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神印天师 > 第八章:天师考核

第八章:天师考核


“那我们赶紧去找。”说完,沧海便背着包朝着离开道路的方向跑了出去,速度极快,一会就消失在了茫茫的夜幕中。

“这小子。”老张道士宠溺地笑了笑,然后跟了上去,他的速度更快,一个呼吸的功夫,他也跑不见了影。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离开殡仪馆之后没多久,就有两个身着黑衣的人来到了殡仪馆,他们在罗老太爷所在的悼念厅里转了圈,又在那四个道士所画的四象圈里检查了下,似乎确认了什么之后,就一起离开了,他们的来去都没有引起在场的任何人的注意。

“确定是天师无疑了,鬼门有打开过的痕迹,现场残留了比较多的阴界能量,而且好像判官和白无常都出现过。”其中的一个黑衣人向另外一个黑衣人报告到。

“这个人能在我们的备案里查到吗?”

“他所用的阵法我没有见过,肯定不是我们备案里的人,应该也不是其他组织的人。”

“应该?”为主的那个黑衣人听到这个说法,脸上有点不快。

“是的,我也不太确定,毕竟我们没有掌握所有其他组织的人员情况。但是,我认为,这个天师应该是我们可以争取的对象。”

为主的黑衣人思考了会,然后说道:“不管是不是其他组织的人,你都要尽快查清楚。能争取的话,就最好了,我们现在正是需要用人之时。”

“是的,我明白,我现在就去调查。”说完,那个黑衣人就消失了,看来也是个修道之人,现场就只剩下了那个为主的黑衣人。

沧海同师傅一直往偏僻的地方跑,不多时,就跑到了一处山林里面。山不高,林不密,但是,却十分偏僻,往四周围望去,看不到任何的灯光。沧海四周检查了下,感觉这里应该够偏僻了,于是问老张道士到:“师傅,这里可以了吗?”

老张道士也四周看了看,黑灯瞎火的,根本就看不了多远,要不是这满天的繁星,他们指不定连手指头都看不到。现在时间是在凌晨一点多,他估摸着,这个时间点,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人跑到这荒郊野外的,于是说到:“没问题,那我们就在这里吧。”

修道之事,重点在于一个缘字,他们倒不是不能回到道观再进行这次的考验,只是错过了现在沧海最专注的时候,下次就指不定什么时候才有这样的契机了。

老张道士稍微了清理了下他们的周围,便席地而坐,同时招呼沧海到:“你过来,面朝我坐下。”

沧海乖巧地跑到老张道士的面前,面对着老张道士盘腿坐下。

“天师的传承,说简单也简单,说不简单也不简单,简单是因为所用仪式非常简单,不简单是因为天道对于每个想成为天师的人的考验都不一样,它会根据所考验之人的天赋决定考验的内容,天赋越高,考验的东西也就越多,当你最终完成天道考验的时候天道会对你进行赐福,到时你获得能力也就会越大。当你获得天道赐福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你具有了天师的资格。”说到这里,老张道士停了一下,他需要给沧海一点消化的时间。

“师傅,听你这么说,是不是这个天道的考验很难啊?”沧海心里有点没底,所以问到。

“难易这种事自是对人而言,如果你心存歹念,想利用天道去作威作福,谋取私立,不顾世间规则,肆意而为,此种心术,要面对的考验,自是艰难无比。阴阳之术,重在积功累德,维护阴阳的平衡,天道考验的重点也就在于此,你只要记住,‘人之初,性本善’,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不光是天道的考验,世间其他的考验自然不会太为难。”

“那按师傅你这么说,岂不是人人都能成为天师?”以沧海的视角看去,这世间应该是没有多少人愿意为恶的。

“你还小,你看到的这个世界的部分可能是善的。等你慢慢长大,经历的事情变多,变复杂,你会对这个世界有不一样的认识,或者说你会认识到更为完整的世界。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无论是修道之人,还是普通凡人,在这点上是互通的,无论你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我们永远摆脱不了的是自己的这颗人心。修道,修道,修的就是当我们看到的道和世间的正道出现不一致的时候,我们的取舍。”

