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神印天师 > 第二十三章:九品

第二十三章:九品


可是,消灭完其中的一只煞之后,其他的煞似乎有点害怕,没有冲上来,此时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小家伙,有点意思,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沧海没有回复他的话,而是朝着另外几只煞冲了过去,三下五除二,干脆利落地清除了,消灭了这几只煞之后,这里聚集的煞气立即变淡了很多,“现在只剩你了,是你自己出来还是我去找你?”沧海对着空气说到。

那个声音带着嘲讽的口吻说到:“不急,我先陪你玩玩。”,那个声音说完后,沧海便立马感受到了有几只更厉害的灾祸正在过来,不多时,便从旁边的小通道里面冲出来了,这是几只巨鼠,不过这几只巨鼠和修炼成精的精怪不太一样,他们不是靠日积月累的修炼长成的这样巨大的体型,而是靠吸食这里的煞气而慢慢变成的这个样子,所以相比于精怪,它们没有形成灵智。虽然没有灵智,但是他们的攻击力已经比较高了,原本不起眼的爪子,现在跟刀锋一样锋利,而且鼠身上凸起的肌肉告诉着沧海它们身上那强大的力道,普通人在他们面前,肯定是砧板上的肉。

沧海数了下,总共有7只这样的鼠怪,不过他也并不慌,“木符。”他凌空画了一道木符,于是便有藤蔓快速度地缠住了其中的几只鼠怪,沧海对木符的熟练程度还无法做到同时将所有的7只鼠怪缠绕住。另外没有被缠住的鼠怪便赶紧冲着沧海攻击了过来,“土符。”只见一道突然出现的土墙挡在了鼠怪和沧海之间,有一只老鼠没有反应过来,直接撞上了这道土墙,撞倒在了地上,甩了好几次头。

这样,冲到沧海面前的鼠怪就只剩两只了,沧海握稳武器,开始和这两只鼠怪短兵相接。没有灵智的鼠怪还是并不难对付,所以几个回合下来,便一死一伤,不过沧海身上也挂了点彩,经过这段时间,那只撞的又有点晕乎的鼠怪也清醒了过来,那些被缠住的鼠怪,也慢慢都挣扎了束缚,跟沧海开始了车轮战。等到沧海把所有的鼠怪都消灭完,他身上也有七八处地方被这些鼠怪的爪子和牙齿咬伤,虽然进行了处理,但是此时他身上已经有多处地方被鲜血染成了红色。同时这种缠斗耗掉了沧海比较多的气力,他半蹲在地上,大口喘着气,为了避免这些鼠怪没有死透,沧海赶紧掏出印章,挨个给这些鼠怪盖上自己的大印,只见,盖上大印之后的鼠怪的身体上不断冒出浓浓的煞气,被那枚红色的印痕吸了进去,当所有的煞气都吸收完后,那些鼠怪便变回了原本的样子。

“消灭无品6级灾祸,道德提升,等级升至九品1级。”

在这个声音响起的同时,沧海体内的雷球也同时打开了第一层限制,解放了三个技能,分别是闪电、雷鞭和雷阶,成为技能的雷阶是一种空中转向的技巧,运用到高级阶段甚至可以实现在空中的自由移动。

道德等级提升了之后,沧海便同时解放了自己的道气上限,从获得通过天师考验到现在为止,已经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了,沧海终于第一次突破了品阶的限制,他体内的雷之道气顿时加快地流动了起来,从雷球中解放出来的不光只有三个技能,还有那些被封印在雷球中的雷之道气,那些道气汇集到沧海的沧海的身体里,一下子便让沧海的道气总量提高了一倍有余,并且,这似乎还不是这个品阶的上限。

沧海沉浸在自己的变化之中,过了一会,才把自己的心情收回来,这时候,他才注意到,那个声音,已经没有再次出现。

“喂?你还在吗?”沧海对着空气问了一句,等了一会,那个声音还是没有出现,沧海此时意识到,那个声音的主人,似乎,逃走了。

沧海在这个地底空间转了一会,他发现,这里出现的其他的通道似乎都通向一些臭水沟或者是下水道,应该就是那些鼠怪挖出来的。不过,这个阵法,明显不是那些鼠怪布置的,他也无法确定那个声音的主人是不是布置这个阵法的人,探索无果的沧海决定离开里,等回去了把这件事情告诉师傅,师傅说不定知道这个阵法是怎么回事。

