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我的戒指存万物 > 第五十五章 蚂蚁大军

第五十五章 蚂蚁大军


“斯彭将军,我非常荣幸的把我卡中的交付给您使用。”威克斯迫不及待的说道,身旁的几个小头领连忙点头同意。见斯彭不为所动,忙又说道:“我名下财产不多,但我有个贵族头衔,是这块星域的宾塞帝国所颁发。我想有了我,您将在这带畅通无阻,您带这么多钱,在这个地区是不安全的,您说呢。”

威克斯的这番话是有些讲究的。威克斯的基地建立时间比斯彭的还早,那就是说威克斯呆在这里的时间比斯彭长。斯彭说他是平民,打死威克斯他都不信,有带着一百多人马的平民吗?还跑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这颗星球属于宾塞帝国与克里帝国相邻的边境,克里与宾塞一向关系紧张,边境贸易已经有上百年的时间没有开展。这也没什么,但在两国之间有一段地方,死亡之海,像伸出了一根触角,插开了两国一半的疆地,国门紧闭,两国的走私者有些不要命的就奔着两国物质高昂的差价,进行星际走私。死亡之海的恐怖是没经历过的人无法体会到的。只是一根触角,就可以让十人九丧生,这相对于死亡之海内部的十死无生来说已经相当好了。一旦船毁掉,如果有着良好的救生服,可以在太空中漂流十天,这也是这颗垃圾星几十年来不断有人落下的原因。在这里,除了逃亡奴隶,海盗,就是一些贪污犯,政治犯,各种罪犯,应有尽有,了不起有一两个正常人。这正常人里面,绝对不包括这个满脸横肉的斯彭。

斯彭听到威克斯的话,有些心动。他自己的身份自己知道,专门做走私生意的海盗,如果主顾实力不强,干一大票,马上跑掉;实力强的嘛,做走私,两不误。出了这星球,想到买船的地方,还有很长一段路,将跨过六十三个国家,不能担保路上不出事。要是能在这里买上艘船,那可就真的方便了:“你是宾塞的爵士?那为什么会来这种地方?”斯彭看着他想说话,又道:“爵士?宾塞的?我们都清楚对方不是什么好鸟,别藏着掖着。”

威克斯想了一下,赌了:“我是克里帝国的人,我带着重要的消息回国,路上出事了。”

“切,不就是间谍吗?说的这么隐讳。”斯彭不屑道:“这并不能成为我能救你的原因,我管你是哪的人,我要钱。”

威克斯不说话了,仔细考虑着得失。旁边的几个人忍不住了,都在铁盒子里找出自己的卡片,飞快写上密码:“斯彭将军,这是我的,里面有个几百万,是我一生的积蓄,您看?”

斯彭微笑着点点头:“做的很好,只要我的船一到,我就会将你们带走。不过丑话说在前面”,斯彭声音大起来,让所有人都听见:“生意场也有规则,收了钱一定办事。但是如果在银行发现密码不对,不好意思,你就准备在这里住一辈子吧!”

“明白,明白。”几个人头点的像小鸡啄米。

“到那边去。”斯彭指着右手边的一块空地:“我会把你们的名字记下来,这段时间你们就和我的手下一起吃住。你们放心,我斯彭还是很讲信用的,我用我的父亲的名义发誓。”

“我们当然相信您。”鞠了一下躬,在斯彭温和的笑容里,几人谦卑的走向右边,离开斯彭一远,一个个脸上都是趾高气扬。

人群中的人坐不住了,捐十几亿的人自己比不上,几百万的也比不上,但可以开空头支票啊,卡中的钱就算定金,回到原来的世界后,一切好说,到那时给不给也由不得斯彭了。这斯彭又赔礼又道歉,人也好说话,态度又和蔼。

每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每个人都高声喊起来往前拥。如果不是几个拿枪弩的卫兵挡着,斯彭估计要被淹掉。

“别着急,一个一个的来,到旁边去排队。考克,你来接待一下。”斯彭说着,又低声对考克道:“给我榨干净点,钱太少的别理他。”说完后斯彭小声蹦出一句话:“妈的,白哭了,这帮穷鬼,凑得上一亿算了不起了。不过,大钱、小钱都是钱,没人会嫌钱少的。”见威克斯还愣在那,说道:“算了,你把卡片的密码写出来,也去那边呆着支吧。我答应你,可以带你走。”

