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神印天师 > 第二十五章:基地

第二十五章:基地


很快,暑假就到了,这段时间,校里校外都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老张道士刻意去敬老院调查了下,他发现,那个法阵其实只是一个残缺的法阵,只是经过了修复,有一部分功效被运转了而已,至于那个逃跑了的声音跟这件事情是什么关系,这种需要人员去调查的事情,老张道士是很难做好的,所以,他干脆把事情交给了相关部门去处理,落得一身清闲。沧海则是该学习学习,该训练训练,按部就班。

不过随着暑假越来越近,沧海便是越来越激动,因为只要通过那个测试,他就会有很多灾祸的信息,就不会像现在一样,碰到一个灾祸就像中大奖了一样,他总感觉自己是空有一身的本事,而找不到发挥的地方。

郭雯彤呢,最近的这段时间里,倒没有表现出多大的不一样,除了沧海感觉郭雯彤对自己的的态度稍稍有些改变外,倒没有什么其他的感觉,哪怕是换做自己,沧海觉得自己可能也一时无法接受,何况是郭雯彤呢?所以沧海也就没有太过在意这件事,而是把自己绝大部分的专注力都放到了自己的道气锻炼和技能熟练度上。

不过,让沧海有些意外的是,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因为郭雯彤偶尔会在外面留宿,所以就有人传郭雯彤找了一个男朋友,而且关于这点,郭雯彤也没有直接否认,别人问她,她也是笑笑不语,所以久而久之,传着传着就成真了。沧海觉得意外的是,他和郭雯彤天天都会碰面,在学校里不说,一个是班主任,一个是学生,肯定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但是每到周末,郭雯彤也会到自己住的地方去跟他的那几只契约兽玩一玩,并且还会带一些它们喜欢的食物过去给它们,导致现在这几个小家伙吃里扒外,沧海这个主人回去它们可能看都懒得看一眼,但是一旦郭雯彤进门,它们不知道多么热情,泡茶的泡茶,蹭脸的蹭脸。就这样他都没听郭雯彤提过自己找了个男朋友,当然,他也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他一个小孩子,哪里会在乎这些七大姑八大姨喜欢八卦的东西?他每天忙得要死。

“沧海,这个暑假你有什么打算啊?”郭雯彤悠闲地躺在躺椅上,问沧海到,黑鼠趴在她的手边,昏昏欲睡,其他三个小家伙今天跑出去玩去了。

“我这个暑假有一个考核,如果我通过那个考核,就可以随时知道灾祸的信息了。”沧海每当想到这里,双眼都放光。

郭雯彤白了沧海一眼,“我没问你这个测试。”这已经是沧海不知道第多少次说这个事了,郭雯彤耳朵都听出茧子了。

“那你问我什么?”沧海一脸奇怪地看着郭雯彤。

“我的意思是,你测试完之后,准备做什么?”

“肯定是去清除灾祸啊。”

‘果不其然。’郭雯彤心里暗想到,自从那次沧海把自己的事情都告诉她之后,这小家伙就像打开了话夹子一般,大大小小的事,她都会跟郭雯彤说,所以,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郭雯彤大概也明白了沧海的本性。“那天张道长跟我说,说他想带你回一趟兴合观。”

经过郭雯彤一提醒,沧海想起来师傅还真跟自己说过这事,掰着指头一算,他们出来已经有小一年的时间,是应该回去看看了。“师傅是说过。”

“那你什么时候测试完?你知道吗?”郭雯彤心里开始合计起来。

“这个我不知道,聂冗前辈和王义前辈他们当时都没跟我说具体的时间。”沧海觉得郭雯彤似乎话里有话,“你是有什么打算吗?老师。”

“没什么,到时候我跟你们一起去去看看那个你觉得最美的道观,就当是我暑假的旅游地了。”郭雯彤从椅子上站起来,黑鼠睁开一只眼看了看郭雯彤为什么站起来,搞清楚原因之后便又睡过去了。

“啊?老师,你要跟我们会兴合观啊?”沧海有点为难。

“怎么啦?有什么问题吗?”郭雯彤看着沧海。

“兴合观里只有我和师傅的房间,你去了,可能没地方睡哦。”沧海给郭雯彤打预防针到。

“我睡你的房间就行了,你跟张道长睡吧,我又不在你们那里待多久。”郭雯彤已经做好了决定。

沧海见拒绝是拒绝不了了,所以就干脆想想,接下来要怎么操作,才能给郭老师腾出睡觉的地方,不光是睡觉,洗澡也是个麻烦事。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跟沧海打完招呼,郭雯彤又轻轻地拍了拍黑鼠的头,黑鼠意会地摇了摇尾巴,表示道过别了。

“老师,今天周六,你不在这里睡么?”

