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春日喜鹊 > 第56章

第56章


正月十六, 江鹊复工。

薄雪未融,路上又冷又潮。

路威这公司上班的时间很人性化,早上九点才打卡, 早九晚五。

但是江鹊还是差点睡过了时间, 沈清徽也不疾不徐,等江鹊洗漱完下楼的时候,沈清徽恰好将早餐端到桌上,他等着她吃好,才开车送她去上班。

“沈先生, 你怎么不提前叫我一下……”江鹊喝着牛奶懊恼。

“让你多睡一会。”沈清徽说,“你昨天睡太晚了。”

江鹊咂咂嘴, 说那你比我睡得还晚呢!

沈清徽笑她贫嘴。

沈清徽趁她下车前说,“我中午可能要出去一下,去处理柏景酒店的事情, 你中午好好吃饭, 有事情跟我打电话。”

“知道了!”江鹊系好围巾, 临下车前忽然凑近他, 很快地亲了他一下。

江鹊没急着下车,在车上这一路,她才终于清醒过来。

她认认真真地看着他, 跟他说, “沈先生,你辛苦了!”

他过分细致的照料与宠爱,让江鹊有点愧疚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呢。

一日三餐基本都是他在做, 他只许江鹊做一道汤,洗碗擦地的活儿,也都交给了洗碗机和扫地机器人。

江鹊在家里看了几天稿子, 真是突然“十指不沾阳春水”了。

沈清徽也不觉得如何,他说,明明是你还要上班,比我辛苦多了。

但明明更是他的工作比她的更重大,她转正后一个月也才四千多。

江鹊到了公司,胡小可等人正在分享着自己新做的美甲。

“鹊鹊,刚才有你的快递来着,你还没来,就先给你签收了。”

胡小可看到打卡的江鹊,一脸羡慕,“你家沈先生真好,一大早就给你送东西。”

江鹊有点没反应过来,抬头看,自己的位置上放着好大一捧红色的玫瑰花。

黑色的薄纱,是真的巨大一扎。

江鹊疑惑,沈清徽刚才送她来上班,也没听他提起这件事情,但想来也只能是他了,怕是什么复工第一天的惊喜。

江鹊扬唇笑了。

中午的时候,江鹊去录音室录稿子。

她不知道,一道身影站在走廊上,隔着单向玻璃看着她。

他的手覆在玻璃上,视线紧紧地落在江鹊的身上。

是真的有很久不见她了,她好像再也不是当初那个瑟缩自卑的女孩了。

她会扬唇笑的明媚,会自信地读着一份稿子,会勇敢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沈明懿压低了帽子,他戴着耳机,将声音调大了一些。

江鹊清甜的声音在读着一段话——

“如果你爱上了某个星球的一朵花。那么,只要在夜晚仰望星空,就会觉得漫天的繁星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花。”

这些日子没人知道他是怎么过来的。

“先生,请问您是?”

