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海王小师妹就是坠吊的! > 第5章 第五章:月下微尘

第5章 第五章:月下微尘


/05

柳长老身旁再无人,看来暗门派来处理小选事宜的只有他一人,似乎不是很重视的样子。

“知道大家都想听关键的,所以我们话不多说,直奔主题。”柳长老笑吟吟道。

“出于公平,根据不同流派,暗门已安排了相应的试炼,量身考察你们各自的特长能力。”

“规矩很简单,诸位只要能够完成试炼任务,便可进入暗门。”

说罢,他示意各人上前领取自己的任务。

其他人都找到了各自门派对应的试炼,唯独栖月阁……

沉鱼蹙眉道:“柳长老,这里并无栖月阁的试炼书。”

所有人都凝神思索自己任务,气氛十分安静,因此沉鱼甫一开口,便吸引了不少注意力。

柳长老似乎就等着她这句话。

他寻声望来,故作惊讶道:“啊,这可确实是疏忽了。毕竟往年还从未有过栖月阁炉鼎转来暗门的事情。”

沉鱼心中微沉,待他给出说法。

柳长老散漫道:“待我给你现写一个便是。”

说罢,他自袖中取出特制的卷轴及玉笔,以灵力作墨,在卷轴上挥毫。

“这便是栖月阁的试炼。”

沉鱼接过卷轴,试炼任务映入眼帘,她不由怔祝

【为一名暗门成员举行祓除仪式。】

柳长老笑得轻佻:“至于对象是谁,你今晚便知道了。”

旁边留神他们这边的男弟子,其中部分不由嘀咕。

“是啊,炉鼎还想做什么?”

“可不就是那档子事么?”

最开始挑衅沉鱼的男弟子故作正经道:“这试炼还真是量身定做,不过若是考察能力,一人是否有些太少?”

倒也有人觉得此言过分,然而为了避免惹长老不快,终究选择沉默旁观。

柳元先是笑了,他活了这千把年,对名利之类兴趣淡淡,唯独色之一道始终沉迷,尤其是对十六七的小姑娘。

“那确实是有些疏忽。”他轻佻看向沉鱼,半开玩笑道,“沉鱼你说呢?可要增加难度?”

然而眼前小姑娘脸上却并没有出现他期待的羞恼之色。

如小鹿般漂亮的杏眼,此刻仍然清亮,黑白分明,宛如出水芙蓉般。

“规章有言,参选弟子不得干扰考官评审标准,违者取消参选资格并记过。”

一番发言落落大方,不卑不亢,反叫他们相形见绌。

柳元好色,但不瞎。

单纯从气度心性这方面来讲,面前的小姑娘比在场的相当一部分弟子,都要优秀许多。

于是调笑之心稍稍淡了些许。

柳元咳嗽一声:“其他人自明日卯时起完成自己的试炼,为期两日。”

接着对她道:“你今晚来暗门后山下,我领你去寻受伤弟子。”

暗门是高危部门,时刻都有受伤弟子,所以这句话本来是没问题。

可说这句话的是柳元这个老色鬼。

“是。”

沉鱼应下时,引得不少暗暗嘘声。

众人皆是以为她要成为柳长老的专属炉鼎,一举进入暗门上位。

并且,这件事传播速度比沉鱼想象得快的多。

炉鼎转入暗门这种事情千年难得一遇,尤其她又生得极其美貌,当日吸引了众多目光。

而传回栖月阁时,事件经过几乎已经面目全非,她回来的路上,引来微妙视线无数。

千机担忧:“咋办啊沉鱼?”

沉鱼抿唇,其实她也不知道。

“我还以为你肯定有办法,半天早上其实是嘴硬?”

沉鱼解释:“当时要是让步,只会被欺负更惨。”

千机无法反驳。

关键她还不方便找人帮忙。

离池纯属联系不上,而且他让自己等四天,结果最后给这么个大惊喜,还不知道会作何反应。

慕如镜的话,这事儿本就是他交给自己独自处理的,若是刚开头就来求援,必定会大幅度拉低印象分。

少女叹口气,有点发愁。

所以该怎么办呢?

她自小厨房打了饭,准备带回自己房间吃,顺便接着想办法——留在主厅多半会有麻烦。

上楼时,她被虞桃叫住了。

虞桃看着她欲言又止:“沉鱼……”

沉鱼对她印象不错:“怎么啦,你不去吃饭吗?”

听到后半句话,原本严肃的虞桃顿时绷不住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操心吃饭?”

