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神印天师 > 第七章:何谓天师

第七章:何谓天师


其实,所谓的招魂,说起来,是一个很简单的事。如果是一个人在灵魂脱离了身体,那么,就会出现阴界魂,阳界身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灵魂找不到身体,身体感知不到灵魂,就需要有一个人或者是物件明确告知灵魂身体的位置,然后才能灵魂归位。

这种事对于修道者来说,刚好又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事情,他们一般都通阴阳两界,所以,他直接指引就可以了。那些非修道者,则需要通过一些他们的方式,这样的方式和方法成功率和效率相差会比较大,所以好的方法往往是某些人最大的秘密,吃饭的家伙,那些招魂要求旁人回避的大多如此。

打开阴界之门后,老张道士掏出黄纸和毛笔,快速地画了一道符,然后贴到罗老太爷的身上,动作一气呵成,让旁边看着的人好不惊讶。其实这个动作完全是在炫技,他用桃木剑在老太爷身上画效果是差不多的,不过谁能忍受一个道士用剑指着自己的亲人的遗体乱写乱画呢?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贴完符纸之后,老张道士嘴里轻声地念着咒语。

沧海看到随着这个咒语的响起,老太爷身上的符纸开始发出一道红色的亮光,这道亮光汇聚在老太爷的头顶,就像一个灯一般。就在这时,阴界的灵魂传出来一阵骚动,老太爷头顶上的红灯就是引路灯,在引路灯的照射下,各路阴魂是都能看到老太爷的。阴魂看到阳界的人,就像阳人看到阴界的魂一样,内心是惧怕的。

老张道士念咒语的节奏没有变化,老太爷头顶上的灯也就一直亮着,招魂的这个过程,只能等。老太爷的灵魂离开身体的时间太久了,所以他的位置老张道士是无法确定的,他又不会直接去阴界找,先不说能不能从众多灵魂中找到,光是那份功德的损耗,老张道士就承受不住,做一份法事才能攒多少功德?

好在是,没过多久,那边便有一个灵魂冲了过来,一头撞进了老张道士凝聚的红灯之中,此时的红灯也变成了绿灯。刚找回来的鬼魂是不能直接进入到躯体的,因为他们已经在阴界沾染了非常多的阴界气息,这股气息如果被灵魂直接带进躯体,那么这个人体质就会受到非常大的影响。

老张道士自然是有一套洗涤灵魂的技法,只见他一边做着一些华而不实的动作,一边嘴里念念有辞,就好像山野道士一样。但是关键之处就是他操作者那股从符纸溢出的能量,细致地将罗老太爷身上的阴气转移到对应的那张符纸之上,前前后后大概花了20十多分钟,罗老太爷身上的阴气才转移完毕。这是个细致活,所以弄完之后的老张道士,头上冒了不少的汗。

最为关键的步骤弄完之后,接下来就是让灵魂回归身体就行了。但是,此事还有一个麻烦之处,那就是罗老太爷的灵魂已经进了阴界,进了阴界再返阳,于道不合。阴阳之中,那条界限是十分清晰的,这里容不得半点马虎。

在老张道士将罗老太爷的灵魂清理完毕的同时,就有一个身着黑袍,头戴高帽,手持一根大毛笔和记录本的阴司出现在了老张道士和罗老太爷的灵魂之间。这个阴司出现了之后,看了看老张道士,又看了看桶里的罗老太爷,说到:“这次所谓何事?又要从我阴界拿魂,莫非有何冤屈不成?”

“判官阁下,此人阳寿未尽,阴魂却被小人用歹毒之术驱离身体,致使其错入阴间,遭受痛苦,还请您明察。”老张道士作揖到。

判官听到老张道士的解释,便开始查起手中的记录本,他们阴司的职责就是负责处理这种阴阳两界存在的冤假错案,职责所在,他自然是责无旁贷。或许有人会疑问,阴间的官吏是否能徇私枉法?要知道,阳间是无序的,所以有所谓法,法是人为,故有漏洞可循;但阴间是有序的,序为天道,天道无情,是没有偏颇的。

“确有此事。”查了一会,判官得出了结论,于是他大笔一挥,直接在罗老太爷的灵魂上点了一点,此时,罗老太爷的灵魂才能顺利回归身体。“你又立功一件,天道轮回,自有你的功德造化,祝你早日成仙证道。”这个阴判官看样子像个读书人,谈吐客气且讲究。

“感谢判官阁下吉言,贫道也祝你早日功德圆满,主司一方。”老张道士再次作揖。

判官对着老张道士微微一笑,然后看了眼远处,似乎洞察到了什么,说到:“那厮胡闹,你也不加劝阻,长此以往,他何日才能脱离鬼道,再入轮回啊?”

