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海王小师妹就是坠吊的! >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年下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年下


/36

慕如镜赞叹道:“你的魅力确实无人可挡。”

“我看你挡得就挺好。”

“这不是需要沉鱼再努力些么?”慕如镜笑吟吟道。

沉鱼轻哼一声。

“将这谢孤容拿捏住, 他日后必有大用。只是话说回来,他天资极强,心性坚定,却不知之前为何甘愿在葬仪脉中籍籍无名。”

慕如镜用黑豆眼盯着她:“因为你么?”

“看什么呢, 和我没关系。”

“我看他倒是很喜欢你。”慕如镜兴味盎然道, “且他心境纯质澄澈, 一瞬动心, 怕就是一生心动了。”

并且, 继离池之后,慕如镜也发现了秘密。

自己的这位竞争对手, 似乎思维模式十分独特。

慕如镜剔透清彻, 谢孤容那些纠结的心思, 他看得一清二楚。

“别这么说别人。”沉鱼纠正, “是我在骗人感情,你是帮凶,做错事还这么嚣张, 折寿的。”

小黄雀眼珠滴溜溜地转了转。

相比离池对谢孤容的蔑视,小菩萨想得更多些。

“我的错我的错。”说完,他道,“你知道吗, 他喜欢你。”

“一点点而已。”

“那你喜欢月微尘?”

“一点点而已。”

“不老实,”小黄雀用喙叨她一口,“你怎么不说也一点点喜欢我。”

沉鱼将小黄鸟脑袋推开。

“如果你一直是这副模样,那我确实可以有一点点喜欢你。”

四两拨千斤。

沉鱼嘻嘻哈哈间,就将原本敏感微妙的尴尬话题糊弄过去。

“总之快想办法,慕顾问。”沉鱼叮嘱,“不然明天师兄真有可能打断我的腿。”

“嗯, 今晚便会给你办法,此事不难。”

慕如镜虽然不是好人,但一旦正儿八经地作为队友,站在同一阵线时,就会给人感觉极为靠谱。

“那我们先去找离池。”沉鱼说道,“师兄不参与,除你之外,此次凌霄会我必须还有一个同伴。”

“好。”慕如镜很配合。

他看起来,是真的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会被揭穿。

离池难得乖乖呆在问风苑中。

须知道,此前他对葬仪脉与月微尘厌恶至极,连多呆一秒都觉得恶心,因此从不在这里居住。

连将问风苑称为客栈,都算是对它的抬举。

沉鱼最初推门走进问风苑时,心中仍然有些小担心,说不定离池一时意气,或者有什么意外,便不住这里了呢?

到时她该去哪里找。

直到她走进前厅,关上门回身时,正正对上角落处那双黑漆漆的眼睛。

离池站在那里,已不知看了她多久。

气质透着阴郁。

“你怎么站在角落里?”沉鱼面不改色地问道,“来这里坐嘛。”

见离池仍然戴着那副青铜鬼面,沉鱼走上前,点了点他的脸颊:“快摘了,天天捂着,也不怕出痱子。”

一直沉默的少年此时方才给了些回应:“痱子为何物?”

哦。

痱子是正常人才会有的东西,修士寒暑不侵,自然不懂。

“是凡人的某种疾病。”沉鱼说道,“捂得久了就会长出来,会很痒,挠破的话可能留疤。”

“嗯。”少年便没有再追问,配合地摘下面具,露出鬼面之后,那张昳丽到令人心动的面容。

不夸张的说,离池摘下面具时,整个昏暗的前厅都因他的美貌而亮堂了不少。

他从不花费心思过多装饰自己,穿着打扮简单,脸上也没有丝毫多余装饰。

均是最纯粹的他,浓密英气的美貌,乌黑清冽的眼,轻薄而红润的唇,眼睫微垂时,天然有种令人怜惜的少年气。

他长发有些潦草地扎成高马尾,看上去颇为敷衍。

“昨晚,还是不舒服么?”

昨晚是下弦夜,鬼气最盛之时,也极容易引发离池失控。

原本她需要在下弦夜与离池交合,然而两人前两日才做过一次,镇邪典仪上离池非但没有杀人,反倒为了给她取暖燃烧了相当部分灵力。

因此昨晚离池给她传来消息,让她别去,下弦夜的鬼,终究具有极高危险性。

“但是这我们也要去看看吧。”千机提议道,“离池都诅咒发作了,陪着他加的好感度更多吧?”

“不,越这样才越不能去。”沉鱼道,“今晚他不可能出事,晾他一晚上,明天早点去探望就好。”

千机纳闷:“为什么?”

“离池进度太快了。”沉鱼摇头,“而且居然有自诩正宫的想法,要给他降降温,同时明确一下与我的关系。”

这怎么可以呢。

四个男人都是她的目标,都是她的翅膀,要尽力保证小朋友们进度一致。

“他占有欲和攻击欲都很强。”

对除她之外的所有人都极富敌意,必须时刻牵紧绳子,以防伤人。

千机吃惊道:“我还以为你有点喜欢离池……”

“一点点吧。”沉鱼道,“姑且也算是为他好,这种尖锐刚硬的性子,太容易折断自己受伤。”

千机永远无理由选择支持沉鱼。

所以她解释完,千机就没有意见了。

“好,那就明天去。”

于是,沉鱼当真踏实睡了一晚。

狗勾果然心里还是有些委屈介意。

自她进来以后,就基本没说过两句话,只是用乌黑清冽的眼眸,安静地注视着她。

摘下面具的离池,面容干净漂亮,说不出的清秀感。

“你很喜欢我的脸?”他问道。

少女笑吟吟地坐在他身边:“是我喜欢你的优点之一。”

“你进来以后,一直盯着我的脸看。而且你很喜欢我摘下面具。”

前半句话还只是普通的吃醋,后半句话,气氛瞬间急转直下。

“你害怕作为恶鬼时的我?”

