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神印天师 > 第十章:登门道谢

第十章:登门道谢


老太爷的事情有了完美的解决,但是,最为关键之人却是突然之间找不到踪影,这让罗明浩很是后悔,后悔当时没有派人盯着老张道士。通过多方打听,他终于找到了兴合观,但是,好几次派人过去,都没有等到老张道士回观,无奈之下,他只好派人在兴合观日夜坚守。

老张道士背着沧海回到兴合观的时候,就看到之前接自己的那个黑衣小伙,他奇怪地闻到:“怎么是你?你在这里做什么?”

看到老张道士终于回来了,黑衣小伙喜出望外,总算是等到这个神仙了,“张天师,您可终于回来了,你不知道,这半个月,你可让我们一顿好找啊。”

老张道士打开观们,莫名其妙地到:“你们找我作甚?莫不是老太爷又出现了什么异常?”

“您误会了,老太爷醒来后,交代完后事,就逝去了。不过他老人家逝去的时候一脸的安详,罗董感激您的大恩大德,嘱咐我们无论如何都得找到你,他必须得当面给您道谢。”黑衣小伙说完,就赶紧拿出手机,给罗明浩拨了过去。

老张道士见怪不怪,所以干脆没有理会这个黑衣小伙,他进了兴合观,小心翼翼地将沧海放到他的床上,用被子盖好,同时去自己的房间里放好行李。等他再到前门的时候,那个黑衣小伙就在门口静静地等着,他可听说了老张道士的事迹,在没有他允许的情况下,他是肯定不敢随便就进观门的,他哪知道自己会不会触犯什么忌讳,这种事还是慎重点好。

老张道士自然瞧出了黑衣小伙身上的小九九,“诶,那谁,你叫啥来着?”

想起自己竟然还没有作自我介绍,黑衣小伙有点尴尬地笑了笑,“回天师,我性周,名凯,您叫我小周就行。”

“哦,小周啊,我估摸着你在外面也待了有好几天了吧,你要不介意观内脏乱,你就进来歇歇,放心,我的观内没有鬼的。”

周凯脸瞬间就红了,心想,果然是天师,啥都能看出来。但是,这样简单的事情试问谁又看不出来呢?只是现在老张道士在周凯他们的心里,就是个活神仙,他们自然会将这些事情联系起来,“感谢老天师,我这就进来。”

接到电话的罗明浩赶紧起身出发前往兴合观,在此之前,他刻意地让秘书准备了好些的礼品,他也不知道这样的老天师喜欢什么样的礼物,所以七七八八地准备了一大堆,“小丽,你赶紧安排人,让他们把我让你准备的所有礼品都装到我的车上,让老杨在前门等我。”

“好的,罗董。”这个名叫小丽的秘书赶紧起身,去安排了起来。

罗明浩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天浩,你赶紧到我这里来,老天师回来了,我们赶紧赶过去。”

这个天浩的全名叫罗天浩,是罗明浩的亲弟弟,那天晚上他虽然被要求离开了,但事后他第一时间知道了整个过程,这样的老天师,他自然也是不敢怠慢。“知道了,大哥,我现在就回来,十分钟后可以到公司。”

罗明浩挂了电话,对着镜子整了整衣裳,生怕自己失了礼数,老张道士是他接触到的第一个世外高人,这样的人,一般人是很难接触到的。他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一直就很瞧不上那些信神信鬼的同行,什么请神烧香,拜关二爷,他从来都不屑,他没想到的是,竟是自己浅薄了。

半个月没回来,观里清洁如旧,青石板上几乎看不到什么灰尘。所以老张道士自然是没有准备打扫,当然,平时他也并不怎么打扫。兴合观周遭是都是山丘(这里所谓的山丘是与那些名山大岳相比较),几乎都被植覆盖,方圆五公里范围内,都没什么人烟,所以空气非常干净,自然没什么尘埃,再加上山间时不时下一场雨,也没什么打扫的必要。此时正当初晨,空气中的凉意还没有散去,吸入肺里,有一种提神醒脑的感觉,天边的一抹朝阳,正在缓缓地升起,在万丈的霞光映衬下,这个还是有点破败的古观依然有种神圣之感。

奉命在这等待的周凯,已经连续看了好些天这番景色的,但是,不管是第几次看到,内心的依然觉得很震撼,心想,‘能在此处修身养性,何尝不是人生一件快事,难怪世上有人崇尚修道一途,放下诸多的尘世纷扰,才能欣赏如此美景。’

老张道士看到周凯面对朝阳,一言不发,脸上似乎有所悟,他微微一笑,没有上去打扰。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选择,可是每个人做出自己的选择之后,又都会对另外路上的风景向往不已,人性就是如此,这就是佛语里的业障。倘若天天让他看着这番景色,很可能他又是另外一番心境,修道一途,重点在一个缘字,人世一路,何尝又不是一个缘字?