沧海好像听明白了,好像又没有听明白,所以他就这么一脸迷惑地看着老张道士。

老张道士拍了下自己的大腿,“跟你这么大的一个小屁孩扯这些是有点早。”低声嘟囔了一句,“这些事情你自己慢慢地就明白了。我们还是说回到考验本身上,考验主体分两大类,一类是心性的考核,一类是能力的考核。关于心性的考核,你就按照自己的本心去做就行了,怎么想的,就怎么做,不要有太多的顾忌;能力的考核,你就全力发挥,做到自己的极限就行。”

“那就是说,我在这个考核中,不用穿这身负重衣,而且可以会什么用什么吗?”虽然沧海一直都是按照老张道士的要求做的,但是任谁穿着一身负重衣,不能说,不能问,都会觉得难受。

“恩,你全力发挥就行,没有限制。”

“那我要在哪里进行考验呢?”沧海望了望四周,这里除了自己和师傅,啥都没有。

“我现在就送你过去。”只见老张道士掏出的金色钉子,慢慢插入地下,随着他插入,钉子在慢慢变长,变大,此时地上也发生了轻微的抖动,沧海感觉,地底下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一般。

地下没什么东西冒出来,不过,一个看不见底的洞,却在老张道士的魂器周围慢慢变大,当变大到碗口大小的时候,停止了变大,此时那根钉子也完全没入了地下,不过现在看去,那根钉子就像是漂浮在洞口的正中间一样,钉帽的位置刚好与地面平齐。

此时老张道士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滴了一滴血在钉子上,只见这滴血快速地被钉子吸收,然后钉子周身冒出一道红光,朝着洞口的深处射了下去。红光还没到底,从洞下面就出现了一道同样的光,不过那个光是绿色,和红光撞到了一起,然后两道光开始融合,融合成了一滴金色的液体,漂浮到了老张道士的面前,与此同时,还有一道黑光从洞口的深处冒了出来,化成了一个人,站在了老张道士的前面。

此人瘦瘦高高,身上穿着长袍大褂,他不是现代人的打扮,却梳着一个比较现代的发型,整体看起来,有点奇怪。他跟之前白无常一样,出来之后也是四处看了看,“老东西,就不能选择一个稍微好点的地方么?这荒郊野岭的,你不怕鬼啊?”

性格应该比较和善,这是沧海对这人的第一印象。

“没工夫跟你扯淡,赶紧给我干活。”老张道士似乎懒得搭理这个阴差。

“你不会告诉,你是让这小家伙去进行考验吧?”他看了看沧海,这附近除了他们两,根本就没有别人。但是,让这么一个小孩子去接受天道的考验,他觉得不可置信,“他达到标准了吗?”

“当然,不然我找你出来喝茶啊?”

“不会吧?”这个阴差突然将脸凑到沧海的面前,吓了沧海一跳。“咦,他看得见我?”他朝着老张道士问道。

“不然怎么会被你那丑样子吓一跳呢?”老张道士看着这个活宝,没好气到。

“倒是有趣。”他又将脸转向沧海,问到:“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听得到,爷爷。”沧海很有礼貌地回答到,此时,他已经站了起来,对待长辈的礼节,老张道士可教了不少,出门在外,不懂礼貌可不行。

“你今后叫他何天君就行。”老张道士作了个简单的介绍:“他叫沧海,是我的徒弟。”

这位何天君,在地府司职,用现世的说法,应该算是以正厅干部,是主政一方的存在。不过,阴间对于这个种职位上的高低并不在意,不论你身处什么位置,都是修德之人,德性高低才是判断一个人的标准。

“天生具有千里眼神通,你竟然能收到一个这样的徒弟,老家伙,看样子时来运转了啊!”何天君还是打趣了下老张道士,“不过,你真的确定让他去接受天道考验吗?年纪是不是太小了点?”这个时候,看着老张道士的何天君,眼神是严肃的。

“这不需要我确定,是他自己决定的,你应该问他。”老张道士指了指沧海。

“你这老东西,德性就不能改一改?”何天君对老张道士这个性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毕竟这就是人家修的道。“小沧海,天道的考验是有危险的哦,你确定要现在参加吗?要不我们再等几年,等你稍微大点再说?”

