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轮到我扮演白月光了[快穿] > 第7章 818那个戏弄俩兄弟的医生07

第7章 818那个戏弄俩兄弟的医生07


过了一会儿。青年手肘往上翻,挡住了眼。

“我好像发烧了。”声音闷闷的,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真的不舒服。

医生犹豫了一下,探出手去,要去触及他的额头。

摸到了稍冰冷的肤质,被人一拉,医生猝不及防地跌倒在了青年身上。

青年抱住他,医生挣扎要起来。

汤谷的语气与往常不一样:“今晚陪陪我。”

系统读着数据:“病娇撒娇。爱意值116,恨意值68。”

医生被他拉着,起不来,他是膝盖半抵住在了青年的腰侧。地心引力、以及汤谷的力道将他往下压,汤谷握住了他的右手手骨。

汤谷的脑袋上扬,靠在了医生的颈肩侧,果·露出来的皮肤感受到青年柔软的头发。

青年的声音缓缓柔柔的,声息有些闷,像是把头埋在了一个巨型罗斯福熊里。但是可以听出他此时的心情:“留下来陪我,我真的需要人陪。”

埋在他的肩窝里,手在衣服外面。老实的,不像以前探进衣服在后背的游移。

医生才觉得青年身体稍稍发烫,但是他刚才没有摸到青年的额头温度。他声音略有些清冷的质地,“你让我起来,我看下你是不是发烧了,谷谷。”

青年没有松手,看到医生逼迫地离了他一点,头颅扬起,看住此时躺在沙发上,黑色的头发有些散的汤谷。

他的眼眉慵郁,一张出了名好看的脸在灰澹的光线下显得有些窳白。

他伸出的手摸到了医生的后脑勺,抬起去。

医生躲闪之间,汤谷的声音显得有些压抑了许久。“别躲,让我好好亲你。”

带着乳沫,舍尖轻轻卷入,嘴唇犹如珍视般地吮着,或者轻点,再汹涌地咬上去,齿唇抵开对方紧闭的唇齿。

手指揉在了医生的后颈的衣领,漫进了衣物里。医生身上不知名出了一层薄薄的热汗,汤谷撑住了手肘,反转身体,将医生鸦在了沙发上。

羊毛短绒的毛毯在两个人的辗转下滑落在了地上。

医生被迫地躺在了下侧,眼前的是汤谷意乱的眼神,他的吻是带有着秾呢的爱意,和病娇的占有。

手上扯了几次,医生的扣子在挣动中扯开了。

汤谷安抚着那个人不安的、躁动的反抗,“我会温柔的,不会弄疼你。”手上的动作迅猛利落,手反剪在了头顶,很快,嘴唇被堵上了那个人温柔的怜吻。

医生躲开,那人的吻落在了医生的眼角,脸颊,下颌,耳侧,颈骨。

汤谷说:“下个月你有假期了,我们去度假吧。刚好我也放假了,叫上我公司的主播来玩一下。”柔声的,哄着医生。

医生的眼睛稍稍地半阖起来,忍受,也像是餍足。揉碎了骨头一样。

他余留的神志告知他,下个月汤虞约了他:“下个月我要和……”

汤谷像是看穿他的想法般,声音冷了些许:“你不要在我面前提汤虞,”

反派心里冷笑:“男人就该有占有欲。不然还是男人吗。”

系统:…………装死,继续努力装死。不要破功。

“汤虞给你的,我都能给你。什么我都能给你。”让医生不要提,可自己偏偏提出来。很显然,还是自己骨子里、和苏雀喜欢的人汤虞对比而生出的自卑。

苏雀:“一下子这么舔,我还真有点不习惯呢。”

系统:“……”宿主,求求你做个人吧。

……

“我得走了,很晚了。谷谷。”医生料理了一下衣物。发现他的手腕的袖扣,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扯烂了。

汤谷没有说话。

苏雀站起来了,“不用送我,我自己走。”

当他走到玄关地方时,汤谷说:“苏雀你试试今晚走出这间房。我把你跟我在一起的照片发给我哥。”

苏雀停下来了:“我会跟汤虞解释清楚的。”

汤谷站起来,盯住了玄关门前的医生,阴慵地冷笑:“解释?床照你也能解释清楚?”