“不了,就在你这里休息了几个晚上,就有这么多流言蜚语了,老师还是回宿舍比较好。”郭雯彤耸了耸肩,表示自己的无奈。

“说你找男朋友的事情么?”沧海问到。

“你也听说了?”郭雯彤问。

“恩,你的男朋友是谁啊?我怎么没见过?”不说还好,这说起来了,沧海还真有点好奇。

“你懂什么是男朋友吗?”郭雯彤没有回答沧海,反问到。

沧海歪着头想了会,“不知道。”

“不知道你还问这么多?”郭雯彤拍了下沧海的脑袋。

“那我就不问了。”沧海倒是干脆。

“这就对了嘛。”

目送郭雯彤离开后,沧海一个人在房子里打起坐来。可是没过多久,外面突然打起了闪电,下起了暴雨,沧海想到,郭雯彤似乎没有带伞,但是现在距离郭雯彤离开已经有一会了,沧海心想,郭雯彤应该到车上了,于是就继续打坐。

又过了一会,房子的门被打开了,郭雯彤浑身湿透地站在外面,好不狼狈。“叫了半天车,没叫到,反倒叫过来这么一场大雨。”

沧海赶紧去拿了一条干毛巾,把郭雯彤接进了房子里,“老师赶紧去洗个热水澡吧,不然就感冒了。”

“可是没衣服换啊。”

“老师上次留在我这里的衣服,已经洗干净了,穿那套可以吗?”沧海说到。

郭雯彤想了想:“只好这么办了。”

沧海赶紧去把郭雯彤的衣服拿给她,郭雯彤拿着衣服,就到浴室去洗澡了。趁着郭雯彤洗澡的功夫,沧海给她泡了一碗热腾腾的红糖姜水,虽然大夏天的淋点雨不碍事,但是何管家给自己的礼仪培训可不是白学的。

郭雯彤洗完澡出来,看到放在茶几上的红糖水,有点惊讶地问沧海到:“你这是从哪学的?这点大,就知道怎么照顾女生了?”

沧海看着从浴室走出来的郭雯彤,虽然在浴室有烘干设施,但是郭雯彤似乎没有用,所以她本就有点薄的白T恤就贴在了她身上,把郭雯彤的身材完美地给勾勒了出来,她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过来,最吸睛的便是那双大长腿,再加上她对沧海并没有什么防备,所以下半身便只穿了一条内裤,外面套着一条宽松的短睡裤,人生最曼妙的风景莫过于此,要是一个成年男性在这里,肯定无法把持。

“老师,浴室里有烘干机的。”沧海提醒到。

“天这么热,烘干了不又得出一身汗?澡不就白洗了?”

沧海一想,也有道理,便把红糖水递给郭雯彤,“还是趁热喝吧,待会凉了就不好了。”

“恩。”郭雯彤端着红糖水,喝了几口,然后看了看外面的疾风骤雨,无奈到:“看样子,今天只能睡这儿了。”

“老师,今天还是你睡我床上,我睡沙发么?”沧海问到。

“当然咯。”郭雯彤说到:“当然,你也可以睡其他的房间。”

“老师你为什么不可以睡其他的房间?”沧海有点疑惑。

郭雯彤喜欢睡沧海的床上,是因为沧海的床上还有一股奶香味,那种只属于小孩子的气味,好闻极了。“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跟我一起睡,要么你睡其他的地方,你选哪个?”

沧海想了想,最后回答到:“那我还是睡沙发吧。”

很快暑假就到了,刚一放假,沧海就拨通了聂冗留给自己的电话,跟电话那头的人说明了自己的情况之后,他们表示会以最快的速度过来处理这件事,而沧海没有想到,这个最快速度,竟然只有1个小时不到的时间。

“您好,沧海,聂冗上校早就给我们打过招呼了,我们也一直在等待你的联系,请您跟我上车,我们现在带你去我们的基地。”这是一辆普通的军车,车型就是市面上最常见的大众车,只不过车上面的牌照是白色的,这是部队专用,车上面下来的是一个‘一毛二’的中尉,跟沧海说到。

“现在就出发吗?”沧海不知道会这么快,心理上有点没有准备好。

“你还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吗?我们稍微晚点也可以。”中尉说到。

沧海想了想,他本来是想跟郭雯彤道个别的,不过,一想到反正暑假里她还要去兴合观的,很快应该就能再见到,“没事,我待会打个电话就行,我们现在出发吧。”