他的声音平静,可谁都能感受到,这副平静极不稳定,如脆弱的冰面。

他眼神添了几分冷意:“还是说,你觉得我是——”

少女柔软的食指抵在他唇边。

“嘘。”

“别说啦。”她清灵的目光望着他,里面没有半分畏惧,只有少许委屈担忧,“你这么说自己,会觉得很开心么?”

离池:……

少年心中稍涩,冷淡地转过头去。

他昨晚痛了一夜。

仿佛自骨髓深处生出的疼痛,缠紧肺腑,向四肢百骸蔓延,连灵识都痛得蜷缩在一起,被烈火炙烤。

是即使剜出血肉也无法停止的痛。

他昨晚虽说担心沉鱼,不叫她过来,可当沉鱼真的一晚什么都没说时,他心里又极痛苦愤怒。

“我昨晚,其实想杀了你。”

那时候几乎觉得沉鱼背叛了他,觉得只要杀死她,沉鱼就会永远陪在身边。

前厅并未得到应有的打扫维护,此刻门窗紧闭,阳光照不进来,昏暗室内便只有少年隐匿于暗影中的半张侧脸。

线条倔强又透着狠戾。

果然。

想将狼驯服为犬,并没有那么简单。

他的骨血里,终透着狠与冷。

“然后呢。”

“然后我又觉得,让你别来果然是对的。”少年低声道,“我果然会伤害你。”

“还好你没有来。”

离池低的声音,如同漂浮不定的雾气,幽幽的,低低的。

沉鱼捧住他的下巴,叫他转脸回来看自己:“我的错,昨晚应该来的。”

少年顺从的转过脸,却垂眼不看她。

“没关系。”

“肯定有关系。”沉鱼问道,“还有哪里痛,我给你看看。”

少年冷冷道:“不疼。”

“好的,哪里都痛。”沉鱼眼睛眨都不眨道,接着将他抱在怀里,“有没有好一点?”

离池的脸埋在少女颈侧,敏锐的感触让他知道,少女的脉搏如此富有生机,身体又如此温暖柔软。

他必须极力克制自己,才能令手不要不听使唤地抱上去。

可再想叫它推开沉鱼,手就无论如何也不听使唤了。

千机汇报:“收集到来自离池的能量3点。”

离池真的是好孩子。

沉鱼在心里想到。

昨晚他会生气,沉鱼已经猜到了。

类似于痛经男友打游戏,自己痛了一晚上,男朋友屁话没有。

只是她没想到,离池的痛苦已经到了想杀了她的地步。

饶是如此,他也没有扣她半点能量。

沉鱼粗略的将加能量,归于她令目标产生正面情感,扣能量则是负面情感,具体原因肯定更细化,只是她暂时还没摸透。

——离池没有扣能量,这才是她现在如此放松的原因。

“下次会一直陪着你的。”

离池不想回应。

感觉很丢人,显得自己很没有身价。

但如果一直不回应……沉鱼会误解么?

沉默半晌,少年终究快速又低低的“嗯”了一声。

温热的吐息蔓延在她颈窝,短暂的微痒。

“没关系的,你我年龄相仿,不用那么拘谨。”沉鱼说道,“你多大。”

离池道:“一十有六。”

“我也是。”沉鱼决定深入这个偏向轻松的话题,“那你的生辰呢?”

“七月初七。”离池道,“因为七月正值仲夏,故名【池】。”

“那不是七夕么?”沉鱼惊讶笑道,“另外,你比我小一月。”

沉鱼不知原主生辰——炉鼎能有具体年岁已经不错了,所以说得是自己原本生辰。

离池反应淡淡:“哦。”

“我比你年长一月,”沉鱼笑道,“那是不是要叫姐姐?”

少年立时抬眸,露出错愕。

“来,叫声姐姐听听。”沉鱼兴致勃勃道。

“方才口误,我实为五月出生。”少年冷淡道,“你应当称我声兄长。”

“师兄师兄师兄。”沉鱼笑眯眯,“我叫了,该你啦。”

离池嘴唇紧抿,冷酷昳丽的面容上,终于露出了今日第一丝,除平静淡漠外的情绪。

应该说自己的生辰一月初,这样沉鱼无论如何也打不过自己去。

少年心中懊恼,随后道:“你有何事?”

“我看你方才找我时,似乎有话要说。”

乖戾冷酷的鬼面夜叉,不知何时,也学会了转移话题呢。

只是用的次数太少,痕迹还略显青涩。

作者有话要说:  年下不叫姐,心思一定野。

沉鱼:我叫你小师兄,你叫我姐姐,咱俩各叫各的。

离池:……

卡文严重呜呜呜呜,给大家磕头了。

祝宝贝们中秋快乐!

本章掉落红包作为补偿嘤。

感谢在2021-09-20 12:07:55~2021-09-21 11:06: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いお_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lycheeeeee 22瓶;慢慢 10瓶;凉瓷、aloser 3瓶;22343543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