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提瓦特的假半仙 > 第三十六章 山雨欲来,死局何解

第三十六章 山雨欲来,死局何解


  “话说……第一次上群玉阁需要注意什么吗?”派蒙捏着下巴问道。“需要带礼物吗?”

  辰石点头,“那是自然,不过礼物可不好选啊。璃月不知道有多少商甲富豪想要登上群玉阁,准备了不知道多少贵重的礼物,这么多年来最终能上去的人物,一只手也数得过来。”

  钟离笑着道:“能登上群玉阁可是少有的殊荣。而且你们是被邀请,赠送的礼物也就不用太过奢华了,最好是很有意义的东西。”

  荧愁眉苦脸,她身上可没什么有意义的东西。

  派蒙突然飞过来:“我觉得!送吃的怎么样?”

  不愧是派蒙啊。

  “想想嘛,除此之外,我们好像也没什么拿的出手的东西,只能自己做份点心,而且还能表现出心意。”派蒙说的有理有据。

  荧想了一会,还是点点头同意了。

  “做什么点心呢?”

  “糖霜史莱姆怎么样?!”派蒙兴奋道:“上次香菱做过我们吃了,简直太美味了!”

  她这么一说,荧和辰石也都是眼前一亮。

  这可是香菱少有的、加入史莱姆的,好看又好吃的点心了。

  “赶紧去抓史莱姆吧!上次香菱还教会我了呢!”荧带着派蒙出发了。

  钟离看着几乎快要躺在椅子上的辰石,略微有些疑惑道:“辰石小友不一起去么?”

  辰石意兴阑珊的道:“抓个史莱姆而已,有我没有都一样。”

  “那你是不打算准备礼物了吗?”

  辰石小声道:“我打算把上次掰下来的几块浮生石还给她。”

  钟离顿时被逗的哈哈大笑。

  “小友你可真是,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以普遍理论而言,你绝对会被凝光踢下群玉阁。”

  辰石撇撇嘴道:“送礼啥的没必要,凝光又没邀请我,我只是送人上去而已。”

  钟离笑着摇摇头,思索过后,拿出了一个虚袋递给了辰石:“这袋子里是一扇璇玑屏,此乃一位仙家之物,凝光定然不会推辞,就交予你送给她吧。”

  辰石诧异:“这种环境下,仙人的东西她会收?”

  钟离肯定道:“那是自然,仙家之物珍贵且罕有,价值更是不能用摩拉来衡量,这种东西,凝会笑纳的。”

  辰石疑惑的收下虚袋,挠了挠头道:“给我了?为啥,这么珍贵的东西。”

  “虽说珍贵,却不过是身外之物,赠予你,算是恰到好处。”钟离笑着道,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

  可能是对辰石满脑子禁制的补偿吧。

  看着辰石鬼鬼祟祟的表情,钟离咳了一声:“你可不要偷偷掉包了,那群玉阁,我还是有资格上去做客的。”

  辰石只能悻悻收起心中的那点小算盘。

  对于钟离的话,辰石丝毫不怀疑,这种百见多闻的人,就算别说上群玉阁了,就算某一天他自称仙人自己也不会觉得意外,毕竟这人连归终机都会修。

  小心的收下钟离的赠礼,辰石对此只有表示感谢。

  荧去的快来的也快,抱着一个盒子。

  “弄到了?”

  派蒙转着圈圈,道:“这次的糖霜史莱姆!绝对好吃,我们去找香菱要了骗骗花蜜。诶嘿嘿,凝光绝对不会拒绝的。”

  辰石点头道:“那就好,我们这就出发!”

  随后几人来到璃月港的南门,找了个没人的地方。

  辰石看着派蒙,嘱咐道:“抱紧旅行者哦。我们——出发!”

  神之眼闪动,两人的脚下顿时层岩涌动,两根石柱冲天而起,将他们送上天空。

  派蒙很没用的闭着眼乱叫:“啊啊啊啊太快了!太高了!吓吓吓死我!”

  荧蹲伏着身子,笑道:“派蒙!你整天飞来飞去,还怕高?”

  “这个派蒙就是逊啦!”辰石的话扎心了。

  “可恶,你个臭算命的!啊啊啊给我慢一点啊!”

  虽然嘴上打趣,但是辰石还是降低了攀升的速度,照顾了一下派蒙。

  随着石柱渐渐升高,「天上的宫殿」,群玉阁的全貌终于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派蒙瞪大了眼睛:“哇~这凝光好厉害,这么一座豪~华的宫殿盖在了天上。而且从这里看着比下面宏伟多了!”

