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海王小师妹就是坠吊的! > 第3章 第三章:玉观音

第3章 第三章:玉观音


/03

“如何带你离开,交给我便是。”

“这四日里我有任务,你保护好自己,莫要让更多人知道你与我的关系。”

离池警告道:“历史上成为鬼族血契的凡人都死的很惨。你若不想死,便老实点。”

这道理沉鱼当然懂,她也觉得栖月阁不安全,于是认真点头。

鬼面少年盯她看了两眼,约莫在估计她表现出的服从究竟有几分可信度。

不过最后他大概还是认可了。

离池目光落在泛着金光的门栓上,前进的动作没有任何迟疑,只见他周身黑色鬼气如云海般鼓动翻涌,瞬间摧毁了门栓上的法阵。

在阴寒暴戾的鬼气面前,这阵法连张纸都不如,顺带一起被摧毁的还有可怜的木门。

清朗的晚风吹动沉鱼散落的发丝,令她急促跳动的心脏渐渐平息。

原作里的初见杀,总算有惊无险的度过,从结果来看,满分一百甚至可以打到八十。

但系统发现少女并没有露出放松神色,仍然蹙眉思索,出言问道。

“怎么,他有哪里不对么?”

“主动权在他手上。”

沉鱼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如果过几天离池不来接她呢?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而且态度还对她有很大敌意,不知道以后会对她怎么样,相处风险太高了。

她虽然想更接近离池,但并非这种方式。

现在她与其说是主动攻略离池,倒不如说……有点混?

沉鱼不想当混子,她想c。

“但你现在的身份就是这样呀,没办法。”千机实话实说,“而且你得做好心理准备,以后要是受委屈了一定要忍住,就当为了回家卧薪尝胆。”

“我知道,我能忍祝”沉鱼脾气很好,她认真解释自己的想法,“我就是想尽快摆脱这个身份。”

底层炉鼎做什么都不方便。

即使她是炉鼎里的未来之星,也很难说能有多少话语权。

可是,她怎么做才能尽快升职呢?

沉鱼想了大半夜也没拿出办法,最终迷迷糊糊地睡去。

而她更没想到的是,这个大难题,第二天就有人为她解决了。

栖月阁做的事情虽然听起来很那什么,但官方定位里,他们应该算作医疗后勤组织。

这个世界已经进入末法时代,暴露在护法大阵外的人类时刻都会被高纯度的灵潮侵蚀,修为越高的人越是敏感,若不想走火入魔,便必须净化体内狂暴灵力。

炉鼎便是这样一群特殊体质的人,他们虽然无法修行,却能够以特殊方式净化灵潮侵蚀。

这种仪式的官方名称为“祓除”。

每次祓除仪式的过程都会被记录,以作为研究灵潮的资料。

而祓除结束后,便需交还任务令牌,并在官方存档。

于是翌日一遭,沉鱼便决定好了自己今日的行动安排。

“那就去交还任务令牌吧。”

沉鱼暗忖,交还令牌绝非只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要求原主骗取离池元阳的主使者,肯定会找机会与她面谈,确认离池是否元阳已失。

那她可得好好琢磨,一会儿如果和大佬见面,自己该如何交代。

说干就干。

有千机辅助,沉鱼不担心迷路。

“栖月阁真大埃”

沉鱼由衷感叹。

而且这里很漂亮。

身侧花影摇曳,碎石子路蜿蜒,栖月阁就像是精致的园林,无论看向哪处,均是令人心醉神迷的景色,而氤氲弥漫的白色薄雾,令一切都变得如梦似幻,恍如仙境。

“快到了。”千机对照着原作描述,不断校正两人前进路线,“我已经模拟出整座栖月阁的地理情况了。”

这便是人类最先进智能的运算能力。

“辛苦辽。”

两人闲聊着,总算到了发布任务的重明台。

“也不知道慕如镜在不在这里。”

沉鱼暗自打量四周,没发现疑似慕如镜的人物。

慕如镜,原作四大男主之一,也是原主背后的真正主使者。

沉鱼今早便是一直在琢磨他。

慕如镜是魔道埋在正道的暗子,目前出任归古剑派的门外顾问,由于行事悲悯高洁,有着小观音的美称。

据文中描述,这位顶级行为艺术大师对归古剑派的侵蚀程度极深,就连原主这栖月阁的明日之星,暗地里也为慕如镜效忠。

否则为离池祓除的高危任务,正常走栖月阁流程,根本轮不到她这宝贝苗苗头上。

“地级一等任务已完成,麻烦交回令牌。”