威克斯向四周看着,围着的人群被考克引到左边,排着长龙,写出密码。在考克的观察下,认为可以的,考克点下头,交钱的一声欢呼,兴高采烈的向右边跑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在发钱呢。威克斯不屑的撇撇嘴:“我不是想到右边去,我想到里面去。”指了指基地大门:“我可不是这群笨蛋。”

斯彭没有看他,淡淡说道:“进入里面的人都是我的衣食父母,你凭什么。”

威克斯咬咬牙,说道:“给我把匕首。”

话音刚落,斯彭身后的十二门单兵炮一齐指向威克斯的脑袋。斯彭扫了他一眼,对卫兵道:“给他一把,看他玩什么花样。”

接过卫兵递来的匕首,威克斯扎向自己的左腕内侧,连扎了几下,似乎发出一声叮响。甩掉匕首,右手握住左手,摆弄了几下,一截带着左手的手臂竟然在骨头处诡异的错开,露出血肉模糊的骨洞。威克斯在里面掏了一下,拿出一块寸许大小,带血的磁片。

“喔嗬!”斯彭响亮的吹了一下口哨:“想不到你连骨头都是人造货,真是够行啊。不过,不能否认,你藏的还真紧。”接过来,在身旁的卫兵身上擦干净,上下翻看一番,问道:“这个是什么?有什么特殊意义?”斯彭认出这是一种存储资料的芯片,不是他想象中的银行卡,有些失望。

威克斯装上左手,又活动了两下,确认活动无误后道:“这是我费尽心机在宾塞帝国偷到的科研成果。宾塞帝国虽然是一个小国,但他有一个科技走在世界的前沿,那就是”,威克斯一字一顿的道:“冷光能的雷达系统。”

斯彭全身一振,连穿着的厚重保护甲都掩盖不住,惊奇的道:“怎么可能?这种小国会有这样的技术?”

“宾塞四周强国林立,他无处发展,只有打死亡之海的主意。我们用的金属雷达系统根本就无法在死亡之海运用。死亡之海还有一种杀手就是冷凝光,无声无息的到处乱窜,死亡之海中热能遍布,这就是飞船总是失事的主要原因,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斯彭深以为然的点头,没有谁比他更了解冷凝光的厉害了。雷达探测不到,监测仪最多只能监测舰船十万公里的范围,就算能发现冷凝光,也来不及回避。死亡之海中的陨石群热凝光都不可怕,就怕这玩意。

威克斯接着道:“宾塞帝国有一个怪才,马可研究长,他选择宾塞定居,就是为了就近研究。我们克里帝国曾派帝国的外交大臣几次和他联系,让他到我国就职,被他拒绝,他说什么宾塞的这段死亡之海疆域十分典型,不愿离开。没办法,我国只好邮动埋伏在宾塞二十多年的死间,对他进行绑架,谁知他宁死不从,被我们的特工一不小心弄死了,只好收集它的资料回国。没想到的是,飞船失事,同伴为了保护我手中的东西,竟然都把救生衣留给我,我在太空漂了二十多天,来到这里。”

“那他研究成功了吗?”对什么博士、同伴的斯彭并不关心,这种技术则刚好是他迫切想要的,斯彭急切的问道。

威克斯看了斯彭一眼:“没有,不过也差不多了,只剩最后几个问题。如果解决了,这技术将开始进行测试,测试成功就可以运用。”

“搞了半天还是不能用。”斯彭非常失望。

“在这方面研究的顶尖专家我们国内还有一名,把这东西交给他,他不会用太长时间就可以研究成功。”

“说了这么多,你还是想让我把你带回克里。”斯彭明了的笑了笑:“我呢,我有什么好处?”

“当然有好处,这种技术一成功,我国可以交给您使用。除了您和我国以外,不会再有第三方知道这种技术。这样的优势还不明显吗?而且,只要您送我回国,我可以赠给您一百亿的酬劳,同时还奉送您五艘最新型的战列舰,您看怎么样?”威克斯十分紧张,就怕斯彭不愿意。内心里讲,威克斯非常不愿意把东西交给他,但威克斯身上除了这个,没有别的可以吸引到斯彭的了。自己又不像那群走私者,竟然在身上带着上十亿的巨款。这家伙已经摆明了想过河抽板,自己可不能被他也一脚踹死。

看着手中的这块磁片,斯彭的眼神就像看那热恋中的情人一样,热情而火辣,良久,对汗如雨下的威克斯道:“为什么不呢,这么好的条件,不答应你才是傻瓜了。”

威克斯真正的松了口气,命是保住了。

斯彭这时却拿着他的卡片,笑嘻嘻的道:“大钱我要,小钱也要赚啊,这个,这个密码”,一边说一边把卡片翻来翻去。

妈的,一百多亿都堵不住这王八蛋的口,真他妈的该死!只要到了克里,看我怎么收拾你!心中骂道,脸上却丝毫无异,也陪着笑道:“这个当然是要孝敬您了,我马上写出来。”

斯彭满意的点点头,接过卡片,看到考克忙完了,正抱着盒子走来,问道:“一共有多少?够不够一亿?”

