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轮到我扮演白月光了[快穿] > 第3章 818那个戏弄俩兄弟的医生03

第3章 818那个戏弄俩兄弟的医生03


03

苏雀吃着汤虞的碗里时,汤老太太给他盛汤,看着他在外面都瘦了不少,要求地说:“雀雀,你在我们家里就多待几天。以前你的房间现在还给你留着,今天我都打扫干净好了。”

有汤谷在,苏雀住上几天怕是要变白骨了。

苏雀眼神一滞,非常有戏剧性的,他不敢看去汤谷的神色,而重新出现的眼底的是他拿手的婉拒的柔软:“阿姨,谢谢你还给我留房间。……”他想婉拒理由的时候,汤虞这时候说话了。

“小谷,妈好些年没留雀雀在家住,她也想雀雀了。”汤虞认为,如果汤谷接受的话,苏雀在他们家住几天是没问题的。刚好他还能接送苏雀上下班,好照顾他。所以他看向了此时的汤谷,试探地问,“他在家里住一两天,你不会介意吧?”

系统:“火坑,又一火坑让你跳。宿主。”

苏雀:“毕竟我该死的魅力无处安放。”

系统:“……?”

汤谷听到汤虞的这话,他一向阴鸷淡漠的眼神扫过来,落在了了苏雀的那张哀艳的脸上。苏雀眉如横山,眼似卧水。就是藏有几分畏惧自己的神情。

汤谷眉毛轻轻地挑动起,他偏着头颅,喊出了不温不火的一句话:“苏雀,”

苏雀正起了神色,朝那个人看去。

汤虞怕他说在母亲面前说些什么难听的话,拿话劝他:“小谷,大家都在,不要给汤家丢人。”

汤谷浑沉得看不见底的眼眸看住他,他黑发凉沉,眼在眉骨高下显得有些别样的色彩。他一字一句地,似笑非笑:“你回来了,我很高兴。”

汤谷差点没把汤虞吓死,汤虞以为他又会在母亲面前乱说话。听到他这么说,有些欣慰,拍了拍汤谷的肩:“好兄弟。”

好兄弟?汤谷心里重复了这一句称呼,腾然起了一种可笑的喜感。

苏雀假装友好地笑笑,低下头吃饭不再说话了。汤谷看到他见自己犹如惊弓之鸟的模样,愈发让他想把那个人锁在那间房间里,叫生不得,求饶不能。

系统说:“宿主,你上回说你周末登门给汤谷道歉的,你还记得吗?”

苏雀冷笑:“是吗?我不记得这事了。”

系统:“好啊,你又在欺骗黑化弟弟感情。”

苏雀:“谁规定了白月光一定要言而有信的:)”

系统:“……”这个白月光跟五讲四美传统美德一点儿都不沾边。

汤家的房子是自建的一座小别墅。汤谷出生的时候汤家人就住在这里了,多年后只是翻新了装潢和购置了新家具。与苏雀脑海中过去的记忆印象没有多大出入。

在二楼里有一个公共的浴室。汤家的单间房间没有带有卫生间,后来汤虞建议要换别墅住,所以这个家建独立卫生间的事就没有了下文。

二楼浴室里。

苏雀看着手指尾巴慢慢地有红色素爬上来,他坐在了浴缸边。方才饭后,他与汤虞在别墅外的草坪散步,汤虞和他接吻,和他牵手走了一圈又一圈。

可他故意地当着汤谷的面用了带有蛋黄液的碗。他把手指放进了放好的浴缸的温水里,稍稍地拨了一下,拿起来看,手指尾部还是淡淡的红色小颗粒。

系统一边腹诽:“这个汤谷真是个小恶魔。”

一边关心:“哇宿主你怎么啦。看着好心疼,宿主。嗷嗷嗷嗷……”系统这几天和苏雀相处下来了,想更好地促进系统和宿主之间的感情,于是大惊小叫起来。

苏雀:“?”

系统:“嘻嘻。”请看我真诚的大眼睛qaq。

苏雀:“你刚刚在叫什么?”

系统:“?”

苏雀:“我以为我进了窑·子。”

系统:“……”他的声音有这么性·感吗?

