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海王小师妹就是坠吊的! > 第12章 第十二章:直言直语

第12章 第十二章:直言直语


/12

沉鱼不想轻易搏命,赌未必能获得的好感。

于是她问:“若是遇到阴煞邪祟,我该如何处理。”

谢孤容简洁明了:“跑。”

“我是说,门内可有什么防护手段?我带上以防万一。”

谢孤容:“无。”

沉鱼:……

好气哦,但是没有办法。

就在她无语地想要收起金叶子时,谢孤容难得又给她留了句话。

“若有危险,我会救你。”

沉鱼着实不想理他。但为了攻略大局,还是给了积极回应:“师兄你要和我一起去么?”

“不,我要修行。”

那你说个屁。

沉鱼彻底不想搭理谢孤容了。

这人要么脑子有问题,要么情商有问题,不然怎么能做到每句话都呛声她的?

去就去,当真以为少了他谢孤容就不行么?

好在愤怒并未冲昏少女头脑。

无论是上眼药,还是谨慎考虑,她都需要给月微尘知会一声。

毕竟若是发生不测,也只能指望师尊来救她了。

偌大别星宫,目前的活人就他们师徒三人,简直闻者伤心。

沉鱼等了半柱香时间,一直到月微尘回复她,并告知她门中灵药储存地,她领了药方才下山。

——若是月微尘今日不回复,她今天就不准备采药了,改日才去。

毕竟性命最重要。

“红菱1沉鱼以灵力包裹嗓音呼唤,没用多久,一只冠顶殷红,仿若烛焰的仙鹤便落在她身边。

这只仙鹤就是前日送她上山的那只,后来生活里也与她十分亲近,常送她出行,于是她为仙鹤取了名字。

“我现在要出别星宫,采摘夕华草。”沉鱼说道,“外面不安全,你送我到山门口就好。”

红菱通人性,闻声只是略略振动翅膀,表示明白。

沉鱼摸了摸自己左耳下挂着的破灵剪,令心境冷静下来。

在平安无波的洞天中呆的久,以至于她刚才产生了怠惰逃避心理。

她本不应该忘的,这世界的世界观,从不友善。而那四位男主角,各有各的大玻

只是目前而言,属谢孤容病得最明显罢了。

那这能说其他人就没病么?

……

没事的。

她呼出口气,默默为自己加油。

为了回家,冲!

沉鱼到了洞天山门前,说道:“就到这里吧,再向外就要出洞天了。”

如今灵界环境恶化,如仙鹤这般的珍稀灵兽,十分依赖洞天的安稳环境来繁衍存续。

若是离开洞天,对红菱而言,需要面对的风险不比她少。

红菱发出担忧低鸣,终究被她劝了回去。

修真界的灵兽品种繁多,其中不乏实力强大,能够作为修士战友的灵兽。

可惜仙鹤这种灵兽,祥瑞坐骑的价值更多些,实战意义不大。

一出洞天灵门,沉鱼瞬间感觉到了环境骤变。

在别星宫里,祥云漫天,即使是傍晚,也是有着晚霞绯红。

但镇危峰的傍晚,几乎与进入深夜无异。

天色漆黑,山路上弥漫着不详白雾,来往路中,几乎没有活物声响,偶尔有夜號飞过,才能听闻几声嘶鸣。

但夜號这种灵兽,一般被视作不详征兆。

她劝走了仙鹤,又等来了夜號……嘶。

沉鱼按照图鉴所述,顺着山路向下,寻找灵雾潭,那里有着唯一一处探明的夕华草生长。

只看天色,她觉得镇危峰的夕华草完全可以改名叫夜华草了。

毕竟镇危峰压根没有傍晚。

她一边小心探索,一边在心底默默吐槽,以此减轻内心压力。

饶是如此,察觉到前方灌木发出响动时,她心里还是不由咯噔一跳。

她攥紧手中握着的破灵剪,蓄势待发。

灌木丛沙沙作响,被人小心分开,接着露出一个稍有些眼熟的男子面孔。

沉鱼认出了来人:“韦御?”

韦御就是门派小选那天,首先出言调戏她的垃圾男,对栖月阁偏见极重。

“沉鱼?”韦御表情颇感意外,“你居然还没被淘汰?”

“嗯。”沉鱼敷衍一声,便提着破灵剪,继续寻找目标。

韦御喋喋不休:“那你拜入了暗门哪一脉?闻丧阁?破魔阁?金罗阁?”

“你不知镇危峰晚间很危险么?”

“我进了闻丧阁,岂会畏惧区区邪祟?”