等到周凯回过神来,老张道士已经煮好了白粥,蒸好了馒头,他招呼周凯坐到观内的一处树荫下,“你在此用早餐,我去三清观上柱香,此间莫要打扰。”

“好的,我一定不去打扰天师的,您请放心。”周凯对着老张道士鞠了一躬,答道。

“如此甚好。”老张道士也回了一礼,便转身走进了三清观内。

当罗明浩他们赶到兴合观的时候,已经是当天的傍晚了,一路驱车,再加上爬这座500米的山峰,当他们走到观内之时,已经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看在他们心诚的份上,老张道士并没有关门谢客。看到老张道士迎了出来,他们赶紧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装,虔诚地问候了一句:“天师好。”

老张道士也回了一礼,算是打过招呼:“罗董事长这么远赶来,不知所谓何事。”

周凯看到罗明浩兄弟过来,自然站到了他们的身后。“天师于我家有大恩大德,我们自然应当登门道谢,还望天师不要见外。我们兄弟过来并没有要事相求,只是单纯地向天师您道声感谢,并带上了一些薄礼,还望天师能够收下。”

老张道士看到门外还有一个人,此人应当是他们的司机,此人身材魁梧,身上挂满了大包小包,在罗明浩说完之后,他就将所带的物品全都放到了他的面前,这些东西是一些名贵的药材和补品,还有一些小孩用的玩具和吃的东西,很明显,这些东西是分别给老张道士和沧海的。

看到老张道士脸上的为难之色,罗明浩赶紧又说到:“我们兄弟也不知道天师您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所以胡乱准备了一些。”

“我们并不需要这些东西,罗董事长的好意老道心领了。”老张道士并不是穷客气,只是这些东西对他们师徒两来说,的确是没什么用,放在这里纯粹是浪费。看到罗明浩脸上有些尴尬,老张道士赶紧解释到:“罗董事长不要误会,不是老道有意谢绝你们的好意,只是这里的很多东西老道师徒的确是用不着。”老张道士想了想,“这样吧,老道选些我们用得着的物品留下,其他的你们还是带走,送给那些更需要的人。”老张道士挑了挑,只留下了那些相对而言比较普通的吃的东西。

看着老张道士留下的东西,罗明浩心里开心了许多,看样子的确是准备错东西了,只要老天师接受他们的好意就是好事。他快速将剩下来的东西整理好交给旁边的司机和周凯,说到:“我父亲的事,真是多亏了天师,我来这里,也是为了兑现我给天师您的承诺。”他往旁边看了眼罗天浩,罗天浩立马上前将手中准备的一个红色的信封送到老张道士的跟前,“这是我们给贵观准备的香火钱,还希望天师您不要嫌弃此物粗俗。”

老张道士看了眼眼前的信封,收受香火钱自然是理所应当,这是俗世奉承的一个规矩,不过,收香火钱并不是没有讲究。罗天浩递过来的信封里面明显装的是一个银行卡,从他们的态度来看,这卡里钱不会少,他们本是富豪家庭,出手自然比较阔绰。

“这个信封老道万万收受不起,解决你们的烦恼,本就是功德一件,老道已经获得了老道需要的回报。此时还拿你们大量的钱财,三清在上,自然饶不了老道,这个还请你们收回去。”老张道士用双手将罗天浩递过来的信封推了回去,“虽不拿你们的香火钱,不过老道倒是有一事相求。”

听到天师有求于自己,罗明浩眼睛一亮,他把罗天浩拉了回去,接着老张道士的话说到:“天师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在我们兄弟两的能力范围之内,我们一定赴汤蹈火。”

“老道先行谢过二位的恩德。”老张道士对着罗明浩兄弟作了个揖,接着说到:“老道乃方外之人,向来不暗俗世之事,外面日新月异,早已超出了老道的接受能力,是故只能待在这荒郊野外的破观之中。但老道之弟子却是稚龄之年,他不能像老道一样脱离尘世。我道家虽讲究出世之道,但若不入世,又何来出世之说?所以老道请求罗董事长能帮老道弟子寻一普通学校,让老道弟子接受现代正规的学校教育。”

罗明浩一听,原来事情如此简单,他自然是能够轻松解决:“天师放心,我们定会倾力给小天师安排一个好学校,小天师从小学到大学的事情都包在我们的兄弟的身上。”

“如此最好,老道这里替沧海好生感谢二位的恩德。”说完老张道士深深地作了个揖。

罗明浩赶紧上前扶住了老张道士,他们可不敢随便承受一个老天是的如此大礼,毕竟这事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为难之处。“天师您严重了,此事对我兄弟来说并不算难,我们承受不了您这么大的礼。您的这个忙,我一定一帮到底,但还是希望您能收下我们的香火钱,不然我们兄弟俩会寝食难安。”

