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神印天师 > 第二章:出门

第二章:出门


在老张道士的照料下,小婴儿的身体一天天的好转,让老张道士开心的是,这个小家伙的生命力是真的很顽强,他恢复的速度非常的快,过了不到一年,这个小家伙的身体竟然奇迹般的恢复了,看着躺在婴儿床上的那个白白嫩嫩的小家伙,谁能想到,一年前,他差点被活活地烧死?

是的,为了更好地照顾他,老张道士刻意到附近的镇上买了一个恶童用床,单身了一辈子的老张道士竟然买了一张儿童床,这事在小镇附近还引起了一些小小的波澜,多难听的都有人说。倒是老张道士毫不在意这些,不解释,也不参与,对这些的流言蜚语,他有时会表现得比那些传这些流言蜚语的人更加感兴趣,流言止于智者。不过老张道士之所以不解释,另外一方面也有一点自己的小心思,他的确是不好向别人解释这个小孩子从哪里来的,他总不至于跟别人说这个小孩子是雷没劈死,自己捡来的吧?所以他干脆就任这些流言蜚语四处流传,久而久之,还真能无中生有,然后这小孩的身份应该就容易解决了。至于自己的名声,老张道士何时在意过这些?道门之人,毕生都在追求清静无为,清净之人,如何争名?无为之人,哪来声望?

不过,老张道士内心还是比较担忧这小家伙的真实身份,到目前为止,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没有一件是正常范畴之内的,而且都快过去一年的时间了,也没人来找这小家伙,就好像他是真的凭空出现在这里,然后被雷劈了一顿似的。只是是老张道士生性洒脱,想不通的事情就少想,或者是干脆不想,“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心不乱,自然忧愁少,顺心而为,则诸事可顺。

当然,老张道士愿意抚养这小家伙并非没有私心,当人的年纪到一定岁数了之后,就会对新生的事物越发的喜爱。当初是怀着救人一命的初衷将他捡了回来,中间也起了好几次的心思将这个小家伙送到某个福利院或者是医院,这样自己既救了人命,又省了功夫,一举两得,不过,这样这小家伙是他们这个世界的人的秘密肯定会被发现,在这个世界生存的法则,他一个小婴儿肯定是学不会的。而且每当看到这小家伙一天天地恢复,那种因为慈爱而产生的幸福感,也让他无法自拔,用他自己的话说,“这都是我张老道的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也许真是老张道士的命。

但是决定留下他,对老张道士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他光棍了一辈子,从来过的都是自己吃饱,全家不饿的日子,要多潇洒就多潇洒。但是现在,他天天都必须思考,小家伙的一日三餐,温饱问题,这着实让他伤透了脑筋。不过幸好的是,这小家伙异常地听话,除了饿肚子会哭闹之外,其他的时间,他都是乖乖地躺在那里,要么睡觉,要么自己跟自己玩耍,相对而言,他也让老张道士少操了很多的心。

在收养小家伙的第81天,老张道士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做沧海,大海之意,为啥要在第81天取名呢?其实只是凑巧,碰了个九九归一之时,为啥叫做沧海呢?其实就是他脑袋里突然蹦出了这个词,所以就取了这个名而已,一切皆是随性而已,没有可以为之。

说到沧海吃饭的问题,这小家伙饭量是真的大,他现在两岁多的小屁孩,每天要吃的量几乎等同于老张道士十倍的量,一大碗一大碗的白粥,他就像是直接倒进自己的胃里一般,一顿饭他可以倒个五六大碗进去,这些年,老张道士还是有些存款的,倒不至于被这样一小孩吃到没米开锅。可还是给老张道士带去了不小的压力,平时年份他可能一年就接个五六单活就够了,现在,一个月可得做个两三单才能养活自己这爷俩了。

虽然沧海能吃,但是他发育的速度倒是和正常的孩子差不多,只是个子稍稍有点瘦,像老张道士这样的老道士,粗茶淡饭,清汤寡水的日子早就已经是生活习惯,可是缺少肉类油脂,对一个正在长个的小孩来说,营养还是有点跟不上的。但是也没关系,这不,小沧海还不是被老张道士养得白白嫩嫩的么?

