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提瓦特的假半仙 > 第三十七章 大难,起兆

第三十七章 大难,起兆


  荧和派蒙出来的时候早已不见了辰石。

  派蒙疑惑道:“你说,辰石究竟看到了什么啊?”

  荧摇了摇头,辰石那副样子真的把她们惊到了。

  派蒙摊手:“要我看啊,他就是在装腔作势!看看脸看看手就能看出来别人未来的命运?这怎么可能!连莫娜还有个水占盘呢,他什么都没有,太不专业了!”

  荧笑笑道:“各人自成一派,每人的能力有所不同,就像我不用神之眼就能驱动元素力,辰石不用工具就能给人算命也是能理解的。”

  “可是我还是觉得他一点不靠谱。”派蒙哼哼道:“在石门那会还贴着假胡子,说话云山雾罩,还无视我!今天在群玉阁居然这么丢人,那个凝光,才夸他几句就变傻了,就这还整天说自己是半仙。”

  派蒙跺着脚,气呼呼的道:“我要给他重新起个难听的绰号!璃月的……额不,他走遍七国,那就叫他「提瓦特的假半仙」好了!”

  “意外的感觉很合适他呢。”荧掩嘴轻笑:“不过你也别怪他,辰石虽然很强,但是他终究还是璃月的凡民,试问能有几个璃月人,在面对七星的恭维还能做到镇定自若呢。

  更何况,又是在这群玉阁上。只能说这个「天权」凝光,太会把握人心了。”

  随后荧又有些疑惑道:“说起来,你有没有感觉辰石有点不对劲?”

  派蒙疑惑。

  荧接着道:“无论是在蒙德,还是旅程路上,辰石给我的感觉都是一个,比较精明,细心的人。无论在蒙德还是璃月,他总是能很好的处理身边的人际关系。”

  “但是,自从岩之神驾崩、望舒客栈一别之后,他整个人就不对劲了。”

  “变傻了!”派蒙道。

  荧摇了摇头:“不,不是傻,是迟钝。”

  “所以你说这些,是发现了什么吗?”派蒙好奇的问。

  荧一摊手:“没有呢~”

  “啊嘞?”

  “我就是觉得好奇,才跟你说说。”

  “可恶,你这么说完我更好奇了!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谁知道呢。”荧来到群玉阁的悬边上纵身一跃,展开风之翼慢慢滑向天衡山:“走了!赶紧去碎雪的标注点吧,我们还要看看愚人众在那里搞什么鬼!”

  “诶诶诶等等我,我怕高!”派蒙胆小的抱住了荧的腿。

  …………

  辰石从群玉阁下来,回往生堂的路上意外的碰到了「南十字」的大副重佐。

  重佐表示死兆星已经修复完成,挂上风帆之后便能正常出海了。

  所以得出空闲要举办一场宴会为出航践行。

  辰石为此回绝了钟离邀请他明天去荻花洲一起找琉璃百合的事。

  于是第二天辰石顺利的睡到日上三竿。

  起床还顶着大大的黑眼珠,昨晚一闭眼就是从凝光哪里看到的预兆,整晚睡的不能安生。

  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辰石来到了船港码头。

  「南十字」会计钱眼儿正在码头等着他呢,看到辰石来,马上拉着他上了船。

  辰石上船环视了一周,发现死兆星的变化蛮大的,以前甲板和船舷包裹的铁皮都没了,船头还束着一根铁柱子。

  “这是干嘛?”辰石有些疑惑。

  “当然是冲进稻妻了!”北斗阔步走来。“怎么样,新「死兆星」还不错吧。”

  “那有,还不是一样的。”辰石撇着嘴道。

  “哼哼,改装后的「死兆星」,加上我神之眼的「捉浪」天赋,冲破雷暴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行吧,大姐头威武。

  入船落座,今天掌勺的还是香菱,小厨娘系着围裙忙前忙后的。

  辰石很奇怪的看着香菱,这丫头怎么看我就脸红呢,话也不说一句。

  锅巴跑过来很气愤的挡着在他面前,跳到辰石身上扯着他的头发。

  “咕吧!”

  都怪你,那天卯师傅谈话以后,香菱给我洗澡太用力,把我的毛都搓掉了!

  “锅巴锅巴!快进来生火!”香菱在厨房里喊着。

  锅巴只能瞪了辰石一眼,然后哼唧哼唧的跑进厨房。

  “你惹锅巴生气了?”北斗好奇的问。

  辰石一脸懵逼。

  来到餐桌坐下,死兆星的船员都在这了,屋里热闹至极。

  辰石好奇的问北斗:“你不是说不去稻妻做生意了么,怎么还专门改装了船?”

