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春日喜鹊 > 第29章

第29章


sa和店长给江鹊选了好多条裙子, 各种款式。

店长一直在夸江鹊长得漂亮。

周围几个sa也很会说话,夸她能夸出花来。

江鹊不太好意思,最后悄悄看吊牌, 想能省一点是一点。

最后选中一条看起来很简约的,白色的连衣裙, 有点像针织的材质, 很柔软, 有点修身,花边袖, 很秀气。

店长说让她换上试试。

沈清徽也趁着江鹊进去这个档, 说,“那边几条都包起来,还是送到老地方, 记在年底的账单上。”

“是。”

让她看见这么多购物袋,怕是又得局促一阵子。

这条裙子很衬江鹊, 沈清徽并不知道模特的标准是什么, 但她身材比例好, 就是有点偏瘦。

江鹊是一头及胸的黑长发,发质细软。

这衣服果然把气质拉起来,温婉柔软,眼神还有点羞怯。

不过也没关系。

店长很热情,要可以给江鹊做一下头发, 气质会更好。

沈清徽默许。

店长的审美在线, 并没有做太夸张的造型,只是卷发棒稍微卷了一下,很慵懒自然的微卷,整个人精神许多, 甚至看着比常来店里的名媛漂亮多了。

主要是这双眼睛,很干净。

店长一直夸她,江鹊不好意思,觉得别人不过是看在沈先生的面子上而已。

出来后,沈清徽就像所有在试衣间外等女伴的男人一样。

只不过,他不同。

他只是坐在沙发上,没有看手机,是在专心地等她出来。

——在此之前,sa和店长让她试了好几套裙子,每一回出来,沈清徽都是坐在这等着,并没有敷衍过,他是欣赏着,她每出来一次就夸赞一次。

江鹊被夸得一直脸红。

连店长进来帮她整理裙子的时候都说,“沈先生平时根本不来的,但他是我们这最尊贵的客户之一,沈先生跟外面传的一点都不一样,对您太好了。”

江鹊抿抿唇,重点听的是那句“外面传的”。

江鹊觉得有点

不太对劲,但是回想到以前他那些爱好,也觉得好像可以解释。

可能以前的他没有现在这样温和吧。

店长看她不怎么接话,后面也就不再多说,只最后说了一句祝福。

毕竟沈清徽身边没跟过什么人,要是真的,多说些好话,对业绩也只有好处。

江鹊出来,本来是想换回自己的衣服,但是她的衣服已经被店长装进了购物袋,而后送到了沈清徽车上。

江鹊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裙子,只能默认是被他付过款了。

江鹊走到他身边,沈清徽很自然地牵住她的手出去,视线是落在她身上,夸她漂亮。

江鹊挺不好意思,问他上午吃什么。

沈清徽怕上午堵车,就在江鹊要面试的公司附近订了个餐厅。

是一家私房餐馆,环境静谧,菜品量少,但数量多。

主厨是从港城挖来的。

江鹊不会品,只能知道什么好吃和不好吃。

是在大厅用餐的,偶尔有一些西装革履的人来,应该是附近办公楼的工作人员。

江鹊短暂地幻想了一下自己步入职场的样子。

不管钱多不多,等拿到了第一笔薪资,一定要请他吃顿饭。

中途,侍应生端来一份甜品,说是特别赠送的,介绍的很高端,说是什么有机农场的水蜜桃现做的。

江鹊尝了一口,不算太甜。

埋头吃的时候,沈清徽手机响了几回,但也没有接的意思。

期间江鹊隐约感觉斜对面那桌的几个精英男好像在往这边看,江鹊只当是因为沈先生太耀眼。

这餐饭吃了两个多小时,江鹊吃的撑。

出来的时候,她下意识地挽着他的胳膊,声音郁闷,“好像有小肚子了。”

“你太瘦了,平时多吃一点。”

他勾着她的手,手腕细细的一截。

也大概是江鹊太瘦,看着总像个高中生。

跟她走在一起,他心底突然觉得自己太老。

江鹊面试的这家公司不大,就是一个高层办公楼里的某一个楼

层。

沈清徽将车停在路边,在江鹊下车前,他给她加油。

江鹊当时是紧张的,沈清徽将她脸颊旁的碎发掖到耳后,后来突然捏着她的下巴,落下一吻。

总觉得语言好像苍白。

江鹊眨了眨眼睛,是很温柔的一吻,所有的紧张不安,都消失不见。

一吻结束的时候,江鹊看着他的眼睛,好像一点都不再害怕失败。

就算失败了又能怎样。

沈清徽的指腹抚了下她的唇,说,“我在这等你。”

“好。”

江鹊点点头,推开车门下车。

江鹊慢慢朝着那栋大楼走去,沈清徽坐在车子里看着她的背影。

第一次好像感觉到,这个小姑娘勇敢了一点。

-

江鹊坐电梯上楼。

16楼就是这家配音公司。

准确的说,一层楼他们只占了左半边,右半边是个会计公司。

江鹊走到门口打了个电话,紧接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出来迎接她,很简单的t恤和短裤。

