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被我渣过的男主重生了[快穿] > 第210章 邪神前男友25

第210章 邪神前男友25


许砚很快平静下来, 将手臂恢复,慢条斯理地整理衣袖,接着抬头, 目光缓缓看向林空鹿:“都看见了?”

林空鹿:……现在假装没看见,还来得及吗?

显然是来不及, 许砚开始走向他,漆黑的眼睛始终盯着他, 一字一顿道:“宋凌都告诉你了?”

“所以你选择了他?”

“打算杀我?”

答案是显然的, 不然少年为什么拿着那把宋凌曾用来划伤他的脸,划开他胸膛的匕首来找他?

宋凌一贯爱玩这些把戏。

许砚神色平静,身后的藤蔓却拼命生长,张牙舞爪, 飞快向林空鹿伸去, 昭示着他内心的疯狂。

林空鹿下意识后退, 慌乱道:“不,我没、没有……”

“没有什么?”许砚已经走到他面前,手指轻抚他的脸颊, 语气充满危险, “没有拿他的匕首, 还是没想来杀我?”

林空鹿脸色苍白, 寒毛倒竖,整个人都在发抖。藤蔓已经延伸到他身后,无数枝条将他和许砚包围, 像一个囚笼。

他退无可退,刚要说“是没想杀你”,察觉他走丢的玩家就匆匆赶来,正好看见这一幕。

严峰等人脸色骤变, 没想到邪神连小少爷都要杀,一起跟来的宋凌则直接开枪。

子弹瞬间被藤蔓挡下。

宋凌还要再开枪,严峰忽然拦住他:“你这是在激怒他。”

许砚冷笑一声,看都没看宋凌一眼,直接抬手欲捏住林空鹿的下巴。可能是他的举动带有攻击性,之前被他放在少年衣袋里的玫瑰忽然抽出数根枝条,刺向他心脏位置。

林空鹿被震惊到,没想到这玩意还会攻击人,尤其攻击的还是许砚。他下意识伸手要挡,但许砚动作更快,瞬间攥住那些枝条,紧接着拽出,连同玫瑰一起捏碎。

林空鹿:……辣、辣手残花?

对自己开的花都这么狠。

“看,直到刚才,我都还在保护你。”许砚终于如愿捏住他,阴郁森冷,却缓缓道:“我其实期待过你的选择,但你总能让我失望,果然,你不会乖乖留在我身边。”

林空鹿被捏着脸颊,无法说话,只能吚吚呜呜,睁大蒙着雾气的眼睛,期盼望着他。

若是之前,许砚一定会被他那双漂亮的眼睛蛊惑,但此刻,他却冷冷道:“不过没关系,我早就做好了你不选我的准备。”

说着,他一记手刀敲晕林空鹿,接住对方软软倒下的身体。

林空鹿:???

大意了,没闪……其实也闪不了。

他晕过去后,藤蔓再次疯狂生长,无差别攻向宋凌、严峰等人。

许砚抱起他,眉目疏冷,一步步走向城堡。

林空鹿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竟在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床上。

他坐起身,瞬间就认出,这是城堡三楼的那间主卧,他之前一直住的地方。

窗台上的花盆已经被遒劲的枝条撑裂,蔓延的枝叶向外攀爬上整座城堡,向内,则极具艺术性地贴着墙壁生长,开出漂亮的花朵。

但不管多美,都改变不了整座城堡已经被这些带刺的枝条包围的事实,无法进,也无法出。

林空鹿倒吸一口凉气,这不就是宋凌形容的“美丽囚笼”?还真是给他准备的?

