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长城余夜 > 第十一章 司机小朋友

第十一章 司机小朋友


  “卧槽无情。”

  张颜看着劈向自己的匕首,快速做出反应,后脚跟轻轻踩了一下地面,整个身体往后退了两米。

  司机缓住身体,紧跟着追了上来,几步上前右手持匕首抹向张颜的喉咙,司机露出病态笑容:“死吧。”

  看着已经快到喉咙上的匕首,张颜还是后脚跟轻踩地面,身子向后倒退的同时,那把割向他的匕首与他喉咙擦肩而过。

  一抹血痕出现在张颜喉咙上。

  用手擦了擦脖子上的血迹,随后把沾满自己血的手放进嘴里舔了舔。

  “玩大了,艹。”张颜尝着自己鲜血的味道,低声骂了句。

  宋毅微轻轻一拍扛着自己的男子,然后轻微说道:“我下来,不玩了。”

  张颜点了下头把她放了下来。

  “这一次我来保护你。”张颜跨向前,挡在了宋毅微前面,大嘴一咧笑道:“没想到你是个变态,那我这种流氓最看不起的就是变态。”

  “你小心。”宋毅微想秒了司机,可想想没有这么做。

  司机舔了下匕首上的血迹,森然笑道:“没想到你有点实力,怪不得敢把我引诱到郊外来。”

  “不过阻我路者…死!”

  说罢司机一步跨至张颜身边,匕首向前刺出,直击张颜心口而去,张颜抬脚,后猛的踢向司机胸口,身体一歪躲过朝心口而来的匕首。

  “砰”

  “哼”

  布鞋与心口碰撞发出沉闷的声响,司机闷哼一声,身体却只是晃了晃。

  武者?

  张颜反应过来,却被司机以左手抓住踢在他胸口的脚,身体发力,把张颜向后甩出几米外。

  “刺”

  随手丢出匕首,如飞镖飞出直击张颜,在他看来张颜必死无疑,而后他看向一身洁白衣裙,如月光仙子一般的宋毅微。

  “嘿嘿,你男朋友死了,现在该你了,你这样的美人又能让我的心境提升不少。”司机胜券在握,如天神下凡一般审视着宋毅微。

  “啊!呜呜呜,你个大坏蛋,还我老公命来。”宋毅微惊恐喊叫道,但却如惊弓之鸟一般乱跑着。

  这无疑让司机得意起来,早已忘了张颜这个人。

  与此同时张颜在空中身体诡异一扭,翻越起身体,脚尖踩住飞来的匕首,轻轻落在地上,就在这时他就听到一声功法的招式名字。

  “武极第一式,杀女正心。”

  司机爆喝一声,右手捏拳,身体发力,如离弦之箭直奔宋毅微而去。

  剑谱?张颜抽了抽嘴角,没想到这么奇怪的武练根法被人研究了出来。

  但容不得他多想,捡起地上匕首反握,身体俯下,向司机迅猛冲去。

  宋毅微在胡杨林里如小鹿乱转着,但其身后的司机却怎么也追不上,始终隔着几步距离。

  “特么的,怎么回事?难道你也是武者,你们搁这玩我呢。”司机皱眉狠狠骂着,突然脑子一闪感觉不对。

  司机转身与袭来的匕首对轰了一拳。

  匕首从张颜手上被震掉,并没有刺穿司机的拳头,只是在其指节上留下露骨的伤痕。

  “嘶”

  “你TM不讲武德搞偷袭。”司机看着滴血的指节,嘴里大骂。

  “艹,竟然没有废了你的手。”张颜风轻云淡的说着,那隐于漆黑夜里的手一阵颤抖。

  “有点本事,那就先把你打烂。”司机怒然,身体骨骼发出响声,还是捏拳向张颜打去,速度却提升了近一倍。

  张颜内心微微叹息,右手手指抖动,握住那把他不愿拿出手的匕首,身体快速倒退,匕首向前一划。

  融入于夜色的匕首让司机看不清,他以为是张颜的拳头与他对轰而来,但手上剧痛传来让他清晰的意识到,那是利器。

  “啊。”

  随着司机的惨叫,匕首那如黑墨般的气息钻进他身体内。

  司机身体快速倒退,他感觉到右手无力,生机正在消散。

  张颜的目光在夜色里如炬火般,自是看清了司机到状态,手持匕首乘胜追击。因为刚才斩废他右手的利器,司机有些惧怕恐慌了,不过看着直奔他而来的张颜,知道躲不过,那就正面硬抗。

  “武极第三式,拳轰世间人。”

  司机左手捏拳向前打去,嘎嘎作响,这一招可谓是熔炼了前两招的精髓,又独成一式,自是威猛无比。

  战场上,瞬息万变之间,张颜右手反握夜匕,左手捏拳,筋脉聚震,蓄力到极致对轰而去。

  “砰”

  空气爆裂的声音震荡着四周,司机承受不住巨力倒飞出去,整条左手臂的筋脉寸寸断裂,而张颜却只是身体晃了晃。

  在林中的宋毅微内心一颤,她知道张颜的身体状况是一团糟的,有些担忧的跑过去扶住摇摇欲坠的张颜。

  “嘶。”

  一声冷气吸进张颜肺里,此刻他身体的筋脉剧烈的伸缩绞着五脏六腑,他额头冷汗如水一般洒落,那种疼痛已经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他很想在地上抛滚着释放出来这种深入灵魂意志的剧痛。

  但是不能,装逼重要。

  宋毅微心疼的看着依靠在怀里的男人,内心一阵无奈,她多想出手治好张颜的病啊!可是不能。

  过了几个小时,初阳探出一抹金色发丝,天边出现一抹光亮。

  而张颜身体内的绞痛缓解了一些,他看着扶住他身体的宋毅微,伸手环抱住了佳人的身子。

  无言!

  一个女人愿意陪你疯,他张颜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此刻的司机却是眼神憎恨的看着远处相依相偎的两人,他想过跑的,可是全身经脉也紧随着手臂一般寸寸断裂。

  张颜感受到了那股恶意,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司机,便就陪着宋毅微一起看日出了。

  太阳害羞的探出头,发出的光照亮胡杨林,现在已快入秋,片片胡杨叶飘落,唯美唯画。

  张颜起身,捡起那把司机的匕首,然后走到司机身旁,一脚踏在司机的胸上。

  “小朋友!感觉怎么样?”张颜咧嘴笑道。

  司机愤然,没想到他被一个年轻人如此侮辱:“士可杀不可辱。”

  “说,你车里的血腥味是怎么回事。”张颜俯下身体,拿着那把战利品匕首在司机身上划着,邪笑着问道。

  “哈哈哈!是她们的鲜血啊。”司机闻言脸上病态般大笑着。

  “她们?”张颜有些疑惑,匕首在司机手腕上一扎。

  “啊”

  张颜看着发出猪叫声的司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手法不熟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