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神印天师 > 第六章:九转

第六章:九转


“你刚领悟紫雷的时候,你按照我的路径运转了多少次?沧海。”这个世界的真实不是一天两天能消化明白的东西,很多的事情自由亲身经历,只有自己去尝试、犯错之后,才能真正地弄明白。所以老张道士现在的重点是要沧海赶紧成长起来,以便今后真正遇到危险的时候能有基础的自保能力,毕竟在这个世界,实力才是那个最为重要的要素。

听到老张道士的问题,沧海回过了神来,“运转了九次。”

“哈哈,果然不愧为我的徒弟。”老张道士爱怜地拍了拍小沧海的脑袋。

雷的品阶有不同,但是初次运转的次数也有不同,从一转到九转,这跟天赋有关系,九转是修行的起始,也就是说,只有达到了九转之后,你才能开始正式地修炼雷法。世间的绝大部分的修道者,第一次运转某类道气时,都会处在一转的阶段,接下来,他就需要通过自己的锻炼,完成九转,这个时间可长可短,由修道者的天赋和努力程度决定,通常是十年左右,修道者称这段时间为开光期,这也是判断一个人修道天赋最重要的判断。像沧海这样一开始就能完成九转的,也不是没有,只是相当少。

像老张道士,他初次运转雷之道气就是三转,他完成九转的修炼前后是用了六年的时间,这个成绩勉强称得上优秀,“你的运行方法不是很对,我现在把完整的雷诀运行路径传授给你。”

老张道士这一传授,就是1个小时,按照老张道士的传授,沧海果然觉得效果好了很多。在老张道士传授的过程中,他发现这小家伙的领悟能力是真的不一般,比自己是有多远强多远,不过他也乐得如此,要自己一点点教,一点点纠正,他烦也会烦死,当个甩手掌柜,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等沧海运转完毕,老张道士一看时间,也快到午夜了,他们得去把剩下的工作完成,就对沧海说到:“你今后修行的时间还有很多,我们还是现在出去,把没有完成的工作做完吧。”

沧海意犹未尽地从修炼的状态出来,开心地回到:“好的,师傅。”他还是非常开心的,毕竟这趟出来,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自己已经完整地掌握了雷诀的修炼方法,他都没有料想到,之前觉得困难重重的事情,竟然解决的如此顺利。

看到沧海将他的印玺草草地塞到自己口袋里,老张道士觉得这样比较危险,于是说到:“我再告诉你一个方法,怎么把这个印玺收回体内。”

“这个印玺还能收回去的吗?”沧海看了看印玺,又看了看老张道士。

“当然,不然你以为我们修道者只能天天拿着自己的魂器到处晃悠吗?”

在老张道士的指导下,沧海果然顺利将印玺收回了体内,印玺收回去的过程就像是一块冰快速融化一般,它快速地化成液态,贴到沧海的身体上,然后就这么被身体吸收掉了。

“那师傅,我要怎么把它取出来呢?”看到印玺消失,沧海马上疑问到。

“很简单,你想着它出来他就出来了。”

果然,沧海念头一动,印玺就从他心口的位置冒了出来,“原来上次他就是这么出来的。”沧海脸上露出了释然的表情,他其实一直以为这个印玺在他身上钻了一个洞,只是自己没有发现而已,毕竟当时的那种刺痛感可是真实存在的。于是他又试着放回去,又拿出来,就像发现了一个新玩意儿般,玩了起来。

“好了,好了,以后你再慢慢地玩,不过你要记住我的话,不要轻易把它拿出来示人。”老张道士出门前还不忘叮嘱到。

“我记住了,师傅,放心吧。”沧海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又摸了摸,心里很是满足。“对了,师傅,你有魂器吗?”

“为师当然有魂器,不然为师怎么教导你操作魂器之法呢?”

“那师傅你的魂器是什么?”沧海很是好奇。

老张道士想了想,一般情况下,他是不会把自己的魂器轻易示人的,他教导沧海的那些事情,也是他自己处世的法则。“行吧, 我也给你看看我的魂器。”

之间,老张道士在怀里掏了掏,掏出来一根通体金黄的钉子出来。这根钉子上面镌刻了一些奇怪的图案,沧海还可以看到那些图案之上,似乎还有微弱的蓝色电流萦绕着。这根钉子看上起没什么问题,但是沧海总觉得它上面似乎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似乎,这根钉子被损坏过,而且,现在都还没有修好。

“果然瞒不过你们这些千里眼。”老张道士本以为自己的那点小伎俩能管用,没想到还是被一眼看穿了,“师傅早年遭受了一些事情,导致我的魂器和灵魂都受到了损伤,经过这些年的休整,虽然我的灵魂已经恢复如常,但是这个魂器却是还没有修复完全。”

比起老张道士早年经历了什么,沧海更关心师傅的魂器是否能修复,因为他能感受到师傅说起这个的时候,内心有着一种深深地失落。“那它能修好吗?”

