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橙子小说网 > 提瓦特的假半仙 > 第三十二章 钟离我跟你讲啊,帝君可能是假死

第三十二章 钟离我跟你讲啊,帝君可能是假死


  辰石带着派蒙直奔望舒客栈。

  他猜测魈这会应该还不知道帝君驾崩的消息。

  来到客栈,熟练的翻身上房顶看看魈在不在这。

  菲尔戈黛特在阳台上一脸无奈的看着辰石:“你要找魈的话,他在屋里呢,能不能不要上房顶啊瓦都被你踩碎了!”

  “哦哦哦实在抱歉。”

  翻身下来,来到客栈里。

  魈坐在厨房屏风后面的座位上,捧着一本书正仔细的看着。

  辰石伸脖子一看,《帝君尘游记》。啧,反正不可能是《野猪公主》啥的。

  魈听到动静,抬起头看到辰石过来,不自觉的泛起一丝微笑。

  这一笑把派蒙吓到了。

  “好可怕的气势!他就是你要找的仙人吗?”派蒙缩在辰石的背后,弱弱的露出一个头来。

  “瞧你那怂样。别躲了,他是我朋友!”辰石拎着派蒙的衣领把她提出来了。

  “可就是好吓人嘛……”派蒙小声的嘟囔道。

  “这个就是那日跟在旅行者身后的小家伙吗。”魈尽量让自己和善一点,“看起来你跟辰石很熟,既然这样,那也不必见外了,坐下吧。”

  “哦哦……”派蒙乖乖听话,坐台凳子上老老实实的。

  魈则是有些疑惑的看着辰石:“今日怎么有空到这来找我了,是有什么事么?”

  辰石坐下,看着对面的魈,深吸一口气。

  “我接下来要说的事,你千万不要慌。”

  “我是仙人,不会慌,你说。”

  辰石一字一顿的道:“昨天,帝君驾崩了。”

  魈:“………”

  “不要用这种事与我寻开心。”

  “真的……请仙仪典上,帝君仙祖法蜕自天而落当场……”

  魈愣住了,一脸的不可置信。

  手中的书籍悄然滑落。

  良久,魈回过神来。

  “这……怎么可能……帝君之威无人能及,镇压今古,怎会……辰石,你将昨日之事细细说与我听。”

  “哦哦,昨天吧我从往生堂起来就带着旅行者他们一起去玉京台,然后在下面有好多人,说书的卖东西的,还有抽卡的。我抽了180抽才抽到……”

  派蒙一脸震惊的看着辰石口若悬河的样子,“好能水词啊这人?”

  “辰石……可以简短洁说吗?只说请仙仪典的那段就可以了。”魈有些尴尬的打断了辰石。

  “啊?哦哦,请仙仪典啊,就是我们在周围看着,时辰一到帝君就掉下来了……”

  魈:“………”

  说了,但好像又没有说。

  “好了,我大致了解了。”魈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你今日来找我是为何?只是跟我说帝君逝去的消息么?”

  辰石没有回答,反而是掏出那盘杏仁豆腐。

  “尝尝,香菱亲自下厨的呢。”

  魈只是叹了口气,没有去动那盘杏仁豆腐。

  “辰石,你在担心什么?”

  辰石神情僵硬了一下,良久,他缓缓道:“我只希望,仙人们能放过璃月……”

  “何出此言?”

  “旅行者目睹帝君陨落,被人驱使前往绝云间寻仙,无论过程如何,结局必然是仙人动怒,威压璃月。仙人插手璃月,七星不可能退让。我不想,璃月和仙人们走上对立的局面。”

  “你想多了,仙人不会对璃月动手。”魈安慰着辰石。

  辰石摇头笑道:“与你不同,其他几位三眼五显真人久居山云,虽然应帝君契约守望璃月,但如今帝君死了,谁知道仙人们又会为帝君做出什么举动。他们绝对会为帝君复仇的!到那时,仙人紧逼七星寸步不让,后果就是……”

  魈沉默,他没办法给辰石做出保证,倘若帝君的死真和七星有关,恐怕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场面一下子沉闷下来了,谁都没去去打破僵局。

