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神印天师 > 第十五章:金光咒

第十五章:金光咒


“姐姐,我想出去下,总是待在这里让我感觉有点难受。”沧海想找个理由暂时离开这里,因为如果他不给机会,那个灾祸可能找不到机会下手。

“啊?那可不行,除非我陪你一起去,但是我需要跟王姐说下。这样,你等我下。”小姐姐拿出别在腰间的对讲机,放在嘴边,对着对讲机的另外一头请示着。

沧海不想让这个小姐姐跟着自己,所以在她请示的时候,他就直接溜走了,这种事情他肯定不能带着她在身边,不然就麻烦了。沧海刻意在离开的过程中释放了道气,想引蛇出洞,果不其然,那个灾祸配合地跟着自己出了楼顶,走上了电梯。

这是一个服务生打扮的年轻人,看到沧海毫无顾忌地跟自己待在同一个电梯里,年轻人说道:“没想到,竟然是你主动出来,不然在那里还真找不到地方下手。”

沧海故意装傻到:“大哥哥,你是跟我说话吗?”

年轻人像看猎物一样看着沧海,“这么鲜嫩可口的猎物,让我遇到,真是运气太好了。”年轻人的眼神中充满了狰狞,似乎恨不得马上将沧海生吞活剥了。

沧海面露恐惧的说到:“大哥哥,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待会大哥哥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好不好?”年轻人此时的嘴角都已经流出口水。

但显然,沧海会上当:“好啊,好啊,大哥哥真好,待在上面太无聊了,我正想找个地方好好玩玩呢。”

电梯很快到了负三楼,沧海和年轻人走出了电梯,此时的负三楼并没有什么车停在这里,整个地下停车场空空荡荡的,“就在这里吧,哥哥跟你在这里玩怎么样?小朋友?”

“好啊,好啊,哥哥想跟我玩什么?”沧海已经把自己调整到了战斗状态。

“哥哥跟你玩吃人游戏怎么样?”说完,这个披着年轻人的皮,实则是个恶灵的灾祸便扑了上来,张开了那个明显不是正常人能够张开的大嘴,嘴里是满嘴的尖牙,冲着沧海咬了过来。

沧海一个矮身,躲过了恶灵的一扑,然后全力一拳,轰在了恶灵的肚子上,恶灵瞬间便飞了出去,撞到了远处的墙角里,一声撞击的闷响回荡在空空的地下室。恶灵爬了起来,嘴角渗出了暗绿色的液体,看样子是受了伤,这也是沧海第一次全力挥出的拳头,他也不知道会有多少力道,不过眼前的这个效果他还是满意的。

“哥哥,好不好玩?”沧海依然是那个童声,不过此时语气中多了点戏谑,他没想到,这个恶灵竟然这么容易上当。

“嘿嘿,竟然被你这个小娃摆了一道。”他重新站了起来,擦了擦嘴边的暗绿色液体,“乖乖给我吃不就好了?偏偏要我多费力气,你知道不知道我很懒的?”懒字一出口,到的字结束,恶灵已经冲到了沧海的面前。在这个速度上,沧海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在他眼睛看来,这个恶灵的移动速度并不快,但是他的身体却是反应不过来,他还来不及处理这种强烈的不协调感,自己已经被这个恶灵一拳打飞。

恶灵得理不饶人,跟着飞出去的沧海追了上来,又是势大力沉的一拳,将沧海从空中重重地砸到了地上。那瞬间,剧烈地疼痛感强烈地刺激着沧海的神经,让他惨叫都来不及出口,口中的鲜血就喷涌了出来。

恶灵从地上站起来,看着痛苦地在地上蜷缩着的沧海,问到:“小朋友,哥哥的游戏好不好玩?”

被疼痛刺激着沧海,没来由地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兴奋,这就是战斗,他的骨子里似乎就刻着这两个字,他的灵魂中似乎就印着这种感觉。沧海从地上弹了起来,他没有去管嘴角的鲜血,而是朝着恶灵冲了过去。

“就这个水平还想跟我单打独斗?”恶灵嘲讽到,因为在他的眼里,沧海的速度太慢了,“再修炼个几年你可能有机会赢我,可惜,你没这个机会了。”恶灵直接一脚对着冲过来的沧海踢了过去,沧海并没有闪躲,而是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一脚,果不其然,恶灵的表情开始慢慢转向欣喜。对于完成了九霄雷决考验的沧海来说,这种细微处的观察并不是难事,而沧海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在他的身体在被踢出去的瞬间,他借助着身体翻滚的动能将手中的雷球狠狠地甩向了恶灵,原本恶灵是能够轻易躲开的,但是现在因为自己的大意和沧海的借力发力两个原因,使得恶灵被沧海扔出来的雷球给结结实实地打中了。