考克算了一下,摇头道:“只有七千多万,加上刚开始的几个人,有个九千万。”

“操,八百多人才七千多万,每个人十万都不到,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赚个钱就这么难吗?!枉费我还哭了几滴眼泪,真是不够划算。”斯彭瞬间变脸,让站在右边兴高采烈的所有人目瞪口呆。“灭了,全给我灭了!免得我看的心烦!跟我那老不死的老头一个德性,不知死活。”说完狠狠的一挥手,转过脸不再看他们,仔细的一张张把卡片分类好。

早就等的不耐烦的全副武装的士兵,将装好的弩全部射出去,有枪的开枪,有弩的射弩,近距离攻击这些活靶子。一轮过后,受伤的人还在呻吟,抽出兵器,如狼入羊群般,士兵毫不客气的上前补上一剑,大肆砍杀这些手无寸铁的人。凄厉的哭喊响起,很快就静下去,八百多人,在三百多精锐士兵的杀戮下,只坚持了短短十分钟。

杀戮中,斯彭也清理完毕,小心的把这些卡片放入一个小盒子。可以看出,这盒子里已装了一些,都是斯彭长斯搜刮来的。放好后,合上盒子,又拿出了一直握在手中的磁片,向已经面色铁青的威克斯说道:“这个有密码吗?”

不敢相信刚才还是笑脸迎人,痛苦发誓的人,说翻脸就翻脸,没有一丝的难受。威克斯也不是没杀过人,他手下的人命也有七八条,但象这样一次性杀掉八百多人,还是用冷兵器砍杀,还是第一次见到。觉得喉咙有些干燥,咽了口口水,嘶咽着声音回道:“有的,这个有密码,我们不是谈好了吗?只要到了克里帝国”,

斯彭蛮横的打断他的话:“我怎么知道这个东西是真是假,还需要复制一份,我怕你过河抽板,那我可就哭都哭不出来。”

过河抽板?这招还有谁比你更精通?血淋淋的现实摆在面前,威克斯感受到四周不怀好意的目光,只有应承下来。他知道,只要一句话不满意,斯彭就会像杀鸡一样干掉自己。

“跟我来,我这里有仪器。”斯彭打开科考船的舱门,走了进去。在输入密码后,仪器开始复制起来。

“没想到这片小东西竟然可以装这么多东西。”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完整复制下来,斯彭在智脑前仔细的看了一遍,确认无误后说道。

“这是我们帝国间谍的专用碟片,存量达到100KG,是同类产品的百倍。”威克斯是名出色的间谍,有些对自己国家的狂热。

“是个好东西,方便携带,功能强大。”斯彭郑重的在上面写上密码,小心的放进盒子,交给一名身穿防护甲的人抱着。转动活动的转椅,看着威克斯,没有一丝感情的说道:“你的作用已经没有了,可以安心的上路了。”

威克斯惊呆了,连被两个穿防护甲的人提起出没有反应,傻傻的看着斯彭。在要被拖出去时,惊怒的喊道:“斯彭,我可是答应给你一百亿,一百亿啊!还有五艘战舰,这也有一百五十亿了!你如果认为钱不够,我可再加!两百亿!三百亿也行啊!斯彭,你不能这样过河就拆桥啊!”

“等一下。”斯彭叫住那两人,走到威克斯面前,左手托着右手,右手大拇指和食指张开,轻轻揉着下巴:“三百亿吗?这是个诱人的数字,你能作主吗?”

