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提瓦特的假半仙 > 第五十七章 靖妖傩舞,诸恶灭尽

第五十七章 靖妖傩舞,诸恶灭尽


  那一边荧和掇星攫辰天君逗闷子,这边辰石和魈已经赶到了「业障」汇集的源头,在荻花洲偏西边的一个湖中岛上。

  站在对岸,魈看着湖心岛上发狂的丘丘人道:“从我身上逸散出去的「业障」,会感染周遭的魔物。”

  “那现在该怎么办?”辰石问。

  魈说道:“接下来,我会施以「靖妖傩舞」之仪,将它们身上的「业障」净化,不过需要你的帮忙把丘丘人们都困在一起,防有遗漏。”

  “简单。”辰石点头。

  简单的观察了一下地形,发现在岛的中间还有一个地下矿洞,随后跟魈确认了一下,打算把丘丘人都驱逐到里面。

  挥动手唤起岩石,四堵高大的石墙平地升起,四面相连形成一个围牢将丘丘人全部关在里面。

  站在墙头,控制着石墙慢慢合围、缩小,将丘丘人全都逼入了地下矿洞。

  “「靖妖傩舞」是什么?”辰石问魈。

  魈想了想,“一种仪式,一种手段。”

  辰石听不明白,“举着你的和璞鸢跳舞么?两只老虎爱……”

  魈:“………”

  “一会你就明白了。”

  随着围墙缩的越来越小,最后一个丘丘人被逼的掉进了矿洞。

  魈点点头道:“可以动手了。”

  此时矿洞里已经挤了一大堆丘丘人,看上去有百十个左右,身上冒着黑气,正发狂的乱跑,甚至起了内讧打在一起。

  看到辰石和魈堵在了洞口,嗷嗷叫的冲了上来。

  魈挥手将辰石拦在身后示意他往后退,“「靖妖傩舞」可能对你也有些影响,不要靠太近。”

  辰石虽然想一起上,但听到这么说只好点头后退,“倒也可以好好看看你的「傩舞」是什么。”

  魈迈步踏前,手轻轻的在脸上拂过,一个青面獠牙诡异狰狞的面具就戴在了脸上,遮住了他清秀俊朗的面孔。

  戴上了面具后,魈仿佛瞬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身上的气势骤然一变,无边的寒意散发出来,暴力,残酷,杀戮。

  复杂痛苦的情绪弥漫了整个空间,辰石小心的感受了一下,“这就是「业障」么?”

  “靖妖傩舞!”

  魈低喝一声身上的仙力爆发,衣衫随着劲风猎猎飘动。挥动着和璞鸢,枪尖夹杂着风暴,抽飞一个个丘丘人……

  魈戴着骇人的面具,在「靖妖傩舞」的气势压制下,丘丘人根本做不出反抗。随着他一次次的挥枪,被抽飞的丘丘人身上的「业障」直接消失。

  “居然是这种效果…好吓人的气势,若是一般鬼神,绝对会被这气势压倒。”看着全力施展傩舞之仪的魈,辰石居然感到了一丝心悸,有种想要打断仪式的想法。

  他知道这是他的血脉在作怪,靖妖傩舞驱邪辟恶,是专门对付魔神怨念准备的仪式,难免会对他有些影响。

  稳住心神,辰石牢牢守着洞口,有不开眼的丘丘人跑过来直接一脚给踢回去。

  冷风呜咽,随着魈律动的步伐,整个人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矿洞里刮起了风暴,仙力澎湃,背后隐隐有只鹏鸟浮现。

  气势达到了顶峰,辰石这时候已经跑到了矿洞外面,「靖妖傩舞」带给他的威胁感实在太过强烈,他害怕在继续待下去他会稳不住心态。

  矿洞里狂风舞动,「靖妖傩舞」也进行到了尾声,魈撑着和璞鸢高高跃起,猛然砸落,仙力化为枪戟,穿透过丘丘人的身体,清除了它们身上的「业障」。

  风暴止息,大小丘丘人东倒西歪的散落在洞穴四处,只剩下魈一人独立在那里。

  “傩舞之仪已经结束,「业障」尽数清除。”魈淡淡的收回面具,看着四周的丘丘人。

  “结束了?”外面的辰石探出头来,发现那股气势终于消散之后长出了一口气。走进来踢了踢一个头朝下倒在墙边的丘丘人,“它们死了么?”