看到了苏雀脸色发白,汤谷得意但是又心中发狠。他看到那个人僵住了身体在玄关处,他莫名地觉得眼前的人的脆弱感。

他走过去,哄苏雀:“现在一点多了,我们睡觉。还有六个小时让你休息。”

苏雀抬起眼,眼睛有些麻木和一点恼火:“汤谷你在干什么,你清楚吗。”

医生终于生气了,这段时间的摆布和阴魂不散的折磨,医生最后一丝好脾气也被汤谷消磨光。

青年任眼前的医生说着。

“你讨厌我,我不出现在你面前就是了。”医生说,“你从小就不喜欢我,因为我抢走了你哥,分走了汤阿姨,拿走了你一半玩具,让你从小生活在少了一半的爱和关注里。我不会出现你面前了,汤谷,放过我好不好。”

汤谷默然着。

直到听到医生最后近乎央求的话语,他冷笑:“你以为你抢走我哥,分走我妈的爱,就这么一点上chuang你能补偿回来我?”

看到那个人眼底有些光:“你想我怎么做?”

汤谷说:“我让你随叫随到,我要你给我玩坏了。我要你心甘情愿给我申候。给我淦。你听到没有?”

苏雀内心冷笑:“看看,你觉得他离疯了还有几步?”

系统:……系统觉得,有时候当个哑巴很不错。

汤谷过去,把人的手牵住,将那个人脆弱如百合清劲的般的身体拥入怀中。看到他肩上衣服下、早上被汤虞咬下的一圈压樱晚上已经变得非常的浅了。汤谷抑制住自己阴郁的眼色。“不要走。求求你,我们今晚早点休息。”

看到苏雀隐忍的、掉眼泪的脸。汤谷又疼爱又快感又莫名钻心。

系统:“恨意值降到50,愤怒值55,爱意值98。”

苏雀:“怎么恨意值才这么一点?”

系统:“…………宿主你想干什么?”

苏雀:“突然降了还有点不习惯:)”

系统:?还有这种要求。

第二天早上,医生还没有醒来,汤谷打开了医生的手机,看到了医生昨晚发出去的短信,短信里面跟汤虞解释不回去的原因:临时做一个伤员手术。

汤谷冷哂,以后这种借口理由,只多不少。

·

周四,这天是第五届国际临床神经交流研讨会。

中外闻名、优秀的神经外科和神经内科的大牛、医生、医护团队汇集这场研讨会,举办的场所是国内神经科top3的德济医院,也就是苏雀所在的医院。

脑科又称神经科,分为两科:神经外科即脑外科,和神经内科。脑外科是以手术治疗为主,多治疗脑出血、外界导致脑创伤、脑部肿瘤等等;脑内科主要通过药物治疗如癫痫、脑痴呆、脊髓炎等疾玻

上午先是参观德济医院,对神经科内外科的设备、硬件设施、技术线上展示的参观、应用和交流,随后是神经内、外科两个展厅进行博览和讲座。下午是大型的神经内外科大牛演讲、医师交流分享等研讨。

这次东道主的德济医院从三个月前就潜心在准备了。当中有一个名额,选出一位极为优秀的脑科青年医生上台跟世界top脑外科大牛fitzgeraldjclinton交流研讨。

从得知这个消息的三个月前,赵浩就明里暗里跟苏雀在争这个名额。赵浩拼命举荐自己,恐落后一分半点。

苏雀毕业于德济大学,德济是国内top2的大学,德济最出名的是大学,而只有业内人才知道,德济培养了不少顶尖的医学人才、生物专家,以及输送了各地医学界不少名医精英。苏雀硕博攻读,在校七年各科成绩拔尖,几近门门满分。至今在学校最佳历史成绩仍未有人能破。是国内脑外科泰斗黄兰颂的得意门生,发表论文期刊、参与团队实践不枚胜举,在校被神经外科老前辈宋素、德济副校长、兼前脑科专家李善钟举荐。

赵浩以博士学位毕业于国内top10的大学,是著名脑外科专家高笛的高徒,实践能力优异,入选201x年国家751科研精英培养计划名单,曾发表过脊髓横断修复外科治疗等,拿下数个国际医学界奖项。

苏雀自从知道赵浩有意与他竞争这个与clinton大牛亲身交流的机会,便有些意兴阑珊了。

系统:“怎么,宿主,您不是一向一定要跟赵浩争个你死我活的吗?”怎么突然消极了,不符合老反派的性格啊!