“我能,我肯定能,只要这东西到了帝国,国王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的。”生死关头,威克斯口不择言。

斯彭一笑:“你也说了,国王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我想想啊,我把他交给中心帝国,可以换来什么呢?五百亿?一千亿?还是两千亿?幸许还会给我几颗星球,一个爵位。如果卖给波特帝国,是不是更多?佐伊家族也会很感兴趣。你说了嘛,连国王都愿意付任何代价,我何必自贬身份,去眼巴巴的求那点小钱?我又没傻又没病,有了这东西,不是我求了,而是人求我。”也不笑了,双眼寒光闪闪的瞪着威克斯。

威克斯彻底崩溃了。这是他这生做的最大的错事,竟然相信了一个海盗,竟然让海盗守信用,自己还傻傻的把一切都交给他。难道是十几年的原始生活消磨掉自己的警觉性了吗?但当时不交出来,死的估计更快。不想了,我辜负了国王的栽培,我对不起为我而死的兄弟。几十年的时光像幻境一样从新流过一遍,直到一把长剑削掉头才完全停止。

“大哥,那玩意真的那么有用?”穿戴整齐的六人其中的一个卸掉头罩,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问道。保护甲防护力很好,但也很重,更别说还有两只粗大的单兵炮,谁穿上这东西傻站几个小时,都是这副德性。

“别管外面了,他们知道怎么收拾,我们几兄弟需要谈一谈,确定以后怎么干。”斯彭对刚进来的两人说道。这两人就是去处决威克斯的两人。“你们要知道,这玩意我看了一下,是真的,除了几个后续步骤需要完成,已经可以进行测试了。”

这时的教育,实行大学义务制教育,每个人都必须进行从小学到大学的最低十六年的教育,甚至有的国家,将进行二十五年的学习强制制度。二十五年,从小学到高中毕业只占十二年,其余的十三年都将在大学度过。每人通过几年的大学基础教育后,将分兴趣各自学习一门,科学技术。大学分类极多,比如雷达系统吧,先分为冷光研究,热能研究,这两大类又划分这十几小类。人的精力有限,不可能面面俱到,马可研究长可谓是冷凝光研究的先驱人物,但他的主攻方向也只是雷达系统中的几小股,专门致力于冷光对镜射系统的反应、冷光的特殊原因这些方面,贪多嚼不烂的。

和斯彭呆在一起的这七个人,除了最先开始说话的那个被斯彭称为老八的那位是大学没有读完,只进行了十二年的教育,其他的几人都系统学习了十六年到二十五年不等,特别是考克,在星系辩识方面非常有建树,他可以非常流利的说出这个星系的大部分星球的名字、特产甚至大概势力,记忆力超群。

这几个人虽然也看不懂马可的研究公式,但包括叫老八的人,他们识字啊,长长的研究数据,几千份的实验结果,上百份报告,都可以告诉他们这是件真货。

看到几个兄弟都在点头,斯彭示意他们脱掉头罩,分坐在两旁,指着屏幕道:“我们虽然不懂,也都知道是真货。先说我们去进行原来的职业吧,有了这个,我可以在死亡之海畅通无阻,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拿我们怎么样,要来就来,要走就走,发展势力那是易如反掌。”几个人都情不自禁的面露喜色。斯彭接着道:“如果说我们不做这行吧,把这件东西随便交给任何一个大势力、大组织,没有人会对它不动心。如此具有战略价值的东西,完全可以为我们捞到几千亿,并外加十几颗星球的收益,任何势力组织都会等我们如上宾,我凭什么去那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克里?不是妄想,我们就是想成立一个国家也是非常轻松的。有了国家,我还用去打劫,去做海盗吗?你们也会都成为开国元勋。整个国家啊,这是多大的收益,收钱就收到手软。”

场面立刻沸腾了。国家,这是多么诱人的字眼,都是开国的元勋,做海盗做到这份上,也算足够了。

斯彭也很高兴,双手虚压了两下,看到众人强压心中的兴奋,激动的看着他,豪情万丈的说道:“所以,当务之急就是要出去,出去后一切好说。我们以后的目标就是建国,要做到这些还要靠几位兄弟共同支持我,共同努力啊。我在这里发誓,以我母亲的名义发誓,对各位兄弟,我会做到不遗不弃,同甘共苦。”

“誓死效忠大哥!”几人不约而同的跪下,激昂的喊道。

耳朵好使就是方便,楚山运气贯通双耳,不但把斯彭在外面所说的话听得个清清楚楚,在飞船内的谈话也是一字不漏。听到后,就转述出来告诉巴库。

巴库听到可以离开时心脏急剧跳动,看见飞船时,也出现这种情形。让楚山奇怪的是,听到马可这位研究人员的名字时,不但跳动加剧,还微微气喘,难道巴库和这位研究人员有什么关联?在复述完斯彭的话后,楚山也没拐弯子,直接问道:“巴库,马可这个人你知道?”

