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海王小师妹就是坠吊的! > 第1章 第一章:鬼面少年

第1章 第一章:鬼面少年


/01

“我觉得不行。”

沉鱼关掉剧本,抿紧嘴唇。

她脑海中响起系统千机的声音,它劝说:“但是不这么做,咱们没法回家呀。”

其实沉鱼知道它说的有理,但是……

她打开脑海里的剧本,鼓起勇气又瞄了一眼。

仍然是满目和谐词。

具体感受就像是看自己第一人称视角的高o小o文,而且是随便一句拿出来,都只会剩下“离池的口口在沉鱼口口里口口”的惨烈程度。

……

沉鱼关掉剧本,闷闷地说道:“如果真的按照剧情,我007的做,每天换着人的做,你确定最后还能活着回去么?”

这种高危世界从不属于时管局的考虑范畴,因为它严重侵犯了员工人权,沉鱼也从未想到自己会落到这个地步。

如今遭到意外,为了活下去,为了回家,她愿意忍受屈辱。

但要是今晚受尽屈辱委曲求全,也没能活下去呢?

沉鱼眨去眼底的泪意,努力让自己表现得更镇定些。

气氛一时陷入静默。

事情是这样的。

沉鱼原本是时管局一名实习生,因为性格踏实努力,办事认真,前不久得到了外派到团宠世界做女主的机会,如果任务顺利完成,就能成功转正。

结果由于系统千机定位出错,两人如今一起流落到这个即将崩坏的,男频群像修真小说世界。

这里磁场极其紊乱,以至于现在他们无法向局里求救,也无法自主返回,要想恢复磁场稳定,只能维护这个世界。

具体维护方式是攻略四个世界基石,也就是四个男主角,解开他们的心魔。

但问题是,原作属于暗黑限制级风格,而她在这个世界的身份则是个极品炉鼎,炮灰角色。

剧情设定里的她娇弱貌美,灵力弱鸡,被当做礼物辗转在四个男主的床榻上,最后作者以某位男主需要破情劫为由,斩杀了她这个“令他分神”的炮灰。

不乐观地想,四个男主里至少一个脑子有大玻

“别太担心,离池比其他男主好上手,”千机试图安慰她,“而且你很美,体质又是水属性,一会儿没那么容易受伤。”

这话实在不中听,更有股劝她躺平认输的意味。

可系统说的是她必须面对的事实——她穿越来的时机实在过于糟糕,剧情已经开始了。

此时此刻,正发展到原主给重伤离池下了合欢香,并自愿把两人锁在房间里的情节。

那便不得不问了。

离池是谁?

剧情中第一个出场的男主,为恶鬼与人类诞下的血脉。由于鬼族之身,他自幼饱受欺凌,艰难长大,故而厌恶人类,心魔深重。

之后他神秘进入归古剑派,成为暗门王牌。

因为他无论什么时候,都佩戴着青铜鬼面,再加上冷漠善战,于是又有着鬼面夜叉的名号。

这样的狠角色,再强大的修士都不敢轻易招惹。

原主并非不畏惧他,只是由于温顺性格,以及对主人的忠诚,便决然趁这次离池重伤,对他下了药,打算靠夺走他的元阳削弱他的实力。

离池身为鬼族,必须与第一个得到他元阳之身的人定期交合,否则鬼气便会阻滞不前。因此他醒来后没有立即要原主性命,但原主的不光彩行为还是让离池心生厌恶。

也不知道原主被斩杀后,离池该怎么解决他的诅咒。

想到这里,沉鱼抬眼看向门栓,其上流转淡淡金光,已经被其他人下了禁制。在她拿到离池元阳前,这道禁制都不会解开。

也就是说,跑是肯定跑不了的,可如果什么都不做,以离池的冷酷性格,苏醒后必然会斩杀她,作为冒犯这位暗门王牌的惩戒。

“沉鱼……”

千机欲言又止,示意她准备时间不多了。

离池就在她身后的床上躺着呢。

沉鱼深深呼出口气,轻拍脸颊,想令自己浮躁的情绪平静下来。

抱怨没有用,无论如何,总得先想想怎么处理烂摊子。

她转动脑筋,拼命思索如今的破局方法。

保底手段是拿走离池的元阳,令离池必须留她性命,但那之后的事情走向,就会和原作大概率重合了。

……同样是死路一条。

如今摆在她眼前的选择,根本就是当场去世和饮鸩止渴二选一。

想到这里,她鼻尖不由泛酸,在她短暂的半年实习经历里,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艰难的抉择。

这都是些什么人间疾苦埃

小姑娘闷闷地吸了吸鼻子,决定先看看离池目前处于什么情况。

她起身走向床前,尽量令声线变得平稳:“您还好么?”

