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海王小师妹就是坠吊的! >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听话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听话


/26

她的一句话, 成功让离池出来了。

最紧急的任务顺利完成,沉鱼心里松口气,方才一直强忍的困意总算齐齐上涌。

她昨晚根本睡不安稳, 两日经历跌宕起伏, 现在只想确定离池没事, 然后补个觉, 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恶鬼少年的占有欲, 显得如此不合时宜。

“他要是更懂事些就好了。”

千机顺口安慰她:“以前肯定没有人教过离池这些。”

也是……只能她来教了。

因为困意, 沉鱼思绪变得有些毛毛躁躁。

最好教到最后, 能让离池无视她的其他男人, 不该提的别提,不该问的别问。

遇见得多了,沉鱼如今算熟练工,于是开口便直切问题要点。

“我们是同门, 还能做什么?”沉鱼取出芥子袋的手帕,擦自己指间的污浊,语气纳闷, “你在想什么?”

少年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她纤长十指上,看到自己的留存痕迹, 脸上还没褪干净的酡红, 顿时变得更深。

他脸上火辣辣的。

他咬牙催促道:“擦快点。”

“嫌弃了?刚才做的时候怎么不见嫌弃?”沉鱼擦完本来要用净尘诀洗手, 见他如此反应, 故意把手拿到他面前晃晃,“这是谁的?”

“……”少年面红耳赤, 冷哼一声索性转头。

笼罩在他周身的气氛压抑低迷。

他看似傲娇脸红,其实心里有气,一捅就炸, 必须疏导、

“别醋了,乖。”沉鱼给自己用了净尘诀,声音放缓哄道,“我只和你做这种事,你还在生气什么?”

离池闻言回首盯着她:“你还想和其他人做这种事情??”

沉鱼不说话了,无语地盯着他看。

离池:“……”

少年不易察觉地抿唇,沉默扭头。

好家伙,还在生气呢。

但她真的好不想说话,沉鱼在另外两个男人那里花费了太多精力,说到嗓子都有些哑了。

怎么办呢……

不管肯定不行。

沉鱼稍微犹豫后,忽得有了想法。

她凑过身,重新做到床上,将少年抱在怀中,离池全身僵硬,在她胸亲密贴到他背部时,沉鱼甚至感觉不到他的呼吸。

他连呼吸都忘记了,纯情到离谱。

倒是他身上的黑色纹身如同被惊扰的眠龙,顺着少年肌肉纹理骤然起伏,彰显出他正尽力隐藏的某种心境。

“噗。”

少女无奈失笑,她声音有点哑了,笑意反而更添几分温暖质感。

离池气血上涌,被她笑得羞恼,却无法开口反驳。

他面无表情,目光直勾勾盯着自己前方的一片墙面。

那里光秃秃的,他平日无心打理房间,房间保持能住人程度的干净,已算是他对这座院子最大的耐心。

可现在离池觉得,他至少该在墙上挂副画,或者什么东西。

这样至少他目光可以装作有个焦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傻子都知道他是因为慌乱,才直勾勾盯着空白墙面看。

他感受到少女柔软躯体的些微颤动。

她又在笑他。

……有什么好笑的?

可他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

肩膀以下酥酥麻麻,伴随着几不可查的细微颤抖,此时便是叫他握刀,他握得住么?

“手握得这么紧做什么?”

沉鱼发现离池双手紧紧握拳,关节几乎捏得发白,似乎强行忍耐压抑着什么。

她一点也不畏惧,双手轻轻捧住少年拳头,温柔而不容拒绝地一点点打开:“这样对手不好。”

原来他不自觉用了狠力握拳,但那足以开山裂石的力道,少女不过轻轻一碰,便溃不成军。

她灵巧的手指轻盈拨开他的拳头,再挤到他的指缝间,与他十指相扣。

如此简单。

他咬牙:“你到底想干什么?”

“想你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别动不动受伤,别和我生气,再懂事点,和我说话。”

离池:“……”

“看吧,又不理我了。”

他立刻道:“没有不理你。”

“我想要的就上面那些,过分么?”

离池不说话。

沉鱼抽出一只手,戳了戳他的后背。

他生硬道:“干嘛?”

“以后要听话点,知道么?”