巴库和楚山无话不谈,也不会有什么隐瞒,点点头低声道:“不但知道,他还是我外公,一名最优秀的研究员,他的实验室是我所知道的最顶尖的。外公甚至为了研究,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回家。”

“阿九,你知道吗?我们家到这里就是来找外公的。出事前我们还和他见了最后一面,我怎么说我们全家遇难,外公却没有来寻找,原来,外公已经不在了。”巴库有些伤感,过多的打击已经让他麻木,只是又紧紧的咬了咬牙。

“上次来时我就听外公说,他说他的实验快要成功,要不了一年,就可以申报专利,到那时,就和我们全家去买一颗漂亮的星球,和我们一起生活。没想到,我们全家竟然落到这个下场,真是没想到。”

“别伤心了,杀你外公的人也没有好下场,喏,都被斯彭干掉了。”楚山拍拍巴库的肩膀,安慰道:“也算是间接给你外公报仇了。”

“阿九,绝对不能让斯彭他们把那磁片带出去。他说的那番话一点没错,交给一个大组织,绝对可以捞十几颗星球,甚至会有人给他上百颗,这项技术太重要了。”巴库听到斯彭的名字,条件反射的急着说。

楚山当然不想让斯彭溜出星球,那艘太空船也是自己的希望,除开这,如果让他势力大增,以后将更难报仇了,伊娜的血海深仇不报,睡觉都不安稳。开始以为他就一只枪,想着摸清情况后,凭一把剑就可以把他们杀得干干净净。现在看到,除开斯彭手下的那些大刀,弩箭,他有五只长枪,六只手枪,二十门单兵炮,这还未必是所有的力量,这让楚山也有些束手无策。

巴库焉了下来。他也知道,现在的斯彭不是阿九一个人能解决的,那种神奇的心法再厉害,也不会是高科技的对手。自己,也就最多对付一两个奴隶兵,和斯彭的精锐士兵一对一,胜算也不是很大。不能报仇的怨念让他手足冰凉:“不管了,拼一个是一个,就算不能干掉他,也要让他难受难受。”巴库忍不住喊了出来,手上已经开始扒洞前的垃圾。

楚山连忙一手捂住他的嘴,另一只手臂压住他乱动的双手,厉声喝道:“不要命了!”说完楚山从孔洞向外察看。

幸好洞口是封住的,再加上奴隶兵都在参与搬运尸体,没有发现这里的异常。楚山松了口气,身体全部压在巴库身上,在他耳边骂道:“你这么冲动一点用也没有,连斯彭的面都见不到,就会被外面这些人射成蜂窝,真是个不计后果的混蛋!”又把巴库的头向土里压去,让他清醒清醒。

巴库剧烈的挣扎,硬是甩不掉身上的阿九,身体慢慢放软,喉咙哽咽,低声抽泣起来。

楚山捂住他嘴脸的手感到有些湿润,放松了一些:“我放开你,但是你别作傻事。”缓缓松了点劲。

巴库一直哭,身体不断抖动,楚山知道他发泄出来就没事了,张开手,把他拖进了洞内部,防他再干傻事。

“对不起,阿九,差点害了你。”巴库终于停下来,“我知道要忍,但就是忍不住。”脸上的黑灰被眼泪冲出两条白线,直直的从眼睛到下巴。

“我们还需要说这个吗?累了吧,吃点东西,然后休息一下,我就不信了,这王八蛋就真是一块啃不动的石头。”楚山拿出一块硬梆梆的肉,递给巴库,巴库默默的接过来。

把手中的肉翻动一下,巴库咬牙切齿:“如果这老鼠肉是斯彭身上的有多好,我会直接咽下去。”狠狠啃了一口。只有有体力才能报仇,这道理他还是知道,虽然已经希望渺茫。

老鼠肉,铁皮兔,我怎么把它给忘了!楚山灵光一闪,猛的一下想站起来,没有考虑内空的大小,头一下子顶上洞顶,忙又趴下,并手脚并用,去观察外面是否有人听见。

还好,动静不是太大,楚山观察一遍,没有发现异常,又爬回来,兴奋中带有一丝激动,颤声的对巴库道:“我想,我找到干掉他的机会了。”

“啪!”巴库手中的肉块掉在地上,不能置信的含着口肉看着楚山,一把扑过来抓住楚山的肩膀:“真的?真的有办法?!”嘴里的肉沫喷了楚山一脸。

“真的有,而且希望特别大。”抹了一下脸上的碎沫,楚山自信的说道。

“说,快说啊,阿九!”