收回令牌后,专台的弟子为她以朱笔记下履历,并告知她可以自行领取所需的药物。

她此次的任务流程到这里,算是彻底完成。

只是她刻意磨蹭了一会儿,没见到疑似和她接头的人物,不禁颇为犹疑。

罢辽。

少女心态豁达。

反正着急的不是她。

考虑到自己没受什么难以启齿的伤,只有手腕上被离池紧握住时造成的淤青,沉鱼决定去药庐领点化瘀的药。

药庐正在重明台旁边,虽然是专供栖月阁弟子疗伤的地方,从外表来看,也并无特别之处。

她走进药庐,医女正在打瞌睡,听闻她的来意,头也不抬道:“赤芍露,活血散,你自龋”

沉鱼可不认识草药模样,更不要说还是修真版本的了,这让她自己怎么抓药?

“你总识字吧?”

医女不耐道。

沉鱼点头:“哦……”

既然药瓶有字,那没事了。

但真正到了药柜前时,对着一眼望不到头的深褐色高柜,看着那密密麻麻的小抽屉,沉鱼才意识到困难所在。

这怎么找?

“你要找的丹药,是这个么?”

就在此时,某道温柔嗓音响起。

沉鱼转眼,望进双含笑的温柔眼眸,仿佛三月河畔的脉脉春风。

观音般清丽洁净的年轻人身着宽袖素袍,长发以玉冠简单束起,其上缀有一颗皎洁明珠。而其垂下的发丝犹如丝滑乌亮的绸缎。

他容姿清绝,更有一双独特眼眸,宛如银镜般纯粹洁净,一旦温柔地注视着某人时,便仿佛观音低眉,自有悲悯清净之感。

他掌间卧着两只药瓶,正是沉鱼需要的那些。

乍看见此人,甚至不需千机提醒,沉鱼心中便生出了一个想法。

不会是别人了。

他就是慕如镜。

世上绝不会有谁,会比面前清丽秀美的年轻人,更配观音之号。

问题是,他长得再好看,也是个男子。

栖月阁由于漂亮柔弱女子过多,素来严禁外男擅自入内。

沉鱼立刻回神:“多谢,只是……您怎么来了?”

慕如镜温柔凝睇:“我担心你出事,特意前来探望。现在感觉如何?”

“受了些伤,但是不打紧,让您费心了。”

慕如镜的目光在少女面上停留一瞬。

“离池素有残暴之名,在你之前已残害十数名少女。”他轻叹,“若非信任你的能力,我也不愿令你如此冒险。”

沉鱼讶然,离池杀了十多名女孩?

可想起那个隐藏在鬼面之后的清冷昳丽少年,沉鱼总觉得对应不上。

对于她的疑惑,千机无法回答:“这个剧本里没说,不过鱼鱼,我觉得你最好别以貌取人。”

沉鱼心说有道理。

毕竟这慕如镜不就生动诠释了这句话么?

于是她暂时放下离池,转而为自己邀功:“离池确实乖戾,好在情香分量足够,令他没有暴怒到将我杀死。”

观音般秀丽的青年眉目舒展,似乎因此感到欣慰,随后询问。

“那离池的元阳,你可有接触?”

“我并非强迫你,只是……”慕如镜稍显歉疚,眉目间带着淡淡忧虑,“对于此等凶悍恶鬼,破除其元阳抵消功力,着实必要。”

沉鱼略显沮丧道:“没有,他宁死不让我碰他,轰破门后便离开了。”

她不能向任何人暴露,自己已经取得离池元阳,两人建立血契之事。

可她没能等到慕如镜的回应。

后者透彻明镜般的眼眸,清晰勾勒出了她的模样。

……瞅她干嘛?

那眼睛着实奇异,看得人毛毛的。

慕如镜半晌才轻声言道:“辛苦了。”

“失败也无妨,昨晚着实令你受惊。”

沉鱼自然表态:“没有没有,是我的问题,您有需要只管吩咐就好了。”

“我从来都很相信沉鱼的能力。”

秀丽纯澈的年轻人,专注地看着她,神色如此信任诚恳,足以令任何人心神激荡,愿意为他肝脑涂地。

“我确有一难事,不知沉鱼可否为我解忧?”

行叭,

她是客气,没想到慕如镜居然真的不和她客气。

“您请说。”

慕如镜倒也没卖关子,神色微凝道。

“你需在三日后的门派小选上,自陈转入暗门。”

沉鱼:……?

她没记错的话,离池不就是暗门王牌么。

慕如镜这是想做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