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海王小师妹就是坠吊的! > 第16章 第十六章:师尊有大病

第16章 第十六章:师尊有大病


/16

沉鱼知道,自己现在是撞鬼了,她灵感远超常人,又来到阴煞之气堆积的地方,撞鬼不奇怪。

眼前的鬼自魇力中诞生,应是鬼祟中颇为强大的魇鬼。

沉鱼只没想到一点:魇鬼会直接点名月微尘,并声称月微尘杀害了无辜者。

这些要素一口气怼在她脸上,真有点像拙劣阴谋,字里行间都在暗示她,月微尘就是万年前试图颠覆三界的恶螭。

但沉鱼不太信。

月微尘毕竟是原作钦定的第一强者,原作里的表现十分神秘缥缈,完全不像是会对弱者出手的人。

她知道这样的思维不对,可话说回来,她至少与月微尘相识近一月,凭什么怀疑师尊,而轻信后方敌友不明的怪物?

她至今撞鬼事件经历不少次,积累了一定经验,便没有慌张,只不紧不慢地回首:“要去哪里?”

死葬经开篇就讲过,孤身遭遇鬼拍背,绝对不能慌乱回头,而需冷静应对。

人身天然具有三盏魂灯,一盏在头顶,两盏在双肩。

若是宿主回头急促,心神不定,魂灯容易被阴煞气吹灭,阳气衰微,被邪祟趁虚而入。

沉鱼用对话拖延时间,同时在心里分析怪物方才发言。

葬仪脉上次祭祀螭是什么时候?

她穿越来没多久,对这种事情并不清楚。

从魇鬼透露的消息来看,月微尘似乎杀害了他的师兄师弟。联系到昨天她遭遇的死灵,是同师兄一起死去,并强调潜渊殿……两者之间竟呼应起来。

沉鱼缓缓抬眸,尽量不做出夸张动作刺激怪物。

她已经很冷静了,可在看清怪物模样时,沉鱼呼吸还是不由轻滞。

委实说,这算不得多么怪异的长相。

单纯论相貌,这魇鬼与常人无异,甚至称得上清秀,顶多面色苍白,一看便知阳气衰弱。

沉鱼惊讶的,是魇鬼的动作。

具体描述的话,只能说他的四肢有自己的想法,极其不协调,整个人像是只歪歪扭扭的提线木偶,全靠他人操控做出动作。

他生前本比沉鱼高大许多,但刚才拍肩时,沉鱼却觉得他与自己身高齐平,原因就是他躯体几乎完全对折,扭曲姿态如佝偻蜘蛛。

沉鱼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有多好的心理素质,才能在看到这惊悚一幕后,仍然面不改色。

魇鬼说道:“去潜渊殿。”

她不是傻子。

潜渊殿摆明是怪物大本营,她还未做足准备,怎会贸贸然进去?

灵感告诉她,面前魇鬼的行动核心在于操控细线,想来只要能用破灵剪将细线剪断,魇鬼便不足为惧。

发现自己有一拼之力,沉鱼脑子顿时活络起来。

她准备逃跑,然而逃跑之前,似乎可以从这魇鬼身上榨点油水。

可还没等她开始忽悠,便听魇鬼声音陡然严肃:“快走,魇潮来了1

魇潮?

沉鱼糊涂了。

她知道魇潮是什么,类似于灵潮,乃是魇力浓度极高的潮汐,属于严重灾害,对修士威胁度极高。

可洞天里怎会出现魇潮

而这魇鬼不就是魇力诞生的怪物么,怎么贼喊捉贼?

直到她目光远处出现一线黑色。

沉鱼本还迟疑,但在感知到那条逐渐清晰的黑线是什么后,立刻不犹豫了。

管它洞天不洞天的,那玩意儿就是货真价实的魇潮!

魇潮来势极快,瞬息间距离她已不到数百步,视线范围内的一切活物,均被那缭绕着不明尘埃物体的黑潮吞噬,无声息间烟消云散。

这就是魇潮的恐怖之处——吞噬一切含有灵力的物体,并转化为自身能量。

沉鱼环顾四周,不由咬牙。

魇潮就是从潜渊殿袭来的!

如果顺着原路返回,或许有一线生机,但她当真比得过魇潮速度么?

“快走吧师妹1迟疑间,魇鬼来拉她的手腕,“我知道潜渊殿躲避魇潮的地方。”

沉鱼躲开他的动作,可瞥他一眼,终究以灵力包裹全身,同时向反方向,也就是潜渊殿的位置冲去。

没有时间犹豫了。

如果能冲进潮眼,便不会受到魇潮影响。

这种方式尽管实现难度与和魇潮竞速相差无几,可若是成功,就是百分百的存活率。

……拼了!