********************

斯彭开完第一次立国大会,和几个意气风发的开国元老走出来,并示意考克去收起太空船,

集合了队伍,斯彭对站在面前的上千手下喊道:“我斯彭说话算话,各位兄弟跟着我也是出生入死,有的是在我落难前就跟着我,有的是在这里跟的我,不管什么时候的,只要你们一心忠于我,我必不亏待。出去后,每人先发上一百万,当作零花。”话语刚落,所有人欢呼了起来。

“出去以后,有我吃的,就绝对不会饿着大家,我们共甘共苦,一起在这乱世好好闯一番。”

没管一旁兴奋的像只猴子一样窜来窜去的巴库,楚山在孔洞仔细看着外界的情形。一千多欢呼跳跃的士兵,那种真心拥护斯彭的感情,让楚山心中也暗暗赞叹:如果不是和你有仇,还真想和你作个朋友。心狠手辣,翻脸无情,真是被你演绎得淋漓尽致;又知道枪杆子里出政权,舍得投入,舍得花钱,牢牢把手下和自己绑在一块,是个人物,放在地球上,将会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土匪头子,值得借鉴,值得学习。

斯彭大手一挥:“兄弟们再多受几天苦,再多看几天家,只要等着我们回来,大鱼大肉管饱,美酒、女人任你们你们喝,任你们玩。有没有把握在我出去的这段时间守好基地啊?!”

“老大,没问题,你放一百个心!”

“有我在,出不了事!”

“老大,多带些东西回来啊,特别是那女人,一定要漂亮的啊!”群情热烈,不时引来一阵阵哄笑。

天色暗下来。不能不佩服斯彭的管理能力,虽然士兵们个个兴高采烈,但每天的巡视、换班,仍然做的是扎扎实实。楚山一直等到奴隶巡逻队退回基地,才小心的扒开洞口,和巴库两人爬出来,轻手轻脚的背上他,向最近的一个山峰奔去。

这个山峰处于斯彭基地的后侧,离有五公里远。楚山本来还想再远些,但巴库不干了,说道:“最多就在这,在这还能模糊的看见些影子,再远什么也看不到,看着他们死,比什么都惬意。”楚山又一次叮嘱,在巴库一个劲的保证下,才转身向斯彭基地的右方奔去。

全身涂黑的皮甲,脸上、头发也是黑乎乎,就像一道飘乎的幽灵,是人眼无法捕捉到的,这位,就是想报仇的楚山。黑夜对他没有妨碍,视野一样是那么清晰,停下来感觉了一会,楚山转换了一个角度,再一次飞奔。

一座两百多米高的山丘,占地有五、六个平方公里,上面遍布了一些光滑潮湿的疙瘩和碗口粗的小洞,越往上,洞越大,渐渐变成脸盆大小。靠近山顶的一些洞,楚山估计了一下,躬着身,应该就可以走进去。这还是蚂蚁吗?楚山愕然。

方圆几百公里,这一窝蚂蚁是最大也是最凶悍的。如果被别的蚂蚁发现的动物,还有逃生的小许希望,只要速度快,它追赶一阵就会放弃。这一窝不同,极具锲而不舍的精神,发现猎物,不死不休,最远的还曾追杀几个人跑了两百多公里,当时听说后楚山觉得难以置信。

蚂蚁有自己的势力范围,它的灵敏性相当高。蚂蚁是没有眼无法看见东西的,但它的嗅觉和触觉十分的强,这个星球蚂蚁已经变异,在这方面更是加强了许多。一般来说,离一公里就可以了,比较安全,但不能呆在上风,站在上风,几公里它都能嗅到,并立马就至。

楚山的计划很简单,斯彭你不是人多吗,行,我招外援来,这铺天盖地的外援任你杀,任你砍。一群一群的不断,累也累死你。

知道一点变异蚂蚁习性的楚山小心翼翼从下风接近,很轻易就看到不远的地方,有几只小蚂蚁,一看就知道是哨兵型的,十厘米长,颜色黑中带红,头上两只触角不停摆动。这里离蚂蚁窝还约有一公里的距离,想不到它们放哨竟放到这么远,到省事了。忽然,楚山看见这几只蚂蚁不约而同的把触角伸向自己所在的位置,像探测器一样准确。

知道被发现了,楚山也没了顾及,向前跨了几步,手中的剑一挑,穿透了一只小蚂蚁。

被穿透的蚂蚁挣扎了一会发现下不来,就咬向剑身,又发现咬不动。楚山慢慢放下,把剑上的蚂蚁和另外几只挨在一起,蚂蚁之间传播消息的速度非常快,剑身上的蚂蚁立刻把受袭的事转告,除了一只转头就往回跑,其余几只开始向楚山发起了进攻。

