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神印天师 > 第二十章:王校长的噩梦

第二十章:王校长的噩梦


老张道士给沧海的训练内容是以道门的奇门遁甲、阴阳五行、道家思想,这些知识性的内容为主,到相应的地方,他就会将那些趋吉避凶、符纸真言等相应的技巧和技能传授给沧海,甚至包括风水相面、御鬼驱邪、占卜算卦等偏门知识,都一并传授,事无巨细,这也是沧海正式进入道门的开始。可是道家学术是一个庞大驳杂的体系,这些东西不是一时半会能教完的,沧海平时在学校学习,晚间就到老张道士处学习,周末罗明浩安排的礼仪训练还在继续,他的整个日程被安排的满满当当。

老张道士来到了德昌市的消息,罗明浩很快就知晓了,他也知道,自从老张道士来了之后,沧海便每日都会过去,这段时间接送放学的事情也都是老张道士在亲自做。他估摸着老张道士肯定是有什么事跟沧海交代,于是他就等了一段时间再去拜访他。

很快沧海学校的期中考试就要到了,从老张道士来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过去了,最近因为接受了太多道门知识的原因,在平时学习的过程中,沧海就有点走神,上课的注意力不集中,郭雯彤看在眼里,有点着急。

“沧海,今天中午放学之后,你留下来下,我有点事情跟你交代。”郭雯彤趁着下课的空当,在教室外跟沧海交代到。

“好的,郭老师。”沧海知道郭雯彤的找自己的原因,他的这个班主任是发自内心地关心着自己,沧海其实是有点享受这样的感觉的,这种感觉和师傅给自己的感觉不同,挺温馨的。他不是很在意没有父母这件事,但是,从郭雯彤带来的感觉中,他不禁开始想象起,自己母亲的样子。

上午的课结束之后,是吃午饭的时间,郭雯彤把其他的学生安排好,她就带着沧海来到食堂的外面,问到:“最近你是怎么了?怎么上课总是走神呢?而且还总是做些与课堂内容无关的事情。”郭雯彤所说的那些无关的事情,是指的沧海会在课堂上练习画一些符纸之类的东西,当然,沧海不是用笔画的,而是用指头画的,不然让郭雯彤看到了,她该更加担心了。

“郭老师,我是在做着很重要的事情,您不用担心我的。您放心,课堂上老师教的东西我都掌握了。”沧海安慰着郭雯彤。

“真的吗?”郭雯彤就是觉得沧海学习上有点耽误,所以才会找他。

“真的,郭老师,我跟你保证。”沧海拍着胸脯说到。

郭雯彤被沧海逗得俨然一笑,“好啦,好啦,老师相信你,马上要期中考试了,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老师很快就会知道咯,如果你敢骗我,我一定饶不了你。”

“恩,没问题的,郭老师。”最近那个王校长似乎还是在频繁地骚扰着郭雯彤,学校里的老师对他都心知肚明,只不过事情不闹得太过分,大家看见了,也都会权当没看见。沧海最近很忙,就没有关注过自己的这个老师,看到她内心的不开心,他想逗她开心下。“郭老师,沧海请你吃东西好不好?”

“恩?你为啥要请我吃东西啊?”郭雯彤问到。

“因为我想感谢老师你对我的关心呀。”沧海实话实说,不过自己这么一说后,她的心情明显转好了很多,她开心,沧海也挺开心的。

“那你想请我吃什么东西呢?”郭雯彤还是第一次被自己的学生邀请,她是真的挺开心的。

“恩,吃什么呢?”沧海用手托着下巴想了想,“沧海请你吃肯德基好不好?”

