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海王小师妹就是坠吊的! >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纤云弄巧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纤云弄巧


/32

月微尘注视着面前的秀丽青年, 换做旁人,被他的威压所迫,怕是何等难堪失态都有可能出现。

然而慕如镜眼眸仍然澄澈,神色自然, 未有半分畏惧之色。

分明他的身体, 已经因恐惧天敌的本能, 而沁出汗水。

“你很不错。”月微尘温和道。

他的眼里, 敌意渐渐散去。

不, 那不是敌意。

月微尘对慕如镜从未有过敌意。

因为对方根本从未激起过他的胜负欲。

他方才,只是雄狮被挑衅激怒后, 思忖是否要碾死入侵者罢了。

敌意?

那是落于下风时, 弱者才会出现的感受。

而现在, 慕如镜的表现, 倒是叫这位隐居人间的仙君有所青睐,难得起了惜才之心。

——以离池这等乖戾性子,亦是由于月仙君当初心血来潮, 方才能被收入门中。

慕如镜神色不变,礼貌回应:“承蒙仙尊夸奖。”

月微尘语气温柔:“现在我不想杀你了。”

“你也懂事些,好么?”

慕如镜回望他:“好。”

眼神无辜又诚恳。

沉鱼揉了揉眼睛,不知为何, 风雪在她身边忽然变得温和,而她自身则突然耳聪目明了一大截,连高台之上的动静都能听清了。

她恰好听到月微尘二人最后一段对话。

沉鱼:……

于是,她瞬间能够理解,离池为何会轻蔑嗤笑了。

这俩货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那慕道友便先处置自己的私事吧。”月微尘道,“在下似乎为你带来了些困扰。”

这话听起来,颇有些真诚歉意。

似乎全然忘了, 最开始近乎侮辱性地逼迫慕如镜动手的人,也正是他。

身着玄衣,银发金眸,面容俊美绝世,而语气温和。

只是性情喜怒无常。

当真如上古传说中的仙君。

一言生,一言死。

说罢,月微尘径自下了高台。

他知道,慕如镜这个聪明人,定然清楚该如何向其他人解释此时情况。

他走到三名弟子面前,轻松道:“我们下山吧。”

沉鱼迟疑:“可是大家还没走……”

“净邪典仪已经结束了,我们自可离去。”

“行吧。”说着,沉鱼打了个喷嚏,“确实很冷。”

离池迅速将自己搭在手臂上,早便用灵力烘得暖融融的披风送上:“快穿上。”

“谢谢嗷。”沉鱼揉揉鼻子,也不和离池客气,只小声吐槽镇危峰的鬼天气。

离池则安静听着,目光始终停留在沉鱼身上。

看到此处,谢孤容方才惊觉:原来衣服脱下来也可以再给沉鱼穿上!?

他怎么就没想到,给沉鱼一直用灵力暖着衣服???

剑修在自己内心的小本子上又重重记了一笔。

这种细节,下次绝不能忘。

三个弟子,没有一人因方才他的举动感到恐惧,均各自忙各自的事情,更对外界古怪目光视若无睹。

看到这般场面,月微尘觉得稍有些奇怪,却又心生趣味。

他的三个弟子,皆是心血来潮捡来的,打小就与正常孩子不同,长大后更是千奇百怪。

哦,沉鱼不算。

所以相比另外两个混小子,最令他喜爱的还是沉鱼。

月微尘伸出手掌,做虚握状。

沉鱼叽叽咕咕的声音,不由逐渐降了下来,最终归于无息。

“雪,停了?”她不确定道。

接着,比她震惊百倍的声音此起彼伏。

“雪停了!”

“冰雹也没了!”

“风都变小了!”

“镇危峰不是终年飞雪么?莫非是净邪一时真的起效了?”

镇危峰万年飞雪,天空总是被阴霾铅云笼罩,只要走上峰顶,等待人的就是无止息地同风雪搏斗。

可现在,这足以令金丹期修士变色的狂暴风雪,居然停歇了?

慕如镜向暗门高层解释缘由,本颇为焦头烂额,可此等绝景出来后,他与月微尘遥遥对视一眼,就面不改色地承认。

“对,正是净邪仪式起了作用。”他面不改色,眼神带着无奈,“韦道友急于恢复言语能力,同邪祟交易,冒犯冲撞了先辈,属实无奈……”

几位长老才不在乎韦御为何而死。

之所以纠缠不休,除却给下面弟子一个说法外,更是想抬价。

你慕如镜闹出这么大幺蛾子,不加钱,今天这事过不去!

然而镇危峰风雪一停,四名长老不禁惊疑。

——这不可能啊!

慕如镜从容接过场上主动权:

“现在,我们可以再聊聊刚才的话题了。”

沉鱼目光从高台上收回。

此时她已明白,这令无数人惊骇欲绝的天象,究竟是何人所为。

正是月微尘。

轻描淡写间,以一己之力扭转此处天象。

她吐槽:“你好爱他。”

月微尘:“?”

“这么高调地帮慕如镜解围。”沉鱼说道,“这还不算偏爱么?”

沉鱼胡说八道,月微尘也没有同她生气。

“风雪,乃是为你所停。”他不疾不徐地解释,“你今日在极寒之地已呆了足够久,哪怕有离池为你用灵力强行加温,也已至极限。若再强撑下去,只会受伤。”

人话说了这么多,沉鱼不太相信,这居然是正版月微尘。

月微尘笑了。

“缘何如此看我?”

