏医生肯定有过人之处。”

“他谁呀,长了一张电影明星的脸,这时候用美人计救场还有用吗,没听说过大牛的性取向会对同性有兴趣呀。”

“还好咱们这里没有苏雀的脑残迷弟,不然你肯定被胖揍一顿。”

“你说谁呢,说谁是花瓶。”说迷弟,迷弟到。

“我偶像啊!五年前我在德济大学见过他,那时候他真风光霁月,德济最响亮的招生宣传不是top2大学,也不是德济的医科,而是医科学长苏雀1

“不会吧不会吧,这年头还有脑科医生会不认识苏雀。你硕士或者博士论文肯定参考引用过他那几篇《复杂原发性脑内肿瘤的外科治疗》、《脑内肿瘤418例报告》、《347例脑内肿瘤的流行病学特点》等【注】。”

“我去,原来这几篇的大神是他埃”

对学术造假同事有什么看法,苏雀淡淡然,他不明着回答,而是从另一角度谈:“学术再精深,技术再精湛,不是一朝一夕能够问出来的,教授。医者仁心,纸上的临场发挥不了济世悬壶的完美。不如让我来应对教授您的提问。”

大牛说:“你的意思是你比起刚才那位医生更优秀?你口才更好?那么,你说下你的同事获奖的114种实验过的方法吧。”

一上来就抛来个重量杀手·锏,就好比中考要考博士的题一样。换个再有经验的老专家、老学者,也会两腿一软,眼前抹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