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轮到我扮演白月光了[快穿] > 第1章 818那个戏弄俩兄弟的医生01

第1章 818那个戏弄俩兄弟的医生01


001

“宿主您好,我是为您服务的编号123030系统。您进入的第一个位面的剧情是:家道中落的您和汤家的一对兄弟从小三人一块长大。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喜欢哥哥,而哥哥喜欢您。您是哥哥心中不可替代的白月光。后来您被弟弟害死后,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和哥哥在一起了(实际上弟弟并非系统描述心有所属哥哥,非骨科)。”

系统腆着笑:“您扮演的就是这么一个白月光角色。”

他知道面前的这位赫赫有名的苏雀,是各个位面的反派。作为反派专业户的苏雀,让不少位面主角吃到了硬骨头。

他曾经所带过了的三十四位宿主,无一幸免地败在了这位老反派的手下。这位苏前辈可谓是闻风丧胆,走过的位面寸草不生,尸骨如山。

主神为每一个位面之子顺利通关急破了脑袋,恨这位老反派恨得牙痒痒。一怒之气,叫他来扮演每个位面的白月光角色。

白月光这词听起来似乎非常不错,可细纠下去,你就发现其中大有奥妙在。

每个位面的主角攻,深藏于心都有这么一位光风霁月的白月光。他高岭之花,他无边春色,他色如春花,他命途多舛,他身世可怜,他心怀阴暗,他嫉妒成怨,他弄巧成拙,他屡被打脸,他万人唾弃,他不得好死,他……

所以,大家都懂得。主神让这位老反派来扮演白月光,就是……贬罚他苏雀。

听完了这位123030的系统简短阐述和高度概括后,苏雀冷笑:“父母双亡?童年凄惨?职场被欺凌?感情被抛弃?被情敌算计?结局不得善终?最后看着别人出双入对?你确定这是我要扮演的角色?”

如果可以给系统连连后退的机会,相信他现在可以蹦弹出十几米远,和这个位面老反派保持着安全的距离:“那个,那个,我相信您杰出的能力,和优秀的才情,一,一定能,能胜任的1最后结结巴巴,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苏雀淡淡地勾出了弧度:“那托你鸿福,祝我早日‘完成任务’:)”

不知道为什么,系统123030觉得,这个宿主看上去,没有他话里说得这么“温和友善”呢?很快,这位新宿主就验证了系统心中猜测的。

苏雀此时身处轿车中,他发动了轿车引擎,系统提醒:“宿主,今天是你和汤家的那位哥哥订婚仪式,地点在四季酒店。”

苏雀漫不经心:“好了。以后我做事你别过问。”

系统123030:“……”我……

订婚仪式上。

汤家老太太面带微笑地招待每一位仪式来的宾客,她金丝眼镜挡不住她殷切的寄望,以及等不到儿媳的着急。她拉住大儿子汤虞的手,急切地说:“雀雀怎么还没来,他今天是不是还在忙着做手术?”

汤虞长相俊朗,身材颀长,他安抚老太太说:“妈你别着急,他刚才给我发短信说刚下了手术台。我现在就下楼去看看雀儿来了没有?”

汤虞下到了四季酒店楼下,没有等他拨通电话,他就看到了不远处的熟悉的身影。

汤谷长相有着三四分像汤虞,只有眉毛和眼睛这一块不太像,有些秾艳谲彩的光彩。他眉骨这一块稍稍地高挑起,配合着他盯住眼前的苏雀的眼神,出奇的讥诮和凉保

他更显得娇秾和年少气一些,尤其他的耳骨高扬,看上去就是风风火火,不容驳逆的主儿。

“苏医生,你看看我新买的这把刀好看吗?”

修长的拇指和食指上,轻轻捏着一把锋利的刀具,在光线暗澹的路边,只见偶尔反射出青白色的寒光。

苏雀淡淡看着面前的长相秾艳、性格乖戾的人。这个人拦住他从医院开过来的轿车,敲了敲他面前的挡风玻璃,要求他下车。

系统提醒道:“宿主小心。”他能做到的就是提醒,其余的,只能宿主自求多福了。

汤谷是个偏执病娇,从小疯狂爱慕着自己的亲哥哥汤虞。可汤虞一心只有白月光苏雀。于是他屡次找苏雀麻烦。这一天里,苏雀要和汤虞订婚了,汤谷终于按捺不祝

苏雀眼神淡漠,其中闪过了一丝嘲弄。他微微一笑,神情轻松:“上去喝一杯吗,今晚我和你哥订婚了。”