离池很讨厌居高临下的指令,这么和他说话的人,除了月微尘,都已经死了。

而月微尘在他眼中,也只是具会说话的尸体。

他对月微尘的刺杀从没停止过,迟早有一天,那个怪物会死在他手里。

可沉鱼不一样。

听着女孩娇弱温柔的嗓音,嗔怪地要他听话,他非但不愤怒,反而有些……无措。

离池便是再迟钝,也感受到,沉鱼是在压着困意,努力耐心地和他沟通。

他叫她不开心了。

少年嘴硬,语气冷漠道:“你没有资格命令我。”

“嗯?”沉鱼舒服地趴在他后背上,贴在他耳畔,亲昵咬耳朵,“我在握着那里的时候,有没有资格命令你?还是说那里你也用鬼气保护了?没看出来呀。”

离池羞愤欲死。

他甚至试图想象自己是把刀。

这样就不必感受到背后存在感惊人的……他不能去想是什么东西的存在,也不用在意沉鱼的那些无耻之言。

不对。

他印象里,沉鱼柔弱又纯洁,怎么可能会这种无耻之言?

还是说……栖月阁什么不长眼的玩意儿教她的?

离池越想越有可能。

即使镇邪咒感受到他的杀机,刺痛他的道心以作警告,他也无视了,并细细筛选可能目标。

还有上次给他下药的,一起处决了事。

他神情阴郁下来,昳丽容貌为寒霜杀意笼罩,宛如山雨欲来,压抑沉重。

感受到少年身上开始飙杀气,沉鱼不满地再次戳了戳他的脊背。

“你在走神?”

她故意戳少年裸露出的腰窝。

少年脊背肌肉起伏流畅,到了腰间,又是深深一弯,线条极具诱惑力,那腰窝她盯上许久了。

离池全身骤然一懈。

这次他总算能够反握住沉鱼的手,冷斥:“不要乱动!”

少女眨眨眼。

“噫。”

“占我便宜是不是?”

离池简直想把她丢出去。

沉鱼笑得彻底倒在他背上,懒洋洋得拥着他,像抱一只大大的玩具熊。

“让我抱一会儿,我好累。”

于是,离池便真的什么也动不了了。

他又一次直勾勾盯着那片空白墙皮——今晚就去找张挂画挂在那。

“为什么累?”

“问问你自己咯。”

“那么累么?”少年低声道,“那下次不做了。”

“哎哎,我开玩笑的,该做还是做。”沉鱼懒洋洋地,“只要你别乱吃醋,乱发脾气,就什么事都没问题啦。”

他乱发脾气了么?

这种事离池不懂,可如果她说是,那应该是吧。

然而他确实很介意。

“我去月微尘那里寻找你时,你在,那为何不回应我?”

少年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结。

声音轻而低,有股说不出的别扭委屈意味。

仿佛蹲在角落的受伤狗勾,喉咙里不住呜咽,等待人哄。

重头戏来了。

能不能给狗勾戴上自己的名牌,在此一举。

“我被师尊惩罚了。”沉鱼说道,“你以为我为何一来便问你是不是被师尊处罚的……当时我听到你声音了,可师尊不允许我出去。”

“月微尘?”离池立即想要转身,“他对你做什么了?”

“别动,我没力气了。”沉鱼说道。

于是少年动作立时僵住。

沉鱼把手放在他劲瘦腰前,少年的腹肌用来垫手着实体验不错。

“禁足嘛,把我变小,故意吓唬我之类的。”沉鱼说道,“因为我打扫洞天时,好奇进了规定的禁地。师尊说那里危险,但我还是去了,就叫他生气了。”

离池蹙眉。

这种说法,确实很符合月微尘做事风格,那怪物在沉鱼面前一直伪装得人模人样。

但不知为何,他总觉的哪里不对劲,仿佛欠缺考虑。

“师尊算是为我好,不说他。”沉鱼道,“之后我遇到平时喂的仙鹤,它把我叼去大师兄那里,叫大师兄给我解咒。我恢复之后,立刻想起你当时和师尊吵架了,心里很担心,就赶紧来找你。”

“没想到你一点也不领情,反倒还凶我。”沉鱼一下下用手指戳少年腰窝,“你知道我有多辛苦么?”

