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神印天师 > 第五章:修道的世界

第五章:修道的世界


当紫色雷光将沧海的身体灌满了之后,沧海已经快承受不住了,但是他没法向身边的师傅求救,因为他现在身体是一动也不能动,别说张嘴巴了,连移动眼球的力气似乎都没有。但,就是在灌满的一瞬间,绿色的印章便停止了能量的输送,此时的沧海全身都像是要被涨破了一样,非常难受,别无他法,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只有按照师傅刚刚那个路径去调动这些紫色的雷能。他虽然没有力气去控制自己的身体,但是这些雷能还是挺配合他的,在他念头动的一瞬间,这填满了他身体的紫色雷能就立即动了起来,每按照那个路径走一圈,这个股雷能就变少一些,但是相应的紫色就更加浓一些,当转到第九圈的时候,这些雷能就已经完全被收在他的经脉之中,而且雷能每减少一点,他的痛苦就少一分,当雷能全都到经脉里面去了之后,他的痛苦也就消失了,这种痛苦,来得快,去的也快。

沧海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珠,呼了一口气,内心琢磨到,“还好没发生什么大事。”然后他看了下周围,师傅还是在闭目养神,其他人则是围着老太爷,观察着他变得似乎有些红润的身体,感叹着老张道士的神奇,都在跟周围的人讨论着什么,沧海没有去听他们具体说了什么,他想看看刚刚自己的身体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发现,这些雷能挺有意思的,它们似乎能自我学习一般,他现在无需自己控制这股能量,它们就在自己的身体里转着圈。但是现在转圈不像之前的那个九圈一样,转一圈少一点,他观察了好几圈,都没有发现雷能减少,他搞不清楚为什么,“算了,之后再问师傅吧。”他内心是这么琢磨的,“不知道师傅之前教我的那些雷法我能不能用?我试下。”

“掌心雷!”沧海手握雷诀,之前是不管他怎么努力,姿势多么准确,手部都没什么动静。但是现在,之的整个手掌都被淡淡的紫色雷光给包裹着,准备着给这只手掌认定的敌人一击。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这个被雷光包裹的手掌,他的双手就被狠狠地拍了一下,那些雷光瞬间就被打散了。

“你忘记是怎么答应我的了吗?”老张道士一把挡在沧海和众人之间,那一掌就是老张道士拍过来的,沧海竟然完全没有感受到自己的师傅是怎么过来的,好像就是突然出现在他身边一样。

“我只是想试下。”沧海感觉到老张道士有点生气了,毕竟是小孩,心里顿时感觉有点委屈,眼泪不由自主地便在眼睛里打着转。

看着沧海这个可怜兮兮的模样,老张道士心中火便消了半截。他刚刚在闭目养神的时候,突然感受到了一股道术能量,这股能量非常陌生,让他以为自己被偷袭了,张目一看,这股能量的来源竟然是沧海。

作为修道之人,在外是切忌随意展示自己的能力的,除非你强大到那个不惧一切的程度。在他们这个世界,所有人都惧怕的一个存在就是天才,能为我所用最好,不能为我所用,那可是一个短时间就能成长起来的超级敌人,任何势力都不喜欢这样的存在。恰巧沧海就是这样的天才,老张道士不知道自己能护沧海到什么程度,但是在他成长起来之前,他必须要让沧海学会隐藏自己,他现在才5岁多,是最好管教的时候,等到他大点,他不一定还会听自己的,到时候,面对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他很可能小命都保不住。

但是,这小子是什么时候掌握雷之道气的,老张道士不知道,他可以肯定的到殡仪馆之前,这小家伙是肯定不会的。“难道是刚刚我给那老太爷驱蛊的时候看会的?”老道士心里不禁地琢磨了起来,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现在还是有麻麻的感觉,他当时沧海手中的雷光有淡淡的紫色,那可是天雷才会有的颜色,在世间的修道者中,天雷是一种级别相当高的雷种。“难道是因为这下家伙曾经遭受过九重雷劫的缘故?”他琢磨了一会,没琢磨明白,又看到沧海眼眶里的泪水都快流出来了,一脸的可怜,他的内心着实不忍,于是说到:“好了,师傅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等我下。”便转身向罗明浩走过去。

听到老张道士的话,沧海的心情马上转好,他马上擦干了自己眼泪,又开心了起来,“好的,师傅。”毕竟是小孩,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

罗明浩他们都没注意到角落里发生的这些事情,但是他看到老张道士走过来,于是马上迎了上去,说到:“天师您有什么吩咐?”自己老父亲能不能还魂就靠这老道了,该有的客气还是要有的。

“没什么其他的事情,招魂术只有在午夜才能施展,现在距离午夜还有2个多小时,我需要休息下,你能帮我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让我稍微休整下吗?”

