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海王小师妹就是坠吊的! > 第18章 第十八章:喜欢

第18章 第十八章:喜欢


/18

密室昏暗阴冷,令人止不住地发冷,周围人偶笑吟吟地看着房间中央二人,像是欣赏戏台上的伶人。

只是如月微尘这种人,无论在哪里,都会是绝对的主角。

譬如他现在说的这句话。

银发青年语气平淡,仿佛在说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天命从未约束过我,然而你的出现,竟能令祂图穷匕见。”月微尘目光落在她身上,带着少许探究,“你有什么秘密?”

他自语道:“方才某一瞬,我竟真的不想杀你了。”

他看起来如此冷淡,淡漠,目空一切。

令她全然陌生。

可仔细想想,她对月微尘其实也并不熟悉,他的过往,他的真实性情,全部一无所知。最深的印象标签,无非是个工具人师尊,待人温和恬淡而已。

可真正的温柔美人师尊,怎会像他一样,用目光侵犯自己的小徒弟?

没错。

尽管月微尘并未表现出任何杀意,与冒犯举动,神情甚至算冷漠,可沉鱼就是从某些细节感受到,他在故意欺负她。

或许是在微妙位置深深勒下的银线。

或许是看似冷漠,却令她想回避的目光。

仿佛细细摩挲感受她的每寸肌肤,吮吸骨血,务必要将她从里到外都剖析清楚。

这不仅是灵感提醒,亦是出于女孩对异性恶意的本能感知。

但要说他真要做什么,又不至于。倒更像是孩童捉弄雏鸟、幼兔般的恶意,想看她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这种感觉,倒不如说是好奇。

……嗯?

月微尘对她,感到了好奇?

最后一点灵光如醍醐灌顶,令沉鱼瞬间通透。

这一想通,自信顿时来了。

沉鱼张口,努力想要表达什么。

或许确实好奇,月微尘竟配合地放松桎梏,提醒道:“你有半柱香时间。”

此时银线变得松弛,却未彻底放开她,而是松松挂在她被勒出红痕,泛着痛楚的地方,带来酥麻微热的痒意。

她揉着自己手腕,看似随意地嘀咕:“为何你就不能觉得,是我过于可爱,叫你喜欢,才不忍心杀我呢?”

闻言,月微尘轻笑,显然觉得不可能。

这点在细节微妙处,方才隐约体现的尖锐感,是他伪装自我时绝不可能展现出的特质。

“怎么不可能。”

这种绝境下,沉鱼做出了个在常人看来不可思议的冒险举动——

她上前一步,大方地将自己的全部展现给他。

晦涩阴冷的暗室,绝不只是因为月微尘的存在,方才蓬荜生辉。

此时她贴近月微尘,令对方看见自己如云般的乌发,清亮澄澈的眼眸,与唇边软软的红。

眼底碎冰断裂。

少女的声音如清脆幡铃,自云边遥遥传来。

“为什么师尊你会断定,你不喜欢我呢?”

“喜欢是没来由的,怎可能是命有定数。”

“不然,”她拖长语调,露出稍显狡黠的笑容,“师尊你琢磨一下,你会喜欢我哪里?”

不待月微尘回应,她便抢答。

“说不上来对么?”

“说不上来就对了1

她仔细分析:“如果你说喜欢我的外貌性格,或者声音之类的……说得这么清楚,那怎么算喜欢,这分明是利欲熏心1

“而你现在不知道喜欢我什么,却还不想杀我……天啊,我都被感动了1

“天命算老几?呸,也好意思插足你我的感情?多管闲事1

沉鱼句句情真意切,看起来倒真像是痴情女子:“所以千万不要被天意干扰,它是故意蛊惑你,想叫你亲手杀死自己喜欢的人,懂么?”