乖戾阴郁的鬼面罗刹,令敌人闻风丧胆的暗门杀手,此时纹丝不动,无法对她做出任何反抗。

他垂着眼,浓密眼睫低垂,像是沉默挨训的大狗。

待沉鱼抱怨完,少年方才轻声道歉。

“我的问题。”

离池像雨。

飙杀气时是暴雨将至的压抑

无声杀人时是砭骨秋雨的寒凉。

而此时认错道歉,便是春雨潺潺的清凉。

他时刻带着自然的气息,会让她联想到雨水,草木与清风。

“知道你有错就好。”沉鱼嘀嘀咕咕,“我还什么都没说呢,就开始生气不理人,下次不许乱发脾气,知道么?”

离池觉得量刑过重,正要反驳,却对上少女带着困意,勉力打起精神的面容。

她真的很困了,是他一直在打扰她。

“好。”少年道,“下次不会了。”

沉鱼顺手给颗甜枣:“以后你不高兴就直说,我们好好沟通,不闹脾气,伤感情,知道么?”

“嗯。”顿了顿,少年有些迟疑地开口,“那我当时说的话,你都听见了?”

沉鱼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迷迷糊糊地哼唧:“什么?”

“就是……”离池停顿犹豫半天,方才道,“我说,你是我的道侣。”

!!!!

简单一句话,如晴天霹雳,瞬间将沉鱼全部睡意劈得无影无踪。

好家伙,她和离池说不必迂回,有话直说,这大宝贝还真就一点也不避嫌,直接开门见山啊?

合籍当然是她攻略规划中的一部分。

为了攻略刷好感,战术结婚,或者和多人先后战术离魂,再战术结婚,这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但这属于大杀器,轻易不能拿出来动用。

现在她和离池才不过动动手的关系,这家伙就敢妄想合籍了,那之后动动脚,是不是连孩子姓什么都想好了?真枪实干的话,总不能干脆把她吃了合二为一吧?

绝对不能回应他的非分之想。

电光石火间,她做出了最机智的选择。

少女枕在他的后背,不知何时发出绵长均匀的呼吸声,恬然入睡。

少年静默了一瞬。

他克制自己没有发出任何响动,默默转过头,安心做个大抱枕。

她今天已经很累了,先叫她好好休息吧。

沉鱼一开始只是装睡想糊弄过去,没想到少年的后背,看似瘦削,实则宽阔有力,很适合靠着休息。

于是靠着靠着,她真的睡着了。

甚至做了个短暂的梦。

梦里有风。

有雨。

还有花。

沉鱼迷迷糊糊醒转时,发现外面天还没黑,约莫是下午时分。

而离池两手抱在怀中,也在阖目休憩,纤长眼睫低垂,在少年白皙面容上投下小小的扇形暗影。

他的手,松松环着她的手。

她顿时清醒了。

她都闻到血气了,离池怎么还能踏实睡着?

“醒醒,离池醒醒!”她赶紧抽出手道,“怎么还在睡,你的伤口都裂开了!”

少年睁眼,入目便是少女含着担忧的面容。

他不由弯弯唇。

少女的神情一呆,似乎有些惊讶。

他在沉鱼的眼眸中找到了原因。

少女清澈眼瞳中,完整映出了他的身影,以及那个小小的、浅浅的微笑。

离池总是冷冷酷酷的,平静的表情都少,更不要说如此温柔的微笑。

这两个词根本与他绝缘。

但就在刚才,他睁开眼望向身边时,看到了关心自己的少女。那一刻的心情,叫他不由自主地想弯弯唇。

此时的他,看起来就不太像那个令修真界闻风丧胆的鬼面杀手了。

而是再漂亮秀气不过的少年情人。

“我来给你包扎。”沉鱼赶紧从床上跳下,匆匆走向桌前,翻出纱布草药,“我记得睡前我已经给你包好了,怎么还会裂开呢?”