“你这么点大,还有钱请我吃东西啊?是不是自己想吃肯德基了?”郭雯彤爱怜地捏了下沧海的鼻子。

“沧海有钱的,而且沧海马上就能赚到钱了。”

“沧海真厉害。”郭雯彤觉得肯定是沧海想吃肯德基了,才这么说的,“老师晚上带你去吃肯德基吧。”

“不是,老师,是沧海请你。”沧海纠正到。

“等你赚到钱了,再请我吧。”

“可是沧海现在有钱啊。”沧海疑惑到。

“你说的是你请我哦,你请我不是应该用自己的钱吗?你现在可能有钱,但是现在的钱不是你自己的对吧,那是不是不能算是你请我的呢?”郭雯彤给沧海解释到。

沧海一想,这话说的的确没有错,自己是有点钱,但是这个钱是罗明浩给的,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个钱是罗明浩的,那他用这个钱请相当于是罗明浩请的,“那老师可能要等沧海一段时间了,沧海赚到钱还要一段时间。”

“没关系,不管多久,老师都会等的,只是到时候你别忘记了就行。”在郭雯彤的心里,等沧海赚到钱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那个时候,他还认不认识自己都不一定呢。

沧海看到了郭雯彤的心思,但是他没打算解释,也没办法解释,“放心吧,郭老师,沧海不会忘记的。”

“那就好,别忘了,老师晚上请你吃肯德基,现在你赶紧去吃饭吧。”

时间很快就到了放学的时候,沧海已经电话告知了老张道士,今天他会晚点过去,老张道士很愉快地就答应了。

郭雯彤特意换了一身比较休闲的牛仔裤加白T恤,连沧海都不得不承认,什么衣服,穿在她老师的身上,就是特别的好看。所以,虽然他们到最近肯德基餐厅不远,也是引来了数不清的目光,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多人关注的的沧海一路上都是满脸通红,虽然他们看的都不是自己。他也很佩服他的这个郭老师,因为在她的脸上沧海看不到任何尴尬的情绪,在她内心深处,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局面,甚至,她还有点反感这样的情况的。

走进肯德基餐厅,他们依然是众人关注的焦点,郭雯彤也注意到了沧海的不自然,她只好点了外卖,然后带着沧海到学校附近的一处公园中去吃。这个公园是一个环湖的森林改建而成,占地面积不算大,但是比较幽静,因为在学校旁边,附近的居民比较多,所以平时公园里人也比较多。只是现在刚好是学校放学的时间, 家长们都忙着接自家的小神兽,给自家的小神兽弄饭吃去了,所以公园显得格外的清净,闲逛的人比较少。

郭雯彤选了个面向湖面的凉亭,这个凉亭里面刚好有石桌和石凳,再稍微晚点,这里就是喜好下象棋的大爷们的地盘,只是现在,这个凉亭只属于他们两个,郭雯彤打开带过来的肯德基外卖,把沧海的那份递给了沧海。

在吃的方面,沧海不是很讲究,但是这个肯德基,沧海提不起很大的兴趣,或许是因为跟着师傅口味变得比较清淡,也或许是他天生对这些油腻油炸的东西不是很感冒。注意到沧海对他面前的肯德基并不是很喜欢,郭雯彤有点奇怪地问到:“怎么?你不喜欢吃?”

“我很少吃这个东西。”沧海有点不好意思到。

“你不喜欢吃还请我去吃?你这小家伙,在想些什么呢?”郭雯彤用手轻轻地敲了下沧海的脑袋,有点无语到。突然,她似乎明白了什么,问到:“你不会是故意找个借口,来安慰下老师吧?”

沧海没有想到郭雯彤会这样问,不过,撒谎并不是他擅长的,他低下了头,表示了默认。

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很准,郭雯彤会这样问沧海完全是自己的一个感觉,这感觉毫无道理可讲,可是竟然猜对了:“那你怎么知道老师不开心的?”

沧海想了想,说到:“那天老师接完电话之后,就不开心了。”

提到这个事,郭雯彤的表情果然变了,虽然她很快地便调整了回去,但是沧海知道此时郭雯彤的心里已经翻起了波浪,“老师没有不开心,只是老师现在有点麻烦需要处理,等处理好了,老师自然就会开心了。”郭雯彤安慰到。

沧海看到,就在郭雯彤说完这些话的同时,她心里就已经下了个决心,要离开这所学校了。沧海不知道自己的本想要安慰她的这个行为,竟然促使她作出了这个决定,讲实话,沧海有点反悔,不过,沧海也明白,她迟早都是要离开这里的,毕竟待在这里,实在是让她太难受了。

