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神印天师 > 第四章:紫色雷光

第四章:紫色雷光


“这种小虫名叫‘腐尸蛊’,中此蛊的人,会陷入一种类似于假死的状态,任凭这种蛊虫的啃食。它不仅会啃食种蛊之人的身体,还是会啃食他的灵魂,待到一定的时日之后,中此蛊的人就像是正常死亡然后尸体腐烂一般,所以取名叫做‘腐尸蛊’。中此蛊之人最大的特点就是,他的身体会流出黄色且恶臭的水,这种水其实是虫群的排泄物,故恶臭无比。”

听完老张道士的解释,罗明浩一脸的不敢相信,因为他多少听说过一些有关蛊虫的事情,有蛊虫那就必有种蛊之人,也就是说自己的父亲很可能不是自然死亡,而是他人刻意地谋杀,竟然敢用这种方式谋杀自己的父亲,罗明浩虽然一下子不能确定是谁,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已经由刚开始的震惊变成了愤怒。旁边罗老太爷家人们的表情则是惊讶和茫然,惊讶的原因在于他们中不少人都只在电视剧或者是小说的情节中才听说过蛊虫,没想到这样的事情竟然发生现实中,发生在他们的眼前;茫然的原因则是虽然听说过,但是他们根本就不了解蛊虫,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罗明浩很快便控制住了自己的愤怒,他沉思了片刻,然后似乎有了自己的计划,毕竟是这个家族里的主事之人,分寸之间的把握能力胜别人不少,“大师,您刚才说可以让我父亲还魂,那您有法子能解此种蛊虫吗。”看样子,在罗明浩心里,自己父亲的生命还是被排在了首要位置。

老张道士看了看此刻正在安静躺着的罗老太爷,说道:“我只是说有可能。但是,哪怕如此,我们还是要试试,人命关天,见死不救可是有伤功德的事情啊。”

罗明浩此时心里非常比较懊恼,从现在的情形来看,肯定是因为这几天耽误了时间,早知如此,他应该直接派车过去接这个老道士和他的徒弟过来,这样自己的老父亲存活的可能性肯定就大了很多。可是前面来的这些道士很明显就是过来混点死人钱的,那些装模作样的把式他其实也很明白,本来就是做做样子,就没在意,哪知道事情竟然发展成这个样子。

“大师,还麻烦您帮我父亲解下这种蛊,如果能救活那就最好,哪怕救不活,我也不想他老人家继续被这样的蛊虫给啃食。”罗明浩说道。

老张道士沉思了会,“我需要一个大桶子,可以把你父亲装到里面的大桶,然后桶里要放满热水,水温大概在60度左右,弄好了这个之后,再将你父亲放进去。”老张道士吩咐道。“然后还要准备一些艾草、蕨根、干槟榔,这些东西在一般的药店都有卖。”

罗明浩听到老张道士的要求,便赶紧吩咐了下去,整个悼念厅顿时忙碌了起来。那些没有被安排的人一时间不知道该干什么,就开始在私下里讨论,七嘴八舌的声音和众人的脚步声混杂在一起,显得非常的嘈杂。

老张道士没管这些人,他径直地走到沧海那里,从沧海的手上接过他的包裹,然后在里面翻出了一个布包,打开布包,布包里面是一套银针。沧海一直对这些小银针很好奇,因为在他的记忆中,一开始的时候自己身上总是被扎着这些东西,他不是很清楚这些小针是做什么用的,但是每次被扎的时候自己都很舒服。因为好奇,他的小脸不自觉的凑近了些,还差点撞到了老张道士的头。老张道士微笑地揉了揉沧海的头,说道:“你想学的话,过段时间我就教你。”

“好的,师傅。”沧海听到老张道士的话,脸上瞬间绽放了笑容,开心得小手都握在了胸口。

罗明浩他们准备木桶和热水花了一点时间,因为在殡仪馆可没有现成的,他们只好从外面买过来。在这段时间里,罗明浩的七大姑八大姨们都聚在一起讨论到底是谁这么缺德,想出这种阴招损害他们家,这时的她们,一个个就像是化身成侦探一般,按照她们的逻辑,罪魁祸首似乎都快浮出水面了;相反,家里的男人们几乎都选择了禁声,表情也各不相同,各自的心里都转着小九九。