路威拿着文件过来,看到站在录音室外面的陌生身影,他疑惑地问了一句。

沈明懿没理他,他压低了帽子,从路威身边走开。

气息冷冽,阴沉,路威只看到了一双眼睛,冷厉的可怕。

他又往里面看了一眼,江鹊侧身,安静地读着桌上的稿子。

沈明懿从公司里出来,四下看了一眼,躲在一处无人会经过的巷子里,给江志杰打了个电话。

而彼时。

江志杰坐在一辆破旧的车子里,他几夜不眠,眼底布满猩红的血丝,身上是浓重的烟味。

车子外面也落了一地的烟头。

外面是一家酒店,挂起了红色的拱门。

刘倩文与什么人的婚礼。

他不在乎那个新郎叫什么。

他远远地看着,刘倩文穿着婚纱在门口迎宾,身旁的男人揽着她。

江志杰摸了摸自己的手,少了一根手指。

他抽着廉价的烟,脸上不少青紫。

江志杰回想起来,他同刘倩文在一起那么多年,最终败在一套房子和彩礼上。

刘倩文的父母开价二十万彩礼与一套淮川的房子首付。

这要了江家的命,江志杰自己连一份体面的工作都没有,年少的他听不懂刘倩文父母话外的意思,只以为有了钱就可以跟她结婚。

他去催江振达,江振达是个小包工头,铤而走险提前在一张动工合同上签了字,也是那天后江振达吃了官司,要赔一百多万。

没拿到钱,还倒欠了一身债。

也是这个时候,封远弘看上了江鹊,陈盼敲了五十万买了一套房子,用房子抵押贷了款赔付。

封远弘临出国前,惺惺作态,来告诉他有个办法可以一夜暴富。

他不知道那是封远弘的报复圈套,以为是封远弘的歉疚。

封远弘带着他去了澳门,先赢了一些,封远弘说他运气好,再赌一票大的,江志杰没有那么多筹码,封远弘带着他去见了宋泽贤,沈明懿。

宋家本来就是赌|马和放|贷起家。

在那样纸醉金迷的情况下,沉浸在赢钱的喜悦中,江志杰迷失了理智,疯狂地签了字,下了赌注。

血本无归,欠的钱越滚越大,他越来越不甘心,欠的数字像滚雪球。

他把江鹊抵给了沈明懿,缓了几年。

到最后,刘倩文还是嫁给了别人,他少了一根手指,还背负着巨额的债务。

江志杰的怨恨累积爆炸,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封远弘。

江鹊横在沈明懿和沈清徽之间,他当初将筹码给了沈清徽,选择了沈清徽,可是现在封远弘却要移民出国了。

他后悔,不甘心,怨恨积聚,封远弘毁了他的人生。

他像一个穷途末路的赌徒,又将唯一的赌注压在了沈明懿的身上。

他懦弱,像藏在阴沟里的蛆虫,他怨恨却没那个胆子——怕失败。

他的一根手指,是封远弘剁的。

他怎么可能玩得过封远弘?

沈明懿从国外回来,东躲西藏,江志杰知道,沈明懿唯一的执念是江鹊。

江鹊是沈明懿的禁区。

江志杰听说,有人喝醉了碰过江鹊,沈明懿回回都发疯。

沈明懿洗了一笔钱,想将江鹊带走,但是没想到宋泽贤反水,反手跟警|察举报了,沈明懿东躲西藏,江志杰收留了他。

江志杰给沈明懿看了他备份的视频。

那一天,沈明懿异常的静默,眼神像杀人,但江志杰却觉得血液都在沸腾了——他当初就应该把赌注压在沈明懿身上。

江志杰算盘打的很好,借沈明懿的手除掉封远弘,他知道沈明懿一定会这么做,因为这些天沈明懿哪儿都没去,日夜盯着封远弘的行程。

沈明懿准备带着江鹊离开淮川,现在警察出了悬赏,找到沈明懿,有二十万的奖金。

他到时反手一个举报,一箭双雕。

这二十万不能让他买房子——就当做他给刘倩文迟来的彩礼。

刘倩文嫁给那个男人不就是图他有钱?他也有钱,他给她二十万不就行了。

江志杰浑浑噩噩,已经理不清头脑,他只想搞死封远弘,他凭什么远走高飞到国外?

江志杰接到电话,被烟熏得粗嘎的声音,聚精会神听沈明懿说了什么。

“行,没问题。”