“我若劝阻有用,他早已功成,言多无用,何必多言呢?”

判官轻叹了一下,然后就返回阴界了。

判官走后,老张道士将罗老太爷的灵魂放进了他的身体,肉体有了灵魂,便恢复了生机。只见罗老太爷的身体一阵轻微的抖动,有了苏醒的趋势。到此,招魂仪式就已经结束了。老张道士桃木剑挥了几下,念了一几句句咒语,很快,白无常就飘回了悼念厅,不做停留,就返回了阴界,然后他隔着界门,向老张道士作了个揖,以示感谢,老张道士颔首示意了下,然后就撤销了支撑界门开启的四象招魂阵。

“罗老太爷的魂已经招回来了,不过,以老太爷的身体状况,我估计他可能回来不了多久,你们赶紧过来,听听老太爷有什么交代的吧。”老张道士对着一直在旁边等待着的罗明浩他们说到。

他们其实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从阴界的门开启之时,他们除了感觉到悼念厅的温度有所降低以外,并没有其他的什么感觉。不过当白无常和阴魂一起出来的时候,他们还是感觉到整个悼念厅阴森森的,纵使那些胆子有点大的男子,当时也有些许的害怕,不过,对他们来说很快就变好了。所以他们全程都只看到老张道士用桃木剑,画符纸,念咒语,这和一般的江湖道士并无不同。可是当他们围过去,看到老太爷真的醒了过来,虽然意识并不是特别清醒,但是毕竟是醒了,他们的内心还是相当震惊的,这让一群无神论者有点无法相信。

“医生,赶紧去叫医生过来。”确认罗老太爷清醒了过来,罗明浩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请医生过来,不过,他马上想到老张道士就在身边,不知道他是否忌讳这个,所以他向老张道士投去了一个询问的眼神。

“没关系, 招魂我擅长,治病救人,你们还是找医生。不过,我提醒你们几句,第一,不要让老太爷的离开水桶,而且要保持水桶的水温;第二,老太爷阳寿本已所剩无几,你们还是赶紧以完成他的遗愿为主。”老张道士当然不会在意这些,随意摆了摆手,交代到。

“那能不能请问天师,我父亲他还能活多长时间?您有没有延长他老人家寿命的方法?我必当重金酬谢。”罗明浩听到老张道士这么说,于是赶紧问到。

“人寿几何,早有定数,事到临头,自无他法,好自为之吧。”老张道士带着沧海,开始收拾起他们的行头来。

罗明浩自然是明白了老张道士的意思,就不再追问,把注意力放到了自己的老父亲身上。看到老张道士收拾起来,那些看完全程的道士们也赶紧走了过来,他们都按照江湖规矩给老张道士道了声谢,他们之中还有人希望拜老张道士为师,老道士自然是委言谢绝,于是他们也就不继续勉强,纷纷作揖离开,修道之事,讲究一个缘分,强求不来,这点他们还是非常清楚的。

没多久,就有救护车赶到了殡仪馆,死人复活,这种事情可不常见,有说吉利的,有说不吉利的,但是,都免不了大家好奇的心理。全殡仪馆,包括那些同样也在办丧事的人,都围了过来,都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大家也都议论纷纷,整个殡仪馆,好不热闹。但是这种热闹跟老张道士和沧海已经没啥关系了,他们已经趁着月色离开了。

“师傅,我们为啥不留下来,看看罗老太爷到底是因为什么中蛊的呢?”沧海跟着老张道士走在大路上,不解地问到。

“清官难断家务事,有些事,我们还是不插手比较好。”老张道士悠然地回到。

沧海有点迷糊,他不明白老张道士说的是什么意思。他今天可是憋了一天了,一堆的问题都没地方可问,现在终于可以问了,他自然是迫不及待:“我不明白。”

老张道士笑了笑:“虽然有蛊虫,但是这个蛊虫肯定不是修道之人所下,否则的话罗老太爷不可能活到现在。那么,就只有可能是他们的家务事,既然是家务事,那么我们就不便插手,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沧海的眼珠子转了转,大概明白了,当然他还有很多其他的问题,“师傅,你刚刚用来招魂的那个方法,能教给我吗?”