“人各有所长,所谓一报还一报,香火钱的事情还希望你不要为难老道,修道之人,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是规矩。”老张道士再次谢绝。

看到老张道士决意不收,罗明浩不敢勉强,“那我们就不为难天师您了,小天师的事我一定亲力亲为,不让天师失望。”

“多谢罗董事长的理解。”

罗明浩眼睛往周围看了一圈,他并没有发现沧海,问到:“不知道小天师今年多大?上次我见到小天师似乎就在六岁左右,市里一般小学的入学要求都是六岁,如果小天师超出六岁,还需赶快安排。”

老张道士笑了笑:“罗懂事长您不需要叫他小天师,直接叫他沧海就行,他年岁小,您就当他是自己的晚辈就好。他今年5岁,明年才6岁,幸好罗董事长今夜过来,不然老道还真不知道如今读书还有这样一个要求,幸好没耽误他的学业。”

“那我就遵照您的意思,以后我就叫他沧海了,不知道沧海所在何处?。”罗明浩装作不经意地问了问。

“他现在在冥想之中,估计需要时日方能苏醒。”

修道之人的事情,罗明浩就不敢多问了,问多了,就破坏了规矩。“今天时间不早了,我们兄弟两就不打扰天师清修了,改日,等沧海苏醒之后,我们兄弟再来登门,顺便带着他去市里做个入学准备。”

老张道士想了想,答应了罗明浩,于是,罗明浩带着司机和周凯,一同离开了兴合观,下山去了。

来到山脚下,一套越野车停在了不远处,看样子他们来的时候,就是搭乘这台越野车来的。

“大哥,你是想跟这个老天师搭上关系么?”回去的路上,罗天浩闻到。以他对罗明浩的了解,罗明浩肯定是想跟老张道士走得近点,才一口气承包了沧海小学到大学的事情。

罗明浩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半躺在了椅子上:“老天师曾对给父亲做法事的那些道士说过,修道之人,讲究一个缘字。跟他们打交道,就要按照他们的规矩来。他们不喜金钱,所以你那个红包他最终还是没收,也不喜权势,否则的话不会在这深山老林待这么多年。见识过他的本事之后,相信你也对阴阳之事产生了不一样的看法,所以,我也只是学着按照他们的规矩来处理跟他们有关的事情,天师有求于我,我就自然地应承了下来,这应该就是一份缘,与他们搭不搭上关系,这也是缘,能则有,不能则无,我们强求不来。”

罗明浩说完这短话,还在兴合观里的老道士欣然一笑。沧海学业的事情,老道士困扰了很久,他不是没跟别人提过,但是都被委婉地拒绝了,毕竟这种事情做得好是应当的,做不好,就相当于得罪了老张道士,此中的风险,没见过老道士真本事的人,自然觉得不值得去承担,见识过老道士真本事的人,又得好好掂量掂量,最终爽快答应的就是罗明浩了,这也就是一个缘吧。但是这并不意味这他不担心沧海被人利用,所以使了这么一个道门小手段,隔墙有耳之术。

此时罗明浩似乎心有感应一般,他惊讶地转过头,看了看远处山顶的位置。

“怎么了?大哥。”罗天浩米明其妙地看了看罗明浩,然后也学者罗明浩往后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

“我感觉,刚刚天师好像就在我们身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罗明浩心有余悸地说到,还好他是这么认为的,否则的话,自己可能惹大祸了。

罗天浩脸色突然一白,想到老张道士的手段,他有点害怕地到:“不会吧?”

就在这时,老张道士的声音凭空地出现在了罗明浩的车里,“沧海是老道的唯一的徒弟,若不是万般无奈,老道决计不会将此事委以他人,还望罗董事长理解老道的为难。老道也在此向你保证,这将是对你们我最后一次用此下等之术,但是老道丑话也得说在前面,如若你们妄图利用沧海行有违天道之事,老道定将天罚于你。”

在老张道士的声音在车里响起的时候,一张画着奇怪图案的符纸从车厢尾部缓缓向车头飞去,一边飞,一边燃烧着,可奇怪的是,这个燃烧并没有产生任何的烟雾,也没有让罗明浩他们感受到丝毫的高温。“不过,此事老道所行并不光明,于理不合,作为补偿,老道可以帮你们完成一件事,如果你们想好了,就直接告诉,老道定当尽心竭力帮你们做好。沧海学业之事,老道就正式地委托于你,对此老道感激不尽。”

老张道士说完,符纸也刚好燃烧完毕,此时车内众人面面相觑,神鬼之术,现在他们是真的毫不怀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