床幔之后的人影没有任何反应,想来情况是不太好的。

沉鱼卷起床幔,离池的模样映入眼帘。

离池佩戴着恶鬼面具,安静地躺在床上,被褥严实地盖住了他的身形,以沉鱼的角度,只能看到他在枕边散落的被鲜血濡湿的黑色长发。

他受了重伤,但这面具仍然完好无损,想来多半是规格不低的法宝。

威严的青铜面具被雕刻成传说里恶鬼夜叉的模样,怒目獠牙,鬼气森森,透着逼人的狰狞与凶狠,仅仅只是对视,便有股阴冷凉意自尾椎一路窜上天灵盖,令人手脚发软,本能的想要逃离。

但仔细看去,便能注意到深色血迹已然濡湿了锦衾。

看来栖月阁的人将离池带来这里时,根本没有给他止血。完全只想把这烫手山芋尽快丢给她。

但她可没有能转手的下家。

那就先帮离池止血?

原作剧情里也没说原主有没有帮离池处理伤口,反正她夺走离池元阳后离池就醒了,然后两人就开始这样那样。

沉鱼的想法很简单:如果她妥帖帮离池处理了伤口,那至少离池醒来时脾气不会太暴躁。

毕竟将心比心,如果她遭遇这样的情况,伤口没被处理还有人对自己念叨,她也会很不高兴。

而如果那个人帮她处理了伤口,她至少会愿意听想他说什么。

沉鱼中二期看过几本暗黑流小说,记得那种世界观讲究弱肉强食,利己主义。像她这种老实人,反倒不是死的最快的,因为很适合做工具人,为主角奉献。

她不介意这种角色定位。

因为她更不适应每天都在和人互相算计,或者喊打喊杀的生活。

有前辈教过,面对攻略人物,用些手段可以更爽快高效,只是她总觉得,能讲道理解决的问题,就尽量讲道理。

这样不会被人记恨,也问心无愧,或许效率是低了点,可每一步都很妥帖,让她觉得很踏实放心。

说白了就是小姑娘性格老实又有点怂怂的,做不来坏事。

有一位很厉害的前辈教过她,无论什么世界,都有被改造为另一种发展的可能,除非无药可救,都不要轻言放弃。

毕竟时管局的专员,在很多时候,都是一个即将崩坏的世界所能得到的最后希望。

沉鱼心说,午夜场世界和三岁半世界,应该也有点类似之处,改造起来或许不太困难……吧?

她决定先努努力,看自己能不能在这个高危世界拿团宠剧本,或者最佳工具人剧本也行。

随着想法的逐渐完善,沉鱼浮躁如煮沸的思绪,也渐渐平静下来。

她认真盘算,等离池醒后,就尽量和离池讲道理,彰显自己的工具人咸鱼定位。

他们终究是同门,她释放善意在先,那离池也不至于二话不说,就直接一刀劈了她。

而如果离池不配合,她就加大合欢香药量,离池本就受了重伤,也没法反抗她。

嗯,差不多就这么办!

敲定行动计划后,沉鱼看向桌面,那里放着药箱和一只铜盆,本是用来装模作样,顺便满足作者一些奇怪的癖好。

她现在则是要发挥它们的本职作用。

“您受了伤,我需要为您处理伤口。”

她不知道离池能不能听到这句话,反正姑且先声明一句。

沉鱼将他身上的锦衾小心掀开,布料与肌肤被鲜血粘住一起,她便用剪刀小心剪开,或者温水沾湿边缘小心揭下。

出乎她的意料,离池上身赤裸,四肢修长,肌肉线条漂亮。劲瘦有力的身体上蛰伏着诡异的黑色纹身,鲜血与黑色纹身沿着肌肉纹理纠缠,妖艳而诡异。

但沉鱼没有多看,全心被离池身上深深浅浅的伤口惊到了,伤口有些是新伤,有些是旧疮,交叠在一起看着就疼,最严重的的一处,则是胸前的贯穿伤,此时仍在持续失血。换做普通修士受了这一下,又没有得到及时救治,怕是已经死了。