郭雯彤在电话里了解到沧海是去进行测试的,所以她对沧海没有送她这件事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提醒他注意安全。于是沧海便跟着中尉的车一路来到了他们的基地。中尉口中的基地是建立在一处山林之中的,基地的周围都是些低矮的小山,高的目测也只有几十米左右,这些小山说成小土丘应该更加合适。

基地的大门是有持枪的军人站岗的,连他们的军车进入都要驾驶员递交驾驶本,验明身份,足可见这个地方的机密性。中尉并没有拉着沧海直接去基地的办公楼,而是带着他沿着旁边的一条路继续走了二十分钟,来到了一处看起来像是训练场的地方,这个训练场此时有好几个班的士兵正在训练,整个训练场有节奏地响起这他们的口令声。

载着沧海的车走到训练场旁边的几栋独立的小楼,中尉在这里下车了,他帮沧海打开车门,然后说到:“沧海,我们已经到目的地了,接下来你可以去见你的第一轮测试的考官了,他姓刘,你叫他刘中校就行。”

沧海从车上跳下来,回答到:“好的。”

这时训练场有些士兵看到了沧海,他们都饶有兴致地看着这边,不知道为什么训练场会来一个陌生的小孩。沧海不好去理会他们,于是便走到了小楼里面,这个时候,中尉口中的刘中校正在端着一杯茶水,津津有味地喝着。

“你就是沧海?”沧海一进门就给刘中校进行了一个自我介绍,刘中校没想到沧海竟然是这么小的一个娃儿,所以确认到。

“是的,刘中校。”的确,听惯了部队里的声音,沧海的声音上带着的稚味,是很明显的。

“行吧,反正你们的世界我也理解不了。”刘中校从桌子上的文件夹里拿出了一张纸,然后他把这张纸递到了沧海的手中,“这就是聂冗上校离开时,给我交代的任务,也就是对你的考核内容,你看下吧。”

沧海拿着这张纸,露出了一个难为情的表情:“刘中校,这纸上面的有些字我还不认识。”

“啥?”刘中校不可置信地看着沧海,似乎对着根本就不在这里的聂冗说到:“一个字还没认全的娃儿,也敢放过来参加这样的考核?你们不是疯了吧?”

不过当然没人回复他,无奈之下,刘中校之后读起纸上面的内容:“沧海的第一轮测试,必须要通过以下项目,方为合格,1、完成基本体能项目考核,2、基本掌握各类机车的驾驶技巧,3、熟悉各类枪支,并且使用达到熟练程度。”

“刘中校,体能考核是什么?”沧海疑问到。

“我不负责给你具体解释这个考核的具体情况,这些待会你的教官会具体跟你说,独狼。”刘中校对着门外叫了一声,很快便从门外进来了一个身着迷彩服的年轻少校:“报告,政委,独狼前来报到。”

刘中校指了指沧海,“这小孩,就是之前聂上校打过招呼的,你带下去,给他介绍一下各项体能项目的测试标准和要求,我就把他交给你了。”

这个叫独狼的少校认真地审视了下沧海,然后给刘中校行了个军礼,“是,我知道了。”独狼转过头,对沧海说到:“那你就跟我走吧,我带你去训练场。”

“好的,辛苦独狼叔叔了。”沧海给独狼鞠了个躬,表示感谢,离开的时候,也给刘中校也鞠了个躬。

“你叫什么?”沧海跟着独狼出了刘中校的门,路上,独狼问沧海到。

沧海这才想起,刘中校还没把自己介绍给独狼,“我叫沧海,快7岁了。”

“7岁。”独狼感慨了下,“聂上校刻意找过我,说了一些关于你的情况,所以,我知道你和我们普通人是不一样的,所以这段时间,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跟我提,我会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好的,独狼叔叔。”沧海回答到。

独狼带着沧海来到他们的训练场地,沧海看到,此时训练场上有约莫十多个人正在进行着训练,“停下训练,让他们过来集合。”独狼对着在一旁的教官说到,教官给独狼行了个礼,然后便跑到了训练场,没多久,所有的在进行训练的士兵就集合完毕了。

独狼带着沧海走到队伍的前面,说到:“立正,讲一下。这个小孩名叫沧海,今后,可能会是我们战友。这段时间,他将在我们这里接受训练,他的训练,需要我们全程参与,我们要通过这段时间的磨合,尽早地形成战斗力,明白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