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海王小师妹就是坠吊的! > 第31章 第三十一章:师尊参战

第31章 第三十一章:师尊参战


/31

“瞧。”

银发祭司淡淡道。

只见他指尖轻捻, 原本枯萎衰败的黄色干花,便瞬间粉碎,冷风吹过,烟消云散。

月微尘轻叹:“多可惜。”

在路人眼中, 月微尘乃是清冷出尘的绝世美青年, 只可惜明珠暗投, 进了葬仪脉蹉跎岁月, 以至于成了小宗掌门却实力不显。但从卖相来说, 月微尘绝对没问题,只需一眼, 便会令人觉得他是高洁清净的性子, 对他心生好感。所以外人不会怀疑月微尘的话, 只以为这话过于娇气。

然而, 只要是稍微了解些月微尘的人,都不会相信他那句话中含有惋惜意味。

他根本和慕如镜是一路货色,必须终生□□就医。

说罢, 月微尘望向沉鱼,温和道:“若你喜欢,待你下山后再补偿你一个便是。”

“没事没事。”

“嗯,”说话素来给人留有余地的月微尘, 破天荒直白道,“那颗玉珠,确实更适合你,回去便暂且先换上吧。”

沉鱼同样冰雪聪明。

若说她方才是冷过头,以至于思维变迟缓没反应过来,此时的她体温回升,离池在身边不断散发着暖意, 顿时恢复了平日机敏。

自然也同样感受到了,月微尘的不悦。

虽然面带笑意,可月微尘确实在不高兴。

如雄狮愤怒于自己标记过的猎物、属于自己的领地,居然会被一条独狼觊觎。

他哪来的胆子?

沉鱼在月微尘自然取下自己发间之花时,便已想明白,之前那朵白花从何而来。

她看玉珠不顺眼,昨晚一直比划用什么东西替换它,这一切都被月微尘借助玉珠看得一清二楚。

于是今早,他选中某只幸运小鸟,送来了这朵得到他青睐的花。月微尘觉得沉鱼会喜欢这朵花,沉鱼也确实喜欢,最后戴上了这朵花。

少女戴着这朵花,在世间轻盈招摇,浑然未觉自己已被某只猛兽标记。

因此月微尘心境闲适从容,亦如兽王的游刃有余,他含笑注视少女在花丛中穿梭飞舞。心中知道,月鱼总会再游回他的怀中。

此为独属他一人的愉快。

可慕如镜竟敢毁掉这份愉快。

沉鱼心中揪紧,快速思索自己应当如何回应,接着她听到谢孤容开口。

“女修还是要多些首饰。”大师兄非常耿直,“每天只戴一颗玉珠,会叫人觉得沉鱼寒酸。”

月微尘轻笑,正要随意打发了自己这不甚聪明的大弟子,便听对方语气古怪道。

“师尊,你便是想要沉鱼每日戴你送的首饰,也不该如此吝啬。还是说灵石已消耗殆尽?”

谢孤容有些疑惑。

他虽然多日未曾管理门派内务,却也记得,师尊账上不该如此贫穷。

大师兄非常正直。

一就是一,二就是二。

虽然目前师尊疑似情敌。可一码归一码,如今师尊追求沉鱼舍不得花钱,他必须要指出,并且需要当众指出。

唯有如此,才能叫师尊认识到他的错误。

谢孤容觉得自己没错。

闻得谢孤容的话,吃瓜群众们纷纷对视:葬仪脉已穷到这个地步了么?

“呵。”离池总是第一个嘲讽月微尘的勇者。

少年以满含讥诮的嗤笑,充分表达了自己的讽刺轻蔑。

银发祭司语气仍然保持冷静:“……回去我便与你商议这个问题。”

谢孤容点头:“哦。”

“那接下来,净邪的应是我了。”月微尘说道。

“哪有这么简单。”有路人努嘴,“谁能上去闻丧阁早就规定好了,韦御只不过照章办事,怎可能真的一个个排查?”

