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春日喜鹊 > 第4章

第4章


沈清徽换了辆车,昨天那辆就停在车库里,江鹊看到那车子就想到昨天一身狼狈,恐怕把车子也弄脏了,她挺愧疚的。

沈清徽开了辆黑色的越野,倾身开了副驾驶。

江鹊想坐后面的,目光瞥了一眼,看到了后面座椅上放着的小笼子。

也就只能坐到了他身旁。

沈清徽的话并不多,江鹊也安安静静坐在那,这里的确远离市区,车子行驶在一条大路上,路的两旁都是茂盛绿植,阳光和煦。

大概是在阴暗里生活久了,这一点的温暖,竟然也多了一种渴盼。

正是早高峰,车子挪动缓慢,沈清徽也不急恼,转而问她上班急不急?

江鹊摇摇头,小声说,“不着急。”

沈清徽淡笑说,“不急就好,急了我带你抄个近路。”

他这话说的很自然,声音又温润好听,让人心口一颤。

一个半小时,车子右拐,在距离公司一条街开外的路口停下。

“对了,别墅的地址是春江玺樾,”沈清徽说,“如果打车不好打……”

他目光顿了顿,“有手机吗?”

“手机……可能还在沈家老宅。”江鹊有点吞吐。

沈清徽向她这边倾身,他的距离突然拉近,浅浅的檀木味道萦绕在鼻息中,温存清雅,她的视线惶恐又紧张,不经意里,看到他眼角有一颗小小的泪痣,很温柔的一点茶褐色,似那澄透上好的玉,在岁月中沉淀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多情。

沈清徽在储物处翻找了一会也没找到一张纸一支笔。

但视线落在某处,沈清徽将那张小小的卡片夹在指间拎出来,他看了看后面的号码,将卡片递过来。

“这是我号码,打不到车给我打个电话。”

“啊这……就不辛苦您了,我……我……”

江鹊结巴起来,一句话怎么都说不利落——从来没有人这样对过她。

明明就是很普通的客套话,但被她听来,这般尊重也足够让她不知所措。

她小心伸手接过,那是一张深蓝色的卡片,浅灰色的字,下面一串号码。

“别担心,我如果忙的话,让我的司机去接你。”

沈清徽温声说,“不用紧张。”

江鹊不好意思,跟他道了谢,然后推开车门下车。

她站在人行道上等红灯,假意看路口的灯,却又用余光小心地看着车子转了个弯,这回,她才敢大胆地看一眼。

黑色的越野,车窗半落,沈清徽的侧颜落下斑驳日光,清朗温润。

他很好,他是第二个这样对她的人。

第一个这样对她好的人是阮佳思,在她的眼前跳了楼。

以前家里人叫她“扫把星”、“晦气鬼”,她战兢唯诺,旁人对她好,她就怕自己真是“晦气鬼

”给人招了霉运。

她大概真是吧。

阮佳思那样好的女孩,死的凄惨。

沈清徽对她好,她过分自觉地想保持些距离,或者说,离他远点。

江鹊默默地摊开手,看着掌心的那张名片,然后小心地,掖在了口袋深处,并妥贴地压了压。

江鹊走了几分钟,到了帝国大楼。

很土很俗的名字。

这是沈家的产业之一,当初沈老爷子给了沈明懿一大笔创业资金,说是让沈明懿练手。

沈明懿不学无术,思来想去不知道自己该做点什么,他只喜欢沉迷酒精娱乐与女人,于是某日酒后大手一挥——

“老子开个模特网红公司,签他妈的一众模特儿网红,就叫帝国大楼,老子的帝国产业1

他就是一时兴起,在财务上从来都不吝啬。

沈家家大业大,也有其他人兜着,但是毕竟背靠沈家,就算连年亏损也无所谓。

——准确来说,沈家给沈明懿兜底也不止在财务上。

江鹊到了帝国大楼,乘电梯上三十二楼。

三十二楼整层楼几百平都被打通,仿巴洛克的奢华风,但偏偏墙体又选用了白色,那些金色的椅子显得夸张又豪横。

几十米长的过道,两旁挂着许多模特的写真,衣着性感暴|露,各色漂亮脸庞,身材在薄而少的衣料下更显诱|惑。

最中间的位置是影棚,白色的幕布,几组在拍摄的人里没有江鹊认识的。

她抿了抿唇,去旁边的办公室敲门。

“进。”

一道干练女声响起。

江鹊小心推开门,“白姐……”

“怎么才来?”

办公室里只有白蕊一人,她从电脑前抬起头,长卷发,有种疏离感。

江鹊向来怕她。

白蕊倒是从没凶过她,但江鹊亲眼看着一个女孩被人打到吐血,白蕊却神色自若冷漠旁观,事后,还冷静客气地跟那人笑着说:张总,我们刚才聊到哪儿了?