日子一天天过,转眼,小沧海已经5岁了,5岁的小沧海,健康地成长着。在过去的四年里,因为小沧海的原因,老张道士还将老破道观整理了一下,现在应该不叫老破道观了,因为原本被丢在大殿的兴合观的牌匾已经被挂到了正门上面。

兴合观具体是谁创建的,现在是无法考证了, 整个道观纵深70多米,横向40多米,占地大概3000平。观内的主体建筑是一座三清殿,殿内供着三清祖师,殿高6米余,殿内除了供奉的三清祖师和平时用于上香的案几,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三清殿也是兴合观里保存的最为完好的一座建筑,里面打扫得干干净净,这个老张道士虽然平时不拘小节,可是面对三位道家祖师时,还是规规矩矩的。

三清殿旁有两座小配殿,每座殿都有大概40平米左右,3米多高,这两座配殿现在分别被收拾成了沧海和老张道士的房间。沧海所居的是左配殿,除了之前购置的儿童床以外,现在还布置了一个小小的衣柜和一个青色的蒲团,但是属于沧海的区域只占了这个房间一半不到的地方,另外的一半则放了三排六个书架,每个书架上都摆满了书籍,而且都是古书,不知道这书到底是老张道士的还是道观以前留下的。

老张道士所居的右配殿大小和规模跟左配殿是一模一样的,殿内除了老张道士的个人物品,其他的部分则是摆放着他平时要用的一些东西,包括道袍,桃木剑,符纸,笔墨等等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摆放得井然有序,虽然老张道士平时表现得像个糊涂混世糟老头子,但是其实他生活得还是挺讲究的,这些是道观的后半部分。

兴合观的前半部分则和后半部分是差不多的规制,只不过前面的主殿和配殿相对于后面的要小一号,前后部分相隔20多米,前半部分的主殿原本已经破旧不堪,都成危楼了,但是这几年,通过老张道士的整理和修复,虽然比不了初成之时的气势,但也比较坚实牢固,若不是考虑到小沧海的人身安全,估计这楼垮了,老张道士也懒得多看一眼。前半部分的左右配殿就是他们平时的厨房和餐厅,老张道士自己都记不清这兴合观已经多少年没有人来上香祈福了。

“沧海,东西都准备好了吗?“老张道士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整了整身上的道袍,对着屋里的说道。

“准备好了。”沧海从老张道士的屋里走了出来,身上背着一个明显与他个头不对称的大包,这个包实在是有点大,比他的个头都要大,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把这个包裹背到自己身上的。

5岁的沧海个头有70多厘米,脑袋背后留着一绺长长的发辫,这是老张道士要求的,用他的话说就是,“没有发髻怎么也得有个发辫吧,不然怎么像个小道士呢?”,虽然背着这个对他来说巨大的包裹,但奇怪的是他似乎并没有吃力的感觉,反而是一脸轻松,粉嘟嘟的小脸,让看到的人都忍不住想去捏一下,这就是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可爱。

老张道士从上到下打量了他一下,他的眉头稍微地皱了一下,像是有什么不放心,“你没有私自加重量吧?”

“没有,师傅,我还是戴着30公斤的那个。”沧海一脸轻松地对老张道士说到。

“那就好,锻炼需适量,操之过急往往会得不偿失。”老张道士一脸严肃,不过从沧海的样子来看,老道士这个话应该说过不少遍了。

“知道了师傅,放心吧,我会听你的话的。”沧海的双手扯了扯肩上的背带,然后没得老张道士说出下一句,便径直朝着道观门外走去了。“在不快点,我们明天都到不了目的地了。”

老张道士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然后跟在沧海的后面,向外走去。大概用了两年的时间,在沧海三岁的时候,他就彻底地恢复了,然后牙牙学语,小沧海的学习特别地快,老张道士都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能够正常地跟自己对话了。老道士自己也不懂小孩学话要多久,所以并没有在意沧海身上的这点特殊。不过小沧海在道术修行这一块的能力,就让老张道士怀疑他是不是怪物了,特别表现在他体能这一块。

首先,小沧海对雷法和火法领悟能力,是远远地超过一听就会,一点就通的程度,他能做到只看老张道士的演示,就融汇贯通的程度,如果不是他还没掌握道气,老张道士这一身的本事很快便会被他给学了去。

其次是这小家伙的体能,简直是不像话,远远区别于同龄的小孩子,能穿着30公斤的负重衣,背着超过30公斤的大背包爬山跑步的5岁小孩,试问谁见过?