苏雀脱下了衣服外套,只留有一件衬衫。他纤长的手指单手正解开着衣服上的纽扣。外套脱落在了光洁的地板上,他脱了白大褂后,一般都是穿自己的衣服。充满细菌血污的白大褂只会是留在医院里。

浴室的门这时候被一扣一扣地敲动了几下。

他声音从浴室传出,声线干净,如同了雪松:“谁?”

“我手机留在浴室了。”这个声音,不干不燥的,天生有些发沉的嗓音,透着与生俱来的厌漠的情绪。

苏雀听了后,他抬头四处地看了下,在梳妆的盥洗台上找到了一部黑色的手机。苏雀按开了一下屏幕,黑色的画面转而变成了一个明亮的壁纸。

苏雀看到手机上的壁纸,上面是樱花树下他们三个人的合照。汤谷厌世的神色,他笑靥如花,汤虞丰神俊逸,其中他和汤虞靠得最近。

系统:“果然是黑化偏执的主角,时时刻刻要把情敌放在手机里,提醒自己手刃情敌。”

苏雀:“?”

系统:“qaq”他没有说错什么吧。

苏雀把手机的屏幕熄灭了,他打开门,把手机递还出去。

门一开,那个身材高挑的人走进来。他就像是那天将苏雀推进去洗手间内格那样,眼神冰冷,厌恶的气息扑面而至。浴室的门被他即刻反锁上。

系统:“我还太小了,不适合看血腥画面。”他准备马赛克了。

苏雀:“你哪儿都校”

系统:“?”他怀疑宿主在开车可他没有证据。

汤谷拿眼打量着衣服脱到了一半、见到他进来,往后退了一步的苏雀。“洗澡呢?”他眼神扫合了一眼浴室,温水调好了,氤氲着淡淡的暖气。

那个人身材非常纤瘦,黑发柔软地散落在头后,

系统从指缝看去(如果有的话)。

黑化偏执的主角埃想想都可怕。

苏雀深吸一口气,他抬起了眼色,担心这个一心爱慕着哥哥的偏执弟弟会对他做出什么事。他只能强作冷静,声音柔而不弱,饱含着过去的情感:“是我搞砸了你成人礼的礼物,……”

苏雀脑海里说:“是我不对。是我不好……要是如果我当初打死你就好了。”

系统:“宿主……”原来那个反派阴狠的性格又来了。

“原来你还记得你弄坏了我成人礼的礼物?”汤谷挑起了眉语,他眼神阴郁的,衔着爱恨的情愫。嘲讽的语气从他佻薄的唇中说出来,打断了苏雀的话。

系统:“自求多福哇qaq。”

汤谷走前了一步,苏雀往后不得不后退了一步,那个人眼色阴鸷,噙着冷笑:“你在我哥面前装清纯、在我家里装好人,你是装给谁看?”

苏雀被逼到了角落的浴缸边上,他站稳了脚步,不得不抬起了眼去看他。

汤谷看到他脖子上爬满了红色的小点点。知道苏雀明知道自己在他碗里放了蛋液,还尝了一点。他做成这个样子,是要装可怜给谁看?

苏雀知道他完完全全是敌意的,也许非要做出一番什么才肯罢休。于是他放弃挣扎,只是徐声说:“阿姨在休息,轻点声。”

“你还知道这里是我家啊?”汤谷不怀好意,眼色完全暴露他一直以来的不甘和怨怒,“你从小就抢我家人,拿走我礼物,架走我哥哥,你愧疚我才对,凭什么你这么心安理得?”

系统说:“我心疼你了,宿主,快还击吧qaq。”

苏雀说:“我每天悲情值必须在60,我反击了怎么达到:)”

系统:“……?”他宿主要干什么?

后来,汤谷把他弄哭了。

看着他隐忍的,不反抗的,泪水流出来,一声不发的。汤谷有些慌神了。但是他表面仍然要恶狠狠:“你和我哥哥做的时候,也是不是这样装可怜?”

