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神印天师 > 第十八章:吃饭

第十八章:吃饭


在学校吃晚饭的学生不多,沧海就是其中的一个,所以郭雯彤想找沧海还是比较简单的。不过,今天学校的食堂因为停水,所以没有准备吃的,学生们只能回自己家去吃,同时今天周凯因为罗明浩安排的原因,需要迟一点过来接他,沧海一个人不知道该干什么,于是他只好一个人在食堂附近晃着,等待着周凯过来。

“沧海。”郭雯彤是知道今天食堂停饭的,因为担心沧海没饭吃,所以她刻意跑过来看看,一看,果不其然,沧海可怜兮兮地待在食堂外面。

“郭老师。”沧海甜甜地叫了声。

“今天食堂停饭,是不是没饭吃?”郭雯彤走到沧海面前,蹲下来,问到。

“没关系的,郭老师,我不太饿,待会大哥哥会过来接我,我到时再吃就好了。”沧海其实还是有点饿的,但是他不想麻烦郭雯彤。

“你的大哥哥什么时候来还不知道呢,老师刚好做了点吃的,你就跟我一起吃点吧。”郭雯彤看着沧海可爱的样子,有点忍不住内心的喜爱,伸过去牵起了沧海的手,“行吗?”

沧海想了想,的确周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过来,吃点就吃点吧,“那好吧, 郭老师,麻烦您了。”

“那好,那我们走吧。”

郭雯彤毕业后是分配到这个学校读书的,她的家境不是太好,所以在本地没有买房,以她的工资,在学校周围是租不起公寓的,所以她暂时是住在学校的宿舍楼的。不过宿舍毕竟是宿舍,而且还是单身宿舍,结构很简单,一室一厅一厨一卫,拥挤是拥挤了点,但是在她精心布置下,还是挺干净整洁的。在这个宿舍楼住着的,基本上都是学校新来的一些年轻的老师,有好几个,分别在这所学校带着不同年级的不同科目。

郭雯彤这样美貌的女子,自古以来都不乏追求者,当然,来到这个学校之后,也不缺乏,这栋宿舍里面的男老师,对郭雯彤就很感兴趣,不过,他们很多也只是有这个心,没这个胆,毕竟,追求这样的女子,以他们目前情况,是很难有信心的。虽然如此,平时郭雯彤遇到什么不好办的事,让他们帮点小忙,还是挺轻而易举的。

“郭老师,今天还带班上的小孩子回来了啊?”住在郭雯彤隔壁一个男性老师正好出门,看到了郭雯彤带沧海进宿舍,打了个招呼。

“是的,他本是留校吃饭的,但是今天食堂不是停水了吗?所以我带他回来稍微吃点,小孩子,饿着不好。”郭雯彤热情地回复到。

“老师好。”沧海也顺势给这个男老师打了个招呼。

“小家伙不错啊,这么懂礼貌。”男老师看了下手表,说到:“不跟你们聊天了,我赶时间,再见了,小朋友,再见,郭老师。”和他们打过招呼,这个男老师就火急火燎地离开了,沧海知道这个男老师是去找他女朋友去的。

道别男老师,郭雯彤就领着沧海进了她的宿舍,关上了门,“我做的菜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希望你不要介意。”郭雯彤热情地招呼着小沧海。宿舍进门就是一个小区域,这个区域应该是郭雯彤家的客厅加餐厅了,这里布置了一套小沙发,沙发前面是个小桌子,小桌子上两菜一汤,都在呼呼地冒着热气。餐厅往里,有一个带有小造型的隔断,隔断上面被郭雯彤装饰了些市场上常见的小花小草,让整个宿舍充满了温馨的氛围。再往里,就是郭雯彤的卧室了,卧室主要是有一张床和一个柜子,床挺大的,上面的布置很是可爱,都说每个女孩子的心里都住着个小公主,郭雯彤的小公主是粉红色的。

沧海脱下自己的鞋子,摆在了门边,然后问郭雯彤到:“郭老师,洗手台在哪?”

郭雯彤领着沧海去了洗手间的,这个宿舍的洗手间在客厅的左边,洗手间和厨房分别在客厅的一左一右,十字型的结构。整个宿舍50平左右,一个人居住,不算大,也不算小,住着是刚刚好。其实也只有学校才有如此的待遇,郭雯彤去外面问过,外面同样规格的房间的租金,已经差不多他两个月的工资了。

洗完手,沧海便坐下来,和郭雯彤一起吃起饭,吃完饭,郭雯彤让沧海坐在沙发上,她边收拾,边聊起了天来。

“沧海,开学几个星期了,你适应学校的生活了吗?”郭雯彤问到。

沧海看着郭雯彤收拾,回答到:“我已经适应了,郭老师,就是学校的课有点无聊,其他的都挺好。”