她左右张望无人,拉着沉鱼进她的房间。

其实沉鱼猜到虞桃大概要说什么。

果不其然,虞桃纠结再三,还是严肃开口。

“今日与你谈笑的柳长老,是柳元么?”

光冲谈笑二字,沉鱼便能脑补出,虞桃听到的版本有多离谱了。

并且虞桃很讨厌柳元。

她心中有了猜测:“嗯。”

“你今晚要去见他?”

“是埃”

“试炼……”虞桃气不打一处来,“你莫要听信他的花言巧语!他对许多栖月阁弟子都是如此蛊惑的!光是因他采补而死的弟子,便不下五个1

“我说这话不是嫉妒,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说,但我是真的想劝你。”虞桃着急解释,“他一直也在骚扰我,希望我为他祓除,前面都被我躲过去了,没想到他现在又对你下手。”

看得出来,虞桃是真心为她好。

但若事情真如虞桃所说,那麻烦倒是更大了。

因为这意味着,剧情里将虞桃采补致死的大能,就是柳元。

她担心帮助虞桃避开灾祸会招致第二个受害者,却没想误打误撞,反而让自己对上柳元。

今晚若是妥协,那被采补致死的就会是她。

“我明白。”虞桃属实帮了大忙,沉道,“晚上不会妥协的。”

虞桃担忧:“别去暗门了吧。”

“不去不行啊,”沉鱼一语双关,“呆在栖月阁更是死局。”

看她坚持,虞桃最终还是迟疑道:“那……保重。”

安抚一番,虞桃这才忧心忡忡地离去。

望着她的背影,沉鱼开口:“千机你现在存储了多少能量?不必吝啬,全部转化为破灵武器。”

其实她原本没想过用能量强化自己,返回总局需要能量2000点。

在她看来,美貌与智慧已足够自己混得风生水起,所以每一分能量都应节约下来。

可现在,她需要应付的已经不是节操危机,而是生死大难。

那还吝啬什么?

千机及时提醒:“拿到离池元阳后额外存了35点,但全力一击也不会超过出窍修士的正常水平。”

身为辅助系统,千机必须支持专员的一切判断决策。于是过了半小时,沉鱼拿到了自己的武器。

——平平无奇的剪刀,古怪造型与拉风精致的刀剑枪戟格格不入。

好在造型可大可小,注入灵力后,它能缩小至耳坠大小的小剪刀,被她当做饰品佩戴。

沉鱼扳指头算了算。

这世界修为层次存在八个:炼气、筑基、分神、出窍、化神、合道、渡劫。

这顶破天出窍层次的剪刀算不得厉害。

只是她也真的尽力了,够不够用都得凑活着上。

天色渐晚,千机提醒她动身。

于是沉鱼吹灭房间红烛,起身离开房间,前往镇危峰后山。

沉鱼出发的早,来到镇危峰下时,还不到酉时,但此处地理情况似乎与别处不同,分明只是穿过林间小道,再看见天空时,便已月上柳梢。

如今分明还在盛夏时分,天色却黑的如此之早,属实诡异。

过了一会儿,柳元姗姗来迟。

“你的试炼任务目标有两个供你挑眩”

“第一个是门中被瘴业严重污染的弟子,药石难救,被打发来用作考试道具。”

“第二个是门中长老。”柳元笑吟吟道,“因为出任务沾染邪气,需要净化。”

两者之间,柳元的引导倾向意味很重。

月光之下,少女目光清冽如水。

“我选第一个。”

见她态度始终坚决,柳元视线冷了几分。

“也罢,既然你坚持如此,那就随你。沿着这条山路向前走,尽头处有一座古庙,镇压着邪祟。”

“要么祓除他,要么杀死他。这就是暗门的试炼。”

这试炼就是刁难人——谁见过脆皮奶妈单人打本的?

