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开局暴富的悠闲生活 > 第十五章 林海

第十五章 林海


  吃过饭,两人坐车返回酒店休息。

  这会已经是下午2点半了,在高档中餐厅吃饭,总是要花费更多的时间。

  “一会去酒店健身房跑跑吧,不然晚上是吃不下饭啦!”张达无力地看着自己隆起的小肚皮,“好几年没见海哥,一见面啥也不吃,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不给他面子呢。”

  “去什么健身房呀,去泳池不香吗?”范江瘫在座位上,“半岛酒店的泳池超炫的。”

  张达一脸不屑:“拉倒吧,你一旱鸭子,你那是想去游泳吗?”

  范江不乐意了:“我就爱在浅水区泡着,你管我?”

  吵吵闹闹地回了酒店后,“踌躇满志”的两人却先后倒在了床上。

  就这样了,两人嘴里还不停歇。

  “你不是要去游泳吗?”

  “那你先去跑步啊!”

  …

  终于,还是张达先靠着意志力脱离了大床的束缚,见范江没有起来的意思,便独自出了房间,来到了酒店的健身房。

  在跑步机上跑了快一个小时后,张达回到了房间。

  打开房门,张达发现范江正在浴室美滋滋地泡澡。

  “你就是这样游泳的吗?”

  站在浴室门口,张达笑问道。

  “闭嘴,我在思考人生。”

  范江闭着眼睛,一副看破红尘了的样子。

  张达掏出手机,故意开启闪光灯拍了一张照片,随后在瞬间破功的范江的咒骂声中去了淋浴室冲澡。

  穿戴整齐后,两人再次坐上了劳斯莱斯。

  周末的傍晚,申城终于堵了起来,4公里的路程,司机硬是用了半小时,才把二人送到了目的地——

  位于南阳路贝轩大公馆内的新荣记饭店。

  这里,是贝氏家族的故居。

  两人刚进入酒店,立刻有穿着民国长袍的服务员迎了上来,先带着张达两人在饭店里参观了一番。

  与外表欧式的建筑不同,餐厅里的装修明显更偏向中式。

  往里走了两步,古董鸟笼、大大的梳妆镜,以及贝氏家族的合照随处可见,不少书柜和展示柜现在被茅台“家族”占领。

  张达转了一圈,发现没看到米其林的小牌子,便向自称“管家”的长袍服务员发问。

  管家笑了笑,答道:“先生,今年获得米其林一星的是我们申城广场店的餐厅。很遗憾,我们南阳路店没能获得米其林评星。”

  张达有些不好意思:“噢,这样啊,不好意思,是我搞错了。”

  管家笑得很灿烂:“不会的,我们也希望借您吉言,明年能获得米其林评星。”

  等进到包间里,一名男子已经坐在了里面,正是林海。

  张达打量了一下对方,发现和几年前见面时大不相同。

  灰色的头发已经染了回来,手上的戒指也不再带,一身争奇斗艳的奢侈品也变成了一件黑色的衬衫。

  唯一能彰显主人身家不菲的物件,就只剩下林海手腕上的理查德.米勒手表了。

  “海哥!”

  “张达,好几年没见了,”林海起身走到张达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啊,这下我的虾兵蟹将又到齐了。”

  “哈哈,海哥还记得这个梗呢。”

  张达也笑了,同时回忆起了儿时的场景。

  小时候三人每次起矛盾,都是张达和范江合伙对付林海,但由于年纪差距,常常不是对手。

  林海看过三国后,便给张达和范江起下了“虾兵蟹将”的绰号,还说他俩整体不干正事,净给他林某人添乱。

  “记着呢,到了花旗国以后,再也没人陪我玩了。”林海有些感慨,“赶紧坐下来吧,坐下来再聊。”

  三人入座,服务员询问过张达和范江有无忌口后又问林海能否走菜,林海看两个小兄弟没意见,便点头同意了。

  张达和林海聊了起来,虽然几年没见,但彼此倒没有什么生疏感,欢声笑语间聊起了童年趣事。

  服务员给张达和范江上了水果和杏仁薄片,见三人聊的正欢,便没对菜品进行介绍了。

  又聊了一会,林海指指张达的手腕:“张达你混的不错吗?中华年历都戴上了。”

  “嗯,海哥,我做投资赚了不少钱…”张达简单介绍了自己的情况,随后问道,“海哥,我听范江说,你现在做高端奢饰品生意了?”

  “算是吧,其实就是帮家里忙,说是啃老也行,”林海笑笑,“比不上你啊,白手起家。”

  张达照例谦虚道:“没,海哥,我也就运气好。”

  “你太谦虚了,”林海笑着摇摇头,指着范江,“你看看你,能不能跟张达学点好的,别整天跟你那几个朋友来往。”

  吃着水果的范江愣住了:“不是,哥,我那几个朋友也还行吧。”

  张达也好奇地看着范江:“什么朋友啊?没听你说过嘛?”

  “就几个眼高手低的小富二代,”林海对张达说道,“也不上班,就天天在外面玩,反正不靠谱。”

  范江小声道:“拉倒吧,哥,你早几年还不是这样。”

  “嘿!你小子…”

  林海一瞪眼,范江又缩回去了。

  见范江吃瘪,张达忍不住笑出了声,趁机也打量了一下包间的环境。

  老房子的房顶都很高,张达目视了一下,感觉可能有个四五米高。

  天花板上刻着的“二龙戏珠”图栩栩如生,在包间里面还有一个没有门的暗室。

  和林海打了声招呼后,张达好奇地往小房间走去。

  在包间门口的服务员立刻跟过来一人,给张达介绍道:

  “先生,这间包间原来是贝祖贻先生的会客厅,因为贝祖贻先生曾是华国银行的行长,因此经常会在这间暗室里接待一些金融界的朋友。

  暗室里面原本还有一个暗门,一些客人可以直接从暗门离开,但是现在已经封死了。”

  “噢,谢谢你。”

  坐在暗室的椅子上,看着椅子旁的小桌上摆放的水果,张达发自内心地感叹了一句:

  ‘这细节,到位!’

  暗室里还有一个门,打开是房间的卫生间,张达干脆进去洗了个手,重新坐回了餐桌。

  这时,范江问道:“张达,你要喝阔乐吗?”

  “…喝啊!”张达一开始有点犹豫,但想到今天跑了一小时,喝点可乐应该也没关系,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于是,范江对服务员说道:“两杯可乐。”

  “好的,先生,要加冰和柠檬吗?”

  “嗯,都要。”

  诶,这话中午好像听过。

  于是,张达又想起了唐阁50一杯的可乐,随口问服务员:“你好,我问下你们这边的可乐多少钱一杯啊?”

  “25块钱一杯。”

  噢,还挺“便宜”。

  没过一会,开始上菜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