  北斗笑道:“稻妻闭关锁国,雷暴封海,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正是物资短缺的时候。”

  随后她自信的豪言道:“不过,这点雷暴可挡不住「南十字」,我已经准备好了许多货物,到时候进入稻妻,绝对能大赚一笔,把这段时间的亏损补回来!”

  “哦哦哦,那你可得多加小心。”

  “放心,我北斗胆子大却不是莽夫,没有把握的事我是不会做的。”

  “那就好。”

  “话说你这小子怎么一点都不精神啊,来来来,今天可得多喝,睡个好觉。”

  屋子里的人顿时吵闹的愈发大声了,推杯换盏,划拳吆喝。

  饮酒正酣,重佐从外面匆匆走了进来,俯在北斗耳边说了什么。

  北斗脸色一变,“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有一会了,不过现在的情况愈发紧张,我估计……”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休息去吧。”

  “大姐头,我们不……”

  “七星的事我们插什么手,凝光会应付好的。”

  辰石一听就感觉不对劲了,拉着北斗询问。

  北斗说道:“绝云间的仙人们都来了。”

  辰石大惊,“他们来干嘛。”

  北斗摇摇头,不确定的道:“可能是因为岩王爷的死,仙人们来找说法了,虽然七星们早早就出去迎接将他们拦在城外,可是谁都不让步,我估计再一会可能就要出事。”

  “我得去看看。”辰石坐不住了,起身就要告辞。

  “我跟你一起!”北斗连忙跟上。

  辰石心里很是焦急,他在望舒客栈的记忆已经被封印住了,现在他只知道旅行者去了绝云间的事,仙人们得到消息,肯定来者不善。

  所以才匆匆离场。

  他们刚到甲板,异变突生。

  阳光明媚的正午变得昏暗,乌云密布,雷鸣电闪,于孤云阁下,恐怖的威势弥漫,海上掀起了暴风,连死兆星都在剧烈摇晃。

  辰石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坏了,难道昨晚看的景象,不会就是今天吧?

  孤云阁的山巅。

  愚人众第八席执行官「女士」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自言自语道:“演戏真不容易啊。”

  随后,另一位执行官「公子」出现在她身旁,一言不发。

  挥手扔出漫天的「百无禁忌菉」,符箓张张连接在一起,猛然镇入深海。

  “看来你失败了……”女士眯着眼,轻笑着道。

  「公子」达达利亚气息紊乱,心中懊恼:“大意了,没想到那个旅行者这么强。”

  辰石正在死兆星上痛饮狂欢的时候,达达利亚突袭黄金屋寻找摩拉克斯的仙祖法蜕,被跟来的旅行者击败,从仙祖法蜕里未能找到神之眼的达达利亚气急败坏,遂来到孤云阁解放奥赛尔的封印。

  忍受着魔王武装后带来的痛苦,达达利亚散开「百无禁忌菉」,将海底的封印一一松动。

  做不到完全解除,但只要松动封印,相信那海下被镇压了千年的魔神不会让他失望的。

  “我先走了……免得一会牵连到我……”

  女士说完便闪身离开。

  达达利亚轻笑着道:“真是冷血啊,好歹是同僚,看我受伤这么严重的情况下也不带我一程……”

  关键的封印被松动,奥赛尔马上就察觉到了,不去思考这是什么阴谋诡计,开始用它那庞大的身躯疯狂冲击残余的封印。

  平静的海面开始躁动,从海底翻涌出的水花如同被煮开的沸水。

  孤云阁剧烈的晃动,曾钉死无数魔神的岩枪化为的山峰坍塌陷落,从海底蔓延上来的裂缝将孤云阁片片分割,漆黑的缝隙中,来自远古的嘶鸣贯彻天地。

  海水疯狂的旋转起来,带动的气流就连天上的飞鸟都被吸入其中,阵阵暴风吹过,连带着云层也出现了可怕的漩涡。

  正在城门对峙的仙人和七星顿时一震。

  “奥赛尔!?”留云借风真君失声道。

  “是它的气息没错。”削月筑阳真君皱眉道。

  “是谁破坏了帝君的封印!”仙人震怒。

  凝光想起昨晚在群玉阁,辰石所说的预言,喃喃道:“覆海……之灾……”

  随即,她眼神坚定,头也不回的转身登上了群玉阁。

  这时,漩涡中的能量猛然爆发,轰起整片海域,海浪翻起数百丈高,如同悬挂在天与海之间的帘幕,遮云蔽日。

  古老而悠远的嘶鸣,从大海深处,几根巨大的触蔓冲破海面,蛇立于空中,暴烈的元素波动震荡四方。

  漩涡之魔神奥赛尔突破封印,重见天日。

  璃月码头,所有人都惊恐的看着孤云阁那遮天蔽日的巨兽,仿若世界末日的景象。

  奥赛尔的威压盖过,璃月民众乃至千岩军都承受不住,纷纷倒地。

  “那是什么?”北斗忽然指着码头沿岸道。

  只见那岸边有一大群稀奇古怪的东西爬了上来,越来越多。

  辰石咬牙暗道不好,这些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东西,怎么这么像魈杀的那些,魔神怨念的化作的魔物?

