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海王小师妹就是坠吊的! >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控制欲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控制欲


/38

沉鱼以为, 月微尘会戳破她这稍显浮夸的谎言,或者干脆冷嘲几句。

面对她时,他总是不缺这种冰冷尖锐感。

“好啊。”

可月微尘答应得意外的干脆。

他单手支颐,目光欣赏地望着她发间那枚配饰, 随口应道, 仿佛根本不在意她的回答是什么。

“真好看。”他赞赏道。

“那还多亏师尊您有眼光。”

她顺着接口, 月微尘忽然建议:“你也不必整日披着头发, 也可以将头发梳成发髻, 或是花苞模样。”

“前日我在山下见到两个小姑娘,其中一个梳着花苞头, 颇为可爱。”

他露出回忆神情, 微笑言道:“当时我便觉得, 若是沉鱼也这般打扮, 应当也极俏丽可爱。”

“至于发髻,”月微尘笑吟吟道,“我觉得发髻上能够佩戴的发簪首饰比较多, 至于你愿不愿意做此打扮,全看你自己。”

沉鱼没有立即回答。

她想起了自己曾看过的一个问答。

——你是在什么时候察觉到喜欢上她的?

——在发现我看到美好事物的第一时间,只会想到她时。

月微尘此时的行为,莫非也有点这个意思?

沉鱼不确定。

那样美好的话, 谁会将它与一个资深大病患者联系在一起?

“好,我会试试。”

“择日不如撞日。”月微尘笑吟吟地取出首饰发带,“现在试试吧,需要我帮忙么?”

望着月微尘取出的浅紫色发带,沉鱼心说,好家伙,这是有备而来。

“不用了, 您放在我梳妆台上就好。”沉鱼说,“我回来以后会收拾的,一会儿还有事情。”

“什么事?”

“去凌霄会肯定不能只我一人去嘛。”她道,“我去问问离池,要不要与我一起去。”

沉鱼面色自然,完全看不出在扯谎敷衍。

月微尘支着下巴,稍有些歪头,这样放松的姿态,叫他看起来年轻俊朗,不再那么神秘莫测,富有生疏感。

他就那样歪头瞅着她,唇边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

“但他不是已经同意了么?”

月微尘语气听起来似乎确实很好奇。

沉鱼心脏骤停。

她第一时间开始反思,自己当时发带上可有什么不该有的东西。

沉鱼印象里似乎是什么都没有的,但不能保证发带上就没有别的什么监控。

或者单纯只是月微尘在诈她。

思绪虽多,却只是电光石火间,最终沉鱼决定还是自信一些。

“小师兄么?”沉鱼眼神懵懂,含着少许惊讶,“您问了他么?”

月微尘注视着她,忽地哑然失笑。

“也罢。”

他温和道:“想去就去吧。”

“师尊,您有话要说么?”

“没有,只是除了那花苞头的小姑娘外,我想起在那日又看见了一物,想与你分享。”

“嗯?”

“那是只漂亮的小仙鹤,名为红玉。”

沉鱼对红玉有印象,就是它把她从月微尘寝宫中叼出来的。

“它与它父亲,均是我亲手收留抚育长大的灵兽,漂亮灵慧,对任何人都很亲近。”月微尘不疾不徐地说道,“这是他们的优点,却也是他们的缺点,有时,他们甚至会反过来将我啄伤。”

“我当时颇有些失望。”

“这似乎是人共有的劣根性,对于自己的所有物,总归会有种偏向自私的占有欲。”

沉鱼心中嘀咕,好家伙,您也能算人么?

心中吐槽归吐槽,她的注意力全都放在月微尘身上,因为她觉得,月微尘的话,分明意有所指。

“只是区别在于,人们嫉恨旁人染指自己的东西,无能为力。”

“但我,则可以解决这种障碍。”

月微尘眸光温柔,深深望着她,如同月光汇集的金色湖泊。

“无论是令我心烦的东西,还是胆敢觊觎我之所有物的狂悖之徒。”

沉鱼一时无法说话。

因为她忽然想起,红玉的父亲似乎在他出生不久后便去世了。

谢孤容说红玉父亲仿佛是意外身亡,但阴谋论一点……、

令人全身发凉的寒意,自尾椎鬼直冲天灵盖,使得她缓缓打了个寒噤。

这既是因为她隐约猜到的阴暗真相,也是面前俊美的银发男人,埋藏在出尘表皮下,令人毛骨悚然的控制欲。

“你若真心想参与凌霄会,便去吧,只当是种历练。”他如此温和地对她说,甚至富含鼓励意味,“就是遇到困难也不怕,有我在。”

“嗯嗯,多谢师尊。”沉鱼露出标准微笑。

直到月微尘轻描淡写地说出下一句话——

“凌霄是个好孩子,多多和他学习吧。”

听到这句话,沉鱼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她和离池的对话情景,月微尘必然从头到尾,听得清清楚楚。

那她和慕如镜的商议呢?

