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星际大佬在线养成 > 第一百章 钟柏崖的故事

第一百章 钟柏崖的故事


当文轩三人回到莫氏庄园时,其他人都还没到。



莫老与他们分别后也一直未归,可能事件再度恶化,连莫老也无能为力。

还好,周诠两人带着相宏奇那一组人安全抵达了庄园。

只是莫老到了很晚才回来。

只见莫老面目严峻,神色晦暗不明,队员们忐忑不安,生怕再一次被出卖。

莫老看了看眼巴巴的队员们,直截了当道:“根据城里的消息,你们的情况很不妙。如果不是因为钱小友,这几日一直在我这里。让我了解到他的为人品行,我也愿意相信和他一起队友的人品,不然我是怎么也无法相信你们的?”

“我打听到你们中有人因为赌博而赌上自由被扣留的;有为了在妓院鬼混而自甘堕落,享受纸醉金迷的。”听到这,文轩众人都面露惭愧之色,指有长短,人各有志,无言以对。

莫老继续说道:“更可怕的是你们中间还出了杀人行凶之事!”一听莫老提到这件案子,众人个个跃跃欲试,却被莫老虚压的手势止住。

“当然,我后来也查了卷宗,发现其中疑点重重。还有赵家女婿虐人,致重伤事件,我也一度怀疑自己的判断。你们龙国队员行径如此恶劣,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呢?”



“只是我转念一想到钱小友,就否认了自己的想法。还有今日与你们几个相谈甚欢,发现你们谈吐不凡,不似普通人。所以觉得事有蹊跷,但我也不敢妄加论断。”



“我会派人调查清楚,如果不是你们的错,我自会帮你们讨个说法。如果是你们所为,那你们也不要怪我不客气。”可以说莫老的这番话是恩威并重,软硬兼施。

众人频频点头,只要莫老肯鼎力相助,就一定能查出真相。就怕对方的权势滔天,莫老也无能为力。

此后,莫老不再允许大家随意离开庄园。一来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二来如果真的是队员的责任,那他也绝不姑息,会交由官府秉公查办。

第三天一大早,莫老帮大家解救出扣留多日的钟柏崖,并且把钟柏崖安全护送了回来。



钟柏崖明显很疲惫,状态不是很好。一看到钟柏崖,大家马上围了上来,问他这几日去了哪里,出了什么状况?

要知道大家虽然身在莫氏庄园,可一刻也没放松,时时刻刻心系着城内发生的事情,关注着队友们的消息。



钱承像庄园的半个主人,为钟柏崖泡好了一杯茶。

钟柏崖忍着疲惫,坐定后喝了一口茶,开始讲述自己这几日的经历。

也怪钟柏崖平时喜爱歌曲戏剧,那日路过剧院,便好奇想看看古城中的戏班,是否像电视剧里那样排戏唱曲。

走进里面,听到有“咦咦呀呀”练嗓子的,也有各种武打对练的。

一时感性,钟柏崖便提出了几条建议,把现代歌曲揉和进了古戏。为了显摆,他还当场表演示范。令剧院里的人感观上了一个新台阶,顿觉茅塞顿开,第一次听到如此有节点有奏感的戏曲,这跟古代戏曲完全不同。

剧团的人便热情相邀挽留,请他帮大家继续指点。他干脆就把在现代知道的,让人潸然泪下的感人故事照搬,跟他们讲述了一遍,再加上自己的一些观点。



没想到他们一听就入了迷,非要留下钟柏崖帮助编撰剧本。也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成就感,有朝一日能过把编剧兼导演的瘾,钟柏崖便日夜不眠,第一本剧本很快编撰完毕。



并由钟柏崖亲自上场并指导,演员、编剧兼导演聚一身,真是好好过了把瘾,完全陶醉在其中。再加上他本身嗓子好,深受全剧团人员的喜爱。

没想到剧院第一场就爆满,班主马上安排了第二场、第三场,结果场场爆满,而且这出戏不胫而走,传遍了幸福城中的大街小巷。

“莫非是梁祝?”艾然插嘴道。

虽然大家对艾然的插嘴很不满,但也想知道突然城里到处张贴的海报是不是钟柏崖的杰作。

钟柏崖点点头,为了大力宣传,这张贴海报也是他的主意。

于是众人“吁……”的一声,鄙视他。要知道《梁祝》在现代可是家喻户晓的神剧,谁人不知哪人不晓!

钟柏崖一点没有因为被打断不耐烦,而是继续往下说。

这下让剧团的人都尝到了甜头,越发不肯放钟柏崖离去。而钟柏崖的事业刚刚才起步,自然也不舍就这么放弃。他一边演出,一边编撰第二本,第三本,短短五天内为他们赚足了一年的钱。



看着他们开心数钱的样子,钟柏崖是满满的成就感。

连续几日的不眠不休,钟柏崖也身心疲惫。便提出要休息几天,班主却说,你是主角,演出怎么能少了你呢?



于是钟柏崖又强撑了两天。有一次实在忍不住,演出前睡着了,耽误了演出。



这下班主原形毕露,说要扣他的违约金。他很奇怪就问什么时候签了合约?班主竟说,从他步入剧团就等于签了合约,同时也是卖身给了剧团。

钟柏崖这才大彻大悟,他全身心的投入到创作中,竟不小心沦为了他们的赚钱工具。把他创作的热情蹂躏践踏的不名一文。

于是钟柏崖表示马上离开,却出现几个彪悍的大汗团团围住了他。一顿拳打脚踢,打的他鼻青脸肿。最后还把他扔到台上,要他继续演出。



人性在利益欲望的趋势下变得更加贪得无厌,戏班尝到了甜头,怎再轻易放过他。

为了防止他逃跑,还在他颈脖上像对待牲口一样套了一个铁圈,关在一个三平米大小的铁笼子里。就像马戏团的动物,没有自由,没有希望。



只要有演出,就拉扯了铁链出来,让他上台。如果演得不好,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这时大家才注意到钟柏崖颈脖上有一道很宽很深的淤痕。

“当时我已生了一了百了的念头,正逢莫老前来搭救。”钟柏崖平淡的讲完,就像在讲述一个毫不相关的人一样,显得格外平静。

众人听到最后已经唏嘘不已,不敢相信人生,其中两个女孩子都抹起了眼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