“傻孩子,当然能修好了。”老张道士脸上绽放了幸福的笑容,孤家寡人了一辈子的他,突然之间发现,有个人真正的关心自己,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只是,修复它需要师父累计很多的功德,不然你以为师父为啥这么努力地工作啊?”

“那就太好了。”沧海不由得欢呼了一声,但是他哪里知道,修复一个魂器哪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啊?不然老张道士也不会等这么多年了。

老张道士不想让沧海继续在这件事情上面追问下去,“好了,我的魂器也给你看了,我们赶紧出去吧,不然要耽误别人的大事了,这可有损我们的功德。”

“好嘞。”沧海冲到老张道士的身边,拉住了他的衣角。

老张道士会心地笑了笑,并且暗自决定,自己一定要好好保护这个小家伙,他能不能称为一个屹立于巅峰的修道者,他不知道,但是他希望他能健康快乐地成长,就是最好了。为人父母者,真正在意的,也就是这个事情吧。

罗明浩看着距离午夜十二点已经只有半个小时不到了,但是老张道士却还没有出来,心里有些着急,生怕他睡过头,错过了时间。他又不好派人去叫他们,因为对于道士来说,打扰他们打坐是最不敬的行为。他跟那几个留下来的道士确认了好几遍,都说这样的道长是肯定不会搞错时间的,他心里就放心了些,但是多少还是有些担忧。他身边的人也只是干着急,不是没人提议过,自己去敲门把这个老道士叫出来,但是被罗明浩给吼安静了,这是规矩,可不是随便的事情,有些人很好说话,那也仅仅只限于你不破坏他的规矩的情况下。

这时候,老张道士带着沧海从过道走进悼念厅,罗明浩的心总算是放下了。“天师,你休息得如何?”

老张道士赶紧客气地对着罗明浩说到:“休息的很不错,谢谢罗董事长的安排,老道在这给您道谢了。”说完,顺势做了个抱手礼,沧海也是有样学样,对着罗明浩做了个抱手礼。

罗明浩赶紧扶住老张道士的手,“天师,你太客气了,这是我们应当做的。”

“礼节还是要有的。”老张道士作势看了眼悼念厅里的挂钟,“时间刚好,我们现在就开始做法事吧。”

讲实话,罗明浩也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老道士打交道。他多少能看明白,这个老道士看起来很温软,客气,架子也不大,但是越是这样的人,越是得尊重。他身边的阿谀奉承之辈太多,有钱能使鬼推磨,他见识了太多的被金钱压弯腰的人。直觉告诉他,眼前的这个老张道士,肯定不是能被这个东西打动的。“那就麻烦天师您了。”

对于罗明浩的这份客气,老张道士没有什么多余的感觉,这些东西,他经历得实在太多了。

他走到罗老太爷的木桶前,又一次检查了他的身体。他的身体一直被这种60多度水泡着,现在他身上的很多皮肤都已经被泡得发白了,但是,正是因为一直这样泡着,他僵硬的四肢目前已经完全软化了,而且身体内外的温度也维持在了这个水平,这对于他之后魂魄归位,是相当重要的。

“你们几个。”老张道士对着那几个留下来的道士说到,“既然留下来了,那就干点事,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你们分别选取一个方向,在那里画一个圈,待会不管发生什么,你们都要待在那个圈里不要出来,明白吗?”

那些道士听到自己还能参与到这个招魂的法事中来,心里不禁乐开了花,这可是他们求之而不得机会呀。“好的,天师,我们一定不辱使命。”

老张道士之所以让他们这样做,那是因为原本这四个方位是应该用符纸代替的,这是四象招魂阵很重要的一环,但是符纸哪有人的灵性呢?平时不安排别人,是因为放不懂的人在那里,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不过道士多多少少还是懂一些阴阳之事,应该不会出什么大的差错。

然后,之间老张道士将之前让罗家人准备的槟榔、艾草等药品投到罗老太爷的桶里,这是为了防止待会还有蛊虫趁着施法的空隙钻到老太爷的身体里去,这些中草药有驱虫灭虫的工效。接下来又马上把扎在罗老太爷身上的银针一根根取下来,放进布包,折好,收进他们带来的包裹里。等把布包放好,他又看了下时间,感觉差不多了,就用自己的桃木剑开始在悼念厅的地上开始画了起来。

