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我的戒指存万物 > 第三十三章 重生

第三十三章 重生


“我,我是谁?我叫什么?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干过什么?”一个独臂年轻人不断的问自己。消瘦的脸颊,迷茫的眼神,都出现在这个英俊的年青人身上。一切都记不清了,可是怎么都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忘了,都忘了。年轻人用唯一的右手狠狠敲打自己的脑袋,外界的打击丝毫不能减轻脑袋里的刺痛。

“阿九,你又折磨自己了,跟你说过多少次,想不起来就不要再想,慢慢记忆会回来的,你怎么总是不听呢。”一个中年妇女走进年青男子的房间,关切的责备道。

阿九,看来这个名字还将陪伴自己一段日子。年青男子放下自我虐待的手,苦笑的想道。九,是说自己是排第九号,还是第九个被救的人?或者还有什么别的意思。阿九不知道,只知道自己清醒后就被他们冠上了这个称呼。自己用了半年的时间学习他们的语言,现在读写对话都没有问题了,但一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叫自己阿九,前面也没听到过有人叫阿七阿八呀,问他们都是笑而不答,郁闷。

中年妇女慈爱的摸了摸阿九的头,让他心中一阵感动。自己是不是失忆前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关心,为什么这样迷恋呢。失忆后的事自己知道。说真的感觉很棒。

中年妇女又疼爱的看了他一会,安慰道:“想不起来就不想了,受了这么重的伤,能活下来就不错了。”对阿九又是一阵关心。

这位让阿九感到异常亲切的妇女就是把自己救回来的巴伯大叔的妻子玛拉。巴伯是这个废墟部落的首领,这个部落也是在巴伯一家上逐渐发殿起来的,有成员三十六人。巴伯一家有三个儿子有一个女儿,落难到这颗垃圾星,不断的接收被别的部落遗弃的瘦弱人群,并不遗余力的拯救受伤的人,慢慢发展成三十六人的部落。

垃圾星原来也有一个响亮的名字,泌魂星,泌族和魂族的星球。不过这都是过去式,星球被毁灭,两族人类消亡,现在这星球上生存的都是空难者和一些被淘汰的海盗,还有一些被遗弃的人类,是名副其实的垃圾收容站。

在这里生存,首要条件就是要有一个强健的体魄。只有拳头大,才能抢到必要的生活资源后切凭实力说话。巴的伯的部落可以说这是这星球最弱的,三十六个人中妇女就占了一半,剩下的男人中还有一半是体格瘦弱之辈,都是别的部落踢出来让他们自生自灭的,却被巴伯捡了回来。

阿九也知道,像自己这种断了一只手臂有残疾的人是绝对不会有部落收留的。虽然巴伯救自己是别有用心,但自己仍然感激他。想想也好笑,巴伯竟然以为自己身上有什么能量晶体,等自己的能量罩消失并清醒,不但全身上下找不出一件物品,连穿在身上的衣服也当场化为碎末。自己养伤的这段时间,虽然所有人默认自己留下来,但随之而来的负担也让所有人疲惫不堪。

这位仁慈的玛拉,她是真正关心自己的,这不会是假的,自己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阿九抬起头,对玛拉说道:“我不会再想了,一切顺其自然吧,你过来有什么事吗?”

见阿九焦躁的神色回归平静,玛拉放下心来:“没什么,就是过来看看,过会就要开饭了,记得出来。”

送走玛拉,阿九盯着房顶出神。

这是一间极小的房间,除了一张床什么都没有,在门的上方开了一个十几厘米的方孔,是为换气用的。门只有一米多高,玛拉瘦小的身子进来还需要低头,就不用说阿九一百八十多公分的身高了,每次进来就像钻洞似的。没办法,谁让这里的空间宝贵呢。这个地方原来是巴伯一家人住的,现在多了几十个人,自然是不够了,自己能分到一间单独的房间,已经很不错了。

门又被打开,蹦蹦跳跳的进来一个小孩,长的清秀可爱。这种巴伯最小的儿子巴德,才十一岁,就是他在垃圾堆里发现阿九的。

“阿九哥,妈妈让我叫你出去吃饭。”小巴德径直爬上床在阿九的耳边说道。

“小调皮。”阿九抓住他,放在自己的腿上。小巴德是整个部落的宝贝,到哪都大受欢迎,是众人的小开心果。

小巴德在阿九的腿上扭来扭去,咯咯直笑,时不时的躲开阿九挠痒痒的手指。和小巴德玩闹了一会,阿九站起来,把小巴德拖下床放在地上:“走,出去吃饭。”

为了节省空间,整个部落只有一个公众的活动场所,聊天,开会,进餐,都在这里进行。阿九钻出那道门就到了这个大厅。说大厅有点夸张,也就三十来个平方,当所有人聚在一块的时候,立马显得拥挤不堪。

一张长条型的钢型饭桌摆在正中,所有人围坐在四周,坐在正前方的是巴伯一家。巴伯是个体格魁梧的壮年男了,穿着一身不知从哪捡来的军官服,但他的气质也散发出军人独有的那种味道。到和这军装很配。也许他以前也当过兵吧。年龄约八十来岁,这是玛拉告诉阿九的。星际文明的发展,人类的寿命大大的的提高,使用了基因改造技术后,平均约为两百年,巴伯八十多岁是正当壮年的时候。

巴伯的右边是他的两个儿子,巴库与巴林这两个年青人。约四十来岁,是巴伯的得力助手,把阿九抬回来的就是他们俩。阿九向他们点头一笑,得到了友善的回答。

右边是巴伯的妻子玛拉和他的小女儿伊娜。这是一个小美人,浅蓝色的头发微微卷曲,五官长的极为精致。小巧的嘴唇,明亮的眼睛,翘翘的鼻子,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这颗星球的恶劣气候丝毫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光洁的肌肤如奶油般,找不出任何瑕疵。情窦初开的她感觉到阿九的目光,极快与之对视一眼,马上低下了羞红的脸。

巴伯见阿九出来了,指了指桌子对面唯一的一张空位:“来,你就坐那吧。”

阿九点点头,看着小巴德扑到玛拉大嫂的怀里,才开始打量左右。真是有趣啊,右边坐的全是男人,左边全是女人,自己这个残疾人独享中间,遥遥相对的就是巴伯那张扑克脸。

真是个神秘的年青人。巴伯正在打量着对面的阿九。刚救回来时,能量罩并没有消散,大概一直维持了有七八天吧,能量罩消失后这人就清醒了,但这人竟然听不懂通用语言联邦语,难道是原星球人?不会呀,能发出单人能量罩的防御武器怎么可能是原人生产的。把他全身搜察了一遍,不但找不到任何东西,连他原先穿的衣服也立马变的粉碎,这下好了,连一丝能够证明他身份的东西都没有了。

人虽然清醒过来,但还是不能动,自己不可能养活一个全身不能动的废物吧。食物本来就紧张,饮水更是实行了配给制。没办法,这是这个星球的生存法则,没人可以违背。

但这小子长了一张讨人喜欢的脸,擦干净的脸简直是对十岁到一百八十岁的女人通杀,所有女人都同情心发作,齐声反对把他丢出去,宁愿把自己的配给全给他。女人是可怕的,特别是玛拉几天不让自己上床,更是让巴伯虚火上升,只有选择妥协,但是定了一个协定,一年的时间如果还是瘫痪,将把他送走。自己不可能为了一个可能没用了的人而让所有人都承担风险。

不知道这小子以前是干什么的,竟然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就学会了联邦语;受那样重的伤,普通人早就不知道死过几次了,他却在完全没有医疗药品的情况下,在这段时间完全恢复,并可以起床走路。真是蟑螂般的生命力。极为让人恼火的是,虽然可以和这小子沟通了,但却面临又一大难题,他失忆了。

这是他第一次和众人吃饭,原先都是那群女人给他喂食。想想都令人嫉妒,自己的女人也是这样,但他知道,玛拉她们只是把当成自己孩子一般。想到这,巴伯深情的看了玛拉一眼,惹来了她嗔怪的目光。

有点冒失了,难怪玛拉这样。反正这小子也好了,虽然少了一只手,但帮助打下手,帮女人做点活还是可以的。自己的玛拉终于不用再去伺候这臭小子了,自己终于又可以过回原来的幸福生活了。

对玛拉的眼光视而不见,高兴的巴伯站起来对阿九说道:“今天我们坐在这里,是恭喜阿九的伤终于好了,我们又多了一个同伴,在这个让人诅咒的星球里,我们又多了一点力量。我想这值得我们干一杯。”巴伯拿起桌上盛着昏浊酒液的酒杯向阿九示意。

阿九赶紧站起来,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我不知道我是谁,我也不知道我怎样来到这里”,阿九的两句话让所有人沉思。是啊,谁会想到自己会来这样一颗星球,危机,死亡,恶劣的气候,所有人都在苟延残喘。活着是唯一的目的,没有人会再去想自己是怎样掉到这里来的,这本身就是一条被刻意遗忘的伤疤,只是不愿意去触碰而已。

“我非常感激大家没有在我无法动弹的时候抛弃我,给了我站在这里的机会,非常感激。”想到自己是被眼前的这些人救回来,阿九向所有人鞠了一个躬。

阿九心里清楚,在这样的条件下养活一个废人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可能会让所有人都陷入绝境。就算伤好了,自己也是一个残废,但所有人都给了他一个可以融入到一起的决定,怎会不让自己心存感激。真是一群善良的人,虽然刚开始还有人提议把他丢出去,但后来就再也没有人提出这样的话。

“小子,别这样,你这样说我很难过。当时就是我提出把你丢出去的。因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会不会对我们造成伤害,我毕竟负责着整个部落的安全。还有你也知道,我们的存粮是很少的,救了你就相当于把别的人推向死亡,所以我才提出来,我想你应该能够了解。”安全队长德克站起来打断了阿九的话。

“我知道,就是这样我才更加的感激。”阿九十分激动:“我的身体已经全好了,我想我可以开始工作了,我也要为大家尽一份力,尽快的融入这个大家庭。”

所人有鼓起掌来,气氛十分的热烈。巴伯用手压了几下,等所有人静下来,然后说道:“我们现在表决,赞成阿九加入的举手。”并率先举起手。三十六人,三十七只手,小巴德举着两只小手左右摇晃,惹的众人大笑。

放下手,巴伯郑重的说道:“我们全体通过,阿九成为我们的新成员。阿九,你愿意加入吗?”

在所有人注视的目光中,阿九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一下心情,然后举起右手,大声道:“我愿意!”

场面顿时热烈起来。没有比及时行乐来更令这些人高兴的事了。每人都在生死线上苦苦的挣扎,难得有一个放松的机会,怎会不去把握住。在巴伯最后一句“宴会开始”后,所有人开始行动起来。

吃完饭,撤掉桌子后空出一块空地,就是临时的舞池,一台破机器发出了悦耳的舞曲,所有人都双双对对的开始跳舞,阿九含笑的坐在一旁看着。

伊娜在旁边给自己打气了好久,终于鼓足勇气,走到阿九面前,伸出一只手,害羞道:“阿九哥,我想请你跳舞。”

阿九尴尬的摸了摸头:这种舞我可是第一次看见,让我怎么跳?

伊娜正在惶恐不安,想起什么,胆子一大,娇俏的吐了下舌头:“哦,我忘记你失忆了,不过不要紧,我可以教你。”在周围人的一阵起哄中,伊娜抓住阿九的手,跳入了舞池。

踩了不知道多少次伊娜的脚,阿九终于可以和伊娜跳完一首完整的曲子:“疼吗,伊娜?”罪魁祸首低声说道:“明知道我不会还要和我跳舞,这下吃到苦头了吧。”

“不疼,就是刚开始几下很疼,后来多了就习惯了,没有什么感觉了。”(这话听的怎么这么暧昧?)阿九知道是自己踩的伊娜的脚都已经变的麻木,非常不好意思,一首曲子就在两人一个道歉一个安慰中跳完了。外人看来可不是这么回事,只看到两个小青年在那里亲密的窃窃私语。

“阿九,怎么样,我女儿不错吧,要不要我帮你撮合撮合?”一脸不良大叔像的巴伯对刚跳完舞的阿九说道,臊的阿九满脸通红:“巴伯大叔,我,我和伊娜没什么的,你可别误会。”阿九结结巴巴的解释,自然又惹来不良大叔的一阵大笑。

看了一眼在远处正偷偷注视自己的伊娜,感觉羞红脸的她越发的好看。

宴会一直接续了两个小时才结束,所人有玩的筋疲力尽,纷纷回到房间睡觉。巴伯大叔叫住阿九,两人在墙角找了两个凳子坐了下来:“阿九,明天你就要开始工作,在外面的事非常危险,我希望你先在家里呆几天,帮助女人们做一些事,毕竟你才刚刚好,又少了一只胳膊。你看这样行吗?”

“不。”阿九站了起来:“我虽然少了一只手,但对我没有什么影响,我的伤也全好了,我不想一直受照顾,连鲁本爷爷都要出去工作,我也是个男人也需要尽到自己的责任。”

“坐下来。”巴伯欣慰的示意阿九,想了想:“那行,我也不阻拦你,你明天就跟我们一起去看看,先做点轻松的活,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行不行?”

“行!”阿九高兴的答道。

“真是个倔强的孩子。”巴伯评价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