离池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看着她小心将他衣物与染血纱布一起剪开取下,重新涂药包扎。

“我就不该趴在你背上睡……你疼也不说话,看看,伤口这不就又撕裂了。”

睡了两个时辰,她恢复了不少精神,不止醒来和他说话时变得有精神,连动作也变得轻盈。

所以离池觉得自己没做错。

他的身体与常人迥异。虽肌肤白皙,可露出的肌体上,满是狰狞黑色纹身,与血污交缠时极为骇人。

可沉鱼一点也不介意,只是专注的给他上药。

柔顺的黑色长发顺着她的肩头滑落,离池伸手想帮她抚至后背,却被轻斥:“不要乱动。”

于是他就乖乖不再乱动。

心境如此安宁。

他原来无需镇邪咒,也能拥有如此平和的时候。

她就是他的镇邪。

“好啦。”沉鱼小心地打好结,包扎没有过紧,也没有过松,“不要乱动,免得又挣扎开。”

“下弦夜就在明天,我会来陪你。”沉鱼说道,“到时候咱们小心点,不要又撕裂了。”

离池点头。

其实他有鬼族血脉,愈合能力惊人,根本无需包扎,再严重的伤势迟早也会自行愈合。

但他喜欢沉鱼这么关心自己。

“那我先走啦。”

离池罕见高情商发言:“我送你。”

沉鱼赶紧拦住他:“不用不用,好好休息。”

离池便坐在床上,目送少女纤细背影翩然远去。

房间里再度归于沉寂,唯有鼻尖处,似乎还残留有少女的体香。

他说沉鱼的熏香很甜腻,其实只是遮掩真实心意,故作那般言语。

沉鱼的味道,是太阳晒过森林的暖意,是秋日柑橘花的甜甜清香。

很好闻,一点也不腻。

少年蜷蜷手指。

下弦夜在他的记忆里,从来只会带来痛苦,然而因为那个女孩,他竟开始期待明晚了。

距离下弦之夜,还有十四个时辰。

分明她才刚刚离开,可他却已然开始思念她。

这是……为什么?

少年恶鬼,眼中露出了淡淡迷惘之色。

她刚一出门,便听到千机提示音:“收集到来自离池的能量65点。”

哇哦。

男人们似乎内卷起来了,能量给的一个比一个大方。

沉鱼稍缓脚步,等了一阵,没见离池扣能量,心情顿时愈发美丽。

回去的时候,脚步轻快。

千机把她夸得简直天花乱坠,什么情感大师,什么天下第一美人之类的词汇,张口就来。

“现在我们是大富婆。”千机细细盘算他们的资产,“现在共有563点能量,你现在就是想要化神期武器,我都能给你锻造出原胚。”

“那晚上点点清单,算算还需要什么功法丹药之类的。”

“对了,月微尘看到你和离池的事情了么?”

“发带我放在疏桐苑里没带来,除非他另有后手。”沉鱼说道,“如果真的有,他那么变态,我和离池的事情不管暴不暴露,他都迟早要搞事,意义不大。”

“噢,你有数就行。”

两人闲聊着走回了家。

“让我再睡一会儿。”沉鱼回家就倒在床上。

还是她自己的床舒服,她在床垫里加了特制干花,睡觉时能闻到甜甜的橘子香气。离池的床还是太硬了,她睡不习惯。

至于发带?

月微尘谁啊?

老师请不要打扰学生的休息时间。她拒绝额外作业。

只是沉鱼万万没想到,老师不会打扰学生休息,可领导绝不会管员工是否处于下班时间。

她被千机的声音唤醒。

“沉鱼,沉鱼快醒醒!”

嗯?

她睡得昏沉,只感到似乎有人站在房间门口,再眨眨眼,对方已飘到她眼前。

“还这般早,怎么就睡了?”

柔和的嗓音在她身前响起。

这下,沉鱼彻底清醒。

“慕如镜……大人。”她及时补上敬语,“您怎么来了?”

站在她面前的,赫然是秀丽如观音的慕如镜,其今日换了玉带澜衫,如雨后湖面般秀雅。

他容姿清绝,眼眸宛如银镜般纯粹洁净,此刻温柔地注视着她,便仿佛观音低眉,自有悲悯清净之感。

“来探望我的小鱼儿近况如何,可否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您就这么进来啦?我师尊那里不会发现么?”

“师尊?”慕如镜轻笑,“沉鱼如今和月兄当真越发亲密,便是私下无人,也如此恭敬么?”

“这叫入戏。”沉鱼严肃道,“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倘若某日不小心串了,岂不是要暴露?”