“醒了?”一道略带凉意的声音忽然响起。

林空鹿身影一颤,像受惊的小动物,下意识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房间内光线昏暗,他这才察觉门边还站着一道颀长身影。

许砚从暗影中缓缓走出,清冷昳丽的半张脸上没什么表情,另半张带着疤痕的脸则阴郁可怖。

林空鹿仰头望他,精致苍白的脸上写满茫然和无措。

许砚一步步走到床前,俯身撑着床,充满压力的目光凝视他。

林空鹿下意识往后退,退完又觉得不妥。

但他还没挪回来,许砚就握住他的脚,拽至怀中。

林空鹿:“……”

“黑化值有变化吗?”他赶紧问系统。

0687:“没有,一直是100。”

林空鹿:……好吧。

很明显,即便是在一起最甜蜜的这几天,许砚对他依旧没有安全感,甚至不相信他真的会爱他。这种情况下,再加上黑化值这么高,如果直接解释,恐怕没有效果,反倒会让许砚认为他只是求生欲作祟。

许砚见神情一阵不安,轻嗤道:“怕了?”

林空鹿摇头,犹豫了一下,又点点头,迟疑道:“你、你真是许砚?”

许砚仍握着他的脚,在床边坐下,指腹圆润的脚趾摩挲到脚背,像把玩珍贵的玉器,垂眸慢声道:“宋凌都跟你说了什么?”

林空鹿有些痒,瑟缩了一下,却被拽住,只好无视异样,慢吞吞道:“他说你是许砚,是、是来报复我的,还说岛上的人是你让海怪杀的……”

“哦,那你信吗?”许砚偏头看他。

林空鹿觑他一眼,紧声道:“我当然不信,我……”

“不。”许砚忽然打断,望着他的眼睛,说:“他说得其实没错。”

林空鹿:“……”这你让我怎么演下去?

许砚很快将目光从他脸上移开,落在床头的故事书上,似是想起台风来的那个夜晚的情形,忽然勾起唇角,又道:“小少爷不是喜欢看故事?我再给你讲个故事吧?”

“故事?”林空鹿有些茫然。

“对,就是那个小白眼狼的故事。”许砚微笑道。

林空鹿:“……”你直接报我名字得了。

“知道他和他那个准未婚夫一起把我陷害后,发生了什么吗?”许砚缓缓开口,声音优雅低沉,不像穷小子,反倒像贵族。

“什、什么?”林空鹿紧声问。

“真不记得了?”许砚有些遗憾,叹息道:“其实我当时没入狱,毕竟证据不足,但小少爷和他的准未婚夫还是不放过我,他们把我绑架到船上,送到这座荒岛。”

“哦对,两年前,这座岛还没被开发,人迹罕至,只要岛上的人口风够严,无论发生什么,外界都不会知道。宋凌就是在这,用你之前握着的匕首,划破我的脸,又划开我的胸口,想剜出心脏。”

许砚说到这,竟微微一笑,慢条斯理地解开上衣衣扣,露出两道交叉的疤痕,对上林空鹿震惊的目光,说:“这就是你那准未婚夫的杰作。”

林空鹿怔怔望着他,又望向疤痕,似乎已经忘了反应。

“不仅如此,他们还在岛上……”许砚又开口,但要说起岛上曾发生什么时,头却忽然剧痛,脑中一片空白。

林空鹿心中一紧。

但很快,他就恢复正常,只慢悠悠道:“我和海里那些怪物会变成这样,都是宋凌和那些岛民害的,你说他们该不该死?”

“……该。”林空鹿很小声地说了一个字,又犹豫问:“所以你真的让那些海怪杀、杀……”

“怎么会?”许砚忽而一笑,说:“我对报复岛民并不感兴趣,甚至十分善良,好心劝那些海怪不要太过分,也许它们把我的劝告听进去了,一天只报复一个人,只可惜,那些岛民心亏,自己先自相残杀了。”

林空鹿:“……”

许砚说到这,微微一笑,又看向他,问:“你猜,我对报复谁感兴趣?”

林空鹿头皮发麻,但还是硬着脑门说:“宋凌。”

许砚微笑,看着他说:“怎么把自己忘了呢?小少爷。”

小少爷吓得要哭,磕磕巴巴道:“我、我不是,我没有,你之前听我说过当年的事了,我恢复记忆后,不记得跟你一起在贫民区生活的那些事,只听说自己是被拐去贫民区……宋凌,对,是宋凌说的,后来那些事也都是宋凌做的,我没吩咐过,也不知道他会那么对你……”

说完他又哭唧唧表示:“对不起,我真的喜欢许小花,可你为什么是来报复我的?”