罗明浩安排好人后,就走到了罗老太爷的遗体旁,看着安静躺着的罗老太爷,一句话没说,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大家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此时,最尴尬的是那群无所事事的道士们,他们知道自己遇到行家了,继续装神弄鬼,这个死人钱估计也是挣不到了,所以他们一个个度着步子,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但是他们转念一想,尴尬的又不止自己一个,而且大家都对今天的这种情况比较好奇,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所以都想看看这个老道士是怎么处理的,这可是他们今后吹牛逼的一个材料,所以,尴尬归尴尬,倒是没有一个人主动提出要离开。

殡仪馆的嘈杂依旧,老张道士一时间也没什么事干,所以他就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跟大家一起等着他们准备。

沧海始终很乖巧地待在他们放包裹的地方,一边看护着包裹,一边观察着周边的每一个人,这一切对他来说都太陌生了,这些大人身上的种种表情,他都看不太明白,所以他有很多疑惑,不过他能做的只是静静地看着,也许看着、看着就能看明白吧。

从老张道士的选择休息的地方看过去,此时悼念厅里面众人的生态尽收眼底,其中最不起眼的就是沧海了。老张道士并不打算过去给沧海讲一堆的大道理,排忧解难一直都不是他的首选项,道家最大的讲究就是无为而治,何谓无为,就是勿以己所认为,加于他人之身,沧海虽然年纪小,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用自己的视角去认知这个社会,要问的,他会问,一切都顺其自然,这样就是最好。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之后,罗家人才把大木桶和热水都准备好,他们准备好了之后,老张道士也准备好了。“现在,请在场的所有女眷回避,等到我说你们可以回来的时候,你们才能回来。”老张道士吩咐到。听到老张道士这么说,那些女眷就赶紧离开了悼念厅,本来这地方的恶臭就让她们有点受不了,现在终于可以离开了,她们那是一刻也不想停留。

等到所有的女眷都离开之后,老张道士马上又吩咐到:“现在请罗老太爷的直系子孙将罗老太爷的衣物褪去,并将他的遗体浸泡到木桶里面。”听道老张道士这么说,罗明浩和一直在他身边的弟弟赶紧动手,按照老张道士的吩咐行动了起来,不多时,罗老太爷就已经被放到了木桶之中,只是老太爷的身体很僵硬,他们废了一些功夫才让老太爷盘腿坐进了木桶里。

罗明浩和他弟弟在挪动老太爷身体的过程中,发现老太爷的肌肤还真有弹性,特别是在放进木桶的过程中,有些地方还会微微泛红,这都说明,这个老道士所言不虚,所以他们心里便更加佩服起这个白须白发的老道士,说不定自己的老父亲还真有还阳的机会。

他们弄好了之后,老张道士便让所有人站到了离这木桶3米开外的地方,然后他又一次检查了罗老太爷的全身。他的心跳和呼吸的确是停止了,他的确实死亡了,虽然一直是放在冰棺里面,但是这老太爷的身体竟然是一点都没腐坏,这就说明老太爷心里还有未了之事,“尸体流水,亲人流泪”,还真是有些道理。老张道士虽然做不到起死回生,但是帮着老太爷完成下心愿还是可以做到的,放着不管,说不定会让老大爷日后变成怨灵,祸害一方。

“第一步,我会解掉罗老太爷身上的蛊虫,这里你们看着就行。但是他的灵魂已经离开了身体,所以解掉蛊虫之后,他并不会苏醒过来。第二步,我会在今晚的午夜十二点作还魂之法,这一步做完,他才有可能醒过来,但是这一步不能出差错,所以,待会,请三天内见过血的人,和罗老太爷在同月份出生的人以及12岁以下的小孩,现在马上离开,回家去睡觉。”

听老张道士说完,人群又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慢慢地,便有一些人陆续地离开了,其中就包括罗明浩的弟弟。不多时,还留在悼念厅的人就只剩一半不到了,留下来的人以男性居多,主要都是胆子大,好奇这还魂之法到底是怎么回事。在留下来的人里,那几个道士挺特殊的,他们似乎没有离开的打算,罗明浩还特意地请示了下老张道士,但是看到老张道士没说什么,他也就没有强行地要求他们离开了。

他们陆续离开的时候,老张道士就开始了自己的操作,只见他把银针一根根地插进罗老太爷的身体,没一会,老太爷的身上就被银针扎满了。但是,扎了这么多银针进去,罗老太爷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变化。这时候老张道士说到:“神鬼之术,并不是一般人能够驾驭的,今天我就让你们见识下真正的神鬼之术,希望你们能明白自己所走之路具体为何,并要心存恐惧,莫要亏了自己的一身功德。”