  派蒙坐在一边瑟瑟发抖。

  “好可怕的气氛……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冷下来了。唔,旅行者你在哪啊……”

  似乎是听到了派蒙的心声,荧上线了,从外面匆匆跑进来。

  “旅行者!?”派蒙惊喜的飞过去。

  对于荧的到来,是辰石意料之内的事。

  荧看到辰石和派蒙也是惊讶,也来不及嘘寒问暖了,连忙表示自己要找这里的降魔大圣。

  辰石轻轻一笑,巧了这不是。

  “搁这坐着呢。”

  荧惊讶的看着魈,她真没想到削月筑阳真君口中的降魔大圣居然是个样貌俊美的年轻少年。

  荧通过辰石认识了魈,马上就把一系列的事情告诉了他。

  过程详细无比,听完后魈也终于明白了来龙去脉。

  深深的看了辰石一眼,仿佛是在说:瞧瞧人家!说话多有技术含量。

  我怀疑你那么多废话就是为了水字数。

  辰石尴尬的挠了挠头。

  不过他也很快抓住了荧话语中关键点:“你说你之后遇到了一个自称公子的至冬使节?”

  荧点点头,“没错,他有什么问题吗?”

  “这问题可就大了……”辰石皱着眉头:“璃月的事,关他一个外国使节什么事?”

  “你认识「公子」?”荧疑惑道。

  “嗯,他是至冬女皇麾下,愚人众执行官的第十一席位。代号就叫公子,至于真名,我还不知道。”

  愚人众!?荧顿时大吃一惊。她忽然想起在蒙德,「女士」当众抢走温迪神之心的事。

  “这么看来……”魈捏了捏下巴,“这个叫「公子」的,给了你一张「百无禁忌箓」让你去找仙人?可以让我看看那张符箓吗?”

  荧马上掏出来。

  魈仔细的看了看,对着荧摇头道:“这符,是假的。但是做工极为精细,不认真探查的话,完全能假乱真。”

  “愚人众给你一张假符让你去找仙人表明事实,这怎么看都像是在刻意挑起仙人和七星的矛盾啊。”辰石一语中的。

  “那我岂不是成了帮凶?!”荧忽然感觉自己被耍的团团转。

  “也不至于,这种时候除了仙人也没有人能替你证明了。对方的计划很顺畅,恰到好处。”辰石解释道,只能赞叹对方把握的很深。

  “所以…”派蒙悄悄的探出头:“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魈皱着眉头:“若真的仙人和七星大战,他们便可从中得利,只不过他们到底想要什么,这很难知晓。”

  “那我还找不找其他的仙人了?”荧陷入两难。

  “要去。”魈道:“削月筑阳真君已经延请了众仙,这事还要挑明的。所以还希望你接着去找其他的仙人,说明事因。”

  辰石点点头附和:“七星现在说不定还想抓你做替死鬼呢,你只能去找仙人帮忙了。”

  “那这符?”荧担心道。

  魈笑了笑:“无妨,我方才在上面注入了仙力,这回它就是真正的「百无禁忌箓」了。”

  荧点头道谢,带着派蒙快步离开了。

  客栈里只剩辰石和魈对面而坐。

  “这样是不是就不用针锋相对了?”辰石惊喜的道。

  魈点了点头,道:“虽然帝君的死还是一团迷雾,但是此番涉及到至冬愚人众,事情就不能意气而为了,得顾及后果。”

  随后他又接着道:“关于一些细节的话,随后我会告予众仙。”

  辰石沉吟了一会,“说起来,还有一件怪事……”

  他将自己预言了帝君的死,之后又完全不记得的这件事说了出来。

  “方便展开你的神识让我一看究竟么?”