一下一只,楚山举起手中的剑,看着上面穿起的几只蚂蚁,没有一只丧命,都在奋力的咬着刀刃。“厉害,勇气可嘉。”楚山赞叹道。话还没说完,楚山竟然感觉到地面有些轻微振动,向前一看:“喔,天啊!”不由自主的喊了一声。

整个蚁巢上面遍布了大大小小,颜色参杂的蚂蚁,最下面是红中带着点白,再上是红色,中间是红中带黑,再上面,全部都是黑漆漆的二十厘米大小的兵蚁。

这有多少,楚山就算想点清楚,没个几天也是不可能。密密麻麻的蚂蚁都在摇动着触角,楚山身上已经起了一层厚厚鸡皮疙瘩,强忍着难受,运了下气,向着蚁穴高声呼出“杀!”

蚂蚁感受到楚山身上发出的杀气和活物特有的气味,勃然大怒,没有什么动物能够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阵势再变。原先整个巢穴都有蚂蚁驻立,立刻向楚山站立的这个方向收缩。如果刚才叫密密麻麻,那现在则是刚才的四五倍,有些没有地方站立的蚂蚁被硬生生挤出,干脆就在蚂蚁的头上站立。

楚山没有听到什么号角声,只感觉到一阵像是碎石落地的动静,所有的蚂蚁极有组织,不约而同的向楚山冲来。

楚山已经感觉到自己心跳加快,还是没动。仔细观察蚂蚁的攻势,十分有层次感,跑的最快的是黑色的兵蚁,后面是红黑色的,最后是一群红色的。工蚁吗?楚山被最前面的一小群吸引住视线,个大,三十多厘米,黑,黑的发亮,这是什么蚁,兵蚁头吗?

楚山已经没有时间想这些了,跑的最快的已经离他不足百米了。剑身一抖,几只小蚂蚁应声落地,并马上反映过来,向楚山的腿发起攻击。

一脚踢开,楚山开始启动,竟然对着庞大的蚁群冲过去,靠近后,手中剑飞快的从上至下刺穿了三只黑亮蚂蚁,以一个漂亮的反旋立住冲击之势,站稳身形,撒腿就跑。

蚂蚁大军速度有了一丝停顿,汇合了最早的几只小蚂蚁,突然,寻着楚山剑上三只黑亮蚂蚁留下的气味,像疯了一般开始加速。

越跑楚山是越吃惊,又一次在心中感慨:这还算蚂蚁吗?先不说楚山剑上的这三只,虽然被穿透身体无法移动,但脑袋上的大钳子可不是吃素的,一直不停歇的啃咬着刀刃,发出让人牙酸的声音,让楚山异常不舒服。

后面的蚁群,有一次竟然故意放慢,楚山怕他们跟丢,也放慢一点,哪想到,它们竟然懂得运用包抄技术,差一点就把楚山包了饺子。后来蚂蚁又用了几次,楚山理都不理,一直用一种匀速赶路。见方法无效,蚂蚁也拿出了锲而不舍的精神,一直追击。

如果这时有人见到这一画面,肯定会为这种磅礴气势而感染。一个人,孤零零的跑在最前面,高举着一把剑,上面像串串烧似的穿着三只蚂蚁的腹部,跑一会,还回头看一下;身后,有五六公里长,一只挨着一只,全部挥动自己长长的脚,整齐划一的飞奔,离人最近的地方只有百米宽度,越往后越宽,一直到八九百米,然后再收缩。

那个人跑出一个小平原,平原上立刻被占了一大半,铺天盖地。蚂蚁和蚂蚁之间时不时碰撞,竟能发出阵阵金属质状的轻响。多了以后,竟也形成一股嘈杂的噪音。

终于要到了,翻过这道坎就是基地了。楚山忍不住心中的喜悦高叫道:“斯彭!打雷下雨收衣服喽!”

