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春日喜鹊 > 第73章 【晋江独发】

第73章 【晋江独发】


十一月的时候, 淮川的秋天已经很冷了,路威下班前给了江鹊一张邀请函,问她周末能不能腾个空。

“怎么, 加班?”江鹊捧着一杯热拿铁看一本原著小说。

“倒也不是, 上回和你说的,你配的那个广播剧,这不报名了个什么奖项么, 我看有你的提名, 有空去领个奖吗?”

闻言, 江鹊接过他手里的邀请函,仔细看了看。

是本周六,晚上六点钟,在盛阳国际酒店举行, 看起来很隆重。

“真的假的?”总觉得自己并不算特别的专业,最近几个大热的广播剧,都是由专业的配音演员配制的, 江鹊还是有一丝丝怀疑。

“真的,这个原作的网站很厉害的,你有一个新人配音提名,最后好像还有一个最佳新人奖现场颁发, 也不是不能期待一下, 对吧?”

“少开玩笑了。”

“我认真的,你不知道,你配的广播剧是在平台上播放量最多的, ”路威一看江鹊的表情,也就知道她不太关注这些,“我觉得还是能期待一下。”

“借你吉言了。”

江鹊笑了一声, 虽然是这么说着,还是收下了路威递过来的邀请函。

晚上下班的时候,江鹊还跟沈清徽说起这件事。

“怎么不可能?”沈清徽开车,说,“我们家江鹊这么好。”

江鹊弯唇,“你天天这样夸我,不怕我骄傲?”

“那又怎么了。”

大概是因为这一句过分宠溺又自然的语气,江鹊心里很暖。

虽然是江鹊本人没抱太大的希望,但总归心态还不错。

周六时,江鹊本以为只是等待提名,最佳新人奖肯定跟自己无缘,估计用不了太久,所以去之前还跟沈清徽计划着晚餐去哪里打卡。

却不料,去的时候,也才发现颁奖典礼是真的很隆重,酒店一楼的大厅布置的华丽,有工作人员带着去找自己的座位。

江鹊拉着沈清徽在不起眼的一角坐下,悄声跟他说,等提完名后就走。

沈清徽偏头凑近她的耳畔,温热呼吸拂过耳畔,声音带些笑,“万一呢。”

江鹊拍了他一下,“哪儿这么多万一。”

沈清徽气定神闲,“自信点多好。”

真等颁奖典礼开始的时候,江鹊说不紧张肯定是假的,台上的灯光璀璨,江鹊坐在那,忽而也是有那么一瞬间,想到自己上学的时候哦。

其实她的学生时代,也不过才过去了寥寥几年。

以前在小小的春新镇读小学和初中,学期末拿一张奖状已经是天大的荣誉了,她会特别骄傲地去讲台上领了奖状,拿回家给外婆看。

外婆一边夸她,一边给她零钱让她去买只雪糕。

再后来么,去了淮川读高中,她眼里的那点光,都被一点点磨掉了。

也说不好是因为什么。

是因为在淮川中学,大家闷头学习,没人在乎这些,她会像个异类。

她开心的一些小事,在别人的眼中也不值一提,成绩进步了几名,今天被老师夸奖了。

后桌的几个女生就故意用可以让她听到的声音说“我还以为进步了多少,从二十一名到十七也好意思”、“不是吧不是吧,老师不都是端水大师吗,夸一句就高兴啊”。

江鹊上学的时候也有一点偏科,偏英语,大概是因为外婆的那几碟英文歌磁带,又大概是因为英语老师格外和蔼,有一回江鹊得了一次英语比赛的三等奖,去学校的多媒体教室拿证书,台下好多人,可都在各聊各的,学校领导要他们站在台上合影,那样一个本该骄傲开心的时刻,江鹊却觉得很自卑。

是因为她为之骄傲的事情,在别人的眼中不值一提,连喜悦都是错误的,会被人嘲笑。

那会,江鹊记得,在台下唯一一个给她鼓掌的人,是佳思。

沈清徽察觉到了江鹊的走神,他探手,牵住了江鹊的手,一些温热从掌心熨过来,一枚金属的戒指轻轻地刮擦过她的指尖。

沈清徽以为她紧张,台上的灯光璀璨,往这边扫过了一秒,他唇角噙着笑意,跟她说,“要是得了奖,今晚请我吃饭。”

“要是没有呢?”江鹊下意识低声问了一句。

“没有我就带你去看电影,也没什么大不了。”沈清徽攥着她的手,大概是酒店的空调有点冷,江鹊的指尖发凉。

“今年广播剧的最佳配音女演员是——”

主持人停顿了一下,大厅里很安静。

江鹊忽而好紧张,寂静中,沈清徽轻轻地牵着她的手。

“江鹊。”

听到自己名字的那一刻,江鹊觉得很不真实。

以至于上台的时候,江鹊的脑袋里还是一片空白。

沈清徽坐在台下,灯光璀璨,江鹊站在最中间,今天原本预计着是跟他出来吃饭的,穿了一条白色的长袖裙子,款式简洁大方,领口有个系带的蝴蝶结,又不失甜美,她瘦高,肩颈的线条纤细漂亮,站在台上,很明艳动人。

主持人将水晶的奖杯颁发给她,她仍是有些紧张,往台下扫了一眼,周围的那些人好像都沦为了背景,她看到沈清徽坐在最后一排,对着她笑。

他好像说了些什么。

江鹊辨认着——

江鹊最棒。

她笑了起来。

亮眼的灯光照在她的身上,沈清徽坐在下面看着,唇边也扬起了一些笑容。

他忽然想,要是哪天江鹊与他有了另一个小生命,他也不愿意以家庭或爱的名义将她束缚,这是他好不容易才遇到的小玫瑰,好不容易才见到了她羞怯地开放,玫瑰花不应被摘下保存,而是要一路开放,她永远都是江鹊。