苏雀一言不发,被他狠狠地推到了浴缸里。他身上的衣服湿了透,以及看到他白色衬衫湿了后的肉盢体。

苏雀:“舒服,年轻,体力不错。”

系统:“??”惊恐。

苏雀抑制住了他的颤抖的举动,在温水里抬起美人柔弱的眼神:“就这一次,答应我好不好。谷谷。”

“别叫我谷谷,”汤谷捏住他的细白的手腕,“我不会放过你的。”

苏雀忍住地皱了皱眉头,他提前购买了鲜血剂。这时候,嘴角流了一点出来。汤谷知道他隐忍地咬唇了,过去,用舌头轻轻地舌忝干净了他的嘴边。“不要哭了。”他粗鲁地、烦躁地说。

苏雀昏了过去。

汤谷看到他后面,不少白浆,夹带了血丝。他清理了后面,抱起他,舌忝动着他衣服上的血色,才将他温柔地放在怀里,“我要放在里面,永远都不拿出来。”

第二天。

起来后的汤谷主动地对家里说:“今天我送苏医生上班吧。”

汤虞以为自己听错,他以为他们和好了。“真的,你可别又对雀雀做出什么事情。”

汤谷藏起了阴郁,他笑了一下,面容如同明媚般:“怎么会呢。我想好了,之前对嫂子有点过分了。”

汤虞拍了拍他,“你这么想就说明你长大了。”

苏雀特意不让汤虞看到自己过敏的脖子和手。于是坐上了汤谷的轿车,汤谷开出了别墅,直至看到后视镜汤虞远离了自己。

汤谷将轿车开到了早餐店门前,摘下了安全带,恶狠狠咬在苏雀的嘴唇上。

苏雀一动不动,直到汤谷饱尝撕咬一番后,离开了自己。苏雀苍白地说:“我赔给你了。你十八岁的生日礼物,就此一次。我下车了。”

汤谷狠狠地将要打开车门的他拉了回来:“我还没送你到医院呢了,急什么,苏医生。”

苏雀安全带被汤谷扣上。

汤谷下车后,买了两份早餐,店主问他:“加蛋吗?”

汤谷淡漠地开口:“一份加,一份不加。”后来汤谷改口了:“两份都不要加。”

把打包好的早餐拿进来,看到苏雀还在车内。

汤谷把他过敏的手抓过来,贴在了自己脸上,去看苏雀不安的情绪:“我要你,随叫随到。”

系统:“?这是什么剧情?你要让剧情崩坏吗,宿主?”

苏雀冷笑:“是我默默一个人死,还是拉着三个人一起下地狱好?”

系统瑟瑟发抖。

苏雀:“我开玩笑的,别紧张。放心我会走剧情的。”

系统从现在开始,苏雀每一个标点符号他都不相信了。

汤谷把他送到了医院的地下停车场,苏雀打开车门要走,汤谷把一份粥给他:“放心,没有加鸡蛋了。”

苏雀把早餐拿上,汤谷下车,抓过他的手,把他拉到了车身,压在了车窗边上。对他轻吻重咬:“今天下班我来接你。”

恰好,地下停车场的隔壁科室同事看到这一幕,不由疑问:“那不是苏医生吗?”

“那个,好像不是他男朋友埃”同事回答。

“别说了,快走。”撞破这种事情。

苏雀拿上粥,汤谷陪他坐电梯。坐到了手术科室的十二楼。电梯那个小恶魔对他说:“每天一定要好好吃早餐。不然会胃疼的。”

苏雀满是惊弓之雀,他点了一下头。轻轻地“嗯”了一声。

“苏医生今天脸色红润呀,”科室里的同事以为苏雀的过敏是红润,“又是你男朋友送你上班吧。”

苏雀笑了笑,没有接话。

刚才看到地下停车场的同事小柯不敢说话。

系统:“宿主,你这个心理素质不要太强。”

苏雀:“还好啦(拖长的尾音)qaq”人家是小可爱。

系统:害怕。

一早巡检病房的时候,苏雀手机传来了一个图片,是汤谷在轿车内,吃着粥的图片。方向盘里,那碗粥吃了一半。发来的文字消息:“你吃早餐了吗?”

苏雀没有回他。

结果十几条消息发过来:

“你吃早餐了吗?”

“你吃早餐了吗?”

“你吃早餐了吗?”

“你吃早餐了吗?”

“你吃早餐了吗?”

“你吃早餐了吗?”

……

苏雀不得不拿出手机,敲击了几个字回他:“在吃。”

汤谷的消息立马回了过来:“那就好了。”一个微笑的表情:)紧跟在后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