“你是脑科医生你告诉我,刀子插入头和刀插·进心脏,哪一个死亡来得更快一点?”汤谷噙着了一双稍稍上扬的眼睛,如同玩弄玩具一样看向苏雀。

苏雀演技神乎其技一般,神色渐渐地凝固起来。“别闹了,谷谷。”他就像是小时候喊汤谷一样,叠词的声音还带有了一丝温柔和包容。

“周末来我家吃饭,我给你做你小时候最喜欢吃的西班牙薄烤饼……”话声刚落,苏雀的下颌就感到了一丝清凉,刀子像是雪白的闪电般在他面前一划,就抵在了他脖子的边缘。

“哦,”汤谷挑眉,声色如同饮冰,“苏雀,我不喜欢说废话。你敢上去和我哥订婚,我就……”

恰到的停顿,威胁的字眼从汤谷的桃红色的嘴唇轻轻跳出,面前的人面色渐渐如同死灰后,汤谷阴郁的眼中透出了一丝满意,刀子折叠进了刀鞘。

下一刻,一巴掌扇过来,汤谷的脑袋重重地侧到了一边。

早就看到了不远处的汤虞,苏雀这时候却假装出了猝不及防的惊讶和一丝心态,他连忙过去扶住因为受了一记成年男人的重重掌掴的、往后踉跄了几步的汤谷。“你没事吧?”

这一句矫情做作的关心,让汤谷倒足了胃口。

惺惺作态!汤谷狠狠地甩开了苏雀的手,他用指腹擦了一下自己破损的嘴角,慢慢地站直了身体。

系统:“……这都能恶心一下弟弟,宿主你有两把刷子。”

系统123030的提示:“汤谷怒意值飙升50,恨意值60。”

汤虞恨不当场再打几巴掌这个不争气的弟弟:“汤谷!你再欺负苏医生,我叫你好看1

汤谷听到这一句从小到大熟悉到耳朵生生茧、语气气急败坏的斥责,他美眸流转了一下,缓缓地抬起头,眼色带有嘲弄,望向苏雀:“苏雀,你越发出色了,你看我哥像不像被你养的一条……”

“你再在这里胡言乱语,我就对你不客气了,汤谷。”汤虞收敛起所有的兄亲弟睦的客气,一字一顿地盯着眼前的汤谷说道。

也如同以往,在汤虞的屡次不留情面的警告下,汤谷嚣张、因爱生恨的情绪一时被汤虞冰冷地浇灭了。而汤虞知道的是,自己一次次的及时阻止,却在汤谷心中埋下了一颗□□,之后毁天灭地。

汤虞拉住了苏雀的手,他们十指相扣,掌心交·缠。汤虞转而安抚苏雀的声音变得轻柔,包含了爱意:“雀雀,我们回去。”

汤谷站在原地,阴冷、狠鸷地朝苏医生送出最后一眼。

目睹了刚才发生的一切的系统打了个冷颤:“主角受还是很难对付的。宿主,接下来你可得小心应对了。”他替苏雀默默担忧了起来。

苏雀勾勾嘴角:“你在关心我吗?”

系统实话实说:“我怕你……出师未捷,就,就尸骨未寒。”

苏雀干脆:“好了。有你关心,我明天会好一点。”

系统惊讶:“真的吗?”

苏雀:“我骗你的。”

系统欲言又止:“……”

苏雀逻辑清晰:“每个位面每天我都要保持60点的悲情值。达不到60点我就会有重大挫折,我还不想这么快就‘重大遭遇’呢。”

系统恍然点点头:“也是哦。”总之这个新宿主,就是处处好难。

订婚宴结束后。汤虞开车送苏雀回家。

坐在副驾驶座上苏雀,不经意看到了车内后视镜上,弟弟汤谷故意挂着的蛇的小饰品玩偶。苏雀过了一会儿,开口提议说:“这儿放我下车吧。”

外面正下着雨。汤虞以为苏雀要买东西,不由停下来了:“怎么了,是不是要买吃点的?”