“嘘——”许砚忽然按住他的唇,声音温柔缱绻,看着他的眼睛道:“这些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小少爷止住抽噎,泪眼朦胧地望着他,重复问:“不重要?”

“对。”许砚微笑,替他抹去眼泪,说:“不重要,我已经不在意了。”

林空鹿:……这不对劲。

他咽了咽唾沫,心中忽然升起预感,真正的黑化原因可能要揭晓了。

果然,许砚温柔地轻抚他的侧脸,缓声道:“我再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其实最初我是想报复你和宋凌,所以在岛上看见你,就把你抓到山林里的一间木屋,但你太不乖,背着我逃跑,后来被宋凌的人用一根藤蔓刺穿心脏,死了。”

说到最后两个字时,他面无表情,语气却带着阴森寒意。

林空鹿打了个寒战,忽然意识到,他说的应该是前世。

“我那时很生气,却不知道杀你的人是谁,于是不再管岛上的任何事,只想找出凶手。但那些游客和岛民们死光后,整个世界忽然被白光笼罩,等我再睁开眼,就看见你又出现在岛上,原来时间回到了你死前的第三天。”

“起初我以为这是上天的眷顾,但我很快发现,那不是你,只是一个傀儡。然后,一切和之前几乎一样,傀儡的‘你’又死了,很快新的游客也相继死去,世界又是一阵白光,接着我睁开眼,又看见你……”

林空鹿脸色发白,心中却一片震惊。

许砚在他脱离后,竟一直停留在这个副本中?这不对劲,跟时空管理局给的剧本不一样。

对方明明应该以boss和玩家双重身份,在这个无限游戏中经历无数副本,最终成为无冕王者,而不是一直耗在这个副本里。

“知道渔夫和魔鬼的故事吗?”许砚目光幽暗,缓声道:“我和那个被封在瓶中、扔进海里的魔鬼一样,起初看见和你一模一样的傀儡,我在心中想,只要真正的你出现,我就原谅你,不计较那些背叛。

“可白光出现很多次,你却一直没出现,于是我又想,只要下次重启,这个岛上的你是真正的你,我一定忘掉所有不愉快,换个身份出现在你面前,重新追求你,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把你宠上天。

“可你还是一直没出现,后来,我已经不记得白光出现了多少次,终于有一天,我等得不耐了,在心中发誓,如果你再出现,我一定杀了你,将你埋在我心上,我们死在一起,永远都不分离……”

林空鹿听到这,简直头皮发麻。

他终于知道黑化值为什么会满百,而且一直不降了,这是重来了多少次,才攒这么多?

“可惜再次相遇后,我还是舍不得,又给你一次机会,可你不珍惜,又一次选择宋凌。所以,不如就把你关在只有我才能看见的地方……”

林空鹿慌忙摇头,说:“不是,我没有要杀你,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宋凌看着我的眼睛说完那些话,我就迷糊了,好像被控制一样……”

“猎物为了逃走,向狩猎者说的求饶话,值得信吗?”许砚打断他的话,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你就是个小骗子,必须接受惩罚。”

至于什么惩罚,林空鹿很快就知道了。

许砚不知何时又握住他的脚腕,从白皙的脚背轻吻到小腿。

小少爷身体微颤,却不敢躲,像害怕到发抖的小动物。许砚并不放过他,很快将他揽入怀中,手从衣摆探入,另一只手扣住后颈,就要吻上唇。

小少爷这时终于想起自己其实也有脾气,竟偏头躲开了。

他紧闭着眼,眼角似乎有水光闪动。

许砚动作微顿,目光幽暗地看着他颤动的睫羽。

“怕了?”他轻声开口,带着几分轻哑,语气却不容置喙,“怕也要做。”

只有这样,少年才会彻底属于他。

小少爷这时却颤声开口,委屈道:“你刚才亲jio没漱口。”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13 01:31:52~2021-10-14 01:51: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tellar、草莓味短腿猫、鬼靈夜 10瓶;懒羊羊 3瓶;虫虫要冬眠 2瓶;孤舟一片叶、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