至于现在这句话,就是月微尘下达的最后通牒。

他想警告她什么?

杀了她?

还是杀了离池?

沉鱼心中的困扰,并没有讲给离池。

她首先联系慕如镜,要他教给自己屏蔽之法。

“怎么,那家伙对你做什么了?”慕如镜飞到她窗边道。

“别说那些了。”沉鱼摆摆手,有气无力道,“现在你和我说的话,师尊听不到吧?”

其实她觉得是听不到的。

慕如镜这个小黄雀模式,应该有特殊效果。

慕如镜还要装模作样,便被她不耐烦地摆摆手:“别啰嗦废话啊,这会儿真没心情。”

沉鱼很少这样蔫哒哒的。

况且这世上,也没什么人敢如此对慕如镜不耐烦,叫他颇觉新鲜,以至于连冒犯感都淡去许多。

“你被那老家伙如何折磨了?怎变成这般模样。”小黄雀亲昵地用喙顶顶她。

沉鱼哼唧一声:“你前日不是才被他折磨过么,什么感觉还来问我?”

小黄雀的黑豆眼顿时瞪圆了,表现比他人形态坦诚许多。

看来那日的折辱,慕如镜并非毫不在意。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慕如镜轻飘飘一句话,试图将话题敷衍过去,“你且说,要这个法术用来干嘛。”

“切。”她轻哼一声道,“还能因为什么,不想被他时刻监控咯。”

慕如镜遗憾表示:“月兄的想法确实有点问题。”

沉鱼心说你这家伙就没点自我反思么

你的病情又比月微尘好了多少?

她暂时有求于人,不好多说,只道:“快把法子给我,不然到时候你不在,咱俩计划出了岔子,谁都跑不掉。”

“没说不给你。仙族对人族存有天生支配权,”慕如镜道,“因此你除了特定材料布置小型隔绝法阵外,也需要你像我这样,学习变身术法,将自己暂时从人道抽离,方能摆脱他的掌控。”

沉鱼问:“支配权?”

“嗯。”慕如镜道,“人族最初的祖先,是某个仙族以自身骨血创造的仆役,这些仆从彼此□□繁衍,世世代代连绵不绝,最终在仙族的庇佑下,方壮大人族。”

所以,仙族对人族的掌控感知,存于血脉初源。

“行,教我吧。”

“这个变身神通乃是出窍级别,以你目前筑基期的水平,修习时会非常吃力。”慕如镜道,“不过我还是建议你认真修习,毕竟神通在实战情况中,非常有用。”

这点沉鱼能看出来。

慕如镜小黄雀的外表,隐匿潜伏方面非常好用。

“我建议你选熊、隼、虎之类在身体技能上存在优势的动物进行模仿修习。”

沉鱼首先排除熊。

笨重、庞大、不够美。

第二个排除禽类。

飞天能力,御剑或者轻身术都能代替,在攻击方面稍显不足。

虎被排除的理由与熊差不多。

最终,她想到了自己最喜欢的动物:猫猫。

当然猫肯定不行,但可以选择它远亲的远亲,雪豹。

完美符合她的一切需求。

定下目标后,剩下的就是慢慢修习,少说都得半个月,才能开始尝试。

没办法,这种事情急不得,若是练得急了,走火入魔可不值当。

“那就这样吧。”沉鱼摆了摆手,“你可以走了,别引得师尊怀疑。”

“你真把我当偷情对象了?”小黄雀叽叽喳喳表示不满,“还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那——请您离开?这样可以么?”

小黄雀又被气圆了豆豆眼。

“我本想你走禽道,模仿画眉。”慕如镜道,“画眉黄鹂,听起来就十分般配。”

“那慕顾问可真是想多了。”沉鱼在小黄雀脑袋上弹了个脑瓜崩,叫他向后趔趄,“快走吧,夜长梦多。”

在她催促下,慕如镜终于被推走,只是走前还万分不情愿地看她,叽叽咕咕些言语,全然不似平时风格。

沉鱼默默在心中记下一笔:模仿对象种族天性,亦会影响使用神通者的性格。

那雪豹是什么性格?