苏雀不再去看饰品了,他语气淡淡的,眼里是藏星敛河的温柔。他说:“我不想因为我导致你们俩兄弟不和睦。等你弟弟肯接纳我了,我再跟你结婚吧。汤虞。”

汤虞被他突然的这一句话错神了,他们三个人从小一起长大,汤谷的性格是急躁了点,可不是真的坏心眼。可他想到刚才的一幕,只能忍住内心的翻覆,对苏雀说:“我会保护好你的。你相信我。汤谷也会接受你的。”

苏雀微笑,他点点头。“到这儿就可以了,谢谢你送我回家。”温柔地说完,他拿着伞下车。

汤虞看到苏雀打起了薄伞,在雨水的世界里渐行渐远。汤虞的车停在了路边,他忍不住往座椅一瘫,不经意地抬头,才发现后视镜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挂上了汤谷的生肖属相的小蛇。他把车上的饰品扯下来,狠狠地扔出了车窗外。

在汤家休息的汤虞,拿着笔记本看了一晚上苏雀所有的社交账号,都没有见他登录上来。动态也没有更新,原本以为苏雀会发一些感伤的话语。结果都没有。

他心隐隐侧痛,床边的柜子里,他拿出了放在抽屉的相框。

那里面是小时候三个人的合照,弟弟外表秾艳重彩,白月光苏雀笑靥如花,他高大出挑。三个人站在樱花树下,每个人都非常好看。

唯独弟弟,眉眼中隐隐透着阴郁。

……

第二天,苏雀去科室。科室的赵同事看到苏雀时常摸了摸自己的右手手腕,不由问:“苏医生,你右手怎么了?”

苏雀是昨晚和汤谷发生争执的时候手腕扭了一下。因为他是科室的手术医生,所以他没有太大声张:“没什么。”

赵同事看苏雀很不顺眼很久,所以白月光职场欺凌这一部分是赵同事挑起来的。“我看着挺严重的,你要不要到楼下的骨科去瞧瞧。”

苏雀挑起眉毛,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嘲弄:“我说了没事,难道赵医生比我还清楚我自己身体吗?”

这一句怼,把赵同事噎得有话说不出。

今天这个苏医生怎么了?

科室主任找到了苏雀和赵浩:“苏医生你主刀,赵医生你副手术医师。今天有一个加急的病人,刚刚四点送进来。要进行一个清除脑血包的手术。没有问题吧。”

赵浩盯紧了苏雀,以为苏雀会拒绝。他从来没有担任过主刀,如果苏雀推脱了,那么自己就有机会了。

苏雀却面无惧色:“没问题。”

苏雀做手术的时候非常谨慎,他是主刀医生,每一刀都决定着病人是死是活是残。脑科手术精密无比,又复杂多端。每一位病人的大脑所受到创伤不同,挑战风险极多。任何一点细小的纰漏都不能出错。脑科手术医生一人难求,是每间医院的精英中的精英。只有极具天赋的天才才有摸到脑科医生的门槛。

苏医生的衣服湿了好多件,手术期间,他汗水密布。副开刀医生赵浩替他擦了头上的细汗,看着他精准无比、从容不迫的操刀,心中百般嫉妒。

这个手术有40危险脑出血死亡。结果手术顺利通过,病人平安摘除血包。

苏雀下手术室,换下了衣服和手套。所有人对他报以祝贺:“天才苏医生,不愧是脑科天才!是我们的科室骄傲。”

这个病人是财阀集团的大公子,名叫赵畅。赵畅醒来后,指明了要重谢这位苏医生。而苏医生还有大大小小的手术预约,赵畅只能等来了一天。

敲了敲科室办公室的门。“什么事?”苏雀埋头看着几名病人的脑ct片子,不由在光线下对比。

赵畅进来了:“苏医生您好,我是赵畅,之前给您发过短信消息。今天下班后可否赏脸让我请您吃顿饭?”

苏雀知道手机被汤谷安装了监视。“我看到你的短信了,”

“请问今晚您方便吗?”赵畅一直想感激这位年轻的天才医生,前几天在手术室门口想等苏雀下班,凌晨三点了,那个人才从手术急救灯熄灭后的五分钟后才出来。

一出来,惊鸿一面。

苏雀对病人的答谢一般都是婉拒的,但是他今晚却抱有了想法般。他微微一笑,答应下来:“我去换件衣服就来。”

汤谷看到了手机捕获的信息,一个人向苏雀发去了今晚吃饭地点时间。

汤谷冷笑:捉奸在场,汤虞会不会恼羞成怒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