“是吗?你觉得学校的课太简单了呀?”郭雯彤眼含笑意地看着沧海,一个老师会问很多个学生很多次这样的问题,同样也会听到很多同学给出这个答案,所以,沧海的这个回答并没有让郭雯彤有什么其他的联想,毕竟沧海在她心里,还只是一个一年级的小孩子。

在郭雯彤忙着收拾的时候,沧海仔细地看了看她的这个宿舍,虽然这里没有罗明浩给自己提供的两处住处那么大。但是,反而在这里,沧海感受到了一种自己只在兴合观感受到的温馨,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是郭雯彤身上的母性气息,也许是郭雯彤完全将自己当成小孩子对待。

收拾完了之后,郭雯彤舒了一口气,坐到了沧海的旁边,“沧海,老师能跟你聊聊你的家庭吗。”

沧海知道郭雯彤这是在试探自己,她内心其实挺可怜自己的,在她的心里,一个没父没母,从小被爷爷带大的小孩子是很可怜的,很多其他的大人都会有这样的心态。但实际上,沧海并没有觉得这是一件很需要可怜的事,因为他有师傅,在他眼里,师傅是一个比他父母都要重要的存在。不过,硬要说沧海对自己的父母不好奇,那也是假的,只是,他现在还不是很明白父母这个存在的含义,他都没怎么接触过这个词语。

“可以的,老师,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沧海很诚实地说到。

“沧海,开学都几个星期了,我都还没见过你的家人,除了你的那个叔叔,你家人都是做什么的呀?是不是都很忙。”郭雯彤觉得自己作为沧海的老师,应该了解特别是像沧海这样的学生的家庭状况,毕竟家庭情况特殊的小孩,往往对某些问题有些敏感,她必须要弄清楚这些问题,否则的话,今后遇到事情,自己很可能处理得不恰当。

“我只有一个家人,那个家人就是我师傅。”沧海回答到:“师傅最近在忙,他忙完了就会来找我,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忙完。”

郭雯彤有点迷惑,她突然意识到,这个沧海可能是一个孤儿,毕竟在她的认知中,这样的孩子只有可能是孤儿,“师傅?我看到你的资料上写的是爷爷啊,难道你的爷爷就是你的师傅?”

“是的,郭老师。沧海没有父母,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从小是师傅带着我的。”沧海能看到郭雯彤的心里活动,但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这些事情,所以干脆等郭雯彤问,她问什么,自己回答什么就好了。

郭雯彤刚想继续再问,这时候她的电话响了起来,拿起手机,看到电话号码的那一刹那,郭雯彤的眉头皱了起来,沧海看到她心里非常反感这个电话的主人:“你好王校长,您找我有什么事吗?”虽然心里很反感,但是郭雯彤的语气还是很客气的,这种情况,沧海已经见怪不怪了,他见到过的几乎所有的成年人,都是这样。

虽然郭雯彤接电话的时候刻意避开了沧海,但是沧海还是将她们电话的内容听的一清二楚。这个王校长是这个学校的校长之一,主管的是学校的教育工作,学校所有老师的生杀大权都在他的手里。从郭雯彤的心里活动沧海知道,这个王校长对她是有想法的,所以他总是利用自己的职位权力,去创造机会跟郭雯彤套近乎,献殷情,这让郭雯彤很是反感,她很明白这个王校长的想法,但是,自己却无可奈何。

这次王校长又以研讨会的名义要求郭雯彤明天陪他出去一趟,郭雯彤拒绝无果,听到王校长又用她工作的事说事,她只好答应。但是挂掉电话之后,她心里非常难受,沧海在场,她又不好表现出来,只好强行将这份感觉压在心底,但是此时她已经没了讲话的兴致,整个脑袋都在想着明天怎么防着这个王校长。

她不是没有想过走,但是这份工作是她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就这么放弃实在是太可惜了。从小到大,她的容貌就给自带去了比较多的烦恼,有些女人很享受那种被众星捧月的感觉,她不是这样。小时候众人喜欢她,单纯是觉得她有点可爱,但是随着长大她发现,那些周围的人看着她的眼神开始变得不干净,甚至很肮脏,很恶心,她怎么都无法忽视这些,所以,这些年来,追求她的人很多,不乏什么富二代之流,她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人,有人甚至因此而恼羞成怒,恶意中伤她,她也从来不解释。

沧海对此也是无可奈何,毕竟他不是万能的,不是什么问题都能解决,拒绝别人这点上,郭雯彤比自己要擅长很多。不过人皆有恻隐之心,郭雯彤对自己的关心是完全真实,不带有任何利益的,这让沧海又有了那种吃人嘴短,拿人手短的感觉。帮助她解决这个事,自己可能办不好,但是保护她的人生安全,自己还是可以做一做的。

“郭老师,沧海送你一个礼物好不好?”