从沧海的视角看去,桃木剑所到的地方,都留下了一丝淡淡的红色气息,这股气息跟老张道士身上的蓝色雷气有点不同,应该是招魂类法术所特有的道术能量。这些气息最终形成了一个并不是很复杂的图案,图案的正中间就是罗老太爷所在的那个木桶,如果从上往下看,就像是一个法阵一般。

然后老张道士又从包裹里取了几个东西出来,有罗盘,有符纸。不过沧海看明白,这些东西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如果换成碗啊,泥巴啊,什么都可以,关键是他们身上带有的淡淡的魂器能量。师傅并没有告诉他怎么将魂器的能量转移到别的物体上面,但这个东西事后再问不迟。

等到老张道士把阵法完成,那些留在地上的红色痕迹开始慢慢地变亮了起来,随着这个阵法变亮,悼念厅的温度猛地降了好几度。罗明浩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自然是看不到地上的那些红色能量和阵法的,他们只看到老张道士用桃木剑在地上画了好一阵,然后身边的温度就快速地下降,再傻他们也知道,老道士的法术开始了。

这道阵法名曰招魂,自然是起招魂只用,但是只要涉及到灵魂之事,就避免不了跟阴间打交道,众人感觉温度降低,那是阴间之门开了的征兆。不过,和世人认为的不同,阴灵和阳灵,是互不想通的,阳灵见不到阴灵,阴灵自然也是见不到阳灵的,所生活中所有的鬼故事、恐怖片之类鬼杀人这类的故事,是纯属杜撰,用不着在意的。不过,对于老张道士他们这样的修道者,本就不在三界五行之中,所以,英灵阳灵,他们都是能看到的,道士的部分工作,不就是与阴灵打交道么。

在阴间之门打开的瞬间,沧海就感受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也存在着很多的气息,不过气息的性质和这边的气息是截然相反的。随着阴间之门的打开,有很多的模糊的人影飘进了这个悼念厅,这些人影应该就是人们口中所谓的灵魂无疑了,不过,和这边的人不同的是,那边的灵魂似乎都是以能量的形式存在,并没有实体。

“又是你这个老道士,最近是怎么回事?时不时地就打开地府的门,没见你这么勤快过啊?是不是在哪里赌钱又输了,没钱还债,只好卖力工作啊?”一个身着白衣,头戴白帽,通体雪白的人突然地出现在悼念厅,看到了面前的老张道士,他赶紧打趣道,看样子这个人跟老张道士比较熟。

“这么多年,你这个嘴巴就没消停过,小心别被发现你又不好好当差,溜到人间来,到时又挨鞭子哦。”老张道士似乎不太像搭理这个人。

“你不告发,我不说,谁会知道呢?天天待在那边,腻都腻死了,就等着你开门给我找点乐子呢。”这个人应该就是人们传说中的黑白无常中的白无常,他打量了下周围,他自然是能看得到周边的这些人的,不过他对他们并不感兴趣,“咱还是说好,你干你的,我干我的,我先溜了,等你完事了,记得招呼一声,我好赶回去。”说完,不等老张道士回复,白无常就飘走了。看着他消失在走道里,老张道士也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多说话。

阴界和阳界,两者就像一个太极的两条鱼,阳界是生者的世界,阴界是死者的世界,这两个世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也不是绝对分开的,阴鱼里有阳眼,阳鱼里也有阴眼,所谓的人在做,天在看,就是如此。前世今生,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就是指的由阳到阴,由阴返阳,在这个大循环中,一种天道的法则。

沧海看到,当白无常飘走之后,那些灵魂也逐渐地一个个都消失了,返回了阴界。毕竟对他们来说,阳界不是他们的久留之所,这个世界并不属于他们,阳界的气息对他们来说,可不是友好的,万一他们被困在这边,等待他们的结果就是魂飞魄散,这个过程是相当痛苦的。这点从现在还留在现场的罗明浩他们身上可以看出,他们的脸色明显地开始发白,吹到他们周围的阴界气息虽然少,但是,也让他们感觉非常不适。

也正是由于这样,那些宁愿冒着身死道消的危险也要去往阴界的人,宁愿魂飞魄散也要留在阳界的魂,如果没有一个强烈的执念,是决计做不到如此的。当然,也不管他们是由于什么样的原因,违抗天道,违抗法则,任何人和魂都要付出很沉重的代价,注意,是任何人和魂。像刚刚白无常这样留念阳界的魂,虽然他是阴司,但是留在阳界肯定是会损他的阴德的,不过,可能对于他来说,两者相较,有重有轻,轻的是自己的那份阴德罢了,这也是老张道士摇头的原因,对他来说,重的是那份功德。取舍有不同,对于各界之物,都是一样,这就是天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