白蕊算是她的经纪人,但她手下也管着十几个女孩。

不只是帮她们安排拍摄行程,还给她们安排各式饭局酒局。

“有点事……”江鹊低声说。

“去换套衣服,一会让梁子硕带你去巴黎皇宫,宋少他们组了个局。”梁子硕是摄影师。

白蕊扫了她一眼,又有点不放心,干脆站起来,“我给你选一套衣服吧,你穿那么土,去了又要惹宋少不高兴。”

江鹊咬唇不语,白蕊带她去了公司的更衣室,这是个巨大的房间,正面墙上挂着足足有几千件衣裙,各式风格。

这里的模特都身材极好,这一排排裙子,全是s码。

白蕊走了一圈,选了一条吊带短裙,到膝盖,胸前略松。

白蕊递给江鹊,让她去换了。

江鹊不敢忤逆,很快去换了出来。

江鹊比别的女孩更瘦,腰更细,明明是个北方女孩,却身子骨纤细,肌肤白嫩,胸也并不算大,胜在身形好,有种骨感美。

其实江鹊这种身材,是有点不符合内|衣模特要求的,但人是沈明懿塞进来的。

起初白蕊以为江鹊或许是跟过沈明懿的,但很快白蕊就打消了念头。

因为沈明懿对她极差,明着暗着针对她,隆冬天让她在雪地里拍内|衣广告。

这江鹊胆小,让她往东不敢往西,谁都能欺负一把,又极会忍耐,什么都咬牙受着。

以为是个落难的千金小姐,但白蕊拿到了江鹊的资料后有过暗暗吃惊。

是个再典型不过的穷人家的孩子。

原以为那白嫩肌肤都是养出来的,后来也才知道那是种病态的白,近些年才好了些。

但白蕊在看到江鹊出来的时候,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你膝盖怎么回事?”

江鹊像只鸵鸟,“昨天……被沈明懿赶出去了。”

白蕊不多问,重新给她找了条阔腿牛仔长裤,但两边有开叉,挡住了膝盖的伤,也更衬腿型修长。

上半身一件露脐短上衣。

江鹊本就年纪小,身上有种稚嫩的学生气。

“沈明懿今早去西雅图了,你可别得罪宋公子那些人。”

-

黑色的suv停在楼下,白蕊送她上车。

梁子硕启动车子,他扫了一眼,并不是故意从裤子的开叉中看到了她膝盖的一大片淤紫与红痕,“你还好吧?”

“还好。”江鹊敛下视线。

梁子硕想去拿搁在手刹旁的手机,江鹊下意识地往旁边一挪。

梁子硕看到了江鹊这个敏感到不能再敏感的动作。

“你不用这么担惊受怕,”梁子硕语气微嘲,“沈二少安进来的人,出身再低贱,我也不敢碰。”

他这话别有一番歧义。

江鹊的手搁在腿上攥着,一言不发。

巴黎皇宫的名字,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庸俗豪气,有种土皇帝附庸风雅的错觉。

除了那个名义上的模特公司,沈明懿还有一家□□,叫巴黎皇宫。

这个名字土气,但那栋位于市中心最优越地理位置的建筑更土,是豪横跋扈的土。

巴黎皇宫占地巨大,可以说是淮川最大的高端娱乐场所。

私家桑拿,私家spa,ktv,夜|总|会全部囊括其中。

沈明懿纵声酒|色,模特公司像个幌子,巴黎皇宫里来了达官显贵或者什么玩得开的富豪,就拿了花名册让人点了来陪酒。

陪不陪别的,江鹊不知道,她没有过。

——有没有的,又能怎样呢,有沈家兜底,沈明懿狂也不是狂一天两天了,沈老爷子意向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梁子硕停好车走在前面。

江鹊就跟在后面。

巴黎皇宫的设计是下了功夫的,里面全部仿希腊建筑,到处都是雄伟气派的柱子,但偏偏还要加入江南风情的小桥流水与竹林,不伦不类,却也到处都彰显着有钱的气派。

梁子硕带她进电梯,去顶楼。

这一整层楼都是沈二少的私人地盘。

走廊上有穿制服的保镖。

梁子硕走到一扇金碧辉煌的门前,敲门,没人应,直接推门。

里面灯光昏暗,几个穿着短裙的女人环绕着坐在沙发上,而沙发的中间,坐着几个年轻的男人。

矮玻璃几上放着几十瓶洋酒,在昏暗灯光下折射着刺眼潋滟的光。

旁边有个女孩被一个男人摁在沙发上灌酒。

“唔……云先生……”

“怎么,才五瓶酒,就喝不下了?”

那人阴晴不定,酒瓶往茶几上一掼。

“对不起,我还能行……”

那女孩不敢哭,又颤巍巍去拿酒瓶,男人不耐,抢过来一把摔出去,“晚了,滚1

“砰——”

玻璃酒瓶砸在地上,正好在江鹊脚边停住,要是再往前走一步,这酒瓶就要砸到她腿上了。

“哟,江鹊来了?”

宋泽贤一抬头,看到站在门口的人。

“来,过来坐。”

宋泽贤脸上带笑,拍了拍旁边的沙发,他身旁一个女人站起来走到另一边去。

江鹊不敢反对,慢慢挪过去。

梁子硕一进来就说迟到了自罚三杯,但是桌上没人搭理他,他讪笑,只能坐下。

“宋先生。”

江鹊怯生生的,浑身都紧绷着。

“你紧张什么?小江鹊,今天明懿不在,你是胆子变大了?”

宋泽贤挑笑,斜斜地往沙发靠背上一倚,身子朝着她,手也往沙发背上一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