  “当然。”辰石哼哼道:“据说,凝光自从任职「天权」以后,就把她的全部身家投入建设群玉阁了。”

  “真是了不起女人呢!”派蒙赞叹道。

  辰石只觉得可惜,可惜自己下山的时候群玉阁都已经竣工了,不然凭借着自己的本事,绝对能大赚一笔。

  石柱已经停止了上升,开始往群玉阁的接引广场上延伸。

  广场上,凝光正满头黑线的看着辰石几人靠近,腹诽道:合着我这接引台对你来说是个废的吧。

  岩石托着辰石几人落地。

  凝光脸色一变,笑容满面的迎了上来,

  “诸位,欢迎光至群玉阁。”

  “哪里哪里,客气客气。”辰石傻笑着道。

  这回咱也是登上群玉阁的尊贵人物了,往后给你算命更有底气了。

  凝光装作疑惑道:“我好像并未邀请你来?”

  “额……”辰石尴尬的揉了揉鼻子,“我只是送人上来,这就走这就走……”

  “罢了!”凝光笑着道:“来者即是客,况且你的大名,我正还好奇呢。”

  辰石嘿嘿的傻笑。

  派蒙恨铁不成钢的跺了跺脚:“算命的这傻样!真是丢死人了。”

  凝光转头对荧笑道:“这位就是平息了蒙德龙灾的、来自异世的旅行者吧。在下就是凝光,瞻仰已久了。”

  凝光的态度放的很低,跟她的「七星」身份完全不搭。

  荧则是对此心知肚明,大致能猜出凝光的目的。

  后者也是滴水不漏的恭谨道:“不敢,本就是流浪已久的异乡之人,担不起七星之「天权」凝光小姐的敬意。”

  凝光的心中微微一滞,听出了荧的话中的疏远之意。

  但脸上仍旧笑容不变:“客气的话就不说了,外面风大,先进屋详谈吧。”

  三人被凝光邀进了屋。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莫娜看见满汉全席!

  这种形容对于三人来说最恰当不过。

  富丽堂皇!

  前后四道旋梯落下底层,窗栏,围杆,灯柱。

  这是辰石见过最好的却又叫不上名字的,反正在他眼里,只能说这一屋子都是钱了。

  古典花瓶,名贵字画,辰石甚至还看到一副珍贵的画。

  画倒是一般,珍贵的是提名!

  「摩拉克斯」

  帝君亲笔!

  辰石绝对不会认为凝光会把帝君签名的拓印落在上面。

  “这……真是绝了……”

  荧和派蒙之前进过萍姥姥的尘歌壶倒是有了一番见识,但仍旧被群玉阁的奢华震惊了眼球。

  派蒙跟辰石小声嘀咕着,若是能偷出一件拿出去,定能大发横财。被辰石很不客气的一记手刀打在头上,骂骂咧咧的捂着头飘远了。

  凝光很满意的欣赏着众人的表情,这群玉阁,要的便是如此。

  璃月的权利中央,提瓦特最为富丽的人类的宫殿。

  凝光的掩月天权!她此生最为自豪的作品。

  下了楼梯,才算来到群玉阁的正中大厅,凝光摆手示意众人随便落座。

  荧这才奉出礼物:霜糖史莱姆。

  派蒙有些不好意思的遮了遮脸。

  对比群玉阁的奢华,这玩意简直寒酸到爆。

  辰石拿出钟离给的装有璇玑屏的虚袋。

  “小小薄礼,不成敬意。”

  凝光笑了笑,将礼物放在一边。

  开始了正式谈话。

  “旅行者,对于璃月,对仙人,你有什么看法……”

  荧遂答之。

  她们聊天的时候,辰石正在大厅闲逛。

  实在无聊至极,在他看来,凝光找旅行者上来,无非是希望旅行者为璃月站队,或者,中立其身。

  让辰石惊讶的是,面对凝光的巧言令色,荧的回答却滴水不漏,俨然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因为七星和千岩军给她的印象太差了,相反,她却对仙人的立场抱有偏袒。

  这可让凝光头疼了,暗道这个旅行者果然不简单,看着年轻,没想到居然也是个小狐狸。

  商谈无果,凝光便把眼光放在了辰石身上。

  “古华派……不,提瓦特独一无二的算命天师,久仰大名了。”

  辰石可没有荧的头脑,听到凝光一顿恭维顿时飘了。

  挠着头傻笑:“嘿嘿嘿,也没有多厉害……”

  荧无奈的看着辰石。

  这家伙也太好套路了吧,一句话就让他飘飘欲仙了。

  凝光噙着笑,轻轻道:“上次你造访群玉阁,我可是看见了的。”

  辰石顿时大惊,随即脸红心虚的低下头,从虚袋里掏出几块绿色的石头……

  那石头倒也古怪,竟能浮在空中。

  “我……额,我就掰下这几块……”

  荧/派蒙:“…………”

  这就是不打自招么?