那些道士们明显地知道这些话是对他们所说,所以他们神色都变了变,但是嘴巴里赶紧恭维到:“非常感谢道长的指点,如有我们能尽之绵力,我们定当竭尽全力。”

听到他们的话,老张道士没有回复什么。他仔细地观察着罗老太爷的身体,然后开始有节奏地拨动罗老太爷身上的银针,在外人看来,他只是简单地拨动而已,但是沧海能明显地看到老张道士的每次拨动,都会有一丝淡淡的雷光顺着银针进入到罗老太爷的身体,在这些雷光的刺激下,罗老太爷身上的开始发出一些细微的抖动,随着这些抖动,慢慢地开始有黄色的液体从罗老太爷的身体里流出来,而且越流越多。不过,随着流出来的量变多,这些黄色液体的颜色也慢慢变深,那股恶心的臭味也越来越淡。不多时,桶内的水就变成了淡黄色,虽然黄水恶臭味有所变淡,但是萦绕在

悼念厅的恶臭味可没有降低,有些人甚至被这股臭味熏得眼睛都有点睁不开。

老张道士的额头上也少见地渗出了一些淡淡的汗珠,虽然这些动作在旁人看来似乎并不需要花费什么力气,但是对老张道士来说,这可是一个体力活,“你们赶紧将桶内的水换成干净的,记住,水温要控制好。”老张道士对着罗明浩吩咐完,就走到之前他坐着休息的椅子上坐了下去,并且闭上了眼睛,闭目养神一会。

没多久,桶内的水就换好了,换好之后,老张道士便继续波动银针,但是,这次,他波动的节奏变缓了很多,老太爷身上流出的液体也已经变成了很淡很淡的黄色,之前桶内的水多,看得不是很清楚,换了一桶水之后,就体现得非常明显。

当老太爷身上流出的液体彻底变的没有颜色之后,老张道士便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并且再次吩咐他们去换桶新的水。从沧海的视角看过去,罗老太爷全身上下都泛着淡淡的雷光,这些雷光对老太爷身体里的蛊虫来说就是很恐怖的存在,雷光所到之处,他们都退避三舍,老张道士就是一点点地封锁这些蛊虫的退路,让他们除了离开老太爷的身体就无处可去,从而将所有的蛊虫都清理了出来。

但是这个过程可不简单,人体的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而且雷光并不能在老太爷身体里存在很长时间,所以要将雷光遍布全身,就需要不断地去补充那些消散得比较快地方,所以一开始老张道士的动作就比较快,消耗也比较多,当他把蛊虫都逼到角落了之后,动作也就慢了下来。

沧海看到了老张道士整个的操作过程,他似乎有所感悟,于是他便悄悄地尝试按照老张道士布置的雷光的顺序,假想在自己身体里也有这样的雷光在流动。当他假想了一圈之后,他口袋里的那枚绿色的小印章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突然地蹦到了他心口的位置,一丝麻麻的感觉便从沧海心口流进了他的身体里,这让沧海忍不住低头看了看。

从印章里流进他身体里的雷光和他在老张道士身上看到的雷光不太一样,老张道士身上的雷是淡淡的蓝色,但是沧海身上的雷光却是紫色的。沧海没想到,之前困扰自己的问题,竟然用这么简单的方式就能够解决,这很明显就是自己已经拥有了使用雷诀最为关键的雷之道气了。

不过沧海还没开心多久,他就发现胸口的这枚小印章里的能量似乎有点多,因为它一直在源源不绝地向他身体里输入这种能量。刚开的时候,流进来的雷光还是一丝丝,酥酥麻麻的挺舒服,后来流进来的雷光就是一条条的,而且在他体内汇聚起来之后,看起来就像是慢慢将他的四肢百骸用紫色的雷能灌满一般,若是一般的修道者,可能会直接被这么多的能量给摧毁,但是沧海毕竟是经受过九重雷劫的身体,硬生生还是抗的住,不过是的确有点痛苦,小脸上的汗珠密密麻麻的。

这一切,在场的人都没发现,包括老张道士,因为他现在正在闭目养神,老张道士似乎并不具有像沧海那样,能够清晰看到雷光的能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