开玩笑,这发带上有月微尘监控,她哪敢大放厥词。

慕如镜弯弯唇,眼中却无笑意:“那还是沉鱼讲究。”

“倘若您一定要求,我倒也可以改口。”

“细节而已,不必强求。”慕如镜自来熟的找个位置,径直坐下,随后笑吟吟望向她,“沉鱼不如来说说进展如何?”

领导如此从容,显然不怕隔墙有耳。

那沉鱼也不怕。

“您要我调查的暗门弟子失踪之谜,已经有了头绪。”沉鱼说道。

“哦?”

“我在别星宫发现了名为潜渊殿的废宫,此前失踪弟子,均是误入此处,惨遭魇潮罹难。”

沉鱼缝缝补补,将真相扭曲一番,交代出来。

慕如镜挑眉:“别星宫乃是洞天,洞天内岂会有魇潮。”

“是啊,”沉鱼跟着拧眉,“但我实力过于弱小,当时着实不敢接近魇潮,因此未能进一步调查。”

“是么。”慕如镜抬眸望向她,银镜般剔透的眼瞳深处,仿佛有玄奥符箓变幻,“沉鱼所言当真神奇。”

沉鱼被他端详的心底发毛,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可是。”慕如镜徐徐道,“为何要说谎呢。”

“嗯?”沉鱼迷茫眨眼,随后露出慌乱之色,“您这是什么意思?”

她当然没有慌。

开玩笑,天知道慕如镜是不是在诈她。

连这点心理承受能力都没有的话,也不要指望多线攻略做海王了。

慕如镜轻笑,本该显得温柔深情,可那双迷幻镜眸此时直勾勾盯着她,搭配在一起,为俊秀青年平添几分诡谲惊悚。

“是该从你在潜渊殿之事上欺骗我说起,还是你已与那恶鬼私相授受说起?”

他轻叹口气。

“你是个聪明姑娘,那你为何不懂,在我这双镜眸前说谎,是毫无意义的愚蠢行径?”

沉鱼:???

这个她真不懂。

之前听说过慕如镜镜眸能看穿人心,但慕如镜一直表现挺憨挺男菩萨的,她就以为只不过是吹嘘之词。

没想到这种设定竟是真的么?!

沉鱼当然聪明,但她来修真界不过短短一月,还是个没见识的小村姑啊!

她苦着脸:“我真不懂。”

慕如镜微怔。

因为镜眸告诉他,沉鱼这句话是真的。

“罢了,也无需说那些琐碎言语。”他唇畔重新浮现亲切笑容,“只要你明白,你我合作关系仍然密不可分便是。”

“嗯嗯您说的对。”

“那现在有个新任务需要交给你。”

“什么?”

“明晚便是下弦之夜,”慕如镜笑容添了几分狡黠,这让他宛如观音般秀丽端庄的外表多了几分灵动,显得更像年轻人,而非某个活雕塑。

可惜这位观音菩萨说的话,一点也不善良。

“不如,让离池在明晚杀个人如何?”他笑吟吟道。

沉鱼:???

青年姿容如此清丽洁净,以至于叫人止不住怀疑,这般美好的人物,怎会有如此恶毒打算。

杀人就这么被他轻飘飘地丢出来。

“放心,人选我也为你找好了。”慕如镜不紧不慢地说道,“那韦御待你无礼,我得知后也十分恼怒,此次恰好是个机会。”

“我允你公报私仇,将此人杀了,用以雪耻。”

青年声音轻盈而柔和,兴致勃勃地像是说什么再有趣不过的事情。

“沉鱼,你说如何?”

作者有话要说:  论镜眸的正确用法3

沉鱼:事已至此……只能关门放狗,瓮中捉鳖,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了!

千机:啊?

沉鱼(嚷嚷):师尊,快来看看啊,慕如镜把你家当公共厕所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啊。

月微尘(笑):哦,无妨。

沉鱼:……他说你不行!

月微尘:?

沉鱼(信誓旦旦):他说他用镜眸看到了。

慕如镜:????

月微尘(和善微笑):是这样吗?

宝贝们一小时后还有一更!这一章是两更合一,第三更我还没写完,十二点就能写好啦,一起放出来。

感谢在2021-09-10 23:22:37~2021-09-12 21:01: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三点水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鹤宝 10瓶;22343543 6瓶;叁稔、。 5瓶;41919180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