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提瓦特的假半仙 > 第六十三章 偷袭是真的爽

第六十三章 偷袭是真的爽


  “再见啦!”

  辰石挥着手跟香菱告别。

  海灯节已经过去两天了,在凯亚又一次带队来璃月展开商贸,将要回去的时候,辰石也跟着他一起去蒙德。

  香菱这两天为了专研「仙跳墙」已经进入了疯魔的地步,派蒙,荧,辰石,莫娜安柏重云一个都跑不掉全部沦为试菜人员。

  在莫娜这位重量级选手口吐白沫倒下之后,安柏立刻决定提前结束假期返回蒙德,辰石犹豫了很久最终也跟着一起跑路。

  好在香菱下定决心不彻底的掌握「仙跳墙」之前哪也不打算去。

  “就这样等到风花节吧……”辰石这样想着。

  凯亚在一旁打趣道:“我听说你不是跟香菱姑娘确定了关系吗?才两天你就跑了,啧,真是渣男。”

  辰石不满:“少胡说八道,咱出来玩可是经过同意的,又不是一声不吭就跑了。”

  “啧。”凯亚摇摇头,“离风花节还有半个多月呢,你就忍心让人家小姑娘一个人等这么久?”

  “「仙跳墙」你敢吃?”辰石眯着眼看着他笑。

  凯亚马上摇头:“不敢不敢。”

  “是啊,那可是大恐怖的东西。”辰石不禁打了个寒颤,虽然自己表明了坚决不吃一口,但是看到香菱楚楚可怜的模样又忍不住败下阵来。

  凯亚忽然问道:“怎么没看到旅行者一起来?冒险家协会的委托都累积了一大堆了。”

  辰石摇了摇头:“她一直在追查关于深渊使徒的事,深渊最近开始活跃起来了。”

  “世界上的第一台耕地机?”凯亚忽然道。

  辰石诧异,“你知道这事?”

  “不要小看我的情报网啊。”凯亚笑眯眯的道:“我们最近掌握的消息是,深渊教团里似乎出现了一位「王子殿下」作为领导人,只是没有更具体的消息,”

  “哦?”这下辰石真的惊讶了,旅行者的哥哥神出鬼没的,那天要不是老狼灵提醒他还不一定碰到空,没想到凯亚居然真的调查出了这事。

  凯亚看着辰石:“看你这反应,应该也知道这事了?还是说,你见过「王子殿下」?”

  “见过,满头金发,戴着眼罩,可能是你的远亲吧?”辰石小声道,“毕竟,你俩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

  “啊哈哈哈哈哈”凯亚忽然放声大笑,“你说的是戴因斯雷布吧,或许是有那么些巧合在里面,但不要因为一个眼罩就这么草率的认为啊。”

  “你们俩在说什么?什么雷布?”安柏好奇的凑过来。

  凯亚装傻:“谁知道呢。”

  辰石道:“我们在聊着风花节的事。”

  “哦哦,风花节啊。”安柏来了兴致:“我告诉你哦,琴团长我们都商量过了,要举办一场毫不逊色于海灯节的风花节!”

  “哦?那风花节有什么特色活动吗?”辰石有些好奇。

  安柏想了想道:“这个嘛……我们会给巴巴托斯大人敬献鲜花!”

  “就这?”辰石不禁有些失望,“听上去只是一场简单的礼会啊。”

  “这个……额这个……”安柏歪着头,一时半会还真想不出来。“哎呀到时候就知道了,反正少不了你玩的!”

  凯亚也笑着道:“风花节与风格鲜明的海灯节不同的是,每年我们举办的活动都不重样,除了一些比较传统的必要节目之外,大多数都是新花样……”

  众人说说笑笑,步程很快,路上也没耽搁,一天过去就已经到了晨曦酒庄附近。

  期间路过荻花洲的时候,辰石登上望舒客栈找到了魈,给了他几张五雷震煞符。

  那天荻花洲那么大动静的雷云他看在眼里,不过魈当时并未提及这事,时间紧急,辰石也就没多说什么,只是在这几天又默默地画了几张给他。

  如今已经觉醒了血脉本源的他总算能多画几张符箓了。

  “不告诉你是因为不想让你再费劲画这符箓,耗费精血,对你影响很大。”

  对此辰石只是笑笑,“能帮到你,我无所谓的。”

  魈捏着手里的符箓默不作声,站在房顶上默默地目送辰石离去。

  …………

  经过晨曦酒庄,辰石忽然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老狼灵出来了?”

