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春日喜鹊 > 第80章 【晋江独发】

第80章 【晋江独发】


江鹊一直记得醒来的那个时候, 犹记得是一大早被推进产房,那会她痛得厉害,大汗淋漓, 视线都快要恍惚了。

然后看到, 在清晨的走廊上, 那道熟悉的身影朝着她跑过来。

江鹊住的是独立的病房套间,是提前住进去的,刚进去几天, 医生查房,照例叮嘱,她这个孕妇都没怎么听得进去, 倒是沈清徽, 把她每天吃了什么、吃了多少都记得明明白白, 产前体检的单子都汇总整理的整整齐齐, 厚厚一沓文件。分门别类的装着。

那会江鹊都看笑了, 说真像期末复习。

沈清徽睨她一眼, 说这跟期末能比么, 这是人生大事。

也不得不承认,这样被人细心地惦念的感觉很好。

再后来,沈清徽隔三差五就去询问医生和护士,他常常吃饭不太及时,尤其是那几天预产期刚过还没动静。

那天,应该是江鹊早上醒来,说想喝苹果汁,沈清徽才走,江鹊忽然感觉不对劲。

后来护士站的人过来,不疾不徐的询问她, 结果江鹊也只能回答出自己当下的感觉,也是在这会,江鹊也才发现,自己根本记不住那么多东西,尤其是在这样的关口,脑子更是一片空白。

再后来,护士和医生说什么就是什么,她进去之前要等家属签字。

江鹊也是后来才听护士说起来,说那天是头一回见那么理智的沈先生,签字的时候,握笔的手都在颤抖。

那天江鹊打了无痛,但打前也是切身体会了一把撕裂一样的痛感。

那天沈清徽是守在她身边的。

江鹊的理智尚且还算是清醒,配合着医生的指挥,还在间歇里想到了跟他看的清宫剧。

她脑补到好多画面,什么接生婆在喊“用力”,什么格格咬着白毛巾。

脑补到这,江鹊都被逗笑了。

打了无痛也不是全然无痛,只是把十级的疼痛降到了两三级。

那也是江鹊人生的新的篇章,可是跨进来的这一天,很多东西都模糊掉了。

并不是完全地记得痛,还有沈清徽攥着她的手。

那天她觉得自己肯定很狼狈,出了好多汗,头发都黏黏腻腻地贴在脖颈上。

沈清徽攥着她的手,说她很棒。

周围的光线很亮,空气里弥漫着难闻的消毒水味。

江鹊累得不行,抬起视线看他,他就坐在他的身边,是手术室的无菌服,戴着口罩,连头发都遮住了。

只露出来一双眼睛,手术灯亮着。

“是不是很丑?”

“不丑,特别漂亮。”

他是想逗笑她的,可是江鹊还是听出他的紧张,他的两只手捧着她的手,有种难言的揪心。

江鹊眨了眨眼,目光有点不知道往哪里看,总觉得自己用力时的表情也应该很难看。

可是分心一会,视线转回来,还是对上他的视线。

江鹊的脑海中闪过一副画面——

那是沈清徽倾身过来,给她扣上安全带。

那时她屏住呼吸,只记得空气中有他身上淡淡的檀木味道,醇厚而好闻,视线不知往哪里落,就看到了他眼尾的一点小泪痣。

那天她在想什么——大概曾经想要,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过去了这么久,他的眼里都是她。

江鹊想一想,又觉得已经很开心了。

婴儿的啼哭划破了安静,江鹊刚想松口气,医生又喊她加把劲。

沈清徽攥着她的手,捧在唇边,隔着口罩,轻轻地吻了一下。

再后来江鹊记不得了,力气都被耗尽,只想睡一觉。

再睁眼的时候,也是这样一个黄昏。

窗外的天是深蓝色,远处的太阳刚刚落下,天边的交界还有一丝橙色的晚霞。

而沈清徽坐在床边,安安静静的,是在等着她醒来。

那会真是太安静了,病房的楼层低,是私人医院,病房的环境很好,外面的绿化也做得漂亮。

隐约还能听见一些风声,外面树木的枝叶在晃动,风送进来一些清爽的空气,江鹊觉得这样的画面很美好。

沈佳期和江时暮小朋友安安静静地躺在摇篮里,小脸皱巴巴的。

江鹊还是很累,但看着摇篮里的小团子,有种惊奇感。

“原来刚出生的自傲朋友这么丑,肯定像你。”江鹊笑着伸手,点了点小团子的小手。

沈清徽是跟着护士学了怎么抱,可是初初上任,他竟然觉得抱孩子的姿势都这么难。

江鹊小心翼翼地接过来,沈清徽帮她调高了床,更舒服一些。

江鹊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但还是有种幸福感,小家伙好像被吵醒了,小手挥着,沈清徽伸过来一只手指,小家伙攥住,然后开始嚎啕大哭。

但是再怎么哭,都死死地攥着沈清徽的手指不松开。

江鹊都被逗笑了,轻轻哄了几声,小家伙哭得更大声,一个哭,另一个也大哭起来。

对此,江鹊也有那么一瞬间的狐疑——

什么功课都做了,偏偏不知道怎么哄孩子。

可是也好在,只有沈佳期很爱哭,江时暮大部分时间很安静。

江鹊不太会哄孩子,每次也只会抱着,沈清徽特意跟护士学了,所以每次沈佳期一哭,沈清徽就接过来,抱在怀里轻晃,大部分情况下沈佳期小朋友都会安静下来。

可也有那么几次,怎么哄都不肯停下。

护士说,是不是孩子饿了?渴了?

