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海王小师妹就是坠吊的! > 第13章 第十三章:全员恶人

第13章 第十三章:全员恶人


/13

沉鱼问:“师兄,你怎会及时出现在此处?”

谢孤容微怔:“我确实打扰了你寻死么?”

沉鱼:……

千言万语汇聚在嘴边,最终只化作一句无力辩解:“我没想死。”

“嗯,”谢孤容立刻颔首,“抱歉。”

沉鱼正无奈,却听韦御声音响起:“你居然没死?”

方才韦御逼沉鱼殿后,自己不管不顾地向外奔逃,却发现自己遭遇鬼打墙,无论向哪个方向逃,最终都会回到灵雾潭。无奈之下,他只好带着本命法器绕回来,寄希望于水鬼追着沉鱼跑远,自己破解鬼打墙,然后迅速逃离。

没成想刚回来就撞见水鬼倒毙,而沉鱼在和面生男子说话的场景。

韦御松口气,目光不由落在谢孤容身上。

谢孤容姿容出众,气质冷峻,令人见之忘俗。

对于这样优秀的同性,韦御目光不由自主地染上嫉妒,但在看清谢孤容穿着佩戴后,妒意便迅速转化为嘲讽。

“又是个葬仪脉的破落户。”韦御张嘴就开始拉仇恨,“长得漂亮,倒适合与你师妹……啊!1

长剑出鞘,其声清越。

对着直指自己咽喉的铁剑,韦御惊慌失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只是把普通铁剑,可以看出平时极被主人爱惜,然而材质造型均平平无奇,换做其他时候,便是有人跪在地上求他,韦御也绝不会多看一眼。

但现在,他眼睛死死盯着这把平平无奇,却又锋锐无比的铁剑。

因为它能杀人。

谢孤容看着他,分明做着威胁同门这样骇人激进的事,但他神色依然如常,黑眸清冷如潭水。

他礼貌问道:“请问,阁下方才说什么?”

咕嘟。

韦御艰难吞咽唾沫,没想到这破落户居然如此大胆妄为,而实力又如此之强,他还没回神就被封喉,而本命法器则被压制得根本无法触发。

葬仪脉何时冒出了这号人物?

但最让韦御恐惧的,还是谢孤容身上散发的淡漠静寂之意,这股无情杀意,甚至比水鬼外露的狰狞,更加令他恐惧。

这个疯子,一点也不在意弑杀同门的罪责!

自己就不该招惹葬仪脉的破落户。

韦御两股战战,最终竟有哗啦水声在他身下响起。

“抱、抱歉1他颤声道,“我无意冒犯阁下,还请高抬贵手1

好家伙,直接吓到失禁。

贪生怕死、卑鄙下作,说渣滓都算抬举他。

“好。”听到韦御的辩解,他认真颔首。

不是吧?

真要因为韦御是个废物,便有所留情么?

只见铁剑上移,随后剑光骤亮,紧接着瞬间熄灭。

快得几乎令人以为,那一剑只是错觉。

可韦御的反应叫人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他捂着嘴,鲜血自指间涌出,发出撕心裂肺的含混哀嚎。

谢孤容道:“望君谨言慎行。”

顿了顿,他补充:“葬仪脉没有正人君子,日后阁下还需小心。”

这又是什么话?

沉鱼简直大开眼界。

而韦御痛得涕泗横流,只能拼命点头。

见沉鱼愣在原地不动,谢孤容回眸瞥向她:“?”

“会给师尊惹麻烦么?韦御家中还算有些势力。”

韦御听了连连摇头,忍痛惊恐道:“没有!我……不会……”

谢孤容:“他说不会。”

沉鱼无语:“他说你真信?”

“为何不信?”谢孤容道,“他父母管教不力,我代为出手,他家长辈正应感谢我。”

沉鱼:“师兄你是认真的?”

她端详半天,没在谢孤容脸上找到半分戏谑之色。

……好家伙,还真是这么想的!

谢孤容纠正:“我不开玩笑。”

是的,谢孤容从不开玩笑。

可委实说,从他嘴里出去的每句话,都有顶级冷笑话的效果。

“反正你心里有数就好啦。”

料理干净此处事宜,谢孤容与她一起回别星宫。

剑修寡言少语,一路皆是无话。

他不说话,沉鱼却想说话。

“师兄,你方才出手,是因为他冒犯了你么?”

“嗯。”

“那……有因为他冒犯了葬仪脉么?”

谢孤容答得毫不犹豫:“嗯。”

诶?

她还以为,谢孤容会是傲娇选手,但这……

她试探:“有因为他冒犯了我么?”

“他甚至想杀你。”谢孤容平静道,“着实该死。”

好家伙,完全视门规于无物。

而这回答,也超出沉鱼的意料。

少女笑吟吟地望向他,杏眼里盛满细碎星光,耳畔的流苏随着她的动作晃呀晃。

“原来师兄这么喜欢我呀。”

“因为你问了。”青年平静道,“而我承诺师尊,脱离宗门前,都会保护你。”

“师兄,你要走么?”

青年言简意赅:“你问题太多了。”

哦。

虽然不撒谎,但会拒绝回答。

看来不是纯傻瓜。

可她却越发好奇。

谢孤容这副表现并非对葬仪脉毫无感情,又怎会一门心思脱离?

——话说回来,无情道种存在感情么?