“没关系,何天君爷爷,我想现在就试试,我很厉害的哦。”沧海一脸认真。

“哟呵,小家伙,挺有勇气的呀。”何天君看了看沧海,又看了看老张道士,思索了一下,说到:“好吧,既然你自己决定了,那我就送你过去吧。”

说完,何天君也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滴了一滴血到漂浮在老张道士身前的金色液体中,何天君的血不是红色的,而是绿色的,不过滴进去了之后,金色液体的颜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当何天君的血融入进去了之后,这滴金色的液体就直接朝着沧海的眉心飞来,直接没入了他的眉心。金色液体没入眉心之后,沧海就直接昏了过去,身体直直的往下倒,倒进了老张道士的怀里,老张道士自然知道沧海会昏倒,所以早早就准备在那了。

“你这老狐狸,之所以让他这个年纪便参加考验,是不是想趁着他的赤子心性,帮助他过关啊?”小孩的心,往往是最为纯洁的,天道看中心性,纯洁的心灵自然是更占优势。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老张道士一手托着沧海,一手将自己的道袍拖了下来,铺到地上,然后把沧海放了上去。“没错,赤子心性过心的测试肯定占优,但是天道对他的评级肯定也就更高,能力的测试自然也就越难。不过,这小家伙的天赋比你我想象的要高,你可能没有直观的感受,我跟他在一起已经四年了,我都还摸不清他的天赋上限在哪里。所以,不管考核内容是什么,我都愿意相信他能顺利完成。”

看到老张道士严肃的表情,何天君也就明白了,“他能让你给如此的评价,看样子你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底的。”

老张道士苦笑了下,“不,我没什么底,不是对他的能力没信心,而是我怀疑我所有的知识能否教好他。也是因为这样,我只能当一个引导者、建议者,而不是作为一个决定者、引领者。他的路,由他自己决定,这样才是最适合他的成长方式。”没想到,老张道士心里竟然是如此的想法,的确,能力强者能为人师,但是当徒弟的能力在师傅之上的时候呢?这个师傅就不太好当了。

“他竟然能让你担忧起自己的能力来?”何天君有点不敢相信,曾经的老张道士,他是了解的,越是这样,他越觉得不可思议。

老张道士会心地笑了笑,“你可以关注下。”

何天君突然地踢了一脚老张道士,踢得老道士一趔趄,“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你现在才跟我说?老东西。”

老张道士不以为意,拍了拍何天君踢到的裤腿,悠悠然地说了句:“你又不在乎时间,早点迟点有什么关系?”

“话虽没错,可我觉得咋不是这么回事呢?”

当他们两个人打打闹闹的时候,沧海已经开始了自己的考验。他来到了一处山林之中,这里群山环绕,眼前只有一条长得看不见尽头的石梯,通向远处巍峨的山峰,石梯被藏在了厚厚的云里,若隐若现。

“师傅?”沧海还没反应过来,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里的,他尝试叫了下老张道士,可是这里除了山间传来的回音,什么都没有。而且,他感觉自己似乎和平时不太一样,虽然他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不过,那种感觉却是有点模糊,好像,自己根本不是在自己的身体里一样。

“难道我灵魂出窍了?”沧海想了想了,没有答案,他干脆就懒得多想。他看了看自己的周围,他现在处在一个石台之上,石台上有一块石碑和一个石凳,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石凳就是很普通的那种石凳,不过石碑上却是有一些弯弯扭扭纹路,这些纹路看起来很有意思,让他忍不住端详了起来。

这些纹路咋一看毫无章法,但是,仔细一看,却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规律,沧海不明白这种规律到底代表什么意思,看了一会,没有看出个所以然,也就没继续看下去了。

在石台上转了两圈,没事可干的沧海来到了石阶的出发点,可是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爬这个石阶,来之前师傅也没跟自己说会是这么一个情况啊,犹豫了两下,他还是决定爬一爬这个石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