一道道紫色的雷光,快速地从雷球中钻了出来,想钻到了恶灵的身体里,虽然恶灵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将雷球甩开,但是再快哪快得过雷电呢?已经有数道雷电钻进去了,紫雷可是天雷,专克邪物,这数道雷光瞬间让恶灵痛苦地蜷缩在了地上,无声地嘶吼着。之所以无声,是因为恶灵在天雷的影响下,已经无法维持自己灵魂附体的状态,只好从目前的这个躯体中脱离出来,地上的那个躯体上似乎还有这微弱的生命气息,恶灵是无法附着在完全死去的躯体上的。

只见一个黑色的灵魂从地上年轻人的身体上漂浮起来,恶狠狠地看着沧海。失去了躯体,意味着这个恶灵失去了逃避天道探查的手段,现在的它很可能已经被其他的修道者所发现,所以他必须尽快地找到一个替用的躯壳,否则他必死无疑。“既然你让我失去了这个躯壳,那么,你就来当我的躯壳吧。”恶灵朝着才刚刚挣扎着站起来的沧海飞了过去。

就在它快要接触到沧海的时候,恶灵感受到了一股让自己十分忌惮的气息,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因为沧海已经将天道赐予的红色印章印在了恶灵的身上。恶灵像中了定身术一样,瞬间待在了原地,一个鲜红色的印痕出现在了它的眉心,然后他就被这个印痕给吸了进去,没留下一丝痕迹。

结束战斗的沧海瘫坐在地上,他的心里很不爽,因为明明可以快速结束战斗的,但是因为这个可恶的天道收走了自己的雷之道气,导致自己啥技能都不能用,只能傻乎乎地拿着雷球去砸这个灾祸,也只能傻乎乎地待在原地等这个恶灵过来给他“盖章”。如果他能用九霄雷决,这个恶灵都不可能碰到他。

“消灭九品7级灾祸,道德提升,等级升至鬼卒7级。”沧海的脑袋里突然冒出了一个这样的声音,让他有点猝不及防,也让他瞬间明白了,消灭灾祸,积累道德是怎么回事。

‘看样子,自己还得赶紧提升自己的等级。’沧海心里默想着,然后准备离开这里。就在这时,一股强烈的危险从他身后传了过来,那一瞬间,沧海嗅到了死亡的气息。他转过头,发现原来已经有另外的灾祸潜伏在暗处很久了,这个灾祸想趁着自己刚刚失神的瞬间,取自己的性命,要不是师傅,自己已经死了。

“永远要记住这个感觉,记住这个死亡的气息,你一个无品的天师,竟然连对手都不仔细了解,就跟对方来到这么一个地方战斗,实属不明智。你能全凭自己的能力,越阶清除灾祸,这点为师不得不表扬,但是,以后只要你还没完全确定自己的安全,就绝对不要放松。”老张道士的灭魂针正牢牢地钉在这个有点像蜘蛛这怪物的头上,这个蜘蛛比一般成年人都要大,此时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一边挣扎,嘴里一边发出吼叫之声。

沧海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个蜘蛛,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那里,不知道是在发呆还是在思考,他也没有回答师傅的话。老张道士没有去打扰沧海,他就在一边静静地等着,他知道沧海需要点时间去调整自己。

过了一段时间,沧海才从刚刚的那个状态中清醒过来,他看着师傅,说到:“我明白了,师傅。”

“嗯,我还担心你会被刚刚的事情打击到呢,看样子我白担心了。”老张道士夸张地摸了摸自己的心。

“假的,师傅,你根本就没有担心。”师傅的性格沧海挺清楚的,不过,被师傅这么一闹,刚刚那种失败的挫折感顿时减轻了很多。

老张道士看到沧海眼里恢复了光芒,嘴角不自禁地泛起了笑容,他何尝不担心沧海?但是,有他的呵护,沧海永远也长不大,所以老张道士只想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在沧海面前。不过,从沧海这次遇到的这个意外来看,虽然他年龄小,但是灾祸们可不会因为他年龄小而放过他,相反,这让沧海反而更加危险,老张道士实在不想沧海这么早进入到这个你死我活的世界中,不过天不随人愿。

