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穿越斗破的我为什么只有四岁 > 第二十八章:原来我在你心里是这般形象

第二十八章:原来我在你心里是这般形象


  “你们就不担心我弄砸吗?”雅妃抿了抿嘴唇,轻声问道。

  “让你来总比让我这个什么都不会的人来好吧。而且就算搞砸了也没什么啊,反正你是老大的女人,而枫仙阁是老大的势力,在老大心里你可比枫仙阁重要多了,所以你搞砸了老大也不会说什么的。”

  白无邪耸了耸肩,满不在乎地说道。本来他就不擅长搞这些,他只擅长打打杀杀的,要不是是萧枫命令的,他都不想摊上这件差事。

  “那……好吧。”雅妃看着白无邪无赖的样子,也是无奈地答应了下来。

  白无邪笑嘻嘻地将那些令牌什么的拿给雅妃,为其介绍着这些东西的作用。

  雅妃和白无邪又商量了一些事情后,也是各自离开了。

  雅妃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轻柔的擦拭着白无邪交给他属于萧枫的红色令牌,心里的思念之情更是难以抑制。

  “雅妃,我是爷爷,有些事来与你商量。”

  门外传来米特尔腾山的声音,雅妃也是正了正色,他知道,作为枫仙阁的代理阁主的她,第一件大事,来了……

  一夜的修炼,虽然不会感觉到疲惫,但是萧枫感觉还是没有躺在柔软的床上睡觉舒服,但是生活所迫,不得不努力啊。

  结束修炼的萧枫懒散地伸了个懒腰,感受着美杜莎愈加强大的气势以及看着房间内透出来的更加闪耀的紫光。

  “她不会晋级着晋级着就给她房间炸掉吧?”萧枫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想到这,萧枫随手给发出紫光的那间房间布置了一个隔音以及保护的结界。

  这样既可以防止外面出现什么问题打扰到美杜莎的晋级,还可以防止能量的扩散。

  萧枫一走出寝宫,便遇上了花蛇儿,萧枫开口问道:“花队长,昨晚有发现什么异动吗?”

  花蛇儿笑着回道:“劳阁下费心了,昨晚一切如常,我想加玛帝国应该不会前来闹事了。”

  “最好如此。”萧枫轻笑了一声后,慢慢地走出了皇宫。

  萧枫悠闲地逛着这个沙漠中独特的蛇人城池。而城池里的人第一次见人类大摇大摆地在他们的皇城里逛着,也是对萧枫十分好奇。

  不得不说蛇人一族的女性的腰确实是别具一格啊。

  逛了许久的萧枫总结出了这个结论。

  然而或许是古河等人回去后并没有宣扬美杜莎即将要晋级一事,萧枫一整日都没有察觉到有什么气势从那个方向传来。

  “但是为什么还是会感觉到些许的不对劲呢?”萧枫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难道是昨晚不应该修炼应该睡觉的?

  想不通的事就不去想。

  这是萧枫一向秉持的座右铭。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月亮悄悄地躲藏在云朵之中,让本就漆黑的夜空更加添上几分幽深的阴暗。

  “晋级,开始了。”靠在寝宫门前的萧枫低声喃喃道。

  时间悄然流逝,美杜莎的晋级好似遇到了瓶颈,她的气息一直卡在一个点位无法更上一步。

  而夜色,更深了。

  就在这时,蛇人族的警铃大作,所有蛇人都放下手中的工作往城墙处跑去。

  萧枫本想出去看看,但是美杜莎的晋级现在到了关键时刻,绝不能有人打扰,于是他便让在皇宫内巡逻的花蛇儿前去支撑一会,待美杜莎完全晋级后他再赶过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一道身影从皇宫外直接飞到了萧枫的面前,并不是花蛇儿,而是墨巴斯。

  萧枫皱着眉看着墨巴斯,开口问道:“现在前面有异动,你不去把守城墙你来这里做什么?”

  墨巴斯阴冷的眼神出现一抹嘲讽,只见其阴笑一声,毫不掩饰话语中冰冷的杀意:“自然是,取你性命的啊……”

  萧枫皱着的眉头更深了,但是片刻之后,他又松开了眉头,轻声笑道:“原来如此,故意制造巨大的异动引得花蛇儿出去,原来就是为了偷偷潜回来杀我啊。不错啊,你居然还有这脑子。”

  “哼,牙尖嘴利的小子,看没有了庇护的你还怎么跑,待我将你杀掉之后一根一根的给你拔掉!”话音刚落,墨巴斯便振动自己身后漆黑的双翼,手掌成爪,向着萧枫抓了过来。

  就在即将抓到之时,萧枫突然间就消失不见了。

  “你怎么会认为她们会是我的庇护而不是你的呢?”

  一道调笑的声音从墨巴斯的身后传了过来,话语的清晰度告知了墨巴斯身后之人离他十分之近。

  还未等墨巴斯回头,萧枫剑指轻挥,一道剑光便穿透了墨巴斯的心脏。

  而墨巴斯即将回过头的动作戛然而止,眸子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然而就在这时,寝宫的房门打开了。

  美杜莎依旧是那身锦袍,而不同的是锦袍下的紫色蛇尾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双修长纤细的美腿。可能是因为吸收了异火的关系,给人的感觉竟也在冷冽中体会到丝丝温暖。