沧海对道术非常感兴趣,所以他很想锤炼出自己的道气,这本应该是件简单的事情,因为沧海很明显是属于老张道士这个世界的人,他们要获得道气,也就是所谓的“开悟”,并不困难,老张道士自己获得道气,就很顺利,可是沧海努力了有大半年了,死活感知不到。那么有意思的道法,自己明明懂得是怎么回事,可就是使不出来,就像饭在嘴边,自己却怎么都吃不到,可折磨坏沧海了。

老张道士思前想后,觉得可能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他的年龄不够,因为他自己获得道气的时候,已经30多岁了;一个是可能他的功德积累不够,道的修行,主要是行善积德、济物利人,功德如容器,装着道气的水,功德不够,又怎能修道呢?强行为之,必招祸端,古往今来,歪门邪术,虽趋之者若鹜,但善终者实寥。

年龄的问题沧海实在是无法着手,所以他只能尝试去累积下功德试试,考虑到沧海的特殊,老张道士本是不想让他出去招惹祸端的,可架不住他天天软磨硬泡,老张道士好不容易,才决定带他出来修行这么一次,这让沧海着实兴奋,看他在前面一步一蹦的状态,如果没有那个大包裹压着,他可能飞得上天。

但是出发之前老张道士也跟沧海定下了几条规矩,这也是沧海能跟着老张道士出来的几个前提条件,首先是不管发生什么,他只能在一旁看,绝对不能参与到中间去,否则的话,今后老张道士说什么都不会带他出来;其次,他在外必须称自己为师傅,在没有老张道士的允许下,他不允许脱掉他的负重衣,也不允许离开老张道士视线范围;最后,老张道士要求沧海少说话,最好是不说话,言多必失,多看,多听,多感受。

老张道士的耳提面命沧海是记在心里的,他很聪明,明白老道士完全是为了自己好,虽然他不明白老张道士给他提这些要求的原因在哪,但是,听师傅的总没错,沧海是这么想的。

从兴合观下来,距离最近的兴合村,也有将近十里地的路程,而且全程是山路,很不好走,所以当沧海和老张道士到兴合村的时候,已经是2个小时之后了。他们之所以到兴合村,是因为村子里每天都有一班车,到附近的麻河镇,再从麻河镇里坐短程的城际大巴,就能赶到市区,然后就能去其他的地方了。当他们赶到市区的时候,已经当天的晚上了。

从村到镇再到市区,这一路的变化让沧海不是很习惯,但同时也让他充满了好奇,那些发着五颜六色光的管子,师傅告诉他是霓虹灯,越来越多的人流,越来越重的烟火气息,越来越现代化的城市建筑,沧海都是第一次见到,一路过来,他都是既陌生又害怕。特别是那些载着他在地上跑得飞快的铁盒子,师傅告诉他是大巴车的东西,只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像把他从一个世界拉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

沧海的背的那个大包裹,从进兴合村开始,老张道士就把它拆散成了两个,自己背大的,沧海背着小的,他可不会傻到让沧海去吸引周围人的注意。舟车劳顿的终于到了市里,老张道士伸了个懒腰,紧接着就摸了摸沧海的小脑袋,慈爱地说道:“这里就是真正的城市了,不要害怕,只要记住我说的就行,放心吧,一切有师傅呢。”

到镇上了之后,一路过来,沧海都一直局促地抓着老张道士的衣角,虽然老张道士一路都这么安慰他,但是也无法完全驱散他心中的那种紧张的情绪,不过,每次的安慰,都能让他放松不少,紧抓着衣角的小手也跟着放松了很多。

“师傅,我们怎么一直在这里啊?不是要去工作的么?”老张道士出了汽车站之后,就一直待在路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沧海跟着等了一会,不知道老张道士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所以开口问到。

老张道士笑了笑,没有回答沧海,继续待在路边。没过多久,就有一辆黑色的奔驰骄车快速地驶了过来,准确地停在了他们身前。然后从车上下来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西装笔挺的,小跑步到老张道士面前,恭敬地说道:“请问您是张道长吗?”

“是的,是的,鄙人姓张,你是罗家的人么?”老张道士也很客气地迎了上去,自我介绍到。

“是的,是罗董派我过来接您的,您请上车,我马上带您去罗董那边。”黑衣年轻人边说,边打开车的后座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非常抱歉,刚刚确定您的位置花了一点时间,耽误您了。”

“没关系,现在像你这样懂礼貌的小伙子真不常见了。”老张道士也不推迟,招呼着沧海便坐了进去,然后还不忘恭维两句这个小年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