月微尘只是淡淡轻笑。

而紧跟着——

“下一,一……”韦御打起了磕绊,“一”后面的词语,怎么都念不出口。

银发祭司平静的注视着他。

慕如镜眉心微挑,却也不说话,只轻轻笑了笑。

韦御神色扭曲,众人看到,他甚至开始狠狠咬牙,试图咬断自己的舌头——这似乎并非他的意愿,因为他的眼里满是惊慌。

可在众人奇怪的目光里,韦御动作仅仅只能保持在面部用力,而嘴巴则被外力捏得大开无法闭上的扭曲姿态。

意识到正有两位大佬利用自己角力时,韦御流下了痛苦的泪水,只是那眼泪还未流到腮边,就已被寒风冻成了冰条。

结果自然是月微尘更胜一筹。

“下一位受洗者。”韦御哑声道,“月微尘。”

原来,刚才月微尘注视着的,根本不是韦御。

而是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慕如镜。

众人大觉奇怪:这种净化典仪通常不会请小宗掌门来做,总有降低身价之嫌。

除非是新人主持,或者双方素有旧怨。

月微尘露出了适当惊异,仿佛自己也没想到。

但接着,他很好说话道:“无妨,那便到我吧,莫叫韦道友为难。”

祭祀银发黑袍,看起来肃穆而俊美,如九玄之上司掌天下杀伐的仙君。

韦御看着他,却觉得活像见鬼。

不然,光天化日之下,他怎会见到两个慕如镜?

三长老上前,有阻止之意。

能让沉鱼上场受洗,那是因为慕如镜撒了钱,但月微尘可不在事先商议好的协议里,若是临时想加人,必须加钱。

月微尘见他试图阻挡,脚步未停,只温柔开口:“不知三长老可否行个方便?”

三长老只给灵石行方便。

他不耐抬眼,想表示自己不吃这套,要过去就交钱。

结果,就这么撞入那比月光更清冷的金色眼眸中。

月微尘语气平和:“可否行个方便?”

三长老心神俱醉,几乎要溺死在那双金眸里:“可以,可以!”

众人大跌眼镜。

只认钱的三长老何时这么好说话了?

需知道,此前连大长老都对沉鱼的美色动过心,只是不知什么原因最后没下手。唯独三长老无动于衷,据说,他当时一听沉鱼是个贫穷美少女,就瞬间觉得索然无味。

莫非三长老不近女色的真实原因……是他好男色?

月微尘一步步向高台上走去,脚步不急不缓。

他甚至没有抬眼看慕如镜一眼。

风雪吹得他银发向身后飞舞,俊美仙君垂眸,单手扶住腰间某物,大拇指轻抵,稍稍向前一推。

锵。

这是剑锋出鞘时的清鸣,如眠龙惊醒,山巅上咆哮的烈风,都被这声剑吟压下。

万籁俱寂,唯有剑鸣。

月微尘左手握住剑鞘,右手拔剑。

砰。

这是剑鞘被随意丢入雪堆时发出的闷响。

月微尘此时才满意。

青年俊美冷淡的脸上,终于露出愉悦之色。

他拖着长剑,一步步踩着高台,剑刃深深刺入雪堆,轻易斩开千年寒冰,随着他的步伐划出黑色痕迹。

这副熟稔架势,与菜刀切豆腐差不了多少。

若世间有阎王索命,想必就是这样的场景。

看着他一步步走上高台,一步步走向你。

终于有人憋不住嘀咕:“我没记错吧?葬仪脉就是暗门中最弱的小宗,对么?”

“是啊,如镜顾问当年可是有凤君的绰号,剑道卓绝……月微尘不会是看顾问生得好看,便觉得他不能打吧?”

“啧,还是有点担心。”

“能不能去保护顾问呢……”

吃瓜群众们浑然不知道,估计就是把他们打包在一起,都不够那两位煞星一根小拇指。

慕如镜看着月微尘一步步朝自己走来,不跑,也不准备亮武器,怀里仍抱着那只净瓶。

“月兄要净化,最好还是将剑刃放下。”慕如镜从容道,“兵者凶器也,莫要惊扰先祖。”

月微尘面不改色,笑吟吟道:“我是他们先祖的祖爷爷。”

慕如镜:……

不小心听到的韦御:……!

意乱情迷的三长老:……?

慕如镜随即笑道:“没想到月兄如此幽默。”

“并非幽默。”月微尘抬起剑,稍稍眯眼,虚空比划了一下,“大好头颅,从何处斩下,你觉得最为合适?”

分明言笑晏晏,然而唯有面对月微尘的人才知道,那是多么可怕的压迫感。

比高山更加威严耸立,比汪洋更加无垠深邃。

并且,他是真的动了杀机。

这种情况下,这小菩萨居然真的与他讨论起来。

“若要我自己说,最好沿中线横切割断。”慕如镜认真道,“此种方法最是干脆利落,不会有任何多余痛苦。”

“哦,你很懂?”

慕如镜神色间隐约透着赧然:“闲来无事罢了。”

站在他们旁边的韦御已经快疯了。

这到底是两个怎样的怪物在对话?

将杀人当成练习?专门钻研从哪里下手死得快?

他是疯了吧?

不对,这一定是开玩笑!