她实话实说:“师尊今天好高调,和平时不太像。”

“为何不觉得,是我压抑太久?”

几束刺目阳光穿透云层,为昏沉阴霾的山顶带来第一缕晨曦。

阳光洒在他浓密的眼睫上,几乎化作与他眼眸相同的灿金。

可沉鱼更愿意将它比之为淋了蜜。

令人很想舔一口。

“方才一步步提剑走上去时,便心想,若是此剑出去,世间便再无束缚之物。”

“最终到底没有出剑,但感觉很不错。”

“所以方才高兴,便想替你解决苦恼。”月微尘温和道,“怎样,现在还冷么?”

那当然是不冷的。

甚至有点热。

然而这种取暖方式……着实有些奢侈吧?

“不冷便露出些笑吧。”月微尘声音闲适,“小姑娘还是要多笑笑,比较好看。”

离池不悦道:“她愿意如何做,是她的事情。”

“离池也当与慕道友多学学。”月微尘批评道,“人家每日笑吟吟的,天然就叫人多几分好感,这都是为人之道。”

离池丝毫不给面子:“哦,那你刚才不还想杀他么?”

月微尘笑道:“你以为我平时不想杀你么?”

离池不惧反笑,一直在少女身边收敛爪牙,仿佛无害幼犬的少年,终于在此时,露出自己足以咬断敌人喉咙的锋锐犬齿。

“那可太好了,我还当只有我想杀你。”

沉鱼:……

罢了,小场面,小场面。

她记得,前两天月微尘才刚把离池打到半死,而离池也磨刀霍霍,直接杀到师尊寝殿里要人。

病友大乱斗罢了。

都是正常操作。

“今日净邪典仪,还算有些收获。”

月微尘意有所指:“某些东西,收着太久,是会发霉的。”

没人搭茬。

谢孤容发现自己似乎有接话机会,稍作沉思后,他慎重开口。

“比如师尊你这件礼服么?”

月微尘:“……”

“我还以为师尊你只有那套白衣,平日总用净尘诀爱惜着。”

说罢,谢孤容有些满意。

他觉得自己“爱惜”一词,用得极其之妥帖,充分表达了对师尊的敬重,以及适度的礼节。

可月微尘只是不由思忖。

自己似乎对弟子过于放手了,以至于叫孤容荒蛮生长,脑子成了这般惨状。

需要好好修理才是。

沉鱼走在三人中间,只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作为一个海王,要学会适时糊涂。

这才是真正的处世艺术。

沉鱼刚回疏桐苑就把发带摘了。

这玩意儿确实有些晦气。

但不带又不行。

她甚至怀疑,明天月微尘会给她重新送个替换配饰来。

目前来看,从正面对抗月微尘,成功率根本为零。

尤其如今,月微尘对她表现出兴趣,那和其他小白菜偷偷摸摸的那什么,就真得冒生命危险了。

嘶。

这可咋搞?

而且沉鱼不喜欢偷偷来。

她喜欢光明正大的来。

凭啥要她心虚躲避,不能是男人选择理解和包容呢?

这不公平嘛。

沉鱼带着苦恼入睡,但很遗憾,翌日醒来,她仍然没能获得解决灵感。

只等到了一只小黄雀。

黄色的小鸟,不知何时落在她床前,以自己橘色的小巧的喙,轻轻啄响窗扉。

沉鱼迷迷糊糊睁眼,便见一只小鸟歪着脑袋,在窗户外面盯着她看,似乎在等她。

毛绒绒,胖乎乎的一小团。

很可爱的小东西,唯独来的实在太早了。

天才刚蒙蒙亮呢!

但看在小鸟可爱的份上,沉鱼还是揉着眼睛,带着哈欠来到窗前,决定随便给小鸟喂点浆果之类的。

疏桐苑经常有小鸟碰瓷她,类似情况发生多次,关于如何处理,她早就熟练到不行。

她刚一打开窗户,小鸟就扑棱翅膀飞进来。

和它一起落在窗台上的,还有两颗红色的小浆果。

这是给她的见面礼么?

像是樱桃,但质感又要坚硬许多。

沉鱼在手中随意把玩,发现果实过于坚硬,不适合食用,倒更适合……镶嵌发带?

这小鸟怎么知道她想换发带配饰的?

她心生疑虑,困意散去许多,此时定睛看去,便发现了异常。

这小鸟并非乌溜溜的眼珠,而是剔透的玻璃珠眼睛。

下一秒,张口发出人声。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河迢迢暗度,金风玉露……”

小黄雀的词还没念完,就被沉鱼提溜住翅膀,准备丢出去。

“滚。”

言简意赅的一个字,充分表达了沉鱼的内心。

慕如镜自然不服。

他扑棱翅膀,努力飞回窗台,仰着小脑袋道:“沉鱼,我寻找这见你的机会,找得好苦!”

可沉鱼只想举起双手,告诉那不知有没有在窥探的师尊。

——是他先碰瓷的!

我是清白的嗷!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小菩萨扭转战局!

有人信吗?

感谢在2021-09-16 21:43:35~2021-09-17 22:10: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呜呜呜呜笑:-d 40瓶;疯人院植物科六号床 30瓶;请你吃pocky、虞 20瓶;爱兜兜 18瓶;灯火阑珊|、日常催更ing 15瓶;angus、姻缘树 10瓶;姜维、白之助 4瓶;顾茵、zaimeihao、不要踩我的鞋子、22343543、(=xェx=)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