老张道士跟人交流的时候,丝毫没有那种居高临下的做派,这一点让罗明浩很是欣赏,在他世界里,恃才傲物的人何止一二?“没问题,我现在立即让人安排。”

罗明浩赶紧让身边的人去安排,没多久,便有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赶了过来,“罗董,您要的小包间我们已经准备好,请您跟我来。”

“好的,麻烦你了。”罗明浩微笑示意了下,与人为善,这也许就是他在市里生意能够做到那么大的原因之一。“天师,请您跟我来。”

老张道士看在眼里,心里对这个肥头大耳的商人多了一份好感,“我们的行李包裹,还望你能托人帮我们照料一二。”

“没问题,放心,除了您和您的徒弟,我不会让任何其他人动您的东西的。”罗明浩说到。同时也立即有人站到了他们的包裹旁边,能够长期跟着罗明浩的人自然是有些眼力见的,有些事情不用他吩咐,自然会有人干。

于是老张道士带着沧海跟着罗明浩到了他们安排的小包间,这个小包间一看就是一个商务包间,里面有沙发,茶几,电视,布置得虽然比较简单,但是商务风却是非常浓。把他们师徒二人送到包间之后,其他人便都出去了,包间里只剩下老张道士和沧海。

“沧海,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掌握雷之道气的?”老张道士之所以会提这个休息的要求,主要原因就在于此。

“我是看到你给那个老爷爷解蛊的时候,照着你的方法弄了下,然后就会了。”说到这里,沧海马上想到了那枚莫名其妙从自己身体里钻出来的印章,他赶紧从口袋里掏出那枚印章,“师傅,我一直想问你,但是没时间,刚刚我进殡仪馆的时候,这个东西就莫名其妙地从我身体里钻了出来,你看看,这到底是什么?”

老张道士从沧海手里接过那枚印章,仔细端详了会,这是一个魂器,也许就是四年前的那个魂器,难怪他一直都找不到,原来是躲在沧海的身体里去了。

在修道界,魂器也分为很多种,一个是先天魂器,具有这类魂器的修道者,往往都是罕见的天才,从古至今,也没出现多少个,但是每一个,都能给修道界带去非常多的变数,不过沧海的这个魂器并不像先天魂器,因为有记载的所有先天魂器是需要修道者后期凝练成型的,这需要魂器的主人在道术修行上达到一定的造诣,课沧海在这个魂器出现的时候都还没有学习过道法,甚至他的意识都还没有成型。

一个是后天魂器,这类魂器的获取方法就比较多,可以是宗门赐予、师傅传授、自己练造等,不一而足。后天魂器是修道者主要获取魂器的方式,这类魂器因为其来源众多,如何甄别也成了一门学问。但是沧海这个也不像是后天魂器,不可能会有人先给这小婴儿一个魂器,然后让他去遭受九重雷劫,再丢弃他,于理于法,都有太多的说不过去。魂器可不是烂大街的东西,很多修道者为了一个魂器打得头破血流,因为一个无主魂器而发生的杀人越货,数不胜数。

这种搞不明白的事情,老张道士一直就是顺其自然,该自己知道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现在自己想不明白就只能说明时候未到,“我只能告诉你这个东西叫做魂器,至于它是怎么来的,有什么样的功用,这需要你自己慢慢地去探索。不过,你要永远记住一个原则,除非迫不得已,你不要随便拿你的魂器示人,就像你不能随便在别人面前展示自己的道术一样,这点,你能做到吗?”