沉鱼前世对自然频道喜欢的浅尝辄止,除了知道雪豹很漂亮很强外,就只记得,豹类似乎不会雌雄长久合居,□□时间很短之类的乱七八糟的知识。

……这些能有什么用!?

她心中也是觉得无语,索性先去忙其他事情。

她要完成自己的谎言,找离池商谈做做样子,不过都是带什么行李之类的敷衍问题。

接着找了红玉,问他父亲当初究竟为何去世。

“我老爹?”小仙鹤懵懵的,“就,我听谢木头说,是纵欲过度死的诶。”

沉鱼:……

也就是谢孤容,才会把这种尴尬死因,如此耿直地告诉人家儿子。

年纪换算一下,小仙鹤现在也才人类幼童七八岁的年纪。

“那你还记得他死前有何表现么?”

“我当时刚出生,哪里知道?”小仙鹤理直气壮,“你不如去问族中的那些嫂嫂婶婶,她们应该很了解我父亲情况。”

可能这就是父慈子孝吧。

值得注意的是,小仙鹤对月微尘没有半分怀疑,仍然觉得,月仙尊是大好人,是高高在上的月亮,不可无礼。

见从小仙鹤这里问不出东西,沉鱼再去问谢孤容:“行,我再去问问谢孤容。”

“去吧去吧。”小仙鹤摇头晃脑,“听说你要参加凌霄会,加油哦小鱼儿。”

“你怎么知道?”

“谢木头说的啊。”小仙鹤不假思索道,“他以为没人听到呢。”

红玉透露了个大新闻,只是当沉鱼前往寻找月微尘时,见到的只是空空荡荡的雪松苑。

谢孤容已经离开别星宫了,他需要在凌霄会之前,与自己的搭档尽快见面熟悉。

沉鱼站在雪松苑大门前,对着空荡而安静的庭院沉思,身后则传来少年声音。

离池冷冷道:“怎么,还在怀念那个人渣么?”

“倒也不至于对大师兄如此刻薄评价。”

“趋炎附势,见风使舵,还不足以称之为小人么?”少年声音锋锐冰寒。

“所以我们需要打醒他。”沉鱼点头,“叫他知道,我们别星宫也是很强的。”

离池点头。

只要是她的决定,他都赞同。

顶多在决议上,加些自己的小小改动。

确实改动不大。

打醒改成打死而已。

一字之差,问题很大么?

离池觉得这傻子已经没救了,打死正好方便回炉重造。

所以问题真不大。

日子过得极快,转眼间离凌霄会便只有不到一月的时日,参赛者需要即刻出发。

如今天下局势不对,经过高层商议,并不建议弟子们以小宗为单位,分散前往举办地点,于是最终定下于本月初三,一起出发。

大批人一起动身,当然麻烦多多,不过这些都不是沉鱼需要考虑的。

有离池在,她更需考虑的,是如何稳定离池的情绪,避免他与旁人发生冲突,而非自身安全——这实属杞人忧天。

离池的焦躁情绪才是实打实的。

近百号人一同前进的大部队,不允许使用门派统一配备的灵剑之外的法宝飞行,必须结成剑阵,轮流休息,彼此配合保护。

这是种非常规整的集体生活。

孤狼般的少年并不适应。

首日驻扎之夜,沉鱼同离池凑在一起,她低声问:“很不高兴么?”

离池坐在另一边,离她有点远,于是她自然地坐在少年身边,两人衣袂相接,只要手掌动动,就能彼此触碰。

“嗯。”

少年低低应了声。

只有在沉鱼面前,他才会表现出真实的情绪。

沉鱼打量四周环境,此时暮色四合,天边艳丽的橘色晚霞映照的一切分外美好。

其余弟子都用自己芥子袋中的储备物资做临时驻扎的准备,鉴于离池存在,所有人都离他们远远的。

“这样也很烦么?”

“嗯。”

少年佩戴面具,看不清楚表情,可沉鱼却觉得,自己已经能看到毛茸茸的耳朵在他头顶耷拉下来。

嘶。

该如何安慰初次集体出门,倍感焦虑的狗勾呢?

作者有话要说:  师尊的花活还多着呢。

不过先恰口宝贝甜一下。

感谢在2021-09-21 20:49:01~2021-09-24 22:02: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男主守不守男德 21瓶;狙翎--}☆、江枫 20瓶;挥剑决浮云 10瓶;白鹤、京葭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