主持人要江鹊发表一下感想,她没有事先准备好稿子,在有些紧张的时刻,她的视线看着最后一排的沈清徽。

好像也是这一刻,她想起在某个夜晚,沈清徽牵着她的手,带着她在无人的广场,那天是她第一次站在滑板上——也是她第一次呼吸到自由的风。

沈清徽的声音比那天的晚风还温柔。

“我希望你做一个勇敢自由的女孩,永远不怕失败,但是在我身边,你不勇敢也没什么。”

“江鹊,你要向前跑,去大胆自由地做你要做的事,无须顾忌退路,我就在你身后。”

他给的爱,从来都不是浮于表面。

是要她明白她值得被爱,她也可以大胆地做任何她想做的事情。

要她自信,要她勇敢,要她永远都是独一无二的江鹊。

江鹊的视线定格在沈清徽的脸上,周围的灯光很亮,她的目光里只有沈清徽。

像一句很古老的话:外面风雨琳琅,漫山遍野都是今天。

-

这年冬天,又是一年春节。

江鹊早早放假,沈清徽更是。

沈清徽计划着带她出去走走,江鹊怕冷,一整天宅在家里,穿着一条睡裙,说才不想出门,淮川的冬天还是让她不太适应:潮湿,偶尔下几场雨,天气更加湿冷。

沈清徽也就由着她。

院子里的龙沙宝石又秃了,干巴巴的枝桠,沈清徽是偶尔去修剪一下。

院子里的花,又挪到了二楼的玻璃温房里,这只喜鹊,在这样的隆冬天,别有着一处春天。

江鹊常见沈清徽晚上还在书房里忙,今天没忍住好奇,翻到一盒冰淇淋拿着上楼,推开门,看到他坐在电脑前,江鹊舀了一勺冰淇淋,凑过去看屏幕。

沈清徽也大大方方把屏幕转过来,还伸手将她拉进怀里。

酸甜的草莓味融化,江鹊看到屏幕上是好几个婚礼策划的方案。

有各种各样造型的教堂,各式各样的花束拱门设计。

江鹊忽而想到什么。

“还有三个月就到春天了。”

她的长发披散着,垂下几缕,差点沾到冰淇淋,沈清徽从自己的口袋里摸了下,找到一根黑色的发圈,而后将她的长发束了起来。

“我知道,”江鹊转头说,“你有很多朋友要来吗?”

沈清徽一愣,细想,好像也没几个。

江鹊这边更别说,也就是办公室的几个人。

“那我不想办婚礼了,我想跟你去旅游。”

“怎么会这么想?这样的仪式,别人有,你也要有。”

“那别人可不是我,我想跟你去你以前去过的地方。”

“我以前去过很多地方。”

“对呀,我干脆多请些假,我们慢慢去,”江鹊笑着,将一勺冰淇淋递到他唇边,“你走过的那些路,也有我陪你一起。”

沈清徽哑然失笑,似乎也是考虑了一会——其实是想了想路线。

“那大概要三个月。”

“好。”江鹊说,“婚礼就不要大费周章了,在淮川就挺好。”

沈清徽表面应着,其实也知道江鹊的小心思。

他们两个,拥有的大概也只有彼此。

新年的除夕夜,江鹊说一定要吃水饺,才是团团圆圆,沈清徽笑,也不舍得只让她自己忙,两个人在厨房里,竟然也做出来了四菜一汤——江鹊也就只包了个水饺。

在一点空档间隙里,她抬头看,热气腾腾的厨房里,沈清徽的袖子半挽,问她还想吃什么。

要是以前,可是又要眼眶发酸,现在这样的温馨,江鹊只觉得甜的像蜂蜜,往后的每一天,虽然还尚未发生,但都是充满着期待。

来年入春,江鹊的心总是跳着,暗中偷看沈清徽,他神色如常,这总让江鹊有一种微妙的直觉——他肯定在秘密策划着什么不许她知道。

早上时沈清徽送她去上班,江鹊像模像样地翻看着手机。

回想起他求婚前还要去寺庙里许愿,后来还挂了个同心锁,江鹊觉得他多少有点“迷信”。

结果打开了老黄历,四月春末,有六天“宜嫁娶”。

江鹊的表情又垮了。

一个红灯,车子停下,沈清徽笑着看她,“今天我们出门早,不会迟到的。”

“我没有在想这个。”

“那在想什么?”

“我在想,四月六天宜嫁娶,你到底选了哪一天……”

沈清徽被她逗笑了,“今天才四月二号。”

“也是,你提前告诉我,就没有惊喜了。”

说完江鹊也平静了点,当初她提前回来,错过了他的求婚,这回应该耐心等着。

沈清徽趁着红灯的空档,拉着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下,“就这几天。”

作者有话要说:  1、玫瑰花不应被摘下保存,而是要一路开放。原句:只管走过去,不必采了花朵保存,这一路上,花朵会继续开放。——出自泰戈尔《飞鸟集》。

2、外面风雨琳琅,漫山遍野都是今天。——这句话出自张爱玲,但是是由胡兰成在《今生今世》里转述引用的张爱玲的话。

3、下午或者晚上还有一个二更合一的小肥章,婚礼。然后就是沈老板带崽了!

-

-

--

感谢在2021-08-28 21:38:32~2021-08-29 11:54: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长安、41746584、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vvvvvv死磕 30瓶;拉格朗日才不是定理 22瓶;大白桃 15瓶;横竖钩提、长安 11瓶;星空坠入深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