  辰石颇为好奇,想要去看看是谁在进行试炼挑战,于是就先脱离了队伍。

  离的越近,辰石就越感觉奇怪,试炼场怎么一点动力都没有?老狼也不刮风也不嚎。

  一路上发现了许多狼倒在了地上,痛苦的颤抖着,辰石顿时大惊,缠绕在狼群身上的力量传来了复杂污秽的气息。

  “这是……深渊?坏了!老狼灵那里估计是出事了。”

  辰石简单的替狼群清除了一下深渊的残力,然后快马加鞭的奔赴试炼场。

  深渊的阴谋诡计多的很,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就像它们奈何不了自己和旅行者,碰到就只能绕着走。

  但是现在却敢来找老狼灵的麻烦,就说明它们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狼王的试炼场,老狼灵安德留斯正奋力的挣扎着黑气化作的锁链,脚下是一片稀奇古怪的阵法纹路,邪恶的力量居然压制的安德留斯不能动弹。

  深渊使徒正浮在远处看着不断反抗的安德留斯,轻笑着道:“奔狼的领主,昔日多么强大的神威,到如今只是一片残魂而已。能够为深渊所用,是你的荣幸。”

  它的每一句话都透露着卑鄙。

  “哼!用这种阴诡之计企图控制住我么,深渊,果然如同蛆虫!”安德留斯还在抵抗,但是阵法带来的「腐蚀」正在侵入它的神智,就这么持续下去,它很可能会像特瓦林那样迷失,陷入癫狂,心中愈发焦急。

  雷泽挡在安德留斯面前,他破不了阵法,现在只能尽全力打败眼前的这个敌人或许才能救王狼出来。

  雷泽汇聚元素力,小狼命座闪动,雷霆之力在身后化作一只威猛的雷狼,一蹬脚瞬间冲出,贴地飞掠,挥动利爪狠狠的拍向深渊使徒。

  “已经死了,还有收养子嗣的行为吗?”深渊使徒残忍的笑着:“如果我在你面前杀了这孩子,愤怒会不会让你彻底爆发?还是放弃抵抗为深渊所用呢?”

  安德留斯说不出话,「腐蚀」的力量侵入的越来越厉害了,即使它心系雷泽,现在也无计可施。

  深渊使徒开出水盾迎雷而上,自从被某人一脚踢歪了脸之后,它就养成了这种打架先开盾的好习惯。

  雷狼的一爪拍在了水盾上,感电反应爆发,电流顺着水盾缠绕,四处乱窜。

  深渊使徒毫发无损,挡住这一爪,又见雷泽挥剑砍来,它化出水刃弹开迎面的一剑,再一刺洞穿了雷泽的肩膀。

  “太慢了太慢了!”深渊使徒张狂的嘲讽。

  雷泽咬牙忍住剧痛,反手竟是直接抓住了深渊使徒的水刃,雷霆之力借此传导而出,控制着雷狼虚影轰然炸开,电光四散,将两人都掀翻了出去。

  他知道自己很难战胜眼前的这个家伙,只能用搏命的方式来尽可能的打伤它,试图降低压制住王狼的阵法。

  深渊使徒看着自己微微发麻的手,有些惊讶于雷泽的毅力。

  “不错啊,用这种疯狂的方式攻击我。”

  雷泽捂着肩膀艰难的站起来,残留的水元素力和来自深渊的侵染让他的伤口流血不止,半个身子已经被鲜血染红。

  “雷泽!快走!你的伤势很危险!”安德留斯不忍雷泽如此,他完全不是那个深渊使徒的对手。

  “不,王狼,我要保护,雷泽,不走。”

  看着眼前那个深渊使徒,雷泽小小的身影挡在安德留斯的身前,纵使伤口流血不止,他仍旧牢牢的握住长剑,眼神坚毅。

  安德留斯愤怒的咆哮出声,瞋目裂眦,瞳孔瞪的血红,死死盯着深渊使徒,“蛆虫!我要撕碎你!”

  深渊使徒看着暴怒的狼王,伸手揉了揉耳朵,“叫那么大声,看来阵法的力度还不够啊。”

  说着,他再次控制着腐蚀大阵加强了对安德留斯的压制。

  安德留斯痛苦的呜咽一声,神魂剧痛,四肢剧烈的颤抖着,原本整洁无暇的身体出现了丝丝红线,缠绕全身,看上去诡异无比。

  深渊使徒浮在那里,气势汹涌,再度化出两道水刃,直指雷泽。

  “「王子殿下」说过,不允许深渊杀伤凡人,但是妄图阻挡深渊的人,我们不会放过。况且你好像也不是什么凡人……

  呵,老狼,接下来,带着你的愤怒,见证我……”

  这时候,突然一道人影从试炼场墙头高高跃出,刹那之间穿梭到深渊使徒身后。

  正嚣张的放狠话的深渊使徒做不出任何反应。

  人影抬腿横扫而出,狠狠地踢在深渊使徒的水盾上,水盾竟是被踢得碎裂炸开!

  深渊使徒神魂炸裂,恐怖的气息贯穿了它的身子,耳边炸开的空气让它耳目失聪。

  “什……!”

  轻而易举的踢破了水盾,那一脚的力度丝毫未减,径直的抽在它的脸上。

  深渊使徒只觉得自己的头就像是被巨石撞了一样,来不及发出惨叫,整个人被这一脚抽的横飞了出去,如破空的流星般轰然撞在试炼场的墙头,连身子都嵌了进去。

  安德留斯和雷泽震惊的看着场上的突变,“那是……!”

  辰石稳稳的落在地上,感受着脚上传来的反震,只觉的神清气爽,浑身说不出的畅快。

  “原来偷袭这么爽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