潜渊殿与旧宫外围并无区别。

四处弥漫着魇潮的诡异碎屑,只要被其沾上,就会被迅速腐蚀同化,灵力阻隔也不是长久之计,只要灵力耗尽,便是死路一条。

眼下,有千机的校正辅助,沉鱼尽管没能找到潮眼,却也走的相对轻松,魇力不至于浓厚到她无法承受的地步,她的灵力储备勉强能够维持。

“但是也得快点找到潮眼,”沉鱼道,“我快撑不住了。”

“我已经开始投入能量了1千机焦急道。

专员生命高过一切,尽管能量珍贵,但关键时刻千机也不会吝啬。

辛辛苦苦攒的153点能量,如流水般瞬间见底,可千机的雷达画面上仍空白一片。

难道真要命丧于此么?

“这里,师妹1

魇鬼居然真的没骗她,沉鱼寻声望去,却见那魇鬼正把自己倒吊在横梁上,看起来越发像人体蜘蛛,画面惊悚。

但他所处的那条横梁,不知有何古怪,在魇潮中竟自动生出一面灵力屏障,庇护着某样东西。

莫非是上古遗留下的阵法?

此时没有选择,沉鱼三下五除二跃上横梁。

脚底踩在实处时,她顿觉全身一轻,肌体被腐蚀的疼痛瞬间消散大半。

她没有说话,只默默调息,等待魇潮退去,同时运转灵力,提防身旁的魇鬼随时发难。

但魇鬼接着说话了。

“师妹知道,我如何发现这处密室的么?”

无需魇鬼提示,此时沉鱼也看出来了。

这条横梁处于角落,与两面墙壁形成死角,而由于处于制高点,恰好能自一条裂隙中,瞥见西南方某个密室的内部场景。

与横梁一样,那密室也有顶级阵法运转,在汹涌的魇力中如灯塔般沉稳不倒。

按照常理来讲,沉鱼二人此时应该想尽办法进入密室躲避。

可他们没有。

横梁死角上,只有魇鬼幽幽叙说声音。

“我潜入别星宫,来到潜渊殿,只为探寻师兄师弟的失踪真相。好端端的人,怎会在祭祀螭之后便神秘消失,而宗门缄默不语。”

“上次,总算叫我发现了此中秘密。”

“师兄和师弟他们……”魇鬼声音颤抖,“竟是被月微尘那畜生,在鬼节生生做成了义偶,而宗门为了平息螭龙怨恨,也默认了活祭1

鬼节?

沉鱼面色尚且平静,心中却激荡不已,旧宫外石碑上的的文字在她心中悄然浮现。

【上古有恶螭封印在此,葬仪脉先人为镇压恶兽,特地建立此宫,命门中葬仪日夜供奉参拜,同时,每逢鬼门打开之日,均会供奉……】

那段话的后半段,莫不是供奉义偶?

把活人献祭给恶螭?

月微尘是这样的人?!

可不管月微尘是不是这样的人,眼前的魇鬼已经死亡却是肯定的了。

这只魇鬼口中的“师兄”,约半就是他本人,他死后被制作为义偶,残魂仍在期盼宗门有人能来救他。

而倒霉师弟,就是她在小树林里通灵到的亡魂。

……

“话不多说。”魇鬼压下语气中的激愤,对她道,“师门虽如今只剩你我二人,但竹可断不可毁其节,师兄师弟的尸骨,你我必须取回妥善安葬,绝不能让他们在这里被恶螭折磨。”

沉鱼心不在焉的点头。

饶是她更愿意相信月微尘,但到了这一步,她也很难为师尊解释清白。

毕竟魇鬼的一切叙述,均能自圆其说,而她的师尊……

哦,不好意思。

师尊自始至终都不在场,没有发言为自己解释的机会。

魇鬼悲愤交加,强调为师兄弟收尸的意义后,待魇潮过去,便带头潜伏向密室,决定窃走其中保管的义偶。

沉鱼觉得这样有欠妥当,毕竟他们还没看清密室内部是何情况,义偶又放在哪里。

然而魇鬼主动暴露,无论是不是陷阱,她都绝然没有隐藏余地了。

那魇鬼确实有几分本事,居然能强行破开阵法。

就是动静极大,听着那阵阵磅礴音波传出去,沉鱼未免有几分做贼心虚的紧张。

不过最令人恐惧的,还要数在她身后响起的困惑声音。

“为什么魇潮都未能将你劝走?”

空灵缥缈的嗓音在她身后响起,随后她的肩膀被人轻轻搭上。

接着,她耳边感受到了温热吐息。

可这股暖意,只令她毛骨悚然。

“猜猜,我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