  远方的天空传来轰鸣,群玉阁正在快速推进,朝着孤云阁飞去。

  “它们开始攻击平民了!”北斗大怒,提剑就上。

  “锅巴!喷火!”

  “咕吧!”

  死兆星上的船员们也都抄起了家伙,“兄弟们跟着大姐头上啊!”

  辰石也是抽出岩枪冲了上去。

  荧从黄金屋出来就看到这般场景,群玉阁于阴云闪电中飞向前方,直面奥赛尔。暴风施虐的漩涡中心,漩涡之魔神奥赛尔昂天嘶吼,那几根触蔓竟然是它的几个头,曲折蜿蜒,如同眼镜蛇般直勾勾的看着群玉阁。

  “啊啊啊,世界末日啦!!好大的章鱼!”派蒙被眼前的景象吓得不知所措:“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跟着群玉阁走!”

  “街上有好多的魔物!”

  “我们先上群玉阁,下面有辰石应付!”

  …………

  一枪挑死一只魔物,辰石抄着岩枪大杀四方,魔物死亡后,顿时化为灰烬飘然不见。

  怪异的是,这些魔物死后的气息,盘旋回荡之后竟是都朝着辰石涌来,汇入他的体内。

  “这是业障么?为什么都飞到我这来?”辰石诧异,不过他却未感觉到有异样。

  心里的声音:「嗯?业障?这可是好东西啊嘿嘿嘿嘿……」

  这声音并没有被辰石听到,而且他现在也顾不得其他情况了,海中爬上来的魔物越来越多,已经有千岩军出现伤亡了。

  “快走!居民都回屋里,门窗紧闭不要出来!”千岩军教头蓬岩嘶吼道。

  “二队六队,顶得住威压的都跟我上群玉阁,该死的愚人众正在干扰归终机的攻击!”

  “其余的人都守在璃月港,誓死不退半步!”

  “誓死保卫璃月!”

  “哒!”胡桃一杖敲死一大片,嘴里念叨个不停:“本堂主只送人类往生!你们这些丑家伙给我滚出璃月!”

  独孤久提着木剑,怯怯的看着扑过来的怪物,吓的闭着眼挥着剑大叫道:“我是未来天下第一剑圣,你们给我去死啊啊啊,诶?”

  小家伙睁开眼,只见刚才将要扑上来的魔物此时都藤蔓缠住,倒吊在天上。

  “瑶瑶姐姐!”

  身穿绿衣的小姑娘很不客气的就一株藤蔓把他捆住带走,“小久,这里太危险了,我先送你回家。”

  小家伙挣扎着:“才不要。那些长得丑的东西伤害了千岩军叔叔们,我要把它们都消灭掉!”

  行秋挂着雨帘剑在街头跑动着,靠近他周围的魔物都会被自动穿刺出去的雨帘剑给击杀,此时他手里还捧着一本书:“让我看看,哪一句诗最适合现在的我呢?”

  重云从楼上跳下来,提着大剑跟行秋汇合,“就叫,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这个好!我很喜欢,”行秋大喜,拍了拍重云的肩膀:“下次香菱做好吃的我还叫你。”

  重云:“………”

  不卜庐外,白术带着七七挡在广场不让魔物冲上玉京台。

  三碗不过港,田铁嘴把扇子一摔,冷眼看着眼前的蜂拥而来的魔物。提着凳子大杀四方。“哼!铁嘴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天凳万象!

  固若金汤!

  俱收并蓄!

  一个凳子拍死一个魔物,田铁嘴感觉现在自己就是岩王帝君。

  香菱气喘吁吁的来到辰石身旁,“怎么办,这些东西杀不尽啊。”

  辰石紧皱眉头,一挥手将身边周围的魔物尽数镇杀。

  “数量太多了!有很多都已经进了城,”

  千岩军组成一字阵线,面对如浪潮般扑过来的魔物不曾后退半步。

  辰石紧皱眉头,数量实在是太多了,而且进入城区的那些魔物,他就不好大施手段了。

  这可如何是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