起初,沈明懿以为江鹊跟在沈清徽身边,是这位“善良”的三叔捡到了江鹊,他觉得不可能,沈清徽三十五,江鹊才二十。

况且沈明懿知道沈清徽多年前跟晏婧晗领证的事情,江鹊不可能跟他在一起。

他要带江鹊走,要让江鹊知道,只有他才能保护好她。

江鹊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

-

沈明懿出去了一趟。

下午五点的时候,他站在马路上,给了曾经的小弟一些钱,托人查了查。

沈明懿知道沈清徽名下有不少的房产,可是不知道他常住的是哪一套。

小弟告诉他,是春江玺樾。

沈明懿应了一声。

他去的时候,心口像被什么沉重的东西压着,他很容易想多,江鹊不可能同沈清徽在一起,但也忍不住回想起那天在超市里看到的场景。

他决不能承认,江鹊大概对沈清徽有好感,沈明懿也听沈睿言说起过于书云的事,说沈清徽遗传了沈邺成,也专喜欢年纪小的。

这些流言蜚语又在脑海中活过来,沈明懿觉得必然是沈清徽对江鹊做了什么。

江鹊什么都没经历过,她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才是喜欢。

他打了个车,将他送到了春江玺樾。

沈明懿找到了沈清徽的别墅,摁了门铃。

沈清徽刚接了电话,江鹊说一会让程黎把自己送回来,他笑着在电话里问她晚上想吃什么。

江鹊说冬天应该吃火锅。

沈清徽换好衣服,说等会带她出去吃。

江鹊的声音在电话里上扬。

沈清徽听到门铃声,去开门。

沈明懿一身黑色,站在门外。

沈清徽只见过沈明懿几面,沈明懿才二十一岁,一身戾气,眼神平静漆黑,却叫人觉得分外阴沉。

早些年沈明懿爱打架,沈睿言从没什么时间管他,沈邺成偶尔叫他去收拾烂摊子,沈清徽自然不管,但也是想到沈明懿还年轻,他眼底如死水一样平寂,让沈清徽想到了自己的以前。

他觉得沈明懿在某些方面,像年轻时的他。

沈清徽平静地看着他,给他开了门。

沈明懿一言不发,别墅里很整洁,客厅的茶几上摆着很多鲜花,各种各样的玫瑰,但都没他送江鹊的好看。

沈清徽给他倒了杯水。

沈明懿锐气稍减,抬眸看着他,沈清徽话不多,除了沈睿言嘴里的形容,他还不知道能用怎么样的词语去形容这个三叔。

他那时打架打的厉害,把一个富二代打进了医院。

沈清徽来警局接他,他什么都不问,上了车后,只递给他棉签和消毒酒精。

沈清徽跟他说,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不是你的错,但你要好好生活。

那时沈明懿冷哼一声,好好生活说的多容易,他始终觉得自己的出生是错误,是唐吉玲催着沈睿言随便找了个女人生的他,只为了取悦沈邺成,让沈邺成抱上孙子而已。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妈妈是谁。

沈睿言自然也不管他。

同他讲过一句道理的,只有沈清徽。

沈明懿尚且算是平静,“三叔。”

“嗯。你怎么想的?”

沈清徽在他对面坐下,他没什么架子,穿的也是在家里的居家服,但眉眼里蕴着的气场,却很沉。

“警察在找你。”

“江鹊在哪?”沈明懿并不答他的问题,他抬起视线,少年的一双眼睛,黑沉平寂。

沈清徽刚端起杯子,动作顿了一下。

他从不去刻意打探,但在巴黎皇宫被查封的时候,他听说了一些风言风语。

大意就是说沈明懿对江鹊有些意思,将人拴在身边这么久,沈明懿十回打人,起码八回都是有人碰了江鹊。

但江鹊也很怕沈明懿。

有些事情不能仔细想,一想,沈清徽便也想到了初遇江鹊的时候,她一身狼狈,容叔后来告诉他,是沈明懿放狗吓她。

江鹊三年都住在沈明懿在沈家别墅的杂物间里,容叔跟他说了一些,大意就是沈明懿常常作弄江鹊。

沈清徽放下杯子,心平气和,“你觉得,你们合适?”

“我养了她三年,就是个狗,是我的就是我的。我带她走,有什么不对?”

“她是你的附属品?”

“怎么不是?”

“你懂什么叫尊重吗?”

沈明懿的眼神沉下来,阴冷地盯着沈清徽。

作者有话要说:  1、“如果你爱上了某个星球的一朵花。那么,只要在夜晚仰望星空,就会觉得漫天的繁星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花。”——出自《小王子》

2、明天是两个肥章了,文案后半段了。

时间早9:00与晚上21:00。

3、明天正文完结后就是番外了!!啵啵叽!!

-

-感谢在2021-08-17 08:49:02~2021-08-17 20:41: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星空坠入深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