  “好说。”

  辰石放开神识,魈马上入内探查。

  良久,魈睁开眼睛,道:“你猜的没错,你的识海里的确有禁制,而且还不止一道。这种级别的禁制就算是仙人,也做不到。除非……”

  辰石和魈对视一眼,隐约的猜到了什么。

  魈深吸一口气,“若真是这样的话,倒也说的通了。”

  “只是不知道帝君为何这么做。”

  带着这个疑惑,辰石离开了望舒客栈,跟魈说清了事情之后,心中的石头也算是落下来了。

  他怕的就是那个关于「璃月大难」的预言,是仙人和七星的大战,所以才火急火燎的来找魈说明事理。

  但是帝君……虽然推测出帝君可能假死,但是为什么会在请仙仪典当日呢。

  帝君真就不在乎他的死会引起什么样的连锁反应么。

  “是有什么深意吗?”

  …………

  回到往生堂,正好碰到胡桃风风火火的跑出去。

  “她干嘛跑这么快?”辰石好奇。

  钟离微笑道:“送仙仪典的申请通过了,堂主去办理手续。”

  “那就好。那就好。”

  辰石坐下来,虽然对于帝君假死这件事还是有些疑惑,但是总归还是活着。帝君只要还在,那么任何阴谋诡计都是甘雨吃豆芽——小菜一碟。

  帝君果然是能让人心安的,掏出一瓶蒲公英酒,对着钟离扬了扬:“喝酒?”

  “罢了罢了。”钟离摇头拒绝。

  “我自己喝。”辰石一人独酌。

  钟离继续喝着他的茶,他喝着喝着,就看到辰石不对劲了。

  坐在沙发上摇头晃脑,眼睛喵来喵去,偷偷的看着钟离,被发现后又生硬的转过脸去,假装咳嗽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钟离暗道不好,这人上次这般模样就道破了自己的计划,这次又知道了什么?

  心中疑惑,不过他还是装作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辰石小友,是有什么事要与我说么?”

  辰石顿时一激灵,就等你开口了,可把我憋坏了。

  一翻身就坐在钟离身边,捂着嘴小声道:“钟离我跟你讲啊,我怀疑帝君根本没死……”

  钟离的表情变得很精彩。

  那种明明很震惊却又强忍着淡定的表情,让他的眼角有些抽搐。

  他多少年没有像这样无语了?

  当年自己在古华派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自负的辰石叫器着要给自己算命,本以为只是年轻气盛的骄傲,没想到他居然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你是岩王帝君!”

  没有见到神的诚惶诚恐恭恭敬敬,反而是张狂无比的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然后,自己就愉快的封印了他的一些能力,顺带着让他忘记了什么。

  两个月前,也这是这个地方,也是这副模样,趴在耳朵边说出了自己的退休计划。

  现在,又是如此。

  难道封印松动了?又让他算出了什么?

  钟离有些干涩的开口道:“你又是,如何得知帝君未死?”

  然后辰石就把自己和魈的推测算盘托出。

  “…………”

  抱歉辰石,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傻来的。

  钟离没想到自己封住他的记忆反倒是暴露了疑点,更没想到他和魈两人居然通过这种事猜测出了真相。

  他赞赏的看着辰石:小年轻很不错,不过我要动手了。

  辰石又睡成死猪了。

  钟离放下茶杯,将要对辰石伸出罪恶之手:抱歉了辰石,这件事现在还不能让人知道,为了我的……

  “钟离钟离!”

  就在钟离即将再次动手封印辰石记忆的时候,胡桃冲了进来,打断了钟离。

  跑到跟前,她笑嘻嘻的张开一筒卷轴,高声念着:

  “七星特令,准许往生堂全权负责岩王帝君的送神仪典操办,请务必做到……”

  胡桃念完后,高兴的把卷轴扔给了钟离,“钟离啊,你露脸的时候来啦,开心不!?”

  开心,开心极了。

  钟离无语的看着蹦蹦跳跳的胡桃。

  “哦呀哦呀,辰石又喝多了?睡在这里容易着凉的!本堂主就勉为其难的把你背回屋子吧……嘿嘿,不会动的人我最会背了!”

  而后,胡桃就把钟离推出了往生堂,“还愣着干嘛,快去准备送仙仪典需要的物品吧!”

  钟离冷清的站在往生堂门口。

  一阵微风吹过,钟离脸色郁闷的看向天外。

  “你也在笑话我,对吧。”

  没有任何人回答他的话,风中只是传来一声轻笑:“诶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