闻丧阁乃是暗门颇为权重的一脉,专司内部审讯整肃,韦御这么说,颇有炫耀之意。

“嗯,挺好。”

韦御眼珠一转:“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想说,不就是进了葬仪脉么,柳元长老都说了,如果你愿意跟了他,也不是不能把你调走。”

这次沉鱼连应声都懒得敷衍,径直向前走去。

可韦御却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他可没有好心前辈叮嘱镇危峰夜间危险,所以对这么做的风险根本一无所知。

他是被前辈压榨,打发出来寻找草药,早就存心糊弄半夜便打道回府,却没想遇到沉鱼。

“但要我说,柳元长老虽年轻有为,却终究大你千岁,实非良配……”

韦御一路黏着她到灵雾潭,甩都甩不掉。

“我劝你声音小一点。”到了此处,沉鱼严肃开口,“晚间本就邪祟盛行,灵雾潭又潮湿阴冷,我劝你别找死。”

她的灵感开始不断预警了,所以她才需要浪费时间同韦御解释,希望这蠢货还不至于色迷心窍。

韦御也不是傻子。

尽管对区区炉鼎,也对自己指手画脚感到不爽,然而走到灵雾潭后,他也后知后觉地察觉到异样。

周围的雾气,过于深重了。

韦御前几日来过灵雾潭取水,记得这里是个风景秀丽,仙气缥缈之地,怎的到了傍晚,就鬼气森森的?

他那几分蠢蠢色心,被冻得一机灵,瞬间熄灭。

沉鱼则不再搭理他,她谨记图鉴上的描述,夕华草临水而生,花冠约拇指大小,形如铃铛,色泽极似晚霞,故而得名。

灵雾潭大雾弥漫,能见度极低,必须进一步靠近水潭,才能进行探索。

韦御步子越来越慢,终于不敢再跟上去。

他压低嗓音:“你不怕死么1

若说沉鱼完全不慌,那自是假的。

可从穿越后,她便失去了退缩胆怯的权利。

除非放弃回家。

此刻,沉鱼全部注意都放在感官上,时刻留心周围响动,目光在水潭边来回逡巡,寻找夕华草踪迹。

如此投入下,韦御说的废话全被她抛在脑后。

雾气愈发浓稠压抑,死寂的环境令人心境压抑,寻找了近十分钟后,沉鱼的视野内,逐渐勾勒出几簇娇嫩花草的身影。

千机连忙对照资料,道:“那是夕华草1

沉鱼没有任何放松,因为灵感预警几乎叫到她麻木。

她小心上前,决定速战速决,摘了就走,绝不贪心。

一共需要三株完整夕华草。

这处长着的刚够。

沉鱼戴上梦蚕丝做的手套,折下夕华草放在芥子袋中。

但就在她准备摘第三根时,忽觉腕上一凉,冰冷粘腻的手指贴上她手腕,似乎想要抓住她,而面前更是传来恶臭腥风。

委实说,怪物还没把沉鱼干掉,她灵感的警报已经快把她疼晕了。

但这也说明了,这怪物她打不过。

沉鱼当机立断,第三株夕华草也不要了,转头就跑。

有了初次试炼时的经验,这次逃跑行动她早有准备,来路记得清清楚楚。

韦御只见沉鱼如阵风般从眼前刮过,一时没反应过来。

出于人道主义,沉鱼还是提醒:“跑1

韦御还未反应过来,便觉面前骤然恶风袭来,接着他胸前挂着的本命灵镜金光乍现,为他挡下了这一击。

韦御这才看清,袭击他的是什么怪物。

怪物黑发如同水草般紧贴身体,还在向下淌水,而它的身体则被泡的发白发皱,整个躯体只能看出尚且是人形。

韦御顾不得心疼本命法器,也是扭头就跑。

他出身大族,身上有不少法器道具,很快便追上沉鱼。

其实追上倒也罢了,逃命本就各凭本事,可韦御心肠歹毒,竟是反手劈出一剑,试图将沉鱼砍倒!

“滚开1韦御怒斥。

就是这个贱人将怪物引出,现在出事了,必须她垫背!

想来有沉鱼拖延时间,自己肯定能及时逃开。

沉鱼万万没想到,此人竟能卑劣至此,人性阴暗起来,竟是比怪物还要恐怖。

她以破灵剪招架,却被其沉重力道震退两步。

水鬼只图活人血肉,此时见沉鱼落后,顿时调转目标,直奔向她。

事已至此,她也顾不得怨恨绝望,只紧握武器,决心为生死全力一搏。

然而,就在水鬼利爪即将靠近她的前一刻——

剑气如孤鸿。

无处可寻,也不知将要落向何地的剑光,骤然明亮,将周围的白雾涤荡一空,同时一剑斩杀了水鬼。

随之响起的,是那个熟悉声音。

“不是说过么?”

“如遇危险,便呼我名。”

青年姿容冷峻,垂眸望向她的眸光淡漠。

可不知怎的,在他两句话后,所有的诡谲寂静,都瞬间如潮水般褪去,世界重新恢复了实感。

沉鱼因紧张而高高悬起的心脏,忽得便松懈了下去。

她心中没来由地冒出一个想法。

作为师徒,谢孤容与月微尘,在某些点上确实相像。

出场方式像。

危急时刻,令人安定的感觉也像。

正这么想着,却见孤傲青年微蹙眉头,似乎有些不解。

“若我未察觉到意外,你便就这么准备等死么?”

大概是方才情况实在危急,谢孤容难得多说两句话。

谢孤容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你私自前来灵雾潭,是想寻死?”

沉鱼:到底是谁叫我来的???

她决定收回刚才的话。

说话做人这方面,谢孤容之离谱,完全可以被逐出师门。

如果月微尘这么做,她绝对带头上票赞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