“喔?你对招魂之术感兴趣?”老张道士转过头对着沧海问到。

“嗯,师傅你能教我吗?”沧海抓着老张道士的衣角继续问到。

“教给你当然没有问题,但是招魂之法,是阴阳之术,你需得有一个阴间的身份,才能驾驭此种术法,这与你学习的雷法是两种不同的修炼方式,很多人一辈子一种术都修行不好,你确定你要同修两种术吗?”

“师傅你不就同时修了两种术吗?你能修好,我也能修好的。”沧海对此信心满满。

“哈哈。”老张道士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也对,你毕竟是我的徒弟,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如果是这个小子,以他的天分,只修行一种术法的确可能是浪费,老张道士心里是如此思考的,“为师现在就可以传授于你,怎么样?”

“真的吗?师傅?”沧海差点开心到跳起来。

“嗯,不过我们要找一个偏僻不被打扰之处,我才能进行传授,不过这个不着急,在这之前,我要给你介绍下什么叫阴阳之术。阴阳两界,从古至今,便是伴生而来,天道轮回,就是在此间完成。天地之间,存在即为合理,但是存在,也就会有问题。阴阳两界,一个为生魂之场,一个为死灵之所,互不干扰,各自以自身的法则运行。”

可能今天说的话太多了,老张道士停下来喝了口水,才继续说到:“但是,古往今来,世间之事便多有意外,这里的意外就出现在修道之人身上。修道之人本就跳出了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而且修道之人往往还会一些奇能异术,从而导致有些人可以利用一些方式方法逃脱出天道轮回,破坏阴阳两界的平衡,为了维护天道的平衡,于是就出现了守护天道平衡的存在。在阴间,这样的存在叫做冥府,在阳间,这样的存在叫天师,也就是我们这些学习了阴阳之术的人。”

说到这里,沧海就大概明白阴阳之术的由来了,老张道士没有停顿,继续说到:“阴阳之术,本就是沟通阴阳的本事,既然要沟通阴阳,就得能阴能阳,所以,成为天师的第一步,是需要具有一个阴间的身份。不过阳间之人,要获得这份身份,你必须要要通过天道的考验,这个考验,需要天师和冥府之人合力才能开启,这是此事为难之一。”

“其次,天地之间的运行,最基础的就是能量,所以,阴阳之术,你还要能修炼阴间的功法,但是阴阳历来相反、对立,此中的调节之法,为修炼为难之二;最后,阴间界庞大博杂,所以行事皆以物证为主,认物不认人,所以你需要有一个合适器具,能通阴阳之物世间不多,此为为难之三,能解决这个三个问题,一个人才能有可能成为一个天师。”

听到这里,沧海露出了为难之色,自己似乎一种都不具备,心情顿时有些失落:“那看样子我做不成天师了。”

“谁说你做不成天师了?”老张道士不知道沧海在想些什么。

“你不是说有三个为难之处吗?你要的那些东西我一个也没有,怎么成为天师嘛?”

“谁说你一个没有了?”老张道士敲了下沧海的头,“你要一个没有我还会跟你说能马上让你成为天师啊?”

沧海有点莫名其妙,“师傅的意思是,我这三个都有了?”

“也不能说三者俱全,你所掌握的雷法,名为紫霄神雷,是天雷,天雷天生就具有阴阳双属性,辅以合适的修炼之法,是能作为阴间之术的。天师的考验,这个我能帮你解决,为师行走阴阳两界这么多年,基本的人脉还是有的。至于最难的天师器具,这个对你来说反而是最简单的,你的那件魂器就可以作为器具使用,而且是一件绝佳的器具,要知道,好多人都是被这个要求挡在了门外。”说到这里,老张道士也不胜唏嘘,修道之事,一个缘字最为关键,哪怕你能力通天,缘分不到,你也无可奈何。

“真的吗?如果我三个条件都具备了,我们马上开始好不好?”沧海一把抱住抱着老张道士的大腿,开心得似乎要蹦起来了。

‘这小子虽然只有五岁,但是力气可不小,被他抱住的地方别说,还真有点疼’,但是老脸毕竟摆在这儿,老张道士只能心里默默地想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