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海王小师妹就是坠吊的! > 第20章 第二十章:绝境

第20章 第二十章:绝境


/20

不知怎的,灵墙上,沉鱼也能看到前殿场景了。

离池仍然佩戴着他的青铜鬼面,乌发束做高马尾,无袖劲装勾勒出少年的身姿。露出的大臂肌肉线条流畅而漂亮,小臂以下为护铠严实包裹。

再向下看,到指尖时,便是由玄铁打造的狰狞护指,无需接触,也能叫人知道,其能多么轻松地重创敌人。

少年似是经历过数场恶战,肩上深色披风多处破损,满是风霜痕迹。

正因此,即使离池用面具遮掩昳丽容貌,却还是有种特别气质。

他站在那里,如同沉默低调的鬼刃,若是出鞘,定会见血封喉,无声夺走敌人性命。

分别不到半个月,他又变强了。

沉鱼的灵感如此告诉她。

离池的天赋简直强到骇人。

仿佛每一名死于他刀下的敌人,都会令他变得更加强大。

离池陈述道:“你应保护好她。”

沉鱼感动。

万万没想到,兜兜转转,离池居然成了她心目里最说人话的正常人。

离池当初确实提醒过她远离月微尘,甚至立刻退出葬仪道。只是当时她刚被月微尘救下,对方是第一个对她表露出善意的异性,因此最终还是没听劝。

啧,有点后悔。

她叹气,继续关注现场师徒对线。

尽管徒弟对自己出言不逊,可月微尘并没有动怒。

“这次任务完成的很好,没有辜负宗门对你的信任。”

他看起来恬淡温柔,如湖面倒映的粼粼月色。这是月微尘对外界素来表现出的态度,没有半分锋芒,温柔清净。

“回去早些休息吧。”

离池脚步不动,重复道:“沉鱼。”

月微尘安静地注视他片刻。

“我偶尔也会在想,是什么让曾经躺在泥泞里,死死拽住我衣角的流浪狗,敢于向我露出獠牙。”

他的声音宛如湖畔徐徐吹过的晚风,不带一丝烟火气。

银发祭司仿佛有些困惑:“他难道不知道,家犬的责任就是护主么?”

师尊银发白袍,纤尘不染,徒弟乌发黑衣,鬼气森严。

最圣洁出尘的祭司,却教出了天下第一的杀手。

对比极为鲜明。

这俩不像师徒,倒像仇人。

她知道月微尘是冰淇淋面包式的人,馅里带着碎冰,相处久后,就能细品出他的尖锐处。

可如此时这般毫不留情的刻薄言语,离池似乎尚属头位。

“她是我的。”

离池右手扶刀,似乎已做好动手准备。他不善言辞,动手大概比动嘴更来得方便。

但沉鱼不看好他,月微尘可是原作钦定最强,更是镇守人间万万年的仙君,实力毋庸置疑。

果然,月微尘没有半分动手意思,轻笑道:“我却不知,你何时也有属于自己的财产?”

“你欠的债,何时还清了?”

沉鱼支棱着耳朵,准备听更劲爆的秘密。

没想到劲爆的确实来了,内容却和她预想的不大一样。

“债务我自会偿还。而沉鱼,我与她已有肌肤之亲,她是我……”离池稍稍思索,“未合籍的道侣。”

沉鱼:???

就连月微尘的从容神色,似乎也凝固了某瞬。

随后,只听他轻声道:“未合籍的道侣?那确实应关心些。”

“但……便是已合籍又如何?”

“契约必须完成。”月微尘淡淡道,“你欠下的债务,理应倾尽一切偿还……自由,道侣,甚至你自己本人。”

“所以我可以告诉你,沉鱼便在我这里。若你能还清债务,再来接她。”

沉鱼: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离池握紧鬼刃,杀意逐渐弥漫。

“你想表达什么?”

“嗯?表达什么?”

月微尘想了想,唇边重又浮现轻柔笑意,似乎因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

“那便是……劝你早些歇息吧。”

他温和地说道。

灵墙上的画面至此结束。

沉鱼:……

千机:……

“沉鱼,现在怎么说?”

沉鱼吐槽:“……他能和慕如镜成为塑料姐妹花,不是没有理由的。”

吐槽完了,继续发愁。

现在月微尘的病情算是初见端倪,能看出来病得不轻。

刚才他断掉两边通讯,也不知之后发生了什么。

沉鱼嘀咕:“总不会打起来吧?”

就在此时,她见月微尘走进内室,问道。

“什么打起来?”

“刚才的事情,师尊你是专门给我听的么?”

沉鱼不准备猜测月微尘心意,直接问道。

和月微尘比赛打哑谜,纯属给自己增加游戏难度,有什么问题打直球就是。

“嗯。”月微尘径直承认了。

“但有个词的含义我同样有些疑惑,不知沉鱼可否为我解惑?”

“什么?”

月微尘含笑,语气好奇道:“肌肤之亲,敢问何意?”

沉鱼一点也笑不出来。

肌肤之亲月微尘不懂才怪,活了这么多年他什么事情没见过?

主要她没想到,离池会这么强硬,直接向月微尘亮明与她的关系。

或许离池是嗅到了什么。

但这就叫她进退维谷了。

毕竟她在月微尘那里的人设,是清纯女徒弟,若是叫他发现自己多线操作,那好感度岂不是直接为负?

尤其她和月微尘恰好进入暧昧的第一阶段。

没错。

尽管她现在被变为拇指姑娘,生死看似由月微尘掌控,但沉鱼心里是没有太多对死亡的恐惧的。

月微尘终究活了万万年,调情方式异于常人倒也能理解……可若是发现她海王,结果可就不一定了。

此时摆在沉鱼面前的有两个选择。

第一,解释清楚真相,诚恳道歉,暂时重点攻略月微尘,其他目标从长计议。

月微尘似乎颇喜她的大胆直率,坦白有概率从宽。弊端是其他攻略角色基本凉透。

第二,坚决不承认,以谎言继续多线操作走钢丝。

好处是四个大白菜都能保住,弊端是但凡现在糊弄不过去,大概率会全部凉透。

一个选择低风险,低收益。

一个选择高风险,但是高回报。

她心里沉甸甸的,像是塞了石头。

沉鱼必须在短短数息里想清楚,并做好选择,否则月微尘定会起疑,届时不管她作何选择,失败概率都会增加。

此刻之前,她与月微尘相处时,都信奉坦诚原则,有话直说,做个单纯直率的小姑娘。

但唯独回家这件事,她无法信任男人。

她更相信自己。

所以……不就是海王初挑战么?

冲就完事了。

别忘了,谢孤容可是说过,葬仪脉里没有好东西。

而她,也是葬仪脉的弟子。

于是少女抿唇,神色稍显黯然。

“您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呢?”

绝境反击,从现在开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