都不是。

是沈佳期小朋友尿了。

是怎么发现的呢,也是这天下午,沈佳期嚎啕大哭怎么都停不下来,沈清徽抱着哄了一会不见效,泡了奶粉也不肯吃,江鹊也一脸茫然。

然后沈清徽发现自己的衬衫湿了一小块,这才意识到。

他将沈佳期小朋友放在床上,从柜子里拿了尿片,沈佳期小朋友终于安静下来,咬着手晃来晃去。

江鹊坐在床上吃水果,沈清徽穿着衬衫,耐心地给“小公主”换尿片。

衬衫挽着,露出了一截线条流畅的手臂,一点夕阳的余晖拢着病房,他脸上带着一点淡笑,伸手点了一下小公主的鼻尖,沈佳期咧着嘴笑起来,小手小脚晃来晃去。

可即便是他做这样的事情,也让人觉得很是耐看,

有时候也得认一个不争的事实——

沈佳期好像更喜欢沈清徽,江时暮无感。

江鹊连吃醋的机会都没有,沈清徽叫她“大公主”,沈佳期是“小公主”,他哄完爱哭闹的沈佳期,总也记得哄一哄江鹊——

病房里每天一束玫瑰花,总也记得给她买点想吃的水果上来。

当时来查房的护士都羡慕的不行。

病房的床头放着玫瑰花,后来干脆腾了个空,窗边的茶几上放着许多花瓶,多住了几天院,那里都快成了一小面花墙。

医生让江鹊少玩手机,多休息。

江鹊当时觉得无聊,但也找到了一点乐子:什么编织手工,什么做干花,有时候也会塞给沈清徽一本书,让他读着听。

沈清徽就坐在她的床边,江鹊买了不少材料包打发琐碎时间。

其中有一个是小熊玩偶的编织,江鹊看着人家的商品图觉得可好看了,结果到她这,怎么都弄不好。

沈清徽读一会,就帮她理一下,江鹊后来干脆塞给他,沈清徽就不疾不徐地看着说明书,那一堆线缠缠绕绕,填进去棉花,就变成了一个小熊玩偶。

江鹊不服气,说她得加点东西,那是一只穿着小裙子的熊,江鹊不知道从哪儿拆了个蝴蝶结缝在上面。

然后一脸满足,“这就算是我们一起做的了。”

“是,一起做的。”

即便是身份升级成了一位妈妈,江鹊也仍然保留着心中的一片天真。

沈清徽把床头柜上的车厘子端给她,江鹊咬了一口,往旁边挪了一下,沈佳期和江时暮都睡着了,难得有这么个安静的片刻。

江鹊拍了拍床,沈清徽也配合,跟她靠坐在床上。

江鹊将薄薄的空调被一同盖在他身上,然后往他怀里一靠,准备舒舒服服地睡一会。

可是也偏偏是这样的温情时刻,江鹊没什么睡意。

他给她读的是小王子。

狐狸对小王子说,“对我来说,你只是一个小男孩,与世间千万个小男孩一样,对你来说,我也只是一只小狐狸,与世间千万只狐狸一样。如果你驯养我,我们就彼此需要。对你来说,我会是独一无二,对我来说,你也是独一无二。”

小王子呢喃说,“原来……是我的玫瑰驯养了我。”

江鹊都快要对这个故事滚瓜烂熟了。

她伸手抱着他的腰,脸贴在他的胸膛上,隔着薄薄的衬衫,他身上有淡淡的木质香调,

江鹊抬起头看他。

沈清徽也暂停了一下,低头看着她。

视线相撞,江鹊扬起了笑容,说,“小王子要对玫瑰花负责,我也要对沈先生负责了。”

沈清徽失笑。

后半页还真是——

我的玫瑰独一无二,我要对我的小玫瑰负责

江鹊忽然抬头,吻了他一下。

是日落后的夜晚,这几天有点鸡飞狗跳,难得有这样静谧的时刻。

江鹊小声跟他说,“这些天,你也辛苦了。”

“你辛苦了十个月呢,”沈清徽揽着她,鼻尖抵着她的,“今天晚上想吃什么?”

“想吃的医生又不许吃。”

“我们偷偷尝一下也不是不行。”

“真的吗?!”江鹊眼睛都亮了。

“火锅不可以。”

“那可以点关东煮吗?我想吃那个萝卜,脆脆的,还有蟹籽包。”

其实细想下来,也就这么点东西,整个孕期的饮食都很健康,专门的月嫂做了餐食送来,口味寡淡,江鹊以前就零食不断,这会也算是“清矜寡欲”了十几天了。

“行,等我一会。”

“那还是等等去吧。”

“怎么了?”

江鹊搂着他不松手,声音郁郁寡欢,“都好久没抱你了,等会沈佳期醒了又要哭闹了。”

沈清徽笑了,“行,抱着吧,人都是你的。”

越是这样的时刻,江鹊越是觉得这样的片刻格外的美好。

作者有话要说:  作话:

1、狐狸对小王子说,“对我来说,你只是一个小男孩,与世间千万个小男孩一样,对你来说,我也只是一只小狐狸,与世间千万只狐狸一样。如果你驯养我,我们就彼此需要。对你来说,我会是独一无二,对我来说,你也是独一无二。”

小王子呢喃说,“原来……是我的玫瑰驯养了我。”——出自《小王子》

2、我的玫瑰独一无二,我要对我的小玫瑰负责。——出自《小王子》

3、明天见,明天可能是个肥章~

-

-

-感谢在2021-09-04 21:53:15~2021-09-05 22:58: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mewsusu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商言佟年 26瓶;yc 6瓶;陈咩咩、51648974 5瓶;玖安、不哭的鱼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