江鹊看到过这家公司的介绍,是一家才成立三年的小公司,大部分都是应届生,主要还是广播剧的配音制作。

要说优点,江鹊只觉得自己年轻,应该可以融洽到这里来。

短裤女让她在一间会议室稍等,然后去叫了老板。

公司里一共就十来个人,薪资尚且算是可以,但是江鹊毕竟是个新人,只觉得收入过得去就好了。

老板也是个年轻男人,叫路威,西装革履的,总觉得这样有点成功人士那味。

他让江鹊坐。

然后翻看了下江鹊的简历,眼神不动声色地探究着。

这裙子是某国际一线大牌的新品,刚才在餐厅里看见了。

当时看见的其实并不是这个女孩,而是坐在她对面的男人,是沈清徽。

沈这个姓,意味着地产和酒店的神话。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时在餐厅里他多看了几眼,也就留意到了坐在沈清徽对面的女孩。

“高中学历?”他问了一句。

“是的,是高

考前家里出了点事情。”江鹊深吸了口气,坦诚地回答,“我没有相关的知识,但是我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学好。”

“这个倒也不算什么,配音也可以速成,你声音基础不错,很有潜力,”路威放下简历,象征性说,“我到时候给你通知。”

“……好。”

江鹊愣了一下,这就结束了?

什么都没问?

“我们主要是听声音。”路威颇耐心解释一句,还笑了笑。

江鹊点点头,心情松懈下来。

她离开的时候鞠了个躬,很礼貌地说谢谢。

但是江鹊走了之后,路威没走,他站起来,站在窗边。

心里有点不确定。

要真是沈总的人,怎么会到他这种小破公司?

路威倚靠着窗边往下看。

十六层楼,一切都渺小,但是却也能够看得到路边停着的那辆黑色的越野。

在餐馆外面,停着一辆车牌一串8的黑色越野。

要是说车可能会撞,但那个依靠在路边,俨然一副在等人模样的,赫然就是沈清徽。

路威有点恍惚觉得,自己可能要时来运转了。

办公室不大,路威对着外面招了招手。

短裤女孩走进来,“路总?”

“刚才来面试的那个,过两天让她来办入职。”

-

江鹊从空调房里出来,短暂的几步,出来有点潮湿的闷热。

也不知道这次面试怎么样,反正走一步看一步好了。

江鹊看到车子仍然停在路边。

她停顿了几秒,微微眯了眯眼睛,沈清徽站在路边,倚靠着栏杆。

休闲白衬衫,休闲长裤,皮质的休闲乐福鞋。

很随意的姿态,站在阳光下,却清矜斯文,视线闲闲散散,是在看着她这边。

他的手在身后。

江鹊看到他就笑起来,然后朝着他小跑过去。

她跑到他跟前,他像变戏法似的拿出来一束向日葵。

“祝你面试成功。”沈清徽对着她笑,将手里的一扎向日葵递给她。

江鹊

很惊喜,看到他额上有一点湿意。

女孩子对花总是无法抗拒,尤其是被他送的。

“你是不是等很久了?”

天还很热,江鹊有点心疼了。

“是怕你出来看不到我,我就出来等你一下,顺道买了一束花送给你。”

沈清徽拉开车门,车子没有熄火,空调的凉风很舒适。

江鹊上了车,沈清徽从另一边上来。

这一刻,她好像有点明白。

成功失败都没什么大不了,他会永远在她身边。

“沈先生,今天又不是什么特殊日子,为什么送我花呀?”

江鹊捧着花,凑近闻了闻,向日葵没什么味道,但是收到花,心里总是开心的。

甚至是有点雀跃。

“谁规定特殊日子才能送你花?”沈清徽看着后视镜掉转车头,笑着说,“是为了让你知道你也在被人爱着。”

“……”

“没有安全感,我就每天送你一束。”

其实能看出来,江鹊的不安和一点模糊的距离感。

在他眼里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可他一点都不想小姑娘胡思乱想。

谈恋爱,总要让她时时刻刻都明白,她也是被他认真宠爱的。

一束花的仪式感,总不麻烦。

江鹊很想扑过去亲他一下,然而车子在行驶中,江鹊突然有点期盼有个红灯。

车子速度慢下来,往另一条街拐了个弯。

停下来的那一刻,江鹊的行动大于了思考,她凑过去亲了他一下。

年轻的灵魂,年轻的爱,还是纯粹与冲动的。

她能想到的表达爱意的,就是亲吻与表白。

可还是她词穷又脸皮薄,好听的情话不会说。

她仰着头看着他,琥珀色的瞳中映出她亮晶晶的眼睛,他眼角的一点泪痣温柔的像春天的风。

“沈先生,我特别特别喜欢您,”江鹊认认真真说,“也会一直一直喜欢您。”

沈清徽笑了笑,“那你可得说话算话。”

“算话!”江鹊笑的很开心,不过看

了一圈,“怎么在这儿停车了呀?”