等沧海从地下空间出来,这次慰问活动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不过,现在的他不是很好现身,因为虽然自己身上的伤虽然没有流血了,可是,这浑身鲜血淋漓的,谁看到了都是怪渗人的。

结束了本次慰问之旅,郭雯彤正在有序组织学生们登上会学校的大巴车,“沧海,你去车上清点下人数,看看对不对,老师去检查下有没有遗漏什么东西。”

“好的。”沧海的声音有点生硬,然后上了大巴车,郭雯彤看着沧海,总觉得他有点奇怪,好像这个沧海不是沧海似的,不过她现在顾不上这种怪异的感觉。确定好所有的学生都上车了之后,他们便踏上了回程的路,沧海是和郭雯彤坐在一起的,这个沧海老老实实地坐在座位上,双眼无神地盯着前面。

“沧海,我总觉得你有点不对劲,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看到沧海的异样,郭雯彤有点担忧地问到。

“我没什么事,老师。”沧海扭过头,对着郭雯彤别扭地笑了笑。

“是吗?你不准骗老师哦。”郭雯彤叮嘱到。

“恩。”沧海又恢复到了那种双目无神的状态。

真正的沧海给自己贴了一张隐身符,趁着一个无人关注的空单,钻到了大巴车的最后面,有了上次的教训,现在的他可注意这个细节了。虽然这个大巴车比较大,但是也被学生坐了个满满当当,小孩子好动,所以沧海一路上都小心谨慎地不让别人碰到自己,因为别人一旦碰到自己,他的隐身符就会失去效果。

等到他们回到学校,所有的孩子都有序地下了车,在一旁等待的家长们接过自己的孩子,跟郭雯彤打过招呼之后,便一个个离开了,不过奇怪的是,别的班过来接孩子的以妈妈居多,但是郭雯彤的班过来接孩子的大部分都是爸爸。

很快,其他的孩子都被接走了,沧海因为是在学校吃晚饭,所以每次老张道士过来的时间都会晚一个小时。平时都是沧海自己去食堂吃晚饭,然后在教室完成作业,但是今天因为情况特殊,所以郭雯彤提议到:“沧海,要不今天晚上你就去老师那儿吃吧?”

“好的,老师。”这个沧海好像不会拒绝。

郭雯彤总是觉得这个沧海比较怪异,但是那里怪她又说不上来,她带着沧海来到宿舍,“你先休息会,老师去做饭,很快就好了。”郭雯彤给这个沧海交代到。这个沧海点了点头,然后就坐在了沙发上。

这种替身符持续时间就有限的,到现在为止,替身符的持续时间差不多了,郭雯彤看着沧海坐在沙发上,就走进了厨房开始忙活起来。这可让一旁那个真的沧海发愁了起来,现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又不好直接离开,但是,不离开的话,郭雯彤肯定会看到自己这个样子。

就在他思考对策的时候,替身符的时间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沧海化成了一道能量,直接消散了,而正好此时,郭雯彤从厨房走出来,她亲眼看着沧海就这么凭空消失了,这可把她吓了一跳,她刚想叫出声,自己的嘴巴就被一只手给捂住了。

“老师,我是沧海,答应我,待会不管你看到什么,都不要叫。”沧海的声音是从郭雯彤背后传过来的,此时郭雯彤已经可以看到沧海的手,惊魂未定的她确认这个声音的确是沧海的,所以她点了点头。

沧海这才把手缓缓地松开,转过身来的郭雯彤看清楚了沧海此时的样子,她大惊失色,“你怎么啦?怎么满身是血?”沧海悄悄地在郭雯彤身上画了一个宁神符,所以郭雯彤的情绪平复了很多。

沧海解释到:“老师,你不要被我这个样子吓到,我没事的。有些东西我现在跟你不好解释,我还是先把自己清理一下,然后我再跟你说具体是怎么回事,好不好?”

郭雯彤看着沧海,的确是满身是血看着怪渗人的,“那好吧,需要我帮你做什么么?”

“不用,老师,我去洗个澡,清理下伤口就好,我能在您家洗个澡吗?”