  “没有。”魈摇了摇头,“它们发狂,总是受了我的「业障」的影响,所以未下杀手。”

  辰石点点头,又有些担心道:“这么多丘丘人,放在这里肯定会闹出事的。”

  魈却摇头道:“无妨,把它们丢进碧水之河吧。若死了,便死了。若不死,河流会将它们冲散,三三两两,再难成气候。”

  “那行,这个方法好。”辰石赞同道。

  随后辰石控制着岩石将丘丘人都卷到岸边,怕它们抱在一起,所以就唤出一只石手一个个的扔。

  “大丘丘病了二丘丘瞧,三丘丘采药……”

  魈疑惑的看着辰石一边丢着丘丘人一边哼着歌:“你唱的是什么?”

  “童谣啊?”辰石道。

  魈的表情很震惊,这么怪的歌居然是童谣?

  “扔完了,总共一百三十九个,四十三个大的,九十六的小的。”辰石看着天边残阳似血,拍了拍魈的肩膀,“收工,回去吃饭。”

  魈收起和璞鸢,点了点头,跟着辰石一起返回。

  回去的路上,辰石跟魈聊着:“还有一件事……「靖妖傩舞」我能学吗?”

  魈摇摇头:“不能,你本身就是魔神之躯,学这做什么。自己净化自己?”

  “这样啊……”辰石揉了揉下巴,“那我要是逆转气息,反向运行的话,是不是就变成了「靖仙傩舞」了?”

  魈:“………”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聪明呢。

  回到望舒客栈,正好看到派蒙张牙舞爪的跟荧说着什么。

  派蒙正在发着脾气:“怎么会有这种人!真是太混蛋了,居然假扮仙人骗人钱财!”

  刚靠近过来的辰石顿时一脸尴尬,有受到冒犯……

  派蒙发现了回来的辰石,忽然想起眼前这个人也干过这种事,连忙解释道:“我不是说你,算命的你不要误会。”

  荧无奈的扶额,“你这么一解释更奇怪了好吧……”

  魈走上前来,“刚才听到你说有人假扮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派蒙马上绘声绘色的把掇星攫辰天君的事说了出来……

  派蒙忿忿的道:“算命的你说是吧,真的太过分了,叫人家治病的救命钱都骗。关键是他们居然还真的愿意相信那个多缺心眼天君。”

  辰石点头,“确实……”

  自己以前算命也就是说点胡话,弄点吃杂碎的钱,派蒙说的这个人明显就很过分了。

  “你说,他拿出一张符箓,那些丘丘人就被吓跑了?”辰石想了想,拿出削月筑阳真君赠予的「百无禁忌箓」,“是这个吗?”

  派蒙吃惊:“对对对,就是这个,你怎么也会有?难道……”

  辰石一个手指弹在她头上,“难道什么难道,收起你的胡思乱想,这个符你们不是也有吗?认不出来了?”

  荧听到之后马上翻虚袋,也找出一张「百无禁忌箓」,不过她手里的那张蕴含的仙力跟辰石的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派蒙尴尬的挠了挠头:“不好意思我给忘了……”

  辰石转头看着魈,“我好像知道这些沾染了「业障」的丘丘人为什么都扎堆在一起了……”

  “不净化,只是驱逐,真是愚蠢……”魈冷哼一声,“为了防止下次再出现这种事,我必须要收回他手里的那张「百无禁忌箓」。”

  “他人呢?”辰石问,要先找到人再说啊。

  “在望舒客栈住下了。”荧指指头上。

  众人立刻登上望舒客栈顶楼。

  “老板娘!”辰石对菲尔戈黛特喊道。

  菲尔戈黛特眯着眼笑道:“是老、板哦,再喊我老板娘,弄死你哦。”

  “………”菲尔戈黛特核善的语气让辰石缓不过神来。

  魈只好上前说明事因:“是这样的,有一个戴着面具的人……”

  菲尔戈黛特马上就明白过来了,“魈大人说的是那个叫王平安的江湖骗子吧。”

  “他叫王平安?”派蒙摊手:“就是个很常见的名字嘛,亏他还给自己取名掇星攫辰天君……”

  荧点头称是。

  这时魈回头道:“已经问到那个骗子的房间了,现在就去找他吧。”

  “等等!”辰石和派蒙异口同声。

  随即两人狡黠的对视一眼。

  辰石笑道:“想到一块去了!你也觉得就这么结束有点可惜吗?”

  派蒙点头:“没错!要好好的惩罚他一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