飞快的加速越过山坎,看到离得最近的那个暗堡,嘿嘿一笑,一个飞跃,轻巧的落在暗堡的顶上,翻身下看,两个不知所措的人正盯着巨响传来的方向,手忙脚乱的上着弩箭。

掏出最后的两把飞刀,准确的击中两人的喉咙。暗堡离门口只有十米多远,在射击孔内的人觉得眼前一晃,还以为是眼花的时候,楚山已经趴在了其中一个射击孔下面。

感觉了一下蚂蚁的距离,楚山满意的笑了笑:跟了约四十多公里的距离,仍然是火气十足,好。楚山从下往上把剑突然刺向射击孔,轻易刺穿一个向外张望的人的脑袋,手一抖,连带着蚂蚁就给抖进了基地。

“蚂蚁!”基地内的人没时间去考虑那人是怎么死的,看着丢进来的物体一下子认出来,绝望的喊道。

楚山一个地滚翻身,一晃就到了基地门口。站起身,平心静气,手中剑中发出两米多长的剑芒。疼惜的看了一下剑,听到声音越来越响,毫不犹豫的向门上划去。

三刀,这把剑三刀后就碎裂,三刀拉成一个不规则的三角形,楚山一脚踹去,把三角形的钢板踢进基地,为防袭击,身体立刻向旁边一闪。

已经可以看见最前面的蚂蚁了。听着基地内惊慌失措的叫声,楚山满意的开始脱衣服。皮甲、剑柄、鞋子,甚至是内裤。楚山把这些东西全包成一团,在看得清冲来的蚂蚁嘴角的大钳子时,楚山将手中的物品向身后.洞内一扔,人就向旁边闪去。离开门后,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向基地身后的山峰顶爬去。

“水,水。”看到巴库,楚山喊道。

楚山用巴库准备好的水,把全身上下仔细洗了一遍,特别多洗了洗手。楚山可不敢小看蚂蚁了,万一身上留有些什么气味,那可就全完了。洗完后,穿上巴库换下来的衣服,二话没说,把巴库往背上一背,楚山就向远处跑去,一刻也不想多留。

估计有个十公里远,两人停下来歇口气,巴库期翼的问道:“这次能不能整死他?我在上面看不清楚,就听见一阵闹腾,马上你就回来了。”

“斯彭死定了,这变异货可真叫厉害,不屈不挠的。我见斯彭的四个窗户口太小,还帮他多开了一个,嘿嘿。”楚山喘着气,笑道。

楚山离开时速度太快,蚂蚁没有察觉,但楚山的衣服却留在了基地内,虽然马上被人扔出来,但基地内那三只蚂蚁的气味,在不断告诉同伴:这里,就是这里。就算没有它们提醒,憋了一晚上火气的蚂蚁们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活物的,它们是猎手,最好的猎手。

不是不想把蚂蚁丢出去,那三只蚂蚁竟还是活的,并且更加凶残,逮谁咬谁,堵上门才是当务之急。射击孔好堵,塞上炮筒起码可以顶上一会,那个三角形的大洞就麻烦了,不知谁从哪儿下了一块钢板暂时的顶住。

活物的气息刺激得蚂蚁们凶性大发,疯狂的攻击大门,暗堡中的几个人已经尸骨无存,尝到甜味的蚂蚁们更加的不可能放手。

人力在这种变态的生物面前是微不足道的。那块堵门的钢板,蚂蚁只用了最多一分钟就搞定,不说那两个钳子是多么的有力,就是他们吐出来的酸水也可以腐蚀掉它。有了进入通道的蚂蚁象潮水一般涌进去,如同用瓶子灌水一般,整个基地转瞬间被蚂蚁灌的是满满当当,没有一丝缝隙。

发现活人,蚂蚁先扑上去,使他变成一个小包,几秒种后,包就平了,像是从来没有这个人出现一般。

别的人死的快,倒还没什么痛苦,斯彭是最惨的,听到外面的动静,赶紧穿上防护甲,刚戴上头盔,蚂蚁就拥了进来,刚开始还拿他没办法,但蚂蚁自有招数。每只蚂蚁都把它们的酸水向他抹去,这种强酸防护甲可以撑一段时间,但头盔则不行,特别是显示面容的那层强化钢玻璃,竟然在酸水中瞬间腐蚀。斯彭连开一炮的时间都没有,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在几分钟内被蚂蚁从头盔处一块块掏出,吞食干净,只留下一具防护甲的空壳。

一批批蚂蚁到达,以基地为中心,几公里的范围都有分布。斯彭刚杀的八百多人的尸骨被找到,吞噬一尽;以前杀的人也被找到,一样的结果,连骨头都不放过,连楚山挖的那个掩体,都被蚂蚁塞满。直到吃无可吃之后,蚂蚁又像来时那样,潮水般退的个干干净净。蚂蚁的报复大行动,终于圆满结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