月微尘:……

沉鱼声声泣血:“师尊,莫要听信外人谗言啊1

月微尘终究开口:“这是我自己的卜算推演。”

沉鱼嘴硬:“那你就不会出错么1

小姑娘与他贴的颇近,他几乎能感到对方身体向外散发的暖意。

与日渐腐朽冷漠的他不同,她身上总是生机勃勃,如烈阳般不断向外散发着光与热。

尤其是叽叽喳喳地讲那些歪理时,她眼里的灵动与狡黠,毫无遮掩地向他发起攻势。

所以她说的确实是歪理。

月微尘想到。

因为他确定,他喜欢这小丫头的眼睛。

——可比她的嘴巴讨人喜欢多了。

不知为何,他素来沉静如湖的心境,头次出现丝丝缕缕的……躁意。

“莫小瞧天下人。”他语气越发冷淡,“你与慕如镜的筹谋,当真无人知晓?”

或许伪装师者身份久了,他说话习惯带些说教味道。

沉鱼一点也没有被揭穿的害臊。

“我出去就和他割席1她痛斥,“对我们葬仪脉心怀不轨、离间我们师徒情谊的渣滓,早该给他一刀了1

看着沉鱼,月微尘不疾不徐道:“那你可知,葬仪脉的历届葬仪,全在此处?也要处刑我么?”

……?

啥意思?

沉鱼环顾左右,此时她才有机会仔细瞅瞅密室中人偶,约有三十多个,有男有女,年龄参差,衣着整体类似但又有些差距。

她琢磨后发现,这三十多具人偶,完全是按服饰演变顺序排列的。

月微尘平静道:“想知道,他们为何在此处么?”

“不想1

“门历已经说了,历届葬仪都是寿终正寝,为对抗魇力事业做出卓越贡献,”她强调,“师尊你莫要妖言惑众,蛊惑人心。人说话可是要负责的。”

瞧她求生欲拉满的模样,月微尘道:“那你方才所说与我情缘之事,亦会负责?”

诶?

诶诶诶?

沉鱼先是一惊,不过随后品出月微尘的淡淡尖锐之意,便知道对方是在嘲讽她的变脸绝活了。

但那又如何。

“只要师尊原谅我一次。”沉鱼正色,“负责都不足以表达我的感激之意。”

月微尘哑然。

阅遍尘世漫长岁月,他也算见过诸多人间龙凤,以及他们在危机前的卓越应对,其中亦有颇多女性,无不英气勃勃,胸怀天下,堪为正道楷模。

所以沉鱼这种人才,他属实第一次见。

他知道沉鱼是魔道的暗子。

难道说,这就是小妖女与正道弟子之间的差异?

一番唱念做打讲得沉鱼口干舌燥,闻得千机提醒,半柱香时间快要到了,她只好问道:“师尊,现在我算过关了么?”

小姑娘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她不知道,在旁人眼中,她的眼眸里盛着碎光,明亮而清澈,分外动人。

那是他的光芒,在她眼中的倒影。

“嗯。”

未等沉鱼惊喜,月微尘道:“你会成为最特别的一个。”

沉鱼:?

她正要询问,便觉自己的视线骤然降低,银线的束缚感重又回到她的关节四肢。

几乎是瞬息间,在她的视角里,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庞大无比,仿佛误入大人国,月微尘在她眼中,跟个巨人般高大。

委曲求全这么久,还是被收拾了。

沉鱼:???

说话不算数是吧!

变小之后,她声音也小,嚷嚷了半天,也没见月微尘有何反应——但绝对是装的,修士耳聪目明,不可能听不到。

月微尘俯下身,将她从地上轻柔捧起。

变小之后,周围的一切环境都对她很没有安全感,月微尘稍不留神,都有可能折断她的小胳膊小腿。

她坐在青年的掌心,仰脸与他对视。

变小之后,那双金眸看起来越发森严冷漠。

被月微尘端详时,她有种错觉,自己仿佛是只,被猛兽含住后颈只能任由宰割的猎物。

……

月微尘端详的目光落在沉鱼发顶,则是另种想法。

她躲避魇潮时,那条发带也挣脱了。

需要给她另做条合适的。

……

或许需要补充一点。

除了眼睛,那条流苏发带,他也有些在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