苏雀:“难得一次走维护原主人设的路子,你非要看我把赵浩踩在泥里才罢休吗?”

系统:“……”这。

老反派微微一笑:“你要是感兴趣的话,我可以勉为其难地把赵浩逼上绝路。”

系统连忙拒绝了,讪笑:“这duck不必。随口一提,只是随口一提。”

周四这天上午,脑外科的坐诊医生只剩下了苏雀。因为苏雀因为之前疑似带伤做手术的传闻传到了领导那儿,虽然苏医生有澄清过,但后来是赵浩得到了这次极为珍贵的面谈机会。

周四这天的看诊的病人并不多,在下午近一点的时候,苏雀一连接到了四个电话。汤母打过两次给他,汤谷的同事打过一次,还有一次是汤虞亲自打给他的。

电话的内容无一不是同一个。

·

周四下午,德济医院的柏堂,这边正在进行的国际神经科研讨会。

可容纳数千人的柏堂座无虚席,这里集聚了国内外神经科最优秀的医生、团队和学者专家。今日在这里偶尔看到过的一位耄耋老者,或许是世界神经科学界的泰斗人物。擦身而过的,也许是上一个获得仅次于诺贝尔医学或生物奖项的拉斯克奖的年轻得主。

此时的环节,正是国内脑科top3之首的德济医院的青年医生代表上台跟脑外科大牛fitzgeraldjclinton交流。

这个青年医生代表,基本上等同于:此人的水平在青年医生中极高,且在未来二三十内国内神经科领衔人物。

赵浩西装革履,这种国际性论坛,并不是每人白衣大褂,而是正装出席。

赵浩今日的春风得意,除了赢得了面谈的机会,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个令他倒胃口的人今天没有出现在他面前。

听说苏雀不知道是否因为丢了机会而心情郁闷,居然自暴自弃地申请去了坐诊。科室其他的医生恨不得长在了这个研讨会上,寸步不离——这可是目前国际神经科学界中大牛辈出、学习机会难得的无水分的高级研讨会!只有学术不佳、或另谋出路的医生才不想去呢。

苏雀今日不出席,赵浩心中一早猜到,铁定是苏雀报复医院把这个名额给了自己的泄愤行为。

果然是废物。

赵浩心中愈加得意,他面上得体的举止和优雅的言谈,下面无数医院内或者外地的医生同僚羡慕的眼睛在发光。

fitzgeraldjclinton面对这个看起来极为年轻的青年医生微微一笑,开口便是:“我听说过你的名字,赵浩医生。你获得上一届的拉斯克奖,以‘单磷酸腺苷激活的蛋白激酶在缺氧缺血性脑损伤中的治疗’成就。”拉斯克奖,仅次于诺贝尔生物或医学奖的国际医学奖项。

赵浩十分地受宠若惊,他这个奖项并非诺贝尔是世人皆知的奖项,每年也有好几位生物学者获奖。fitzgeraldjclinton居然能记住自己,那么一定是自己的格外突出。

他不由显得有些谦虚,用英语回答道:“能被脑科泰斗clinton教授所认识,这是我的荣幸。”

fitzgeraldjclinton接下来问他说:“那么,亚低温、石杉碱甲对缺氧缺血脑损伤影响、bid基因在缺氧缺血性脑损伤存在的变化、缺氧缺血性脑损伤蛋白激酶c与c-fos基因相互影响关系、蛋白激酶c和三磷酸肌醇缺血性脑损伤中影响、腺苷三磷酸-氯化镁对缺氧缺血性脑损伤影响、亚低温对缺氧缺血脑损伤线粒体功能及凋亡的分别具有哪些影响?”【注】

这一长串的长短词结合的句子下来,包含复杂的医学、生物名词的单词,在赵浩脑子搅拌了一团,他刚才的的确确没有走神,可他实在没有听懂fitzgeraldjclinton的提问。

等他看向了翻译员,翻译员将fitzgeraldjclinton的话转述为中文时,赵浩的脑子从浆糊变为了投入了一颗不大不小的炸·弹炸开了他的脑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