“当然可以,卫生间里什么都有,不过,洗澡之前,你身上的这些伤口不要处理一下?”郭雯彤看着那一条条伤痕,要不是有沧海的凝神符,她现在肯定会晕过去,她是有点晕血的,而且她从来没见过一个小孩子受如此严重的伤。

“不用,这都是些皮外伤,我已经处理过了,明天就能恢复,那我就先去洗澡了。”沧海走向郭雯彤宿舍的卫生间,他此时又停了下来,不好意思地问到:“老师,您家里有我能穿的衣服吗?什么衣服都行,我没带替换的衣服出来。”

可是郭雯彤这里哪会有小孩子穿的衣服?“我这里没有,要不老师去外面给你买一套?”

“不用了,老师,能麻烦您帮我把我身上的这套衣服上面的血迹洗一下吗?只要别人看不出来就行,我待会回去再换也行。”

“那好,你把衣服脱下来吧,我给你洗洗,你先去洗澡吧。”

沧海流利地把外衣都脱了下来,叠好后交到了郭雯彤的手上,然后就到卫生间去了。

郭雯彤拿着沧海的衣服,她的脑袋此时都还是懵的,但是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这么淡定,以她对自己的了解,应该不是这样的。她甩了甩头,深呼吸了下, 还是决定先把沧海的衣服先洗干净,然后再问他吧。

当沧海洗完澡后,走出浴室,他身上的伤痕便已经轻了很多,此时郭雯彤也把沧海的衣服洗干净了,虽然没有把血迹清洗得那么干净,但是趁着这个夜色,别人也自然是看不出来,只会觉得他的衣服很破。

看着走出浴室的沧海,郭雯彤清晰地记得,他进去之前和出来之后,身上的伤痕是完全不一样的,他竟然恢复得这么快,让郭雯彤有点觉得不可思议。看着郭雯彤盯着自己看,沧海突然小脸一红,因为他此时身上什么都没穿,虽然他是一个小孩,但是经过这将近一年的融入社会,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啥都不懂的自己了。

“你这小鬼头,人小鬼大。”郭雯彤没好气地敲了下沧海的脑袋,“衣服是洗干净了,可是一时半会还干不了,怎么办?”

“没关系,老师,你把衣服给我就行了,我给你表演一个魔术。”沧海从郭雯彤手中接过衣服,然后穿在了自己身上,“老师注意,我给你表演一个人体烘干机的魔术。”沧海说完,他的身体便开始发热,然后慢慢地变红,贴在沧海身上的衣服很快便被加热,这时候,又从沧海身上莫名其妙地穿线一股气流,这股气流把沧海的衣服吹得鼓鼓的,不一会,原本湿漉漉的衣服,便被烘烤干了。

郭雯彤张着嘴巴,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老师,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想问我,不过,这里不是说话的好地方。师傅应该很快就到了,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去我住的那里,让我先把身上的衣服换掉,然后不管你有什么问题,我都会回答你,好不好?”沧海跟郭雯彤商量到。

“好。”就刚刚这么一会,郭雯彤见到的不可思议的现象比自己这20多年的人生加起来的还要多,她心中自是非常好奇。

“那我们走吧。”这次换成了沧海拉着郭雯彤走出了她的宿舍,现在的郭雯彤还真是个懵的状态,便任着沧海拉着自己走。

一走到校门口,他们便看到了老张道士,老张道士注意到了沧海的情况和郭雯彤的表情,向沧海投去了一个询问的眼神。

“师傅,这件事情我没有处理好,让老师见到了很多东西。您现在先别问我,我们先去吃点东西,我还没吃饭呢,然后你们都跟我去我住的地方,让我换身衣服,我再给您详细解释。”

老张道士听到这里,便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于是没有追问,“好吧,郭老师,老道知道一个吃饭的好去处,要不,今天晚上我们到那里去吃吧。”

被外面的清风一吹,郭雯彤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心境,她也才想起,自己是准备做饭的来着,“好的,我都行。”

“那行,那我们走吧。”老张道士一马当先,走在前面给他们引路,沧海和郭雯彤在后面静静地跟着。

吃完饭,沧海便带着郭雯彤和老张道士来到了罗明浩给自己安排的地方,一进门,沧海就跟郭雯彤和老张道士说到:“老师,师傅,你们先坐着,我去换件衣服,马上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