  派蒙心里疯狂的吐槽道:“这辰石怎么变得这么傻了?石门初见那顶天立地的神威呢?”

  凝光:“????”

  我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你还干过这事?你什么时候干的?

  “咳咳。”凝光压下心中的无奈:“无妨。拿了便拿了,算是留作纪念吧。”

  “哦哦。”辰石连连点头,一把又将几块浮生石揽了回去。

  凝光:“………”

  我实在绷不住了,客气话你听不出来?!

  荧在一旁无力的扶额。

  以后别说我跟你一起上过群玉阁,太丢人了。

  心中轻叹一口气,凝光整了整心神,接着道。

  “听刻晴说,你的算命之术很是精准,不妨……”凝光眯着眼睛,檀口轻启:“给我也算一算?”

  辰石顿时露出恍惚的表情。

  有生之年!多少章了?从第二章开始,我这个算命人的身份都被忘的差不多了!现在终于想起了我辰石是个算命人不是只会干架的憨憨了!

  辰石直接泪目。

  “好说好说!”他马上坐下来,“不过,恕我无礼,算命的第一步需要端详面相,不知凝光大人……”

  “无妨。”凝光却毫不在意,真的闭上眼任辰石一看。

  辰石收敛心神,认真的端详着凝光的面相。然后,他就头大了。

  “额这个,可否让我再看看手相?”

  凝光仍旧是风轻云淡的伸出手掌。

  辰石汇聚神力,再度看去。

  一抹未来乍现:漫天的雷雨中,群玉阁破裂,坠落天空。

  这般恐怖……

  辰石怔了怔,随即展开命之座,他想再深入一点,看到更多……

  还是那副末日的灾象,海中巨大魔神的虚影,辰石居然看到了自己,他持枪立于万丈雷霆……

  视线逐渐模糊。

  利箭洞穿了他的身体。无力的坠落深海……

  轰!

  辰石识海中的禁制猛然暴动,压下了他的所见,神魂欲裂。

  死劫!

  自己的死劫!

  “嗯?”

  三碗不过港,钟离忽然放下手中的茶杯,皱着眉头看向群玉阁。

  “喂喂!算命的!算命的!辰石!”派蒙的声音由远而近。

  一语惊醒辰石。

  辰石从迷茫中顿时睁开眼睛。

  荧和派蒙正担心的看着自己。

  “发生什么事了?”派蒙心有余悸的道:“刚刚你的脸色好吓人,一直在发抖。”

  “…………”

  凝光定定的看着辰石,对方刚才一看自己的手就忽然呆滞住了,脸上瞬间没了血色,浑身乱颤,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大恐怖的事。

  “呼…呼……”回过神来,辰石喘着粗气。

  “辰石,你看出什么了?”

  “啊,哦。”辰石揉了揉脸。

  “我不能说。”

  “???”凝光皱着眉头,“莫非是消遣我。”

  辰石摇了摇头:“若是说了,恐怕璃月就……”

  凝光身形一滞:“可是,璃月的大难?”

  辰石认真道,“恐是覆海之灾。”

  “啊这……”派蒙一时间拿捏不住了。附在荧的耳边悄悄道:“这算命的不像是扯淡啊……”

  荧一瞪眼:“你说脏话!”

  派蒙:“????”

  我在跟你说事啊,关脏话什么事啊。

  荧笑着摸了摸派蒙的头:“不要跟辰石学坏了。”

  派蒙:“???”

  怎么你们都是一副谜语人的样子啊!深得凯亚真传是吧!

  …………

  辰石先行离开了。

  走出殿外,辰石掏出一瓶酒,坐在群玉阁的边上,看着脚悬在空中。

  “唉……”

  郁闷的灌下一口酒,呛得他直咳嗽。

  闭上眼睛回忆自己看见的那一幕。

  海中大魔……群玉阁崩落……被凌空穿透的自己……死局……如何破……

  脑海中的禁制轰鸣,不断的压制着他的记忆。

  辰石惆怅的看着大海远处的孤云阁。

  “没想到给凝光算命最后却看到了自己的结局……这叫什么事。”

  “我真的会死么……”

  “烦哦……”

  ………………

  「不会……」

  「有我在呢……」

  「呵呵,你死了,我的计划怎么办。」

  「我还要用你,手刃摩拉克斯呢。」

  「桀桀桀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