“哦?你有什么礼物要送给老师?”郭雯彤认为,沧海可能是看到自己的心情不好,所以才想出这么一个方法,来逗自己开心,这让她心里对沧海的印象又好了很多。

“沧海给郭老师送一个平安符,这是师傅教我的。”沧海边说,边拉起郭雯彤的手,在她手上画了道土符,郭雯彤自然是看不到的,“这道符,可以保护你的安全哦。”

虽然在郭雯彤眼里,沧海所谓的这道护身符是无稽之谈,但是,她还是将这道她看来并不存在的护身符抓在了手里,因为这可是来自一个小孩最诚挚的关心,而且,自己目前似乎能依靠的,除了自己,也只剩这道护身符了。“非常感谢你哦,小沧海,你的护身符郭老师收到了。”

“对了,郭老师,遇到危险的时候,你要记得用这个手啪一下地板哦,这道护身符可是要拍一下才有用哦。”沧海指了指郭雯彤那只画了符的手。

“好的,沧海,老师记住了。”郭雯彤笑得很开心。

然后郭雯彤又跟沧海聊了一些学校里的事情,不多久,周凯就赶到了学校,接到了沧海。送完沧海的郭雯彤回到宿舍,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天花板发呆,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郭雯彤手上的土符并没有发动,意味着她并没有遭遇什么危险,而且顺利完成研讨会,郭雯彤又松了口气,所以,至少看起来是比较开心的。沧海为了郭雯彤还刻意去见过这个王校长,他发现,郭雯彤的感觉果然没有错,这个王校长简直是满脑子的龌龊,他当时就决定,他一定要护住郭老师的安全。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王校长那边这周并没有什么动静,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虽然他总是用各种各样的理由叫郭雯彤去自己的办公室,但是毕竟只是去办公室交代下工作,他还是不敢在办公室乱来的。沧海没有等到王校长那边有什么动静,倒是终于等到了自己的师傅,因为那天晚上放学,过来接他的并不是周凯,而是老张道士,为了接他,老张道士还可以穿了一套休闲服,只是这休闲服穿在他身上,显得松垮垮的。

隔得老远,沧海就看到了师傅,他飞奔到老张道士面前,说到:“师傅,你终于完成你的工作啦?”

老张道士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其实工作早就做完了,只是师傅见到了一些老熟人,好好地叙了叙旧,耽误了些时日。”

“不管怎样,师傅你能来就最好了。”沧海把头埋进了老张道士的衣服里。离开兴合观的这些日子里,他最怀念的,就是师傅了,他知道外面的这个世界并不是他的世界,只有师傅才是自己那个世界的人,也只有师傅,才是自己的亲人,别的小孩子有父母来接,他只要有师傅来接就行了。

“沧海,这就是你师傅么。”这是郭雯彤第一次见到老张道士,她也不敢确定这就是沧海的师傅,毕竟沧海那一下跑太快了,他们的对话郭雯彤没有听到。

沧海把脸从老张道士的怀里抽出来,对着郭雯彤介绍到:“郭老师,这就是我的师傅,师傅,这个是郭老师,我们的班主任。”

老张道士看到郭雯彤的第一眼不是她的容貌,而是她手上沧海留下来的土符。他看了眼沧海,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知道沧海这么做必然有他的道理,他赶紧伸出手,握住了郭雯彤的那只画有土符的手,“郭老师,您好,我是沧海的爷爷,非常感谢您帮我照顾沧海,沧海今后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你只管放严格点,我肯定支持您。”老张道士握了握郭老师的手,然后就放开了,在这过程中,他将沧海留下来的拿到土符修改了下,这个小改动让沧海意识到了什么,他就那么发起了呆来。

郭雯彤没有想到沧海的师傅竟然这么热情,他冲过来握住她的手的时候,她都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好在是老张道士松开得比较快,而且老张道士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所以郭雯彤并没有感觉不舒服。“您客气了,沧海爷爷,沧海在校很听话的,您放心好了。”

“是吗?那就太好了。平时我忙,没有待在他身边陪着,沧海这里,还望你能帮我多照看照看,我先替沧海感谢您了。”说完老道士作了个揖,在现代社会,这种礼仪已经很难见到了,所以老张道士的这个动作引来了周边家长的注意,使得他的老脸不禁一红,赶紧放下了自己的手,改成了鞠躬,可一细想,这个动作也不合适。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工作,沧海爷爷太客气了。”郭雯彤赶紧将老张道士扶了起来,她哪里承受过一个老人家的如此大礼?自然有点手忙脚乱。

寒暄过后,沧海便跟这老张道士回到老张道士住的地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