然而韦御隔着朦胧泪眼看去,却死活看不出丝毫端倪。

只要他们想,高台下的人约莫一句都听不到,可自己如今一字不落听得清清楚楚……还能活下去么?

“此前与月兄相谈甚欢。”

“你与门中大多数人也相处甚好。”

“不过贪慕荣利罢了。”慕如镜秀美似观音,说的言语却现实至极,“不过些许手段示好,便能令他们死心塌地。”

月微尘稍稍挑眉:“那指使他点沉鱼上去,也是被你折服了?”

慕如镜神情严肃起来:“自然不是。”

月微尘唇边浮现两分笑意,未及眼底。

“可否借月兄长剑一用。”

“自然。”

慕如镜接过长剑,接着反手便是一剑——

韦御连句惨叫都没憋出来,只觉眼前天旋地转,脑袋已然咕噜落地。

全场一片哗然。

慕如镜,那位引得全门心生仰慕的小菩萨,甚至被暗门请来做祭司的贵客,神仙般的人物,居然在祭祀上当众杀人???

绝大多数人,都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更叫他们不解的是,高台上的四名长老,为何就像是被吓傻了般,半点反应也无。

这可是死人了啊!

慕如镜公然杀人!

唯有月微尘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秀美青年信手甩剑,剑锋上污血立时撒到雪地上,如寒梅点点,随后立刻被冰雪掩盖。

而剑锋,清亮如初。

慕如镜神情自然,赞叹道:“月兄的剑,果真锋利。”

月微尘接回自己的剑,似是嘲讽道:“你钻研的杀人技巧,不比剑刃更锋利?”

“月兄说笑了。”

月微尘凝视着他:“你比我想象的,更能忍些。”

“月兄还要如何?”慕如镜仿佛很是心灰意冷,不解道,“素有观音之名的门外顾问,于镇邪典仪上公然杀人,经此一幕,我名声丧尽。”

月微尘根本不上当:“哦,对你我颇有信心,不过一时折损,算不得伤筋动骨。”

银发青年平淡道:“可你若是再碰她。”

“这把剑,下次割断的,就会是你的喉咙。”

此处她为谁,二人心知肚明。

尽管才杀过人,可秀美青年明镜般的眼眸里,仍然一片纯粹澄澈。

“月兄何意?”

“要直说么?”

月微尘似乎有些好笑。

“那便直说吧。”

“想死的话,大可再碰她一根手指头,一根头发。”

“而若问理由……因为你很弱。”

“仅此而已。”

月微尘眼底浮现少许笑意,金眸因为那点冷漠笑意,而显得愈发华美高贵。

被侵犯领地的万兽之王,终于在此时,一改往日慵懒闲散,冷酷地亮出獠牙利爪,威吓外敌。

而敌人若是还不死心,胆敢冒犯的话……

下一步,便会是撕碎外敌的咽喉。

“慕道友,以为如何?”

慕如镜眼神专注地看着自己面前的修士。

他早便清楚,月微尘很神秘,并且不止神秘,他还很强。

强到没有人知道他的实力上限,究竟在何处。

当然,现在慕如镜小小地领教到了。

可正因如此。

“好。”

他压下心底狂热,愉快地答应了月微尘。

只有对手足够强大,游戏才会变得有趣。

不是么?

沉鱼在高台下看得心惊胆战。

刚才某一瞬,她真怕月微尘杀死慕如镜。

尽管每天心里巴不得慕如镜死,可为了回家大业,至少在她攻略成功前,小菩萨都必须活蹦乱跳的。

所以方才月微尘逼迫慕如镜,两人明暗交锋,简直叫沉鱼坐立难安,连离池暖手炉都哄不好了。

“慕如镜干什么啊?”

谢孤容确信地说道:“在找死。”

沉鱼:……

“慕如镜可不能死。”

离池敏锐地捕捉到沉鱼一切发言:“为什么?”

沉鱼干脆道:“不要猜测美女的心思。”

离池和谢孤容很好打发,沉鱼一句胡言乱语,便叫他们哑口无言。

“哦……”

可沉鱼没有顾得上安抚离池。

因为她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月微尘过于碾压性的武力优势,足以令他无视一切差距,轻松吊打对手。

这样的情况下,她该做些什么……才能叫这场逐渐摆上台面的角逐,变得公平些?

作者有话要说:  问:师尊有多强?

沉鱼:大概是叫慕如镜屁都不敢放立刻表面笑眯眯心里mmp反手一刀麻溜砍死韦御的程度。

加班,累,中秋见。

可以安慰我的话,拜托点一下免费的作收或者送点免费营养液吧宝贝们。

感谢在2021-09-15 22:24:40~2021-09-16 21:43: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2343543 15瓶;いお_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