老张道士认真地对沧海说到:“师傅本想让你的孩童岁月像个普通的小孩子一样,可是目前看来,的确是有点危险。所以,师傅决定从今天开始,便正式地开始教授你有关战斗的事情。”

“太好了,师傅,虽然我刚刚侥幸获胜了,但是回想起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灾祸战斗,不然我肯定不会弄成这个样子的。”沧海对刚刚自己的表现简直不满意到了极点,身上直接受到恶灵攻击的部位此时又红又肿,到处都是擦伤,疼痛就算了,这副狼狈的样子,让他的自尊心有点受伤害。

“天师的通用战斗技能,就是只要是天师就可以学习的,主要是以咒和符为手段,包括攻和守两个方面。”就在这时,老张道士身上出现了一层薄薄的金光,沧海仔细观察这道金光,听着师傅的教授:“这叫金光咒,是为师以自身道气的性质转换成的护体咒术,有这层咒术的保护,至少身上不会有那么多的擦伤。”

老张道士的话音还没落下,沧海的身上便出现了一层同样的薄光,不同的是,沧海的光是紫色的,这是他的道气性质的体现。

老张道士没有把震惊写在脸上,但是他的内心却是波涛汹涌,沧海在修道上面的天赋,完全就是怪物,完全是他无法理解层次。谁能看一看别人施展金光咒,而且在还没有被告知修练方法的时候,就直接学会的呢?至少他活的这两三百年,从未听说。

沧海看了看自己周身的紫光,他想测试下这个咒术的防护程度,“师傅,你攻击我下试试,我想看看这个咒术有没有用。”

“你是怀疑师傅传授给你的功法的实用性么?”老道士有点生气,所以直接一脚踢了过去。

沧海感觉到师傅的这一脚威力要在刚刚恶灵攻击的威力之上,他下意识地将双手挡在了身前。出乎他意料的是,这势大力沉的一脚,竟然被他接住了,而且自己只是微微地晃动了一下,“好厉害。”沧海看着自己的手,有点不可置信,换做刚刚跟恶灵战斗的自己,此时估计已经飞出去了。

沧海接住了自己这一脚,而且只是微微地晃动了下,这让老张道士有点好奇。刚刚他那一脚应该是可以把沧海踢飞,但不至于受伤的,没想到沧海竟然只是微微地晃动了下。

老道士突然又给了沧海一脚,沧海没有想到老道士会偷袭自己,触不及防之下,就被踢飞了出去,但是也只是飞了出去,没有受伤,这才是老道士预想之中的效果。

他刚想抱怨师傅不按规矩来,老张道士就来到了他的跟前,说到:“这次你做好准备,我再踢你一脚。”

“哦。”沧海委屈巴巴地应了声。

果不其然,这一脚下去,沧海只是晃了晃,沧海不知道师傅在干嘛,他可不想莫名其妙地挨踢,所以问道:“师傅,你在干嘛?为什么要不停地踢我?”

“你告诉我,你刚刚是怎么做到不被我踢飞的?”老张道士问到。

“什么嘛,要不是你偷袭我,你刚刚那一脚怎么可能踢飞我?”说起这个,沧海正想跟师傅讲讲道理。不过看到师傅的表情,他只好忍住这个冲突,老老实实地说到:“这很简单啊,只要把道气集中在手臂上和脚上就可以了。”

“你是说,你已经能够控制自己道气的分布了?”老张道士面露喜色。

“我一直就可以控制啊,难道师傅你不能控制么?”沧海不明白这有什么值得老张道士开心的。

他不知道的是,获得道气,是修道的入门,控制道气,是修道的起始,只有能自由控制道气之后,一个修道者才能开始发挥各种道术的威力。对于一个刚入这个世界的人来说,这两步就是两道门槛,往往是需要一个锻炼过程的,这个过程可长可短,有些人终其一生都跨不过。

“这有什么值得开心的。”老张道士重复了下这句话,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他曾经可没少在这个阶段挨骂。

“师傅,别发呆了,赶紧继续吧,你不会只教我一个咒术吧?”沧海看着老张道士待在那里没动静,有点急不可耐,便催促到。

老张道士苦笑了下,他以为这个金光咒够沧海学个一月两月的,“那我今天再教你一套符法,叫五行符,是我道门最基础的符法,你要看清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