她拿出木盒中的纱布与止血散,这是最为常规普通的方式。那些更加神奇的手段通常都需要强大灵力驱动,但她只是个炉鼎,灵力微弱,用不来那些法术。

她忙活了好一阵,为离池做完紧急处理。

包扎时,她注意到对方身体温度滚烫,应该在发高烧。

原主留下的记忆中,包括清水诀和冰凝诀两种最简单的法术,倒是正好可以用来清洗冰镇毛巾,为他物理降温。

但在此时,她却遇到了一个问题:离池的面具,把他的额头遮得严严实实。

她总不能给面具降温吧?

而且面具捂得太严实,也对退烧没好处。

想了想,沉鱼决定尊重离池的习惯,将面具下移三分之一,仍然盖着他的眉眼,只在额头上敷冷毛巾。

说做就做。

沉鱼将毛巾拧干,随后小心地拨开了离池的额发。

他的头发与他给人的感受不同,柔顺而微凉,手感极佳。

但就在沉鱼指尖碰触到面具的一瞬间,她却感到手下陡然一空。

她并没有感受到青铜面具坚硬冰冷的触感,而是某人温润的肌肤。

——面具居然消失了!?

她还没看清,便觉腕间一紧,随后体位骤变,视线翻转,她被人压在了坚硬的石床上。

好痛!!

她紧张地抬眼,正正对上了……少年的昳丽面容。

少年黑发如泼墨,脸颊浮现不正常的酡红,薄唇水润,令本就精致清秀的眉眼愈发秾丽。

清俊的身姿,会让人联想到朝霞旭日下,薄雾笼罩的暗青色山峦,或是细雨缀连天空与江面,其中天水一线的水墨风景。

绝没有人能想到,隐藏在面具下的不是面目狰狞的恶鬼,而是个姿容如朝霞般瑰丽的绝色美少年。

与外表狰狞森严的面具不同,离池本人神情反而颇为冷淡,即使做着威胁性十足的压制之举,脸上也没有半分冷酷杀意。

他眼睫微垂地看向她,眼神宛如冬日初雪,或是春夜细雨。有些许冷意,却并不尖锐砭骨,令人畏惧。

沉鱼无端生出一个想法:或许离池过去杀人时,面具后的神色也是如此轻柔平静。

总之他能保持冷静最好,那自己就可以和离池解释清楚情况,然后表态沟通,解决这次事件。

然而,就在沉鱼紧张地准备开口时,她忽然感到面颊微凉。

恶鬼冰冷的指尖,轻轻贴在她的面颊上,随后虚虚下滑,停留在她的唇瓣上。她的肌肤温热,便越发显得他手指冰冷,所过之处,令她不由细微的战栗。

沉鱼:诶?

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劲。

她有些懵地望向离池,在看到少年眼底的惘然情迷之色时,陡然明白过来。

少年黝黑眼眸带着水意,眼神缱绻,旖旎如潺潺春水上漂浮的花瓣。

他平日大约都是如落雪般冷淡,用狰狞鬼面遮掩住自己面容,却是头回露出这副柔软之态,此刻目不转睛地盯着沉鱼,似乎对她很有兴趣。

而且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千机急了:“坏了,离池药性还没解开1

沉鱼只想着和离池表忠心拉关系,甚至很用心地给他包扎伤口做铺垫,却一时忘了,他还中着情香,更低估了十倍合欢香对重伤者产生的效用。

这意味着,在讲道理之前,她首先需要考虑,怎么为离池解毒。

总不能真用自己给他当解药吧?

“立刻搜索有什么解决方式。”说完她补充,“不需要深入交流的。”

千机快速检索完数据库,声音有点迟疑。

“你现在条件太极限了,方法受很大限制,所以……”

沉鱼隐约觉得不妙:“所以?”

“得用手。”

千机确定地给出了答案。

沉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