郭雯彤看着沧海看自己的眼神,那种自己被看穿的感觉再一次地出现了,她感觉自己似乎赤裸裸地坐在沧海面前一样,这让她感觉有点不舒服,所以她刻意咳了两声,提醒沧海,让他收回自己的眼神。要是别人这么看着她,她肯定已经生气了,不过,沧海的眼神很干净,并没有让郭雯彤产生排斥。

“对不起,郭老师。”意识到自己无礼的沧海,马上把眼睛看向了别的地方,调整好之后,才望回来。

郭雯彤这时注意到了一个事,她发现沧海的眼睛在转过头之前和转过头之后,似乎不一样了,转头之前,沧海的眼睛似乎有光泽,但是转过头之后,就变的黯淡了许多,就好像一块钻石,上面落了一层灰一样。“沧海,你的眼睛没事吧?”郭雯彤有点担忧地问到。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没事啊。”沧海还刻意地眨了眨眼睛。

郭雯彤看到沧海调皮的样子,忍俊不禁地笑了笑,她心想,可能自己太敏感了吧。她转过头,看着不远处的湖面,沉默了一会,然后自顾自地说到:“一个人,有着自己实力无法匹配的资源的时候,是最悲哀的,人人都觉得他能在你身上抢一点走,抢不走的话,就气急败坏,恶意中伤,你防住了一个吧,下一个又来了,又防住一个吧,新的又来了,一次又一次,这种事情,到底何时是个头啊?”她转过头,看着沧海,“还是像你们这个年纪好。”

听到郭雯彤的感慨,沧海不是很理解她心里的苦闷,所以脸上的表情有点奇怪。看到沧海的表情,郭雯彤不知怎么的,就笑了起来,而且是笑的很开心,她挪到沧海身边,问沧海到:“老师可以借你的肩膀用一下吗?”沧海赶紧调整了下自己的姿势,点了点头。

沧海只有6岁多,虽然他的个子在同龄人中,算是高的,但是比之郭雯彤一米七几的身高,还是很不够看,所以,郭雯彤靠在沧海身上看起来有点奇怪。郭雯彤自己可能不清楚,她的这一靠,给沧海带去了多大的改变。她身上有一种让人闻着很舒服的香味,沧海很喜欢这种味道,同时,他对郭雯彤的哭闹有了一个不一样的感受,这让沧海突然想起了天道问他的那个问题,他变强了之后要做什么,以前的他不太清楚,但是现在,他有了一个答案。

“老师,你放心,沧海会帮你解决这个问题的。”为了让郭雯彤靠得到,沧海其实是刻意立着身体的,这不至于让他不舒服,但是却让他看起来似乎更加像个男人,而不是一个男孩,而这个小小的男人,心里已经做好了决定。

“你帮我解决?”郭雯彤重新立起了身体,看着沧海,温柔地揉了揉沧海的头,“你这么大点,怎么帮我解决呢?也怪我,干嘛跟你说这些有的没有的呢?”,沧海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当然郭雯彤也没有把沧海的话放在心上。

“既然你不喜欢吃肯德基,我就带你去吃些别的东西吧。”郭雯彤说完便起身,把打开的外卖重新打包好,拉着沧海去了一个她平时不想做饭时经常去的小饭店,吃了一顿。

他们吃完饭,老张道士刚好过来,郭雯彤把沧海交给老张道士,跟老张道士到了个别,就拿着外卖就回学校了。回去的路上,沧海跟老张道士说了下这件事,问老张道士有没有什么办法帮一下郭雯彤。

听完沧海的话,老张道士笑了笑,“这件事情很简单啊。”

“师傅,你有什么办法吗?”沧海眼睛一亮。

老张道士敲了下沧海的脑袋,“师傅教你那么多东西,你就不会用一下啊?”,沧海没有明白老张道士的意思,老张道士又敲了下,“作为一个修道者,我们只是不屑于装神弄鬼,但是,要说装神弄鬼,我们可是行家了。”老张道士心里合计了一下,就告诉了沧海怎么操作,如何如何。