老张道士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和态度是少有的严肃,说明这个事情是非常的重要,沧海记在了心里,“我知道了,师傅。我一定能做到。”

“恩,这样就好。”老张道士满意地点了点头,“还有你刚才说,你能看到我给老罗太爷驱蛊的时候,运功的路径?”

“是的,师傅,我看到你身上有淡蓝色的雷光顺着你的银针进入到了老爷爷的身体,然后这些雷光顺着老爷爷的经脉流动。”

听到沧海的这个回答,老张道士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悲,喜的是,这个小沧海的修道天分简直是刷新他的认知,道家的十大神通里,就有千里眼和顺风耳,所谓的千里眼并不是指他能看到千里之外的情形,而是在他的眼睛里,能量和能量的流动是可以被看到的,人心是可以被看到的,世间的善恶是可以被看到的,佛家说‘一花一世界’的境界就在于此。但是这可是需要极高的道术修为才能做到,他们那些人无一不是成仙成佛的,这小家伙或许没有那么通天,但是也已经足够可怕了。

“你又要记住一个事情了,那就是你能看到那些雷光这件事情,今后,哪怕是我,你都不要再提,绝对不准跟任何人提起。”

沧海听到师傅这么嘱托,他肯定是答应的,但是这个为什么又不能说呢?难道师傅他看不到吗?

老张道士自然是看出了沧海的疑惑,不等他问,他直接解释到:“我没有你这种天分,不光是我,天下间能看到这些的人也非常的少,大概是个什么概念呢?这么说吧,能看清这些东西人,没有一个的年纪小于500岁的,这些人,无一不是手段通天,能力通天之辈。为什么呢?因为如果你没有他们那样的能力,你是不可能活下来的。”

看到沧海脸上的惊讶,老张道士微微地笑了笑,继续解释到:“我们所处的世界,和普通人所处的世界是完全不一样的,普通人的生老病死,功名利禄,福报业报,都是在他们所规定的法律框架里面的,他们的人生从开始到最后,出不了那个框架,所谓身在三界内,命在五行中,就是这个道理。”

“但是对于我们这样的修道者,我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跳出了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就像这种雷术,”说着,一团蓝色的雷球便在老张都是手中凝聚成型了:“对他们普通人来说,可是要命的东西,却能被我们捏在手里,成为工具。正式因为如此,普通人的很多规矩和法律对我们来说都是不适用的,或者说是根本就没有约束力。当然这并不能说我们修道者就能在普通人那里为所欲为,毫无顾忌。”

“修道者的世界,天生就被天道给约束着,世间的宗门五花八门,修行的路也各不相同,但是万法同宗,我们修行的根基就在于自身的积累的福德,当你的福德承载不住你的能量的时候,等待你的只会有灭亡一途,福德怎么来呢?就靠平时的行善积德,领悟天道,人之初,性本善,这就是天道。”

“既然我们跳出了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那么对于我们自身而言,无善也无恶。残害普通人,你可能要损失自己大半的福德,但是残害修道人,要承受的后果就非常轻微,甚至是没有,天道护佑的是普通人。也正因为如此,当我们的脚跨进这个世界之后,我们要面临的就是天道之下最根本的法则,弱肉强食,而且这个弱肉强食还没有任何道德和法律的约束,这就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真实。所以为了你的安全,为师才要求你绝对不要轻易展示自己修道者的身份,不要随便展示自己的不一般,在你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情况下,你的能力对别人来说就是随时可以取走的一座宝库。”

听到老张道士的解释,沧海明白了他的用心,他对这个世界并不了解,他了解的,只有老张道士这个人和他们的那座兴合观,就像他这次看到的这些人一样,很多人处理事情的方式他就是看不明白,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能够听到别人没有说出来的话,看到别人没有做出来的行动,那种强烈的不协调的感觉让他非常别扭,但是那些人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也许这就是他们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吧。’沧海只好这么解释到。

看到沧海似乎有所悟,老张道士又抚摸了下他的头,安慰到:“你也不要想太多了,总之,行事的时候注意,少说,多听,多看,多感悟,就对了,为师也不是要你事事忍让,苟且过活。就是在任何行事之前,都要有所顾忌,抬头三尺有神明,除了神明还有鬼。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不凡事逞能,就不会麻烦上身。记住这些就行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