不过今晚的意外,也算让她看到谢孤容的另一面。

尽管被拒绝回答,可沉鱼自觉气氛不错,于是脚步轻快地跟上,甚至哼着自己随便编的小调子。

少女声线清甜,便是随意哼唱,也别有番意趣。

不知自何时起,笼罩着镇危峰的厚重雾霭悄然散去,露出遮掩在后面的皎洁银月。

翌日。

沉鱼以为,谢孤容对韦御出手,必会引来闻丧阁不满,甚至找上门来算账,为难月微尘。

然而并没有。

月微尘不见踪影,别星宫的风景,依然祥云片片,霞光万丈,一派和谐。

沉鱼没话找话:“那些人都不找师尊告状的么?”

谢孤容阖目道:“修行时莫要分神。”

小姑娘气馁地闭嘴。

她一大早就跑来找谢孤容求指点,没想到这剑修居然真的“指点”了一下,便再没和她说过一句多余的话。

她嘀咕:“我是担心师尊呢。”

“师尊无需你担心。”谢孤容道,“若是那群人敢无礼,师尊自会处置。”

……对哦。

差点忘了,她的美人师尊似乎也不是啥大善人,若真的不识趣,月微尘亲手办理丧葬一条龙,指不定比离池更利索。

没听谢孤容说了么?

葬仪脉,全员恶人。

她拖长嗓音:“好。”

“不要懒散,你连水鬼都打不过,太不像话。”

“韦御不也打不过嘛。”

谢孤容无情指出:“莫要把自己同废物相比,他不配。”

沉鱼点头:“那还要去采药么?”

黑发剑修闻言瞥向她,眼神仿佛透着嫌弃。

他低声自语:“再派出去,不知什么时候就又得喂了山鬼。”

沉鱼耳尖:“我要是跑掉了呢?”

“若是没跑掉,就等着离池给你主持葬仪吧。”

她小小抬杠:“为何不是师兄你?”

“我不会葬仪。”谢孤容干脆道,“而且你不是同离池很亲密么?”

完球。

那天谢孤容果然看得清清楚楚。

得亏她的勾引意图表现得十分隐晦,否则指不定谢孤容要怎么想。

沉鱼开始乱编:“离池于我有恩,师兄你是不知道,那天……”

谢孤容打断她:“够了,我要修行了。”

于是少女闭嘴,只稍显委屈地看着他。

“这是《死葬经》第一章,葬仪脉的入门心法。”谢孤容丢给她一部功法,“认真修行,不要再擅自离开洞天。”

这部书卷摸起来质感极好,沉鱼粗略翻看,只见上面均被人以清峻笔迹,书写下葬仪脉心法。

不知是不是谢孤容抄的。

沉鱼稍微脑补了一下,怎么也想象不到谢孤容挑灯为她连夜抄写经法的模样。

但这不妨碍她借题发挥。

“师兄,你可以教我吗?”

谢孤容果断道:“自习。”

“真的吗——”少女有些失望,眼瞳水润像是被雨打湿的狗勾。

“嗯。”

“没有人指导,我自习练岔了怎么办?”

谢孤容莫名道:“初级功法而已,怎会走火入魔?”

“待你入门,我再为你主持仪式。现在你只会被魇力污染。”

剑修简直是对答如流,并且自成逻辑。

沉鱼脑壳痛。

她确实该好好修炼,用以在这危险世界里自保,可自己摸索,指不定要走多少弯路。

然而这两天铁定指望不上谢孤容了。

她决定,如果有问题,就攒下来请教月微尘。

“行。”她扬声道,“师兄你等着瞧,我肯定能练出成绩1

清晨鸟雀鸣叫,微风自窗外吹进,温柔拂面,耳边少女清脆吐字格外动听。

沉浸在修行中的木头,破天荒地应了一声。

“嗯。”

于是,谢孤容今日份的营业,彻底告罄。

沉鱼回到自己的居所,认真翻看心经,发现谢孤容说得没错,这功法就是练出风火轮也绝不会触及心脉死穴。

因为第一章都是些综述性的话。

【葬仪脉,权衡阴阳之理,普度亡魂之厄,引大道平和。所谓葬仪,通风水,掌阴阳,镇邪祟……】

即使全是理论,沉鱼也都认真通读。

这么做既为了自保,也是为了攻略。

多好的找话题方式!

假借请教名义,同师尊套近乎,这不是老套路了嘛。

认真准备数日,她终于等到了自己的目标。

沉鱼在莲花池前喂鱼,听到了红菱清鸣。

仙鹤在天上飞,视野更加宽广,看到了月微尘身影。

后者也没有隐瞒踪迹的意思,没过片刻,就露出身形。

“师尊早上好1

少女的元气似乎也感染了月微尘,后者眉目舒展,露出浅淡笑意:“不多睡会儿么?”

沉鱼一本正经:“我要早起修行,师尊你怎么能提出让我偷懒呢1

月微尘颇感好笑:“这么说,倒确实是为师的过错。但我观其他新入门弟子,大多颇有怠惰心思,独你不同。”

沉鱼拿前两日月微尘说过的话回敬:“凡俗师徒,自不包括你我。”

月微尘无奈:“你最是牙尖嘴利。”

沉鱼爽朗一笑,暗暗观察月微尘。

对方仍是穿着星月袍,银发无瑕,纯洁出众。

然而相比之前入仙君降世般的纤尘不染,今日的月微尘,情绪和状态,似乎都有些欠佳。

像是蒙尘的银子,让人忍不住想要擦拭。

月微尘问道:“三日前,你与你师兄做了什么?”

沉鱼老实交代,随后道:“师尊放心,下次我不会再和人起冲突了。”

“无妨。”月微尘声音温柔,内容却一点也不温柔,“打得好。”

沉鱼:……

不用怀疑了。

在暗门混的,到底能有几个好东西嘛!

“除此之外,还有一事同你相商。”月微尘注视着她,缓缓道,“关于你之后的安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