“路上有记录拍照,可不许你解开安全带亲人。”

那点小心思,被他轻而易举看透。

但是感觉还挺好的。

-

江鹊收到这家公司的入职通知,也是在一周之后,当时发了个邮件,还非常正式的附了个文件叫offer。

江鹊捧着手机看,有那么一瞬间差点觉得这是垃圾广告。

而后微信上多了一个好友通知,说是人事主管。

江鹊接受后,对方给她发来了几条信息,大意就是平时不用加班,周末单休,实习一个月,末了还发来了薪资,实习单月3千,转正后是4千,十三薪。

江鹊从来没有踏出过外面的圈子,这个薪资在淮川其实并不算高,但是江鹊足够心满意足。

以至于她回复完微信后,特别开心地去找沈清徽。

找了楼上楼下一圈,没见人,江鹊直接推开了浴室的门。

水汽迷蒙,沈清徽只在腰间围着一块白色的浴巾,他正对着镜子刷牙。

听见声音,他只撩起视线往镜子里看了一眼。

江鹊站在门外,好像呆愣住了,然后白皙的脸颊瞬间涨红,竟然一时忘记了该要做什么反应。

沈清徽漱了漱口,将杯子放回台架了,这才回身看着她,眼底一点温情笑意,“怎么了?”

他多日的温柔与耐心,让江鹊勇敢,她朝他跑过去,扑进他的怀里。

“沈先生,我收到入职通知了!”

她踮着脚搂着他的脖颈,沈清徽看到她的雀跃。

电影里有一句台词说,上帝可能是看出了我的挣扎,所以他决定把世界上最温暖的你送给我。

独自过往的这些年,不能说对感情没有过期待,但是在这个浮躁又轻薄的环境里,他从不愿意降低自己的恋爱观——爱情应该是纯粹的,纯粹的分享快乐,尊重与理解,支持和鼓励。

江鹊让他觉得,自己的这些年,都是为了在等她出现。

虽然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比她年

长十五岁有点介怀。

“会不会觉得跟我很亏?”

九点还不困,沈清徽跟她坐在院子里的软藤沙发上,江鹊粘着他,其实是觉得他自己坐在院子里的身影太寂寞。

江鹊看着花,他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手指穿-插过她的长发。

“毕竟你才二十岁,我可比你老了十五岁。”

“不会啊。”江鹊回的很快。

“怎么?”

“因为没有人是你,”江鹊的答案干干净净,也不加以思索,“您也常常告诉我,我是独一无二的,您也是。”

沈清徽笑了,好像也是说给自己,“对,也没有人是我们。”

-

江鹊在下周一去了公司一趟,去之前还挺犹豫,白蕊一周都没给她打过电话,那边也没有任何消息。

要说不同,就是沈清徽这两天电话有点多,但是仍然是宅在家里,喝喝茶看看书。

有时候带她出去吃饭,也顺道去陆景洲那里坐坐。

江鹊问,“我要不要跟白姐那边说一声?”

“说什么?没签劳动合同,薪资付了,你想走就走了。”沈清徽是护着她的,“那边不会怎么样的。”

准确来说,是沈清徽也知道白蕊那边忙不开,最近接二连三的事情,沈明懿那边也不见得能顺利回来——沈清徽也听说了点消息,是沈睿言不让他儿子回来。

有时候一些东西,二十出头的男孩远远不能承担。

“好。”

江鹊点点头,吃早餐的时候抬头看他,似乎跟平常无差别。

“沈先生,您最近还失眠吗?”是她睡眠好了许多,起码不用担心半夜被人拽起来,所以一觉到天亮。

所以也不知道他晚上是否也如此。

只知道每天睡着的时候,他的呼吸声也平稳,有时候困倦中抬头看了一眼,他是合着眼睛的。

“有你在,还失眠什么?”沈清徽笑了笑她,“吃完去换衣服,等会送你去上班。”

淮川的早高峰有点堵。

但是天气晴好,连绵不绝的雨天过去,阳光艳

艳,叫人心情很愉悦。

路过最繁华的一条商业街,尽头那座金碧辉煌的建筑,现在竟然冷清了许多,江鹊往那边看了一眼,门前停着好几辆执-法车,江鹊忽然想起了祁婷。

她从包里拿出手机,给祁婷发了一条微信,好一会也没见回复。

车子在车流中缓慢的行驶。

沈清徽像怕她无聊,随便切了一首歌。

是一首粤语歌,还是这两年流行的。

十几分钟,车子才挪动了一点。

江鹊开口问了一句,“沈先生……那边……”

沈清徽视线看过去,知道她在问什么,“可能要出事情了吧。”

“那……”

“沈明懿短时间不会回来。”

“不是,我问的不是他,”虽然听他这么说,心里安心了点,但是江鹊想问的是祁婷,“我是想问问,里面一个朋友……”

正问着,江鹊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是一个来自春新镇的号码。

作者有话要说:  1、上帝可能是看出了我的挣扎,所以他决定把世界上最温暖的你送给我——出自电影肖申克的救赎。

2、本章24h评论有红包~

3、明天见~

-

-

感谢在2021-08-02 18:00:00~2021-08-03 18: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被拍死在沙滩上的咸鱼、嗷嗷嗷嗷嗷 4瓶;星空坠入深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