说起这个王校长,虽然不是一个不学无术之徒,但是他的本性的确是非常好色,平时在他的淫威之下,在校的这些老师们拿他没有什么好办法。郭雯彤当初过来面试的时候,面试官就是他,其实他们学校本是不打算聘任郭雯彤的,最后还是他力排众议,把她招了进来。最近,他可是春风得意,对于郭雯彤,他也了解了下,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出身,没什么身世背景,像这样的女孩子,他是十拿九稳的,虽然现在郭雯彤对他还是很抗拒,但他认为,只要有一些合适的契机,然后许以重利,最终她一定会就范。

这天晚上,他像平时一样,躺在床上睡觉,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他见到了郭雯彤,此时的郭雯彤穿着一件睡衣,躺在床上,对他招呼到:“王校长,过来嘛!。”

没有搞清楚状况的王校长不禁食欲大动,“这还没有开始呢?你就就范了?”他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了上去,满脸的淫笑。可是当他冲到郭雯彤的怀里的时候,这个郭雯彤竟然变成了一个厉鬼,他吓得一激灵,拔腿就想跑,这个厉鬼哪会轻易放过他,于是狠狠地抓住他,说到:“王校长,别跑嘛,跟人家玩一玩吧。”

吓得魂飞魄散的王校长哪敢跟它玩一玩?疯狂挣扎想逃跑,可是无论怎么挣扎都没有,就这样,他猛地惊醒了过来。醒过来的他看着周围熟悉的一切,擦了擦额头冒出的冷汗,低声到:“竟然是一个噩梦。”

调整了下自己的气息,王校长看到谁在旁边的老婆并没有被自己吵醒,于是蹑手蹑脚地来到到客厅喝了口水,此时的他没有打开客厅的灯。喝了口水之后,他平静了很多,于是准备回到床上继续睡觉。就在这时,一双手从他的腋窝里穿了过来,从后面抱住了他,他吓得把手上的水杯都扔掉了,转头一看,这个人竟然是郭雯彤,想到自己的妻子还睡在房间里,王校长惊慌地闻到:“你怎么跑到我家来了?”

这个郭雯彤没有回答王校长的话,而是说到:“王校长,陪人家玩一玩嘛。”这句话让王校长刚刚稍微平静点了的心又猛地跳动了起来,但是他不敢吵醒自己的妻子,于是轻声地说到:“放开我,你赶紧放开我。”

可是,这个郭雯彤越搂越紧,紧得让王校长都有点喘不过气了,她的嘴巴里还是在说着:“王校长, 陪人家玩一玩嘛!”

不停地听到这一句话,王校长已经头皮发麻,他想甩开这个郭雯彤,但是他发现自己怎么挣扎都没用,挣扎挣扎着,他又醒了过来,此时他发现自己竟然还是躺在床上,并没有去客厅喝水,他心中害怕极了,他赶紧用手去摇旁边的妻子,可是,转过头他发现,自己身边躺的竟然不是自己的妻子,而是郭雯彤,郭雯彤一脸微笑地看着他,嘴巴里还是机械地重复着那句,“王校长,陪人家玩一玩嘛。”

这可让王校长彻底失控了,他看都没看,就直接抄起手边的东西,对着这个郭雯彤就猛地砸了下去,顿时郭雯彤满身是血,回过神来的他仔细一看,原来自己收上抓的是刚刚用来喝水的杯子。更让他头皮发麻的事,这个郭雯彤竟然还在重复着那句:“王校长,陪人家玩一玩嘛。”王校长恐惧地叫了起来,他扔掉杯子,歇斯底里地跳了起来,想离眼前的这个郭雯彤远远的。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自己就是动不了,只能看着这个郭雯彤把她那血肉模糊的脸凑过来,她的嘴里还在说着:“王校长,陪人家玩一玩嘛。”

惊恐万分的王校长此时拼了命地挣扎,挣扎着,挣扎着,他再次醒了过来,这下,他看到自己卧室的灯已经被打开了,他的妻子此时正一脸怒火地看着自己,他的小孩正用力地从他身后抱着他,看到他的父亲冷静下来,他的小孩松开了手,不过他脸上的表情充满了失望。

等到王校长彻底清醒过来,他妻子把小孩子支出了他们的卧室,开始和王校长谈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