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这个仙人有点猛 > 第85章这个问题很重要

第85章这个问题很重要


  听到仵作说话,黄枫才凑过去看了一眼,姚师傅脖颈上一道横向的刀口十分醒目,血流满地,连灶台上都溅了许多。

  随后他又瞅了瞅灶台上的锅碗瓢盆,弯腰打量着一个烧水壶,随后不动声色的站了回去,继续旁听。

  仵作指着伤口接着说道:“看刀口,是从右往左割的,凶手很可能是个左撇子。”

  “没有人看到客人进来过,凶手可能是个左撇子。”金捕头沉吟一会,看向满江楼的掌柜和伙计,“你们这段时间,进过后厨灶房的站出来,都别撒谎,否则要你们好看。”

  一群人面面相觑,最后走出来五个人。

  除了掌柜的,还有三男一女,都挺年轻。

  “就你们几个?”金捕头望着其他人,提醒道,“你们没进过灶房?都互相看看,包庇不仅要吃牢饭,还要挨顿板子,身子骨弱一点,进去可能就死里面了,你们可想好了。”

  其他人连连摇头,表态绝对没包庇,确实没看到还有别人进出。

  威胁过了,金捕头不再为难他们,打量着站出来的五个人:“谁惯用左手?”

  “我……我惯用左手。”一个年轻伙计站出来,有些慌,“但姚师傅真不是我杀的。”

  “你说不是就不是?”金捕头冷哼,“还有没有别人惯用左手?”

  “没了。”其他人纷纷否认。

  有刑捕找到一件带血的宽大围裙,还有一把沾血的刀,回来给金捕头过目:“头儿,这是我们从后边院子一个堆杂物的屋子里找到的。”

  “这些东西是你的?”金捕头指着这些东西,朝那伙计问道。

  那年轻伙计连忙解释:“东西是我的,可是真的跟我没关系。”

  金捕头冷笑一声:“呵,上边这么多血迹,又是你的东西,还说跟你没关系,你把我当傻子?”

  “小人不敢,那围裙本来就是挡血的。”

  “嗯?”金捕头愣了愣,“你这是认罪了?”

  “我没有。”年轻伙计有些手足无措。

  掌柜的在一旁看不下去了,主动开口:“金捕头,他叫大柱,在满江楼做事有些年头了,一紧张就这样,还是我来帮他解释吧。

  他在满江楼主要负责灶房里的杂事,而且是杂事里比较脏的那一部分,比如杀猪宰牛,那围裙就是专门挡着血溅到身上的。”

  大柱点头说道:“对,今天下午我刚杀了猪。”

  黄枫瞅着这人,胳膊上有些精肉,看上去确实是干活练出来的,但总体不高也不壮,为何叫大柱,哪里柱了。

  金捕头看看围裙,上面除了较新的血迹,确实还有一些暗沉的洗不掉的血迹,看样真是常年沾血,这就很难分辨上面的血迹是不是姚师傅的。

  “那刀你怎么解释,而且衣服为何藏在屋子里?”金捕头继续逼问。

  大柱连连摇头:“我……我不知道,那刀是剔骨刀,下午杀完猪,我都擦干净了,和其他刀放在一起,围裙我挂在院子里。”

  “谁能证明?”金捕头问。

  这时几人中唯一的女子站了出来:“我能证明,下午杀完猪,大柱确实把围裙挂在院子里,但之后他有没有再穿,我就不晓得了。”

  这女人样貌普通,体态匀称,看上去挺干练,总体来说,平平无奇,没什么存在感。

  “你是?”金捕头问。

  “我叫苗珍,是师父的徒弟,除了我,他也是。”苗珍不像大柱那么慌,很镇定,说完还指了指身旁。

  她旁边的人连忙说道:“对,我叫吕强,也是师父的徒弟。”

  “你们清炖鲈鱼学到几分火候?”金捕头刚问出口,就想起李墨棠在这,后背瞬间渗出冷汗,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巴掌。

  他见多了死人,早就不当回事了,问案子的时候随口扯点别的,也是常事,可这次不一样啊,若惹得公主不快,他这捕头可能就做到头了。

  在苍州当捕头还是挺安逸的,不做捕头,以他的实力,进辑妖司有点难,多半要去走镖了。

  短短一息时间,金捕头脑子里就泛起这么多念头,不给苗珍和吕强回答的机会,连忙纠正错误,看向大柱:“说案子,既然没人证明,那么你的嫌疑最大,老实交代,人是不是你杀的?”

  仰头望着六尺高的金捕头,大柱本能的感到畏惧,有些喘不过气的感觉。

  这时旁边有人开口:“别啊,你刚刚那个问题问得不错,说不定和案子有很大的关系。”

  金捕头有些恼火,他正凭自己强大的魄力向嫌犯施压,谁来捣乱。

  不只他,屋里其他人也都望向始作俑者,李墨棠直接用瞪的。

  见大家都望着自己,黄枫很无辜:“看我做什么,我说真的,而且别急着揪着一个人问,让他们几个都说说。”

  金捕头记起这位是和李墨棠一路的,许是哪位大人家的公子,心里的火顿时消了。

  至于刚刚的问题和案情有很大关系?

  谁信,反正他不信!

  就算不信,这位公子开口了,而李墨棠又没反对,他只能再问回去:“那个……清炖鲈鱼,你们学到几分火候?”

  “没学到。”苗珍解释,“师父平日教导我们,几乎没什么保留,唯独这道清炖鲈鱼,一直没有传授给我们,而且他每次做清炖鲈鱼的时候,灶房里都不得有人。”

  “没学到啊。”黄枫有些遗憾,“我刚刚还好奇,怎么会这么巧,姚师傅被杀的时候,怎么恰好你们都出去了,灶房里除了他一个人都没有,原来还有这种事,你们看,这问题很关键吧?”

  “是是是。”金捕头嘴上应着,心里腹诽,你直接问为什么灶房里只有姚师傅自己,不是也能得到这个答案。

  有着相同念头的绝不止他一个,不少人都坚定的认为,黄枫就是假公济私,想看看还有没有机会吃上这道菜。

  “要不接下来,公子您来问?”金捕头问道。

  “行啊。”黄枫想了想,点点头,同意了。

  “……”金捕头顿时愣住,他想说我就是客气一下,这种时候你不应该推辞吗。

  他正想着,就看到黄枫走到他旁边,似乎嫌他有点碍事,说道:“你太高了,有点挡亮,往旁边站站呗。”

  “……”金捕头气喘得有点粗,但还是老老实实往旁边站了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