然而沉鱼没有拒绝余地。

她呼出口气:“好。”

“去吧。任务为期十二时辰,逾期不候。”

沉鱼不再废话,抬步向山上走去。

一路树影婆娑,风声呜咽,越是靠近后山,令人脊背发凉的不详压抑感便越重。

她细细打量周围情景,只见树木粗壮,高不见顶,荒草怪石遍地,横亘在二人面前的镇邪庙宇破旧冷清,唯有庙前佛像仍然金刚怒目。

这么落魄,似乎不会有什么异常。

沉鱼默默拉高了内心的警惕级别。

走进庙门,重重经文帷幔之后,怪物嘶吼咆哮的声音愈发清晰,其声凄厉尖锐,令人的肺腑也不由跟着揪紧。

沉鱼皱眉,小心地接近了封印法阵。

无论怎么看,这都已经无法称之为一个人了。

只见他全身皮肉溃烂,面目狰狞可怖,整个躯体呈现骇人的肿胀,他被玄铁锁链穿过琵琶骨,紧紧锁在阵法中央。

饶是如此,这怪物还在挣扎,每一次动作都将锁链绷到极限,丝毫不顾这种行为会扯烂自己的伤口。

沉鱼稍稍后退了一步,这怪物身上的煞气好冲,几令她窒息。

这该如何下手祓除?

她摘下破灵剪,将其恢复至半人大校注入灵力后,破灵剪就是她手臂延伸,能够轻盈挥舞。

另一手则以灵力包裹住指尖,轻轻碰他一下作为试探。

沉鱼绕到怪物身后,指尖甚至还没碰到那怪物——

那怪物猝然暴起,发出凄厉痛苦的嘶吼,奋力起身,竟是生生拽断一半法阵封印!

这封印是纸糊的么!

那老王八存心设置陷阱害她?!

沉鱼来不及细想,她以灵力催动剪刀,奋力剪出两道气波,阻挡住怪物的追击之势,随后果断转身向庙外逃去。

可惜残存法阵为她争取的时间寥寥无几,她刚刚逃出庙门,便觉得后心有厉风袭来。本能令她转身,运起全身灵力包裹双臂,随后护在身前。

下一秒。

剧痛传来。

沉鱼只觉自己双臂似乎都被那股巨力震碎,整个人直接被打飞出去。

她重重摔在地面,痛得眼前几乎发黑,而那怪物也被她的净化灵力所伤,后退半步,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

然而沉鱼没有彻底绝望,她发现,自己灵力对这怪物有伤害,并且似乎极令他厌恶。有破灵剪加持,未必不能奋力一搏。

少女神色倔强坚韧,她不甘地咬紧下唇,稍有些踉跄地往山下跑。

这一幕落在阴影处另一人的眼中,对方似乎稍感到讶异,发出轻轻的“咦”后,原本要出手的动作稍顿。

此时沉鱼仍在和怪物拉扯。

被激怒的怪物彻底盯紧了她,稳住臃肿的身体后,便以完全不符合躯体大小的敏捷冲了过来。

沉鱼再度以灵力灌入破灵剪,同时思索敌我差距。

硬拼肯定打不过,只能险中求胜。

……

拼了!

沉鱼缩小破灵剪大小至匕首长度,随后佯装不支跌倒在地,全神贯注地等待着,只要怪物接近她,便蹂身将破灵剪送进怪物胸膛。

怪物果真上当,兴奋嘶吼着追上前,欲要将她举起撕碎。

就是现在!

沉鱼耗尽全身灵力,将藏在自己手臂内侧的剪刀一举刺出。

她成功了。

破灵剪成功刺入怪物胸膛。

但她又失败了。

因为怪物的防御远超她想象,而她的实力又过于弱小,即使全力也无法造成致命伤。

怪物因疼痛而暴怒,紧紧抓住沉鱼胳膊,似乎要将她甩出去。

死亡的阴影在瞬间将沉鱼完全笼罩。

真正生死之刻,少女还是选择闭眼,默默等待死亡。

然而,悠远的铃声轻响,如云破月来。

皎洁的月光,照亮了她的面庞。

……有光?

沉鱼迟疑地睁开眼睛。

她看到,那狰狞可怖的怪物,在这片温柔月色中,如同雪般迅速消融。

只因出现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

男人柔软的银发仿佛散发着朦胧辉光,眼眸如流淌的黄金般灿烂。额间淡金色的纹路悄然蔓延,如某种特别花钿,并不显得秀气,反而愈发显得俊美逼人。

他手持一柄造型奇异的摇铃。以鎏金打造九圈连接,其间悬挂银铃,晚风中,铃铛轻响,金圈摇曳出迷离的光芒。再加那身淡银滚边长袍,其上星辰闪烁,看起来就像话本中的神仙星君走出来了。

注视他,如同注视皓月。

清净、恬淡、温柔。

以及微凉的凛冽。

“暗门葬仪月微尘。”

这俊美出尘的祭司,歉疚轻声道:“抱歉,因故来迟,令阁下受惊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