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春日喜鹊 > 第68章 【晋江独发】

第68章 【晋江独发】


也是在这年的九月, 沈清徽开始隔三差五接到邵闻瑾的电话,那天的晚上,江鹊费劲儿地找到一部文艺挂的爱情电影, 沈清徽倒把晚上一起看电影当成了习惯。

也是在电影才开场的时候, 他的手机响起来,当时江鹊正靠在他的身旁, 听到电话里一口港普,偏了偏头看他。

沈清徽神色如常,投影的光明明灭灭,他的轮廓依旧深邃好看。

江鹊其实无心听他讲电话, 但是电影恰好在这会有个空场,她听到那边说了“姨妈”、“你有空过来看看”这些字眼。

联想起来, 也大概能猜到点什么。

江鹊也是想起了, 上回跟他去港城的疗养院, 那个已经很是衰老的老人。

江鹊同样有一点点矛盾的私心,她不想要她的沈先生再去经历那些不好的事情,让他想起那些不快乐, 可那也是他的亲人, 她不能干涉他的决定。

沈清徽只是简单地询问了一下状况, 邵闻瑾的语气担忧,说庄景月也是可怜人, 还是别太怪她。

江鹊自觉把电影的声音调小了一些,腾出一只手牵着他的手, 十指相握,有些话不用说也能知晓心意。

沈清徽挂了电话,陪着她继续看电影,他什么都没有提。

可是还是在睡前, 江鹊有一点没忍住。

不由得靠进他怀里,低声问他,“你要不要回去看看?”

沈清徽只是揽着她,沉默了一会,回去会发生什么大概心里也能猜得到。

他只是觉得,或许在庄景月的眼中,他从未存在过,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

“我大概不会劝你一定要回去,我可能只想跟你说,”江鹊的声音很静,她说,“你永远都是我最独一无二的沈先生,这个世界上也不会有任何人像你。”

有句话怎么说,世间哪能多如意,凡事只求半称心。

他以前说,江鹊缺失的那些亲情,往后都有他加倍为她补上,其实对他来说,江鹊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她的爱很赤诚很简单,那也是他最想要的爱。

也是在这天周末,沈清徽买了机票去港城,同江鹊说的时候,江鹊正蹲在冰箱前挑着冰淇淋,随手拿了一盒,朗姆酒味。

“好啊,我等你回来。”江鹊抬头看着他,脸上扬起笑。

回港城,其实还有另一些事情,要给叔父扫墓。

江鹊站起身,拆开了冰淇淋盒子,将第一勺冰淇淋递给他,还要跟他说,“你看我对你多好,冰淇淋的第一口、西瓜尖都给你吃了。”

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也是带着笑意。

沈清徽揽着她的腰带过来,低头吻住她,他的唇带着淡淡的朗姆酒与葡萄的味道,在她的口中蔓延开,好像也有一种别样的甜蜜。

江鹊掐了他腰一下,自己捧着冰淇淋去沙发上吃了。

沈清徽笑着看她跑开。

第二天早上,沈清徽也没有吵醒她,是早班机,江鹊还在睡着,他换好衣服,吻了吻她的脸,低声说,“我很快就回来。”

“我等你。”

江鹊半梦半醒,睁开眼睛,有些惺忪,还是揽着他的脖颈凑过去亲了他一下,其实有点敷衍,亲完一下倒头又睡。

晨间的光线很美好,他的眼神中也多了些缱绻与不舍,将她的手重新放回被子里,这才出门。

只是走到了门口,一回头,夏天已经是末尾了,院子里的龙沙宝石还是开的茂密娇艳。

这里,也才是他的家,江鹊会在这儿等着他回来。

他不在的几天里,江鹊照常上班,有时休息的时候给他拍过一张照片,说自己公司楼下的一家新开业的餐厅很好吃,说街角又开了一家小龙虾店。

又说某条路上开了一家叫“花厅”的下午茶,里面的装修很漂亮,她还没去,想等他一起。

沈清徽可能有些忙,没有秒回,总是隔了一会才回复。

也会给她拍酒店外的落日,拍自己上午吃了什么。

都是一些零碎的小事,可也总忍不住分享给她。

沈清徽去了三天还没回来,江鹊也从不催他,只是休息时看看微博,也能看到一些蛛丝马迹。

庄景月在港城的声望很高,最近住进了icu,总被港城的狗仔捕风捉影。

连带着上新闻的,还有沈容信。

江鹊不太喜欢看到这个名字,也只是扫了一眼就关掉。

可是新闻还是在推送,江鹊琢磨着设个屏蔽词,手指无意间滑进去,也是在这会看到了一张照片。

大概是狗仔拍的,某天的凌晨时分,沈清徽坐在医院外面的花园中的椅子上打电话,脸上带了些笑意,月色辉映,他手上戴着一枚婚戒,在黑夜里泛着点光。

江鹊看到这张照片,唇角终于勾起了一点笑容,这还是昨天夜里时,在没有他的床上刷着视频剪辑,一个不留神分享到了朋友圈。

下一秒,他的电话打过来,当时声音里带着点疲惫,却还有一些嗔怪。

“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是因为没他在,失眠的人,又变成了她。

病房里的信号不太好,沈清徽拿着手机到外面去打,不在身边,有些不知道怎么哄哄她,只能说了句,“乖,我明天回去。”

不说还好,说完人家要哭了。

沈清徽笑着哄她,给她讲了个故事——

这些日子,早就把《小王子》里的故事记得滚瓜烂熟。

江鹊抱着手机躺在床上,夜色寂静,偶尔有些风声,吹动着院子里的花花草草。

江鹊看见几颗星星,他一点都不嫌她幼稚,颇有耐心的,给她讲故事。

江鹊笑着笑着,眼睛就流泪。

“我睡不着是因为我很想你,但我还要等你回来的,你在那边忙就好。”

也是现在才知道,原来昨天晚上是这样,他坐在医院的花园中的椅子上,姿态有些闲散,他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想的那个人,一定是她。

沈清徽也不是没想过回来,但是看到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庄景月,心里多少有些恻隐——他以往不会这样,但是江鹊给了他一些力量,去面对过去最想逃避的事情与人。

也是江鹊,让他的温煦褪去了一些冷冽的棱角。

他是作为沈清徽,来送她的最后一程。

港城到淮川的航班一天只有两次,时间都不太合适,回去的时候是深夜,他也不想扰了江鹊上班。

于是,那些思念,就在这短暂的日子里沉淀着。

他拿着手机,像叹了口气,忽而专注地跟她说,“江鹊,我也很想你。”

作者有话要说:  1、世间哪能多如意,凡事只求半称心。——这一句应该是出自灵隐寺的一副楹联。

2、明天改一天1更吧,二更合一,我作息改不过来了……二更合一我定时更,在18:00吧,这回一定准时!!!

3、宝们别忘了收藏下专栏的《匿名情书》,下本开这个,双向暗恋,前面校园后面都市的,么么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