  但是,现在的美杜莎瞳孔中满是愤怒以及伤心。

  她好不容易晋级出来,见到的不是少年欣喜的笑容,却是她请来保护蛇人一族的少年,刚击杀完她蛇人族的斗王强者,就在她的寝宫门前。

  “这就是你说的保护么?这就是你对本王的承诺吗?!”美杜莎的眼眶红润了起来。

  “我……是他先来杀我的,我刚才只是在这里……”萧枫见美杜莎误会,也是急忙想要解释。

  “够了!本王刚刚出关的时候还很疑惑,为什么要在本王的修炼房在布置一道结界,原来是方便你在本王的蛇人族为所欲为!”美杜莎的眼神中满是冰冷和愤怒。

  “我……”萧枫一时竟不知从何解释,他没想到他细心布置的结界居然反被说成居心叵测。

  “你不用说了,本王给你留面子,冒着风险将他们放了回去。又念在你帮助本王多次,才如此信任你,没想到到最后竟然是本王亲自引狼入室……”

  看着手持长剑,一脸冰冷的美杜莎,萧枫的心也是慢慢地从无从解释的慌张变得平静了下来。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原来我萧枫在你眼里就这般形象……”

  “原来我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杀你们蛇人族的一个小小斗王……”

  “哈哈哈,罢了,本是两路人何必强求同道而走?”

  “今日之后,你我便再无交情,至此便终了吧。”

  萧枫自嘲地大笑了一阵,直接用大穿梭术离开了这蛇人一族。

  美杜莎眼睁睁地看着萧枫的离开,又低头看了眼墨巴斯死不瞑目的尸体。

  一时间,她本已温暖的心仿佛又回到了曾经的冰天雪地,甚至那道道寒风如剑般,刮得生疼。

  此时,花蛇儿急忙走了进来,看见美杜莎,惊喜之余又是紧张地问道:“女王陛下你出关啦?萧枫阁下呢?不会被墨巴斯杀死了吧?”

  “被…墨巴斯?”美杜莎看了眼墨巴斯的尸体。

  “是啊,刚刚城墙警铃大作,我前去查看发现是墨巴斯的手下再搞鬼,我用尽手段才逼他说出了他和墨巴斯的计划,原来是让他将所有人的注意力转到城墙出,好让墨巴斯潜回来刺杀萧枫阁下,难道阁下他已经……”说道这,花蛇儿的眼神中也是出现一抹震惊。

  “原来……是这样。呵呵,你可真是慧眼识珠啊美杜莎女王,呵呵。”听到花蛇儿的述说,美杜莎本就微红的眼眶更是彻底的湿润了,眼神更是变得无比空洞。

  “他吗……他走了啊……被一个被他赐予了温暖之人对他的寒冷给生生推走的啊……”美杜莎一边轻声说着一边走回了自己的寝宫。

  为什么,这明明已经斗宗的身躯会比斗皇的还要沉重?

  为什么,这明明已经温暖的血液会连我自己都感觉到寒冷刺骨?

  为什么,我可以对着他,对着那个温暖了我,拯救了我,信任着我,关心着我的他,说出那般伤人的话语?

  到底是为什么?

  “呵,就这样了吗……”

  “呵,就这样了吗……”萧枫这次的定点穿梭耗尽了他身上所有的斗气。

  萧枫拖着心力交瘁的身躯回到了那个他居住了多日的床上,然而床上还多了一个青色的娇小的身躯。

  萧枫在斗气耗尽加上心情低落的情况下也没有多管,轻轻揽住青鳞娇小的身躯,闭上了自己亦是微红的双眼。

  青鳞其实并没有睡着,她已经决定要跟萧枫离开,两位团长也已经同意了。

  她这两日都跑来萧枫的房间睡觉,一来是嗅着被子上余留着的萧枫的气味会让她睡得更香;二来则是能够等待萧枫回来,告诉萧枫她愿意跟他一起走这件事。

  然而今天的萧枫少爷的状态好像不太对呢……

  以往的他虽然懒惰,但从来不会给人一种很劳累的感觉,今日的他好像已经到了他的极限了呢。

  一念及此,青鳞也是没有出声打扰萧枫的休息,只是将自己娇小的身躯更往萧枫的怀里靠了靠,尽职尽责地充当好抱枕的角色。白皙可爱的小脸上挂着一抹甜甜的微笑,也是进入了梦乡。

  黑夜终归是要过去的,而黎明也是如约而至。

  萧枫睁开了眼睛,躺在床上,感受着清晨的阳光射在自己的身上。

  似是想到了某些不如意的事,嘴角再度挂起一抹自嘲的笑容。

  然而,就在这时,房间的门被轻轻地推开了,小青鳞捧着一盆水走了进来,娇声道:“萧枫少爷,既然醒了就快点起来洗漱啦!”

  萧枫收回了思绪,轻声说道:“少爷今天很累,小青鳞帮我洗好不好?”

  听到萧枫的话的青鳞眼睛一亮,声音中带着掩饰不住的欣喜,笑嘻嘻地说:“好呀好呀。”于是萧枫便躺在床上享受了可爱的青鳞的贴心服侍。

  然而被女孩可爱模样治愈的萧枫也是恢复了回来。

  萧枫坐起身来,看着床前站着的青鳞的可爱模样,忍不住将两只手都放在其肉感十足的小脸上轻轻揉弄了起来。

  小青鳞嘴里说着:“萧枫少爷坏,不要玩啦~”一边带着欣喜各期待的眼眸看着萧枫。

  “嘿嘿,我们小青鳞真可爱。”好好过了一把手瘾的萧枫也是放过了这个可爱的女孩。

  青鳞见萧枫恢复了过来,也是将她愿意跟萧枫离开的事情告诉了萧枫。

  萧枫笑着摸了摸头,轻声道:“既然这样的话,你回去准备好东西,我们今天就走吧。”

  “嗯!”小青鳞也是急急忙忙地跑回她的房间收拾起东西来了。

  “帝都啊,不知我枫仙阁变成何等规模了,还有我的妃儿……”萧枫眼神瞥了一眼蛇人一族的方向后,又转向了加玛帝国的方向,轻声说道。

  也是时候,该和塔戈尔大沙漠说再见了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