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海王小师妹就是坠吊的! >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镇魑渡厄仙君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镇魑渡厄仙君


/22

沉鱼看着面前眉眼俊美秀丽的青年,久久失语。

说这句话时,月微尘眉眼轻弯。

不轻佻,也不甜腻。清清淡淡,宛如吹过河畔,带着青草香气的微风。

他相貌实在过于完美俊秀,几乎犹如巧匠雕刻的仙君玉像复苏,因此哪怕只是不经意的温柔,也令人心生仰慕,想要亲近。

若非葬仪脉着实令人嫌弃避讳,而他实力在外人眼中又平平无奇,否则仅凭这副好相貌,也能令无数男修女修求做道侣。

但此刻,月微尘便用着他不食人间烟火的绝世美貌,说着最恶劣可怕的话。

此方寝殿,原先在她眼中只是装饰简朴过分,几乎如同客栈,但现在看来……

沉鱼在心中道:“我没理解错的话,他是在直接向我表示,他会全天监视我吧?”

千机犹豫再三道:“不至于吧,怎会有人如此明目张胆?”

沉鱼:“谢孤容就可以。”

千机无法反驳,它道:“但月微尘是镇守人间的仙君,刁难你是为何?”

这沉鱼就不知道了。

除非告诉她,月微尘活了万万年还是小学鸡级别的段数,对女孩子有好感,却完全不知如何表达在意。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怎可能如此纯情?

她嗤之以鼻:“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种人?”

千机道:“离池就可以。”

沉鱼:……

“那月微尘得是地狱扭曲级别的小学□□,”她吐槽,“种类算魔鬼辣味鸡?”

吐槽到这里,倒是给她逗乐了。

见沉鱼先是戒备,此时情绪又忽然放松,月微尘道:“在想什么?”

“在想大师兄,然后在想小师兄。”

正当月微尘眉心微动,便见小姑娘含着笑意望向他:“最后在想你。”

担心他不信,沉鱼加重语气强调:“真的,没骗你,刚才最后真的是在想你。”

月微尘与少女亮闪闪的眼眸对视,半晌,他转开视线。

“此月鱼必要时也可护你周全,不必抵触。”

“不嫌弃!挺好看的。”

“那便好。”

至于对沉鱼今后的安排,以及离池的情况,月微尘只浅笑不语。

离池作为葬仪道门主,虽算作暗门高层一员,但亦有门中常规事务需要处理。比如怨魂死因为何,可有异状,如何处置一类的,需记录在册,最终上报。

不止是葬仪脉,其他小宗皆需如此,据说是祖师爷留下的规定。

不过这些繁琐的案牍杂事,许多大人物都不乐意处理,大多丢给弟子代写。

可此时沉鱼看到,月微尘手执墨笔,信手书写,其势行云流水,偶尔凝神思索,说不出的风雅写意。

他待这些杂务态度颇为端正,只偶尔抬眼看向沉鱼,若是与她目光对上,便轻弯眉眼,似乎颇为愉快。

沉鱼便垂下眼,不去看他,心里则忍不住想到,他真是原作中那位神秘冷漠的仙君么?

委实说,在见到月微尘真实面前,她对月微尘是有一定憧憬的。

那位最古老的,也是最强大的仙人,有许多称号,但流传最广的尊号,还要数镇魑渡厄仙君。

百姓们坚信仙君会为他们镇压邪祟,带来瑞象。

原作里,这位仙君只出现过一次。

那便是书至最高潮时,六路魔道召集在一起,呼风唤雨,围攻正道,意图颠覆人间。

当时世间毒虫横行,魑魅侵扰。

然而天地灵力已近枯竭,以至百姓民不聊生,正道左支右绌。

就在最危急关头,魔道大军已然逼至镇危峰地界,将叩山门时——

有仙人,踏云而来。

那日,照耀三界的月色如同覆盖万里的瑞雪,将天地浊气涤荡一空。

人们都道仙君不忍世间遭厄,故而下凡渡恶,有人说自己见到了仙君,其人慈眉善目,胡须足有三千丈;有人说自己看到了仙君童子,侥幸得了仙君真传;还有人说仙君绝世俊美,龙章凤姿,莫敢直视。

然而仙踪缥缈,最终谁都没能拿出证据。

殊不知,引得天下震动的仙君,正是那位平平无奇的葬仪祭司。

直到全文完结,月微尘都再没出过常

可因为其战绩辉煌,逼格极高,剧情被读者津津乐道,因此被算作群像小说里的主角之一。

重重光环叠加,落到沉鱼面前实处,逐渐勾勒成了一袭白衣,凝神书写回报的俊秀祭司。

此时日色渐晚,烛光摇曳,愈发衬他侧颜如瓷釉般温润。

这便是仙君入尘世的模样。

……

此前弟子失踪缘由现在已调查清楚,是被眼前的渡厄仙君制作成了义偶。

他隐匿于归古剑派,屈就葬仪究竟为何?

乱糟糟的想法纠结在一起,惹得她心浮气躁,打发时间用的书看不进去。

罢辽。

睡觉!

被月微尘捉来后,别的不说,她这作息,倒是规律的紧。

沉鱼给自己的小房子挂上窗帘,再三警告月微尘。

“师尊,不可以偷看哦1

月微尘抬眸,眉眼间犹带几分浅淡倦意。

闻得她的警告,青年只无奈道:“你在想什么?”

“月鱼也不许看1

沉鱼摘下发带,指给他看。

月微尘不由笑了起来,他索性放下书卷,舒展肩颈:“那你可以蒙上它的眼睛。”

沉鱼惊了:“这鱼还真能看见东西?”

“这鱼有我少许灵念。”月微尘微微偏头,好脾气道,“若你不想我看到什么,蒙上我的眼睛也是可以。”

这话似有一语双关之意。

沉鱼只当自己没听懂:“那你得先把我变回去呀。”

月微尘单手支颐,姿态随意地望着她,忽然眨眨眼。

“你还是早些歇息吧。”

又是一语双关。

装傻充愣讽刺人的手段,不止沉鱼会。

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沉鱼面上仍然从容平静,甚至笑吟吟地和他说了晚安。

——然后将自己小房子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

沉鱼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缥缈神秘的星空,暂时还没睡意。

她看过许多书,拇指姑娘这经典童话,简直烂熟于心。

拇指姑娘想要逃离鼹鼠身边,等待忍受了许久。

不过是个冬天罢了,她有何等不起。

更何况。

春天素来格外偏爱她。

翌日。

沉鱼打着哈欠拉开窗帘,接着慢吞吞梳洗,最后对镜梳头,戴上发带。

镜中映出的,便又是俏丽灵动的美貌少女了。

她现在可以离开小房子,但前提是,必须戴上发带保证自己安全。

而且她忘了也没用,唯有经过月鱼认证,小房子才会放她出门。

其中深意,大家懂得都懂。

那就配合呗。

沉鱼非常佛系。

她灵力不多,但操作筷子墨笔之类的物件还是可以的,便骑在月微尘的毛笔上,一手操控方向,直接飞上窗台。

月鱼作证,她绝对不是想逃跑,也不是想观察环境,就是单纯看看风景,透气散心。

还是那句话,懂得都懂嘛。

晒太阳时,沉鱼眸光忽然落在窗外几只仙鹤上。

而其中一只仙鹤,冠顶红得格外显眼。

赫然便是那只喜欢她,被她日日喂养的仙鹤红菱。

啧。

她的春天,这不就来了么?

沉鱼正琢磨如何吸引红菱过来,却见仙鹤开口,陌生的童稚声音响起。

“谢孤容,你把我的沉鱼呢?”

沉鱼:……?

一时间,她不知自己该惊仙鹤会说话,还是谢孤容现身。

“她失踪已两日有余。”熟悉的清冷嗓音回答道。

沉鱼心中感动。

大师兄人着实不错,尽管每天闭关修行,却还是记挂着失踪的……

“过半可能已死,小半可能走失,看你想相信哪个吧。”

“不过根据我对她的实力了解,我个人建议你选择已死。”

谢孤容用词非常严谨,叫她瞬